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业工作人员毛坯房内离奇死亡 户主、物业公司究竟谁该担责

(央视财经《经济与法》)悲剧发生在浙江省衢州市香格里拉小区一个正在装修的毛坯房中….

郑亚萍是香格里拉小区物业管理中心的主任,2016年7月22日上午,她和物业总经理郑国标约好到办公房间集合来见面,等着上级领导来考核工作。可是等考评人员到了香格里拉小区的时候,却联系不上她了。

物业工作人员毛坯房内离奇死亡 户主、物业公司究竟谁该担责

郑国标说,他在办公室里等了一个多小时,始终不见郑亚萍的踪影,电话也关机了。有同事说,小区11栋2单元601房间业主袁雪松正在装修毛坯房,郑亚萍一大早就去检查了。

于是,保安队长去601房间找郑亚萍,可是敲601的门却无人应答。601房间是复式结构,内部与701房间相通,于是保安队长赶紧上楼查看,他发现701的门是开着的,当他探头进去往下看时,顿时惊呆了,郑亚萍竟然躺在楼下601房间地面上的一片血泊之中。

因为郑亚萍整个头部都是血,看起来有被榔头敲打的痕迹,郑国标觉得可能是刑事案件,就赶紧报案了。警方赶到现场时,郑亚萍已被送入医院急救,但最终抢救无效死亡。而警方在现场仔细勘察之后,并没有找到报案人所说的作案工具——榔头。警方询问郑国标,他说自己是猜测的。警方从侦查的角度也认为它是一个命案,因为现场是在一个业主的家里面,门是有锁的,其他人是进不去的,那么郑亚萍死亡在里面,而且明显是外伤引起的死亡。

物业工作人员毛坯房内离奇死亡 户主、物业公司究竟谁该担责

郑亚萍为何死在装修屋内?警方首先对这套房子的业主展开调查,结果却让案情变得更加扑朔迷离。因为这个业主的身份是一个民警,在监狱工作。

据警方了解,物业公司认为业主袁雪松在装修过程中存在违法的行为,因此他们的员工包括死者郑亚萍在内,曾多次找袁雪松沟通,有过分歧和争执。

让警方感到困惑的是,虽然死者生前与业主有过争吵,但是并没有多大的仇恨,再怎么样也没有人希望自己还没入住的新房里发生命案,而且业主袁雪松本人也是一名警察,不至于为了这点小矛盾犯法。

可袁雪松说他压根儿就不知道死者当天为何会出现在自己正在装修的房子里。那么业主袁雪松当天既然不在家,为什么不锁门呢?郑亚萍作为物业管理中心的主任,在业主不在家的情况下,进入房间干什么呢?为了核实袁雪松当时究竟在不在现场,民警立即调取了事发小区及周边区域的监控录像,发现在案发前后,袁雪松本人的确没有进入过小区。

业主袁雪松作案的嫌疑被警察给排除掉了,死者家属又提出了另外一个疑问。会不会是其他人跟郑亚萍有恩怨呢?可是,事发的那个单元,因为都是毛坯房,基本上没人住。而且,警方在调取的监控视频中发现,郑亚萍是在当天早晨8点32分进入事发的那栋楼,在此前后,也没有其他人进入那栋楼。直到一个小时之后,保安队长进入楼中,发现了已经倒在血泊中的郑亚萍。那么在这期间,郑亚萍到底遭遇了什么呢?

物业工作人员毛坯房内离奇死亡 户主、物业公司究竟谁该担责

没有别人进入事发房间,现场没有打斗痕迹,那郑亚萍为何倒在了血泊中呢?难道是自杀?据民警调查,郑亚萍自2012年8月份从变压器厂退休之后,就受聘于衢州市光标物业公司,从事管理工作,后来被提升为物业管理中心主任

据郑亚萍的丈夫占明祥说,他们有个女儿,家庭和睦,工作也很顺利,妻子没有理由自杀。那郑亚萍究竟是怎么死的呢?在现场勘查中,警方发现,701房间有一个空洞,这是给601和701内部安装楼梯预留的位置,郑亚萍有可能是进入701房间后,不慎从这个空洞失足坠落到601房间,而且,郑亚萍被发现的位置就在这个空洞的正下方。

警方用仪器在空洞的下方的墙壁上发现了一些痕迹。经检验,这些痕迹是一些人体脱落细胞,民警将提取的人体细胞与死者DNA进行比对,发现正是死者郑亚萍的。

同时,法医对郑亚萍尸体进行检验后认为,郑亚萍头部遭受硬物重创,上肢以及身体背侧损伤面积均较大,而且外轻内重,符合高空坠落致死的特征。

物业工作人员毛坯房内离奇死亡 户主、物业公司究竟谁该担责

警方最后认定,死者郑亚萍是自己不慎从楼梯井跌落致死的。对于这个结果虽然感到意外,但是郑亚萍的家属也接受了。郑亚萍家属认为,她是在工作期间死亡,属于因公死亡,物业公司应该赔偿全部损失,但是物业公司并不认可这种说法,于是郑亚萍的丈夫占明祥,就向法院提起了诉讼,要求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赔偿各项经济损失99万元。然而没想到,开庭期间,有关郑亚萍的死因却又有了新的说法!

物业工作人员毛坯房内离奇死亡 户主、物业公司究竟谁该担责

2016年11月28日,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庭审中,物业公司认为,郑亚萍在工作期间坠亡另有原因。物业公司提出,在尸检的过程中,医生提到郑亚萍血钾超标,血钾超标可能会有瞬间晕眩或者窒息这种情况出现,郑亚萍有可能是在进行巡查工作的时候,身体突然不适,眩晕以至于跌落楼梯井。

物业工作人员毛坯房内离奇死亡 户主、物业公司究竟谁该担责

郑亚萍的家属认为,郑亚萍平时没有任何血钾超标的症状,而死后尸检结果中的血钾超标,很可能是因为抢救时用药所致,所以不能作为死者因血钾超标晕厥导致跌落死亡的证据。

2017年1月20日,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区人民法院判决认为:针对郑亚萍死时血钾偏高,考虑到在抢救死者过程中医院大量用药,死者身体各项指标发生变化,不能证明郑亚萍生前患有高血钾。郑亚萍因公而死,物业公司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然而郑亚萍作为成年人,对危险未尽高度注意义务,其自身存在重大过失。判决物业公司承担65%的赔偿责任,赔偿金额六十多万元。

物业工作人员毛坯房内离奇死亡 户主、物业公司究竟谁该担责

2017年5月16日,郑亚萍的丈夫占明祥向浙江省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法院经审理认为,涉案房屋因业主私自改变房型,存在很大安全隐患,郑亚萍虽然为成年人,但是也不见得能防范所有安全隐患。综合上述情况,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变更一审判决,改判由物业公司承担全部的赔偿责任。

物业公司与受害人的经济赔偿案,刚告一段落,紧接着物业公司就对小区业主提起了诉讼。物业公司认为,法院已经认定,袁雪松对房屋的内部结构进行了重大改变,属于违规装修,因此袁雪松对郑亚萍的死亡存在重大过错,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当物业公司准备起诉袁雪松时,却发现涉案房屋登记的所有权人并不是袁雪松。袁雪松说,房子确实是他出钱买的,他不仅买了601房间,同一楼层的602房间也是他买的。但是在房产证上,601房间的户主写的是蓝明星、602房间则属于袁根润和吕爱英夫妇。这又是怎么回事呢?原来,袁雪松和妻子感情破裂分居多年,为了避免在离婚时出现财产分割上的纠纷,袁雪松将这两套房子都写成了亲属的名字。

物业工作人员毛坯房内离奇死亡 户主、物业公司究竟谁该担责

庭审前,为了进一步了解案情,法官前往涉案房屋实地调查。涉案房屋所在的楼房是一梯两户的结构,顶层也就是6层是二层的复式结构。袁雪松购买了小区11栋2单元601房间和602房间,他本来打算带着父母一起住,所以想把两套房子打通,连为一体,成为一个超大户型复式豪宅,方便一家人住得更舒适一些。

2014年,袁雪松跟物业公司验收了601房间的房屋,并拿到了钥匙,可是等他找物业要602房间的钥匙时,物业说未交齐物业费,不能拿602房间的钥匙。袁雪松觉得自己已经跟房地产公司完成了过户手续,房子已经是自己的了,而且当时也不着急入住,也就没有当回事。

虽然一层只有这两户,但是,这两套房子在7层,中间有一条公共通道相隔,这条通道与公共楼梯之间有一扇门,袁雪松说,正是因为这扇门的钥匙,成为了他与物业公司之间矛盾的导火索。

袁雪松说,自己买房子的时候,房地产公司说好了7层阁楼的空间,是属于相邻业主的,自己同时买下了601和602房间,就是想独占楼上7层的这一大片区域。

物业工作人员毛坯房内离奇死亡 户主、物业公司究竟谁该担责

那么后来因为袁雪松拿了迟了一点,物业就把这个通道的钥匙给扣住了,因为这个公共通道是消防逃生通道,一旦发生火灾,人员可以直接逃往天台。

物业工作人员毛坯房内离奇死亡 户主、物业公司究竟谁该担责

物业人员说,公共通道除具有消防通道的功能外,它还可以为该楼居民提供其它生活便利。所以公共通道的门钥匙,是保管在物业公司的。

尽管没有拿到通道的钥匙,袁雪松认为自己已经拿到了房子,反正房子是自己的,于是就开始了装修,为了使两套房屋联通,袁雪松将这两套房子7层阁楼的侧墙各凿出一个门洞。

物业公司认为,袁雪松的这个行为属于违法装修。在业主房产证阁楼的平面图中,明确表明,阁楼中间的过道属于公共通道,但是袁雪松凿墙开门,将两个阁楼联通在一起的行为,在物业公司看来,就是把公共通道变成了自己的私人空间。而郑亚萍生前作为物业管理中心主任,曾就此问题与袁雪松多次进行沟通,要求他将房屋恢复原样,但是袁雪松不以为然,这令郑亚萍很是气愤。

物业公司认为,正是因为袁雪松私自改变房屋结构,凿墙开门,还没有上锁,这才导致物业主任郑亚萍去他家检查情况时,不慎跌落坠亡。然而在法庭上,袁雪松和他的代理人不仅说自己不存在违法装修的问题,更是指出,郑亚萍的死亡跟自己毫无关系,因为她属于非法侵入。

袁雪松认为。郑亚萍作为物业工作人员,竟然擅自进入自己的房屋,属于非法侵入,但是物业公司却说,郑亚萍是履行职责,合情合理。当时她去六楼没找到袁家的人,于是通过公共通道到达七层,这时郑亚萍看到了袁雪松在阁楼侧墙上违规凿开的门,就想着推门进屋查看。可是,郑亚萍万万没想到一进去就是预留的楼梯井洞口,一脚踏空,摔到了楼下601房间的地面上。

物业工作人员毛坯房内离奇死亡 户主、物业公司究竟谁该担责

物业公司认为,袁雪松不仅存在非法装修的问题,而且在有危险的楼梯井附近没有摆放任何警示标志,这才导致了郑亚萍的意外身亡。但是袁雪松却说,他已经做过了防范措施,有摆放相当安全的警示标志。那么开门的通道,袁雪松在装修的时候,在门后不仅放了两袋沙子,还有很多沙石。

物业工作人员毛坯房内离奇死亡 户主、物业公司究竟谁该担责

但是物业公司认为,正在进行装修的毛坯房内杂乱不堪,堵在门口的几袋沙子根本没能将门堵死,会让人以为是随意堆放的,并不会起到警示危险的作用。

那么,对于郑亚萍的意外身亡,袁雪松是否应该承担责任呢?2017年6月16日,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袁雪松违规装修,造成重大安全隐患。

法官认为:业主应该遵守管理公约,不得损害相邻共有权人和相邻人的合法权利,那么小区业主袁雪松房产证的阁楼平面图上,也表明阁楼的通道,阁楼的过道属于公共通道,那么袁雪松在公共通道上未经其他业主的同意,擅自凿墙开门,并把这个共同通道占为己有的行为,违反了我国物权法相关规定,属于违章装修。虽然他在通道侧门的后面放置了两袋沙子,但是从现场情况看,这两袋沙子尚不能够完全封堵住通道的侧门,那么袁雪松也未采取其他的安全防护措施,比如在这个开门处设置护栏等,所以我们认为袁雪松的上述行为并没有完全防止危险的发生,未尽到安全注意义务,对郑亚萍的死亡应该存有过错。

最终,法院判决光标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承担30%的责任。四名被告共同承担70%的责任,因袁雪松的妻子程菊香未参与房屋买卖装修,不承担赔偿责任。其余四名被告袁雪松、袁根润、吕爱英、蓝明星向光标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支付赔偿款共计六十五万余元。收到判决书后,双方均未提出上诉。

物业工作人员毛坯房内离奇死亡 户主、物业公司究竟谁该担责

买房装修,本来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可我们一定要按着合同和规矩进行装修。违法违规装修不仅会受到相应的处罚,赔偿相关损失,一旦发生安全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还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所以,您可千万不要心存侥幸,一意孤行。

想要了解更加详细的内容吗?那就期待9月25日20:00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经济与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