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9-21)  物业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查的如何?”裴玉晟放下手中的酒杯,脸色阴沉的问道。

“殿下,我查着……应当和东宫有关,但这事也不宜查的过细,免得太子发现。”曲明诚答道。

他一袭浅淡的无相花的锦袍,看着气色不错,“我想着……这件事就算是查也没什么大用处。”

“你觉得应当如何?快说。”裴玉晟不耐烦的道。

这个流言最近困扰着他,让他走那儿都觉得有人背后在嘀咕,生母若是这么一个人,在朝臣面前连腰板也直不起来。

对上裴洛安也发觉得底气不足。

“殿下,外面传言的是季悠然和先太子妃的问题,我们是不是可以从这个方向着手?”曲明诚转了转眼珠子道。

“不行,季悠然已经废了。”裴玉晟摇了摇头,他得到的消息季悠然已经重新回了东宫,腿摔断了,以后愿意一心一意的替先太子妃供奉于灵位前。

又是没了容貌,还摔断了腿,凌安伯府二房的处境又这么一幅样子,怎么看季悠然都没什么大用了。

“殿下,不是从这个方向,这就是一个由头,我们现在需要一件事情,把大家的目光吸引了,至于之前传言的事情,慢慢的就会过去。”曲明诚提议道。

“要怎么办?”听这话有点意思,裴玉晟沉思了一下,点了点头,问道。

“殿下,凌安伯府不全是事情吗?从凌安伯府,您看如何?”曲明诚道。

“不行,凌安伯府现在只算是先太子妃的娘家,跟季悠然没有关系,而且这事一说又得说季悠然和先太子妃的事情。”裴玉晟直接就否定了,这事一拖到她们两姐妹的事情,就有有怀疑元后和母妃的事情。

一个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女人,又被拉出来说什么。

元后既便再好,也没有子嗣留下,父皇这么多年,也不让人多说什么,现在他一听到元后两个字就觉得烦。

当初的事情跟他有什么关系,至于这个元后,母妃那里也是语也不详,反正也不许他多问,也不清楚她们当初是不是真的有什么。

看了一眼曲明诚,长叹一声,终究是年纪不大,还得再历练几年才得用,如果不是看在他是曲志震的儿子份上,他也不会让曲明诚办事。

忠心是有了,能力不足。

“你有没有按本王说的,试探你父亲的意思?”裴玉晟问道。

“我在父亲面前说了,父亲说这事让我不要管,说是皇家的事情,谁也不敢往里乱伸手。”曲明诚无奈的道,他当然也知道父亲的本事不小,但父亲什么也不跟他说,而且还让他少插手这种皇家的事情,否则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父亲……还真是不把你们当儿女。”裴玉晟似笑非笑的讽刺了曲明诚一句。

曲明诚的脸色暴红起来,又羞又恼。

“王爷,父亲只是让我们少管,也是为了我们的安危着想。”他不得不辩解道。

“你妹妹嫁给了本王,本王现

少妇白 忘忧草蜜芽188

在扶了她一下,成了本王的侧妃,就这个样子,你父亲还不站在本王这边,若本王倒了,你父亲还能在太子手下讨得了好吗?”裴玉晟懒洋洋的道,又拿起面前的一杯酒,喝了一口,然后重重的放下。

冷哼一声:“莫不是你父亲还打算投靠太子不成?”

这话说的曲明诚一哆嗦,哪里还站得住,急忙跪了下来:“王爷,父亲又怎么会投靠太子,不过是眼下不便多关注罢了,父亲生性胆小,原本就是一个怕事的,这种时候更不敢冒冒然的插手。”

不管是不是真的,这时候曲志震也必须是胆小的。

曲明诚也是真不明白父亲是怎么想的,妹妹进了景王府,这代表的就是曲府站在景王这一边,景王得不了好,他们一样也不会落什么好处,这也是他现在一心一意的想为景王办事的原因。

读书读得好,有什么用,最后也是货于帝王家,还不如直接走这么一条捷径,助景王登上皇上,他自然就会位及人臣,甚至比父亲站的还高。

以往的那些读书天份好、上佳的名文,曲明诚现在看起来更象是一个笑话。

既然有捷径可以走,为什么要去读书?

听他这么一说,裴玉晟的脸色好看了几分,酒杯在桌上轻轻的敲了两下,“起吧!本王也不是要怪你,只是觉得若你父亲出手的话,这事应当很快就会平息下来,你……现在还不是时候。”

曲明诚背心处冒汗,连声称是,站了起来。

“你还是替本王盯着你父亲,时不时的把本王的事情跟你父亲说一声,他现在既然是本王这边的人,总也得出出力,否则……他日本王也不能过多的封赏你们,惹得其他人说本王不公平。”

“是,王爷,我明白,我一定会多跟父亲说起殿下的事情。”曲明诚哪里还敢违逆,急忙附和。

“既然没什么事,就回去吧!”裴玉晟挥了挥手,他心情不好,这会也没有法子,只想一个人静静。

“殿下,我妹妹的脸……怎么样了?我这次到外面又求来了新的药膏,能不能麻烦殿下带给我妹妹?”曲明诚并没有急着走,从怀里取出了一个深色的药膏瓶子。

“已经不错了,本王请了太医过来查看,并无大碍,就是以后小心一些才是。”裴玉晟懒洋洋的道,“你既然有心,就放着吧!”

“是,殿下!”曲明诚恭敬的把手中的药膏放置在了面前的桌子上,微弯着腰退了出去。

才到门口,忽然听到裴玉晟的声音:“你的那门亲事退了吗?”

身子蓦的一怔,急忙回身答道:“正在商议中。”

“退了吧,退了找一门好一点的亲事,将来对你也是大有益处。”裴玉晟意有所指的道,“你母家那边算是完全废了,再留着也没有一点好处。”

“属下明白,只是……这亲事不是那么好退的。”曲明诚无奈的苦笑道,如果能早点退,他就早点退了,可偏偏这事情里面还有一些其他的缘故,“我的老师也替我出过主意,但这事……还没有解决掉。”

“退个亲而已,怎么就那么麻烦,当初定的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家,你妹妹当初退的……不是很简单的吗?”裴玉晟不甚在意的道。

曲明诚找一门好亲事,对他也很重要,所以才在这里提点他一下,免得他不懂误了他的大事。

所谓的妹妹,当然是英王妃曲莫影了。

“殿下说的是,我回去再想想。”曲明诚被提醒了,眼前一亮。

“去吧,早些把事情处理干净了,才能更用心的替本王做事,他日,本王是绝对不会亏待你和你的妹妹的。”

裴玉晟缓缓的道,又给曲明诚吃了一颗定心丸。

虽然没什么大用,但必竟还是曲志震的儿子,不是吗!

“多谢殿下,我会尽快的。”曲明诚连声道。

“英王府……能利用就多利用点,有这么一个妹妹,好处不会占吗?”裴玉晟又提醒了他一句。

曲明诚急忙应下。

从屋里退出,站在巷子的灯光下,曲明诚脸上的诚惶诚恐退了下去,脸色阴沉了下来,原本是一张少年人的脸,生生的被这抹阴沉之色,拉长了几岁,倒象是一个二十许的年级人了。

“英王妃?”他自言自语了一句,冷笑一声。

就如同裴玉晟不愿意听到“元后”二字,他也不愿意听到“英王妃”三个字,如果那个女人不回府,自家一家四口人还是好好的,怎么也不可能落到现在的这种地步。

不过,景王的话也提醒了他,曲莫影当初可不就是退了婚的,怎么轮到他就不行了,这婚他还非得退不可了。

不退是吧!景王殿下说的不错,自己现在可不就是这位英王

少妇白 忘忧草蜜芽188

妃的哥哥吗?既然商量不通,那就强退,英王府行事,不是向来蛮横的吗……

借一下势总行的吧!

“二公子,现在去哪里?”上了曲府的马车,马车夫扬了扬手中的马鞭,问道。

“回府!”曲明诚道,这事既然得借曲莫影的势,得先找到自家祖母。

到了曲府,曲明诚从马车上下来,拉了拉衣襟,大步往后院而去,没想到在转弯处,却看到一个女子带着丫环缓步而来。

谢大小姐,也就是将要嫁入自家的继母。

这个想法让他很不适,却也没有退后,继续上前,双方稍稍站定,谢大小姐侧身一礼,曲明诚点了点头,算是还礼。

错身而过。

看着曲明诚远去的背影,谢大小姐眼角微抬,若有所思。

“小姐。”丫环低低的唤了一声,谢大小姐才收回目光,继续往前行去,行走之间如花照影,不紧不慢……

“这块玉牌……真的是跟夫人的血玉镯是同一块上面切下来的?”英王府,周嬷嬷看着血玉牌,震惊不已,“不是说……是越老太爷得了奇珍,开出两对血玉手镯,送给了两位夫人的吗?老奴还记得许多人说这两对血玉镯,是不可多得的,怎么……怎么还有?”

她震惊不已,又仔细的对着光看了看。

对于大越氏和小越氏的两对血玉镯,周嬷嬷是最清楚的,也正是因为清楚,所以更觉得不可能……

喜欢嫡女贵嫁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物业公司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hhwy.com/wuye/8337.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