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仨为物业费,简直是操碎了心

他们仨为物业费,简直是操碎了心

1

物业费纠纷有个正式的名称(案由):物业服务合同纠纷,听起来挺高级,看起来蛮上档次,但其实绝大多数都是因业主拒交物业费引发的纠纷。

物业费纠纷是典型的小案件。标的小,几百、几千元;案情相对单一,也就是收费VS拒交;收费的依据是物业合同,拒交的理由却是五花八门,大抵上都是对物业服务的范围、质量和效果不满意,有意见。

他们仨为物业费,简直是操碎了心

从2013年开始,物业服务合同纠纷开始大量进入司法程序,特别是从2014年开始至今,这类案件呈现出数量激增态势,每年增长幅度分别达到132.2%、46.5%,47.8%。2017年仅前十个月就受理了732件。

案件虽然不大,但却让几千个业主官司缠身。业主对物业公司积聚了好几年的怨气,有时会被瞬间燃起,有些案件的对立情绪会非常激烈。

案件虽然不大,但却关乎众多物业公司的经营绩效。物业费是维持物业公司正常运转的主要资金来源,如果收不上来,轻则导致亏损,重则会把公司推向十分严重的经营危机。

案件虽然不大,但却关系着整个物业服务市场的规范和秩序。因为物业服务水平低,所以收不了费,因为收不了费,所以没钱投入或维持,物业服务的水平更低,如此恶性循环,整个市场生态就是趋于恶化和混乱。

案件虽然不大,但却事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愿望。大家都希望自家的小区越来越干净、整洁、清爽、安全、和睦,这都离不开高水平的物业服务,物业费纠纷的激增显然与这个愿望背道相驰。

2

从司法角度看,物业服务合同纠纷的大量出现,还导致另一个我们十分不愿意看到的情形:司法资源被大量占用

用诉讼解决物业费纠纷其实是成本较高的一种纠纷解决方式。这体现在物业公司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调查取证,参加诉讼,涉案业主也需要牵扯大量的精力去应诉答辩。

尽管大多数案件都适用简易的小额诉讼程序,但对于法官而言,面对数量如此庞大的案件数,以及审理中可能要面对的复杂矛盾,都是非常沉重的负荷压力。

他们仨为物业费,简直是操碎了心

所以,我们的思路就是对物业服务合同纠纷,一定要把诉前调解用好、用足,一定要通过诉讼调解化解大多数的物业费纠纷。

在高邮法院,有三个人具体负责物业费纠纷的诉前调解工作,他们是:

陈大权(上图右一),他原来是卸甲镇的副书记,现已退二线,具有丰富的基层和群众工作经验,我们聘请其担任专职调解员。

刘杰(上图右二),他原来是高邮法院法官,现已退休,具有丰富的办案和调解工作经验,我们聘请其担任专职调解员。

吴国宏(上图右三),他是高邮法院立案庭负责人。法院的诉前调解机构和职能都设在立案庭。

3

他们仨,为物业费纠纷,简直是操碎了心

今年以来,共有339件物业费纠纷进入诉前调解程序,调解成功314件,调解成功率达92.6%。

2017年10月27日,他们三人还应物业协会秘书长万家华的邀请,专门到物业协会举办法企讲堂。主题就是如何化解物业费纠纷。

他们仨为物业费,简直是操碎了心

全市各物业企业负责人、项目经理、中层业务骨干共100多人参加讲堂。

主讲人是刘杰,他的讲座有:一是全市物业服务合同纠纷的基本情况;二是物业费纠纷典型案例剖析;三是通过诉前调解化解物业费纠纷的价值和意义;四是申请诉前调解的具体手续;五是物业服务市场存在问题及对策。讲座具体内容,我们将另行整理发布

吴国宏重点讲解了如何通过诉前调解、网上立案等方式压低纠纷解决成本。并对大家提出的具体问题一一予以现场解答。

素材报送|立案庭

封面图片素材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或网站。如有意见,请与我们联系或通知我们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