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7-31)  物业费 |   抢沙发  2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和尚,说着莫名其妙的话语,让龙悦红在精神骤然紧绷的同时,又平添了几分疑惑和茫然。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又冒出来一个信仰菩提的和尚?

他是个疯子,精神不正常?

龙悦红下意识将目光投向了前方,看见副驾位置的蒋白棉侧脸颇为凝重。

就在这时,商见曜已按下车窗,探出脑袋,高声喊道:

“为什么不用灰土语?

“红河语表现不出那种韵味!”

这家伙又在奇怪的地方较真了……龙悦红再次不知道该赞叹商见曜大心脏,还是看不清楚局面。

让龙悦红意外的是,那个瘦到脱形的灰袍和尚竟做出了回答。

他依旧用红河语道:

“我并不擅长灰土语。

“但礼敬佛陀既是礼敬自身意识,讲述佛理既是阐述本性真如,用什么语言都不会影响到它的本质。”

“你为什么要拦截我们,还说什么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商见曜思维跳脱地换了个话题。

蒋白棉没有阻止他,试图利用他的不走寻常路打乱对面那个灰袍和尚的思路,创造出窥探事情真相或摆脱当前处境的机会。

灰袍和尚再次低宣了一声佛号:

“贫僧预见到今天这个时候路过这条街道的四人小队会影响最初城的稳定,带来一场动乱。

“我佛慈悲,不忍见众生遭受苦难,贫僧只好将你们拦下,看管一段时间。”

这个回答听得蒋白棉等人面面相觑,有种对方简直是精神病的感觉。

这完全属于无妄之灾!

“旧调小组”什么事情都还没有做呢!

商见曜的表情严肃了下来,高声回应道:

“带来动乱,影响稳定的不会是什么四人小队,只可能是那些贵族,那些元老,那些掌控着军队的野心家。

“禅师,你为什么不去把贝乌里斯、亚历山大、盖乌斯这些人看管起来?

“相信我,这才是消弭隐患的最有效办法。”

嚯,这辩论水平蹭蹭见涨啊……蒋白棉暗赞了一声。

灰袍和尚沉默了几秒道:

“这方面的事情,贫僧也会尝试去做,但现在需要先把你们看管起来。”

他语气相当平和,反倒衬托出意志的坚定。

这时,开车的白晨也探出了脑袋:

“大和尚,你凭什么确定是我们?”

虽然这条街道现在并没有别的人来往,但预言错误的不一定是目标,还有可能是时间和地点。

“对啊。”商见曜附和道,“你想想:预言解读出错是经常发生的事情;你肯定也……”

他话未说完,那灰袍和尚又宣了一声佛号:

“南无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他声音洪钟大吕般在蒋白棉等人耳畔响起,成功压下了商见曜后续的话语。

紧接着,他没给商见曜继续开口的机会,平静说道:

“施主,不要试图用能力影响贫僧的逻辑和判断,贫僧掌握着‘他心通’,知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艹……龙悦红忍不住在心里爆了句粗话。

“他心通”这种能力真是太恶心了!

这边想做点什么,连起手式都还没摆好,就会被阻止,这还怎么打?

而且,这和尚距离我们十米以上,“他心通”却能听得如此清楚,这说明他的层次远胜机械僧侣净法……

龙悦红念头翻滚间,灰袍和尚再次开口:

“施主,也不要拿出你的音箱和便携式收录机,你已经‘告诉’贫僧,那里面存储的某些声音会带来不好的影响。”

商见曜听了他的劝阻,但没有全听。

他虽然未把便携式收录机和小音箱拿出战术背包,但试图直接按下开关,调高音量。

与此同时,一直保持着沉默的蒋白棉也是猛然拔枪,左掌推门,右手摔向外面,准备向灰袍和尚射击。

她并没有奢望这能成功,只是想以此干扰对方,影响他使用能力,给商见曜播放小冲和吴蒙的录音创造机会。

白晨也瞬间做出了反应,她将油门踩到了最大,让租来的这辆沉重越野发出了轰鸣的声音,即将冲出。

就在这个刹那,灰袍和尚的左手转动了念珠。

无声无息间,蒋白棉感觉到了难以忍受的极端刺痛,就像掉进了一个由钢针组成的陷阱。

砰砰砰!

她右手条件反射地缩回,子弹偏向了路旁的石板。

商见曜则仿佛陷入了无尽的火海,皮肤灼烧般疼痛。

他身体蜷缩了起来,根本没力量摁下开关。

白晨只觉自己被丢入了煮开的沸水,剧烈的疼痛让她差点直接昏迷过去。

她的右脚不由自主松了开来,车辆才嗖得冲出几米,就不得不放缓了速度,慢悠悠前行。

龙悦红如坠冰窟,不可遏制地颤抖起来。

他的身体变得僵硬,思维都仿佛会被冻结。

六道轮回之“地狱道”!

难以言喻的无形折磨中,“旧调小组”失去了所有反抗之力。

不,蒋白棉的左手还在动。

它“自行”伸出了车外,扔出了握在掌心的一枚金属硬币。

兹的声音里,银白的电光绽放而出,缠绕着那枚硬币,拖出了一道明显的“焰尾”。

这就像一枚狂暴的炮弹,轰向了灰袍和尚!

商见曜和对方交谈时,蒋白棉就已经在为接下来可能发生的冲突做准备。

和多位觉醒者打过交道的她很清楚,只要不遇上那特定几个类型的敌人,依靠辅助芯片提前设定好的行为,能规避掉大部分影响。

可惜的是,她生物义肢内的芯片相当简单,只能预设寥寥几个动作,换成格纳瓦在这里,能提前设定好一套广播体操,所以,这只能是没有其他办法时的一次绝地反击。

然而,灰袍和尚似乎早有预料。

路旁一块石板不知什么时候已飞了过来,挡在了那枚金属硬币前。

当!

石板发焦,电流乱窜,没能更进一步。

蒋白棉毕竟是用手扔出的硬币,靠的是高压电流取胜,不可能达到电磁炮的效果。

“地狱道”还在维持,痛苦让“旧调小组”几名成员接近昏迷。

“南无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灰袍和尚又宣了声佛号,一切恢复了正常。

龙悦红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没发现有半点损伤,但刚才的冷冻和折磨,在他的记忆里是如此清晰,如此真实。

他额头和背部的冷汗同样在说明并非什么都没有发生。

“几位施主,无谓的反抗只会让你们痛苦。”灰袍和尚平静说道,“还是接受贫僧的看管比较好。”

蒋白棉一边给辅助芯片重新预设起动作,一边沉声问道:

“禅师,你要看管我们多久?”

“十天,十天之后就让你们离开。”灰袍和尚简单回答道。

他看了蒋白棉一眼,未做阻止,只是对商见曜道:

“想让我矫情?”

商见曜露出了笑容,摊开双手,示意自己只是想一想,不打算付诸实践。

“禅师怎么称呼?”他一派轻松地问道。

灰袍和尚轻轻点头:

“贫僧法号禅那伽。”

他面前的石板慢悠悠飞回了路旁,落到了原来的位置,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操纵。

这让蒋白棉等人愈发肯定这和尚是“心灵走廊”层次的觉醒者。

“禅师哪个教派?”商见曜进一步问道。

禅那伽碧绿的眼眸一扫:

“这里不是闲谈的地方。

“几位施主,跟贫僧走吧。”

“还请禅师带路。”蒋白棉见事不可为,开始寻找别的办法。

比如,自己来指定被看管时的住处,比如,告诉禅那伽,有个孤苦伶仃的小孩一旦失去“旧调小组”的照顾,将吃不饱穿不暖,不如把他也接来。

蒋白棉甚至考虑要不要邀请禅那伽

特级毛片打开直接看 成都私人影吧

上车来指路,要不然,这和尚慢悠悠地在前面走非常显眼,容易引来额外关注。

禅那伽不想要他们的命,“秩序之手”可恨不得他们死。

“几位施主慈悲。”禅那伽满意点头。

下一秒,他没有握念珠的那只手轻轻一招,路旁飞来了一台深黑色的摩托。

“啊……”龙悦红目瞪口呆间,这灰袍和尚翻身抬腿,骑上了摩托,拧动了油门。

轰的声音,禅那伽伏低身体,平和说道:

“几位施主,跟在贫僧后面就行了。”

这一刻,僧侣、灰袍、光头、摩托、尾气构成了一副极有视觉冲击力的画面,看得蒋白棉、龙悦红和白晨表情都略显呆滞。

商见曜好奇问道:

“禅师,为什么不开车?”

禅那伽一边让摩托保持住平稳,一边坦然回答道:

“车太重了。”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物业公司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hhwy.com/wuyefei/737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