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的物业费

纠结的物业费

2018年2月11日 星期日 晴

年底,小区物业的办公室里吵翻了天,气氛有些热烈,甚至是热辣,与外面北风呼啸的天气正好形成对比。

“哟,还真不知道咱小区有物业。平时有啥事找不到物业的人,这一到月底和年底收费的时候,物业就开门了!”小区里一位阿姨尖着嗓子在人群里吆喝。

“哈哈哈哈!”大家哗地笑开了,全都挑衅地看着物业老张。此时老张正坐在唯一的办公桌后面,面无表情,机械地转着手里的笔,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这个小区太小了,仅有几排楼而已。老张是这里唯一的物业人员,高高的个子,50岁左右,头顶秃得走到日光下都耀眼,如自带一面反光镜;五官长得还算可以,偏偏说话声音沙哑不堪。最让人心生厌恶的是,他这人平时根本就不在岗,仗着有后台,在小区混个吃闲饭的差事,不出工更不出力。

“我说老张大哥,上次我见你来也是收物业费的时候吧?我能问问咱小区为什么要收物业费吗?物业能为大家提供什么服务啊?”开大头车的小李往前挤了挤,半真半假地问。

“小区有物业,还能不收物业费?平时打扫小区卫生、管理水电,哪一样不得指望物业?”老张振振有词,一点没觉得脸红心跳。

“打扫卫生?你是指今天早上,你提着塑料袋捡了几个矿泉水瓶?”小李嬉皮笑脸地摸了一下鼻子,“那小区里的草叶子枯树枝啥的,只能指着风来刮干净是吧?”

“管理水电?你还好意思说。上次我家卫生间阀门坏了,想让你来把总水阀关了。电话打了好几回,愣是没有人接。”头发花白的王大娘忍不住了。

“你打电话那会儿是中午,谁中午不下班休息睡午觉。我下午不是来了吗?”

“嗯,你是来了。要不是修水阀的小伙子淋了一身水,把开关给换好,你来那时候俺家早就水漫金山了!”

“大家别闲聊天了,都赶紧把物业费交一下吧。”老张岔开话题站起身来,呲着一嘴黄牙,眼角的皱纹笑得差点把肉挤出来。

“哎呦!”外面扑通一声响,似有重物砸在地面上。大家纷纷探头,门边的人赶紧跑出去,扶起在物业门前雪地上摔了一跤的老陈大爷。

老陈大爷一瘸一拐地摸着屁股走进来:“好你个老张,收费单都贴到了我的防盗门上。大冷天我来交物业费,你连门口的雪都不扫,你就这样欢迎我?”

“真是的,就这样你还想要物业费,快拉倒吧你!”小李跟着吹了一声口哨,“咱小区门口那片冰,吓得我都不敢把车开进院里来。但凡物业扫一扫,路面上能有那么厚的积雪?”

“就是,想要钱呐,你等着吧!”众人纷纷起身。本来有几个想交物业费的人,见这情形也跟着一哄而散。

办公室里只剩下了物业老张。他握着一沓单据,气得直哼哼。抓起电话打向总公司,他朝部门主任大倒苦水:“一群刁民,全都不交物业费。你快点重新给我换个小区吧,这里的活我是没法干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