1周前 (09-14)  物业费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在凛冬,名字是非常重要的。

比如说教会学校,就必须是有名字之后才能入学。而做买卖、找工作,也必须有属于自己的名字……甚至就连被人收养,这孩子也必须被自家族老授予姓名。

如果没有名字的“东西”就算被杀死,杀人犯也只会被判处“破坏公众财物罪”。

再问得细一点的话,还会借着询问名字含义的机会、趁机询问给你起名字的族老是谁……这实际上就是在继承老一辈的关系网了。

而这个名字,必然是包括姓氏在内的。

凛冬的规矩是,如果一个孩子来自两个不同的家族,那么他可以成为任何一个家族的人——只要这个家族的族老愿意给取名。这意味着在凛冬,可能大城市的贵族和乡下的猎人农夫、甚至很有可能是三代之内的亲戚。

而这个取名是非常严肃的。

意味着如果这个孩子在日后犯了什么事、得了什么奖,都是会被当地的凛冬教会通报给族中的。授予他们姓名的族老,也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就如同教国的“教父教母”这样的关系一样。

凡是没有姓氏的名字,都是自己起的“假名”、这个名字没有任何的法律效益——因为所有的“真名”,都是会被族老交予当地教会,由教会记录在案的。

这其实就是一种不用出示、能够用神术随时随地查证的身份证。

假如已经被夺走了族名,却依然自称是这个家族的人;或者没有姓氏的人随便给自己取了一个姓,都是能够直接发配到霜兽部队的程度。

哪怕是有自己的姓氏,却用其他的族名也是不可以的。假如没事也就罢了,但如果犯了法、这通报传到家族,给他取名的族中长老,甚至可能会不堪受辱而自杀。

而冒用他人姓名犯法者、也会被视为“侮辱这个家族”因而罪加三等。被冒用的家族可能会将冒用者的家族视为仇敌——这份宿仇可能三代不忘。

假如某个家族被夺走了“族名”、也就是姓氏,就意味着他们在凛冬被“销了户”。这是在凛冬最重的罪,一般是举族造反才可能被判的罪名。

一旦被剥除了姓氏,他们就不再是凛冬公国的公民……虽然没有被丢出去,但实际上也等于是被流放、被驱逐出境了。

就像是狼人。

除非是狼人和正常人的孩子,才可能会被正常人那一边的族老授予名字;纯种的狼人是没有姓氏的。

同样是狼人,多琳就有着“多琳·安吉尔”的名字,而贝拉就没有姓氏。

而同样是孤儿——有名字的孤儿,会被人怜悯、甚至收养;但没有名字的孤儿,就如同野兽。他们的地位和狼人也没有什么不同。

这就是凛冬公国。

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传统”之国。

这份传统并不存在于落后时代的审美,不存在于拒绝科技的进步,也不影响他们平日里处事灵活、幽默风趣……不会让他们变得古板固执、甚至经常有人会爱上狼人。

就比如德米特里。

但他们的确重视传统。

以血脉亲缘组成的传统,形成了一条条以人际为载体的无形锁链,约束着每个人遵纪守法——虽然在法律上不存在连坐,但在道德上、民俗上,都在无形的约束着每个人。

假如有人意图刺杀凛冬大公,他的族人并不会被判处罪刑,但当地所有人都会知道他们有亲属犯了这样的罪;就算他们举族搬迁到了外地,当地的凛冬教会依然会通知当地人,这户人有什么亲属、在什么时候做了什么事。

无论族人做了什么好事、什么坏事,都会被凛冬教会铭记——当地人一定会知道各家的黑历史与荣耀之事,谈及婚姻嫁娶、甚至于开店拜师的时候,都会考虑他们的亲属做过什么事。

正是这种强而有力的道德约束,让每个家族都不得不在族内开展道德教育。

如果一个孩子品行不端,他们就万万不敢放他出去闯荡,唯恐给家里惹了什么祸,如果有人不得到允许就出去、可能会被夺走姓氏来逼迫他们回家;反过来说,如果一个孩子非常优秀,那么哪怕自家没钱,隔着好几代远的族老也会主动贴钱给他,让他出去“看看能不能给家里闯下什么名声”。

假如某个人因见义勇为而死、因英勇奋战而死,他的族人亲属都会被当地人非常敬重;如果家里有人出了重刑犯,整个家族可能在当地十几年都抬不起头来——凛冬公国就是这样重视“面子”的国度。

正因如此,“孤儿”在凛冬是非常危险的“族群”。

与其说是“孤儿”很少,倒不如说是无名无姓的孤儿、可能不知何时就夭折了。如果他们无声无息的死在街头巷尾,甚至都不会有人追查。

在整个凛冬的传统观念中,都认为“没有名字的孤儿是教不好的”。这是一种不言自明的歧视。

那么想要让孤儿不再是孤儿,就必须给他授予姓名。

——这意味着,家族要为他们今后的罪刑担责。

而在凛冬人的观念中,这些孤儿都是“别人家的孩子”。根本就拿不准具体的好坏,哪怕有族老愿意取名、可能也会被族内其他人阻止——脱离血脉关系后,每个人都不想为他家的孩子担责任。

但如果是已经被取了名字的孤儿,就没那么麻烦了。

反正出了事,也不是自家丢人……甚至随便教都无所谓。

假如这孩子的父母是因为荣光的原因而死,那么可能当地所有的家族都会一起努力抚养他长大——他们也希望能够借此沾沾“荣光”。

因此,凛冬公国的孤儿院和其他国家完全不同……这并非是作为一种福利机构,而是一种收容机构。既然有姓名的都会被挑走,能落到孤儿院中的绝大多数都是没有姓氏的孤儿。

在凛冬的大环境下,只有文化水平比较高,接受了大学以上的教育、或者成为了主教以上的圣职者,才能逐渐明白……并非是“没有名字的孤儿就一定会犯罪”,这完全取决于他们接受了怎样的教育。

德米特里自从担任枢机主教后,一直努力的方向、就是改善孤儿院的环境。

如果所有人都将孤儿院当做垃圾场的话,那么他们所接受的“教育”、就会真的让他们以为自己是垃圾。

但这些孩子其实不比什么人差,也并非像是没文化的那些人一样——认为没有名字的孤儿是无药可救的“兽之子”。

有没有名字,并不决定他们本身的素质。后天的教育、与社会的看法才是让他们堕落的真正原因。

梅尔文家族将这些孤儿聚集在一起,给他们梅尔文的姓氏——这看似是大恩大德,能够让那些孤儿们感谢他们一辈子。

而事实上,也的确能够肉眼可见的改善他们的处境,让他们从没有姓氏、连人都不能算的孤儿,变成梅尔文家族的一份子。

但是,梅尔文家族在这里面肯定酝酿了什么阴谋。

德米特里有这样的预感。

朦朦胧胧间,他已经察觉到——如果自己这番对话处理的不对,或许会给安南招致巨大的祸端。

可德米特里对神秘知识和超凡领域了解的不深。

他仅靠自己的知识,根本意识不到,梅尔文家族在谋划着什么……因此也就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如何应对。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这个大公府的密闭房间在没有人敲门的情况下、却自行从外面打开了。

——好机会!

“什么人?”

德米特里立刻高声呵斥道:“不知道敲门吗?”

他甚至都打算好了,就是要凶狠的呵斥一顿进来的人,装作没心情答复的样子、趁机把梅尔文伯爵带来的这个弄不清楚的事搁置到一旁……等他去找自己的神秘学顾问的“瓦西卡”询问过后再予以答复。

结果他就听到了非常熟悉的、满怀笑意的声音:

“怎么,我亲爱的德米特里,你的弟弟回大公府还得敲门了吗?”

——祖母在上,太好了!

是安南回来了!

德米特里几乎是立刻呼了口气,整个人的目光都亮了起来,就连他始终紧皱着的眉结都打开了

炎炎消防队20集生肉 车速很快的百合短文

不管梅尔文家族有什么阴谋都无所谓了。

——安南回来了,凛冬就有救了!

喜欢玩家超正义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物业公司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hhwy.com/wuyefei/806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