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8-02)  物业费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工人们知道纪晓帆家底薄,还带着不信任的态度,怕自己白干了。

“我是老板,我该付的一定会付清楚,这个你们放心。”

纪晓帆斩钉截铁地道。

听纪晓帆这么肯定,大家琢磨着,反正先做着,到时候他要是不给钱,他们再闹事也来得及。

“这些都是奖的,那罚呢?”有工人问道。

“罚也很简单,准时上下班,上班期间服从安排,尊守安全生产规定。

如果不准时上下班,被发现超过三次,无正当现由的辞退,其它没有了。”

纪晓帆很干脆地道。

以奖代罚,这是花想容建议的。

用奖来促动工人的劳动积极性,比一味的罚效果要好。

反正你能多做,钱就比别人多。

你要是做少了,偷奸耍滑,钱领得比别人少,一个月还行,两个月、三个月,估计那些偷懒的人自己都急了。

工人们听到惩罚措施这么简单明了,也没有意见。

“好了,你们要是没有其他的事,就

重生之我是杨过 h人妻

先去干活吧。”

纪晓帆一声令下,众人就四散开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纪晓帆总觉得他们走的有点冲,似乎每个人都在冲向工位的感觉……

反正只要努力工作,每个人肯定能赚到比原来多一倍的工资。

曾玲见老板大刀阔斧改革,她虽是初出茅庐的小女孩,但平时多少也有听到一些工厂里大锅饭的事情,不禁竖起大拇指夸纪晓帆,说:

“纪老板,你真厉害,一招就把他们制住了。

我爸是在机械厂上班的,他们厂里都是磨洋工的人,厂长也拿他们没有办法,都是铁饭碗,开除也不能开除。

平时发点补贴,什么高温补贴、安全补贴,每个人都要一起平分那些钱。

所以艰苦岗位的事都没人爱做,大家都想着调到办公室去,能坐在办公室吹电风扇多舒服。”

纪晓帆点头说:“我就是要破解这样的局面。”

纪晓帆可谓是低调地复活了村里的砖窑厂。

第一天下来,产量就十分惊人,每个人的工作效率比以前都提高了两倍,就连那些偷奸耍滑,嘴上说着不想干活的人也坐不住了。

因为这些人发现,他们一偷懒,一天只完成200块砖的量,那就只能拿15元的底薪。

别人拼命干活,能够拿翻一倍的工资。

扳指一算,那些偷懒的人也赶紧忙活了起来。

对这些平时经常消极怠工的人讲,努力干活还真是挺吃力的,腰酸腿疼,但是想到钱他们就全身来劲了。

纪晓帆看着曾玲每天统计的工人工作量,眉心舒展开来,心想,这一招还真有用。

弟妹说得对,以制度管人比用感情管人好用多了。

这天夜里,他和曾玲在对账的时候,就听屋外“格登”一声响,似乎有什么东西被踩到了。

纪晓帆疑惑地起身,推开门,出去看了看,四下里黑乎乎的一片,并没有人。

他也就没有在意。

但是,村里第二天开始就有了传言,说纪晓帆当了老板,就变了一个人,从城里招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学生,名义上说是给自己做会计,但实际上是养来做小的。

本地的民间,有一种流行的说法,叫赚大钱娶水老婆,找细姨,意思就是有钱人除了老婆之外,肯定还要再找一个女人,这样才不枉此生。

当然这是民间粗鄙的说法,纪晓帆从不放在心上,大家有这些谣言也不会当着他的面说,所以他对这件事情根本就不知情。

花想容出门去河边洗衣服时,被几个村里的老婶子抓住了,问道:

“小容,听说晓帆现在开始不老实啦?刚刚做了小老板,就外面找女人了?

他的本钱不是你借给他的吗?你要去劝劝他,做个好人啦!”

“啧啧,雪月刚给他生了儿子,才出月子,他不会就这么忍不住了吧?”

花想容听着一头雾水,说:

“怎么回事,什么找女人,我们晓帆哥和雪月嫂子的感情好着呢,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纪晓帆的人品十分立得住,上辈子吴雪月失去了儿子,变得疯疯癫癫的,也不能生孩子,纪晓帆都不离不弃,一直陪着她,两个人相依为命。

到后来,吴雪月的精神更不济了,60岁左右都认不得人了,临死前还喊着自己的儿子,不甘心,带着怨气走了。

纪晓帆从始至终一直陪着她,她死后,纪晓帆大哭一场,后来也一直没有再娶。

丧妻一年后,纪晓帆甚至到坟边搭了个茅草屋,时不时住在妻子的旁边陪伴她。

时光荏苒,岁月变迁,花想容在得到纪晓舟的遗产,创业成功后,也拿出了一大笔钱资助过纪晓帆。

帮他修了房子,还有雪月的坟墓,还在城里买了房,写了他的名字,让他搬到城里住,但纪晓帆却一直住在吴雪月坟边的房子里。

所以上辈子,花想容和纪晓帆的关系一直不错,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纪晓帆的人品怎么样?她自然是信任的。

但这些老婶子们却说得太难听了,把纪晓帆说成一个没有道德的男人。

花想容坐不住了,问:

“到底是谁在传这些话?为什么把晓帆哥说得这么难听?”

“什么呀,不是乱传的,人家亲眼看到的,他大晚上也不回家,和那个新请来的女会计在办公室里关着门,不知道在干啥呢!”

“是啊,我们也是一番好心,你让雪月注意点吧。”

花想容又不是傻子,一听这话就知道人造谣。

她冷静地说:“既然是会计在,肯定是在对账,在对账的话不把门关起来,难道把门开着让大家听啊?”

大伙见花想容没有被谣言影响到,也是有点不自在,便道:

“话是这么说,但如果没什么事,也不会传出这种谣言吧?”

花想容也是无语了。

这些谣言不都是你们在这传来传去?

不是你们去传,怎么会有呢?

于是她笑道:

重生之我是杨过 h人妻

“清者自清,我相信晓帆哥的人品。”

以上辈子商战几十年的经验,花想容迅速分析了一下这件事情。

纪晓帆和会计孤男寡女,独处一室,的确容易引起大家的想象,所以有人传他们的谣言也很正常。

那今后要叫纪晓帆如何避免这些谣言传出来?

喜欢重生八零:麻辣媳妇燃翻天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物业公司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hhwy.com/wuyefei/746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