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6-17)  物业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南山里别墅。

宋子豪提笔,龙飞凤舞的开始写起信来。

马上就到第二个十五日之约了,可以再度给陈伯写信联系他了。

宋子豪的字写的很不错,非常潇洒,花了几分钟的时间写了百字作文,然后提交给钟文泽:

“这样写如何?”

信的内容透露了一个主题:

陈伯,你的儿子出车祸了,非常严重,需要你来医院探望一下他。

这是他们之前的约定。

陈伯在邓家勇的伪钞基地待一段时间以后,假借陈伯儿子出事之事宜,让陈伯有出来碰面的机会。

车祸什么的,都是钟文泽这边来安排。

“气氛还不够紧张。”

钟文泽看了宋子豪写的百字作文,拿出派克钢笔来进行了修改:“直接下病危通知书吧,让他们父子见最后一面。”

“好。”

宋子豪连忙照做,再度誊抄了一份出来。

····

别墅。

邓家勇手里拿着宋子豪写给陈伯联络的信件,皱眉看着上面的内容:“陈伯儿子出车祸了?还病危通知书了?”

“是的。”

身边的手下上前一个身位,侧身点头:“前天的事情了,我们负责盯梢陈伯儿子的眼线亲眼所见。”

说起来,他还有些感叹:“车祸现场那叫一个血腥啊,简直了,听说好像肠子都流出来了,竟然没有当场死掉?”

“你看到了?”

邓家勇把信件甩在了桌子上,斜眼看了下属一眼:“听你的语气,你好像挺心痛的啊?你儿子啊?”

“不是不是。”

下属这才发现自己的语气有点问题,立刻解释到:“盯梢的兄弟是这么说的。”

“哼!”

邓家勇冷哼一声,摸出香烟来点上,皱眉抽了起来:“出车祸,肠子都撞出来了?”

“陈伯在牢房蹲了这么多年,他儿子一点事都没有出,怎么他一出来给我做事,他儿子就出事了,有这么巧?”

“盯梢的兄弟亲眼所见,不知道真假。”

下属这一次学乖了,说话非常的小心,不表明任何的立场。

邓家勇皱眉琢磨了一下子,就着烟灰缸敲了敲烟灰:“你安排人再去医院打听打听情况,查查虚实。”

没多久。

下属的信息就再度提了回来:“千真万确,询问的医生,人确实快不行了,在重症监护室一直没有出来过。”

“嘶...”

邓家勇吸了口气,皱眉看着桌上的信件:“还真是奇了怪了,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这个时候出事?卡着投递信件的时间出事?”

好一会。

他招呼过来身边的秘书:“你不是模仿别人的字迹挺在行的么?重新写一封信。”

“好的。”

秘书照做,模仿着宋子豪的字迹重新写了一封信,内容变成了正常询问安全的字眼。

“不错。”

邓家勇拿着信件上下看了看,基本上发现不了什么端倪,字迹俨然就是宋子豪写的。

···

伪钞基地。

休息室。

陈伯坐在桌子边上,端着咖啡喝了起来,视线快速的扫过宋子豪写给自己的信件。

宋子豪优哉游哉的抽着香烟,嘱咐到:“陈伯,你给豪哥回一封信吧,我正好一起带出去。”

陈伯不动声色的看着手里的信件。

按照他们的约定,会在第二封信来临的时候,以自己儿子车祸的缘由继而出去的。

为什么现在这封信一个字都没有提到过?

片刻。

陈伯抬起眼皮子,反手把信甩在了一边,语气冷了几分:“勇哥,看来你还是非常不信任我啊?”

“嗯?”

邓家勇狐疑的看着陈伯:“此话从何说起?”

话虽然这么说。

但他的视线还是有意无意的落在了桌子上的信件上。

信哪里有端倪,被他看出来了?

“我给你做事也有这么久了吧?一点问题都没有出过吧?”

陈伯冷哼一声,手掌按压在桌沿边上,语气非常不悦:“但是为什么阿豪写给我的信你却要动手脚?”

“没有啊!”

邓家勇假笑起来,摆手道:“怎么可能,我动你的信件干什么,没有任何意义啊?”

“呵!”

陈伯捏着信件的一脚,甩了甩:“忘记告诉你了,我以前的业余爱好就是写字练字,以前在恒连闲着没事的时候,我就会写字。”

“阿豪的字之所以写的这么好看,就是我教他怎么练习出来的,他的名字字体更是我教他怎么写的。”

他反手把手里的信件拍在桌子上,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生气:

“他这个豪字,这个折捺尾端会往内勾一下,但是这一次却不是,很明显这不是阿豪的字。”

“怎么可能!”

邓家勇狐疑,有模有样的拿过信件看了起来,故作轻松:“这么小的细节,谁会注意呢,也许是他这一次随手往外勾了一下。”

“呵!习惯这个东西,很可怕的。”

陈伯拿出上次宋子豪写给自己的信摊开在桌子上:“你可以对比一下上次的信件。”

果然。

上一次宋子豪的签名,折捺确实是往内勾了一下。

这还真是真事。

宋子豪的签名设计,还真是陈伯给他设计教他怎么写的。

“……”

邓家勇对比了一下,直接无语了。

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阿豪到底写了什么?”

陈伯双手抱着膀子,直接甩手不干了:“我要见阿豪。”

“陈伯。”

邓家勇耐着性子解释到:“现在机器都还在运行着呢,技术人员需要你的指导,你怎么能随意离开呢。”

“我要见阿豪。”

陈伯的语气却非常的坚定:“他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找我,不然你也不会修改信件。”

“豪哥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说想见见你。”

邓家勇一看这件事没有那么好忽悠,只能随口改了个理由:“这不是伪钞生产的事情忙着呢,我就改了信件。”

“等这里不忙了,你们再见面嘛,对不对?”

陈伯却坚定的摇了摇头,一副我甩手不干了表情:“我要见阿豪。”

“见不到他,我不会继续给你做事的。”

“……”

邓家勇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他有些不悦的斜眼瞪了一下身边的秘书,意味明显:这么点小事你都做不好,废物。

“陈伯。”

基地生产车间里,有技术人员喊了一句:“油墨的颜色好像调的不对,你过来看看吧。”

“哦。”

陈伯干巴巴的应了一声,但是却没有丝毫动弹的意思,坐在座位上喝着咖啡,优哉游哉。

这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身上,更有一股子傲气。

“……”

邓家勇再次无语。

死老头子一点都不听掌控,这就有点烦人了。

“好。”

他无奈只能点头答应:“你先去弄,我这就安排人过来,一会带你出去见豪哥,怎么样?”

“嗯。”

陈伯这才点了点头,折身进入了伪钞生产车间里。

一个小时后。

生产车间各项事宜安排好以后,陈伯在马仔的带领下准备离开车间。

邓家勇在这个问题上还是非常谨慎的。

如同进来一般。

马仔先是用眼罩把陈伯的眼睛遮挡好,让他看不见任何东西,这才由两人一左一右搀扶下带着他往基地外面走去。

出了基地。

又上了一辆轿车,往外面开出了好一段路程,直到来到繁华的市区以后,陈伯的耳罩这才被摘了下来,然后又换上了一辆面包车。

“陈伯。”

邓家勇早已经等候在此,看着车上的陈伯:“阿强带你去找豪哥,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对他说。”

为了保险起见。

邓家勇让自己手底下做事最靠谱的枪手阿强亲自带队,再带了五个小弟,由他们陪同整个过程。

目的,就是为了防止陈伯跟宋子豪说什么不该说的事情,亦或者是宋子豪他们把陈伯给抢走了。

当然了。

抢人是最坏的情况,但不得不防,几个小弟都是腰间鼓鼓的塞着大黑星防范。

面对如此大的阵仗,陈伯倒也没说什么,点头答应。

枪手阿强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黑西装白手套的他戴着一副墨镜,看不清他的眼睛。

他走到面包车驾驶座,冲里面的马仔勾了勾手,继而自己登上驾驶室,亲自开车。

只要是由他带队的事情,阿强都会亲力亲为,哪怕是现在的开车,他也要把方向盘掌控在自己手里。

车子一脚油门开了出去。

邓家勇皱眉看着面包车的尾灯,简单的思考了一下,又再度招呼着身边的马仔:“在开台车跟到后面去。”

思维谨慎的他,即便对陈伯防范有加,但他还是要绝对保证对陈伯的掌控权。

陈伯这个技术人员,不能被宋子豪他们抢走,也不能出现任何意外。

他得防着一点钟文泽他们。

难免他们会想出什么新的鬼点子来。

面包车上。

阿强稳稳的把控着方向盘,先是目的非常明确的直接驶离了市区以后,继而又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转悠了起来。

见面地点,由他们来指定。

在街上晃荡了得有好一会儿,阿强方向盘一打,面包车折进了一段小路。

往里面开了好一段路,来到了一栋无人的大型厂房里,这才把车子停了下来。

他率先下车,来到路口路边的公用电话亭里,拿起听筒拨出了一串号码。

电话接通。

“宋子豪。”

阿强惜字如金:“中胜工厂,你过来。”

电话那头。

宋子豪听到位置以后,又重复了一边地址核对正确与否。

阿强听完直接就挂断了。

“这个枪手还真的是够装的。”

宋子豪拿着挂断的电话,摇了摇头把听筒按了回去:“说话就跟要钱一样,一个字都不会多说。”

“这个人你们得小心点。”

钟文泽脑海里浮现了阿强黑西装白手套的装扮来:“这个枪手的素质很高、射技精贊,精准度很高。”

“不管他射的准不准,反正我一梭子子弹下去,人我直接给他干翻!”

马克李一边往身上套着防弹衣,一边在边上不屑的评价到:“火力覆盖之下,一切高超的射击技巧都是虚无。”

以前。

马克李是完全不愿意穿防弹衣的,认为穿着防弹衣像个包子,而且非常影响自己的大风衣形象。

但是自从在米

俄罗斯victory+day青年在线全文

国那次体验到了防弹衣的精妙之处以后,回来后他立刻要求钟文泽去采购这些东西。

谁用谁爽。

尤其对于马克李这种喜欢用机枪扫射冲锋、火力覆盖碾压的人来说,防弹衣最合适他不过了。

很快。

周克华七人同样

俄罗斯victory+day青年在线全文

整装待发,一行人开了三台车子,开出别墅以后分道扬镳,对着中胜工厂的位置开去。

钟文泽跟宋子豪两人一台车,来到中胜工厂以后,两人下车对着里面走去。

早已经守在门口的马仔,先是警惕的看了看他们两个人,然后又看了看他们的后面,空无一人:“就你们两个?”

“又不是打仗。”

钟文泽咬着香烟,一脸无所谓的把现场的人员配置数了一下,跨步进去:“见面而已,选这么个地方,真够无趣的。”

宋子豪在他的身后跟上。

里面。

陈伯站在工厂的厂房中间。

旁边。

站了两个马仔守着陈伯。

至于枪手阿强,却不在现场。

“陈伯。”

宋子豪见到陈伯以后,步伐加快了几分,快速的走了上去:“你还好吧?”

他想靠近陈伯,却被马仔给拦住了:“只能隔着一段距离说话。”

“还行。”

陈伯倒也没跟他计较,点了点头看着宋子豪:“你这么着急找我,有什么事情?”

站在陈伯身边的两个马仔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两个,竖起耳朵仔细听着他们两人的对话,生怕有什么遗漏。

“你儿子出事了!”

宋子豪露出一个悲恸的表情来:“三天前,他被车撞了,非常惨烈,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没有出来。”

“什么?”

陈伯听到这里,整个人的身体先是一滞,继而激动的冲了上去,无视了马仔的阻拦,抓着宋子豪的肩膀,用力的摇晃着,声音很大的质问到:

“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你现在才告诉我,那是我儿子啊,他出事了你不第一时间通知我?”

马仔一看两人接触,立刻要阻拦。

钟文泽却跨步上前,挡住了他们两个人。

喜欢港九本色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物业公司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hhwy.com/wuye/579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