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6-17)  物业 |   抢沙发  3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七宗罪仿制品。

白雾曾经拥有过,那把用了几十次便失去了能力的刀,也是七宗罪的仿制品。

能够对生物进行百分比的生命斩切,可以说是一把强大到让人惊叹的物品。

白雾当时认为,仿制品就这么强大,真品可能会强一些,但不会强太多。

那把刀在次数用尽之后,白雾给了五九。虽然没有了神奇的“削血”,但武器本身材质上就强过了太多武器。

随着恶堕的实力不断提升,五九手中的恶堕必须死,虽然经过了二段寄灵,有了生命吸取的能力,但是单说斩杀恶堕的威力,甚至不如失去了能力的七罪武器仿制品。

一把不亚于真品的高仿,是否意味着……高塔的封印物,已经有了七宗罪制作者的能力?

白雾还记得,初代面具怪人,也就是林锐的最强形态,在百川市初遇江依米的时候,身上也有一把类似的武器。

这武器的源头到底在哪里?

高塔第七层的怪物,为什么要仿制这个武器,以及为什么要尝试创作序列?

是在和序列的创造者,或者七罪武器的创造者较劲吗?

巨大的宫殿就在眼前,宫殿寂静无声,建立在六百米高空上,从螺旋走廊上来后,是一片一眼难见到边际的广场。

宫殿里的房间繁多,该隐问道:

“你果然比我熟悉这里,我们刚才耗费了多少天时间?”

“几十天吧。螺旋长廊看似简单,实际上是一个循环迷宫,每一次循环都有一个数学体系,走不到相应的步数,是无法打破循环的。”

白雾倒是没有说谎。如果没有普雷尔之眼,他也可以发现这里头的奥妙。

但绝对不能在几十天的时间里走出来,大概率会如同备注里提到的,在螺旋长廊花费好几天才走出来,但现实里,可能已经过了好几年,甚至更久。

虽然只过去了几十天,但白雾已经有些担心,这么久的时间了,队长回来了没有?唐景有没有找过自己?高塔现在发生了什么?

他加快了脚步,说道:

“我们分头行动。我去探查左边,你去探查右边。”

“想都不要想,你不可能摆脱我。白雾,我确实低估了你,但我会重新观察你的。至于这次探索,我会紧紧跟着你。”该隐拒绝了白雾的提议。

白雾也没有在意。

小骗子愿意跟着就跟着。别说该隐用的是江玄的身体,就算用了本体,白雾也不担心什么。

“这么多房间,你打算先去哪里?”

“先去看看那道石碑。如果你不愿意分头行动,跟着我就行。”

宫殿大门的材质和底下层级的黑塔一样,像是闪耀的黑曜石一般。

在黑曜石宫殿外,螺旋走廊尽头,大魔王提到的石碑默然耸立着。

石碑上记载着所有的天赋序列,用序列语言所写。

白雾看着高达六米的石碑,看着一个个奇怪的序列,觉得很神奇,序列的创造者,是如何构建出这么多能力的?

石碑上的巨大多数序列都是蓝色的。

包括序列十九破坏神。序列二十三欺诈者,序列二十四普雷尔之眼。

但原本序列二十五——融入者,作为宴朝的序列,却变成了黑色。

白雾想了想,这意味着宴朝是融入者唯一的拥有者,如今宴朝死了。这个序列也就没有人获取。

普雷尔之眼提过,前三十的序列里,有部分序列是唯一序列,一旦获取,其他人便无法获取。

而且就连序列八——心魔寄生也是灰色的。白雾忽然反应过来,自己遇到的序列八,只是一个不完整的“仿制品”,是大魔王的手笔。

真正的序列八,心魔寄生,拥有者应该是死了,但至少曾经有人拥有过。

这一点白雾很确信,否则白远不可能凭空判断出序列八的危险性。

“普雷尔之眼是我的序列,按照谢行知的说法,他从来没有见过前十一的序列和普雷尔之眼。”

“当然,这番话很有可能有夸大的地方,还有不少序列谢英杰应该未曾见过,但很有可能……从序列十二开始到某个范围,比如到序列三十……谢英杰见过了所有拥有者。普雷尔之眼是唯一一个他没有见过的,直到遇到我。”

白雾很相信自己的直觉,此时他才发现,当初谢英杰那番话,很有可能意味着……谢英杰知道一些隐秘。

这或许也是导致了谢英杰研究人造序列的原因。

白雾内心有了一些推断。零号和谢英杰所做的事情是伟大的,某种意义来说,他们所做的事情,和高塔第七层的大魔王做的事情一样。

只是目的不同。

白雾暗暗记下,发现前十的序列,或者说前十二的序列,只有12时回,以及10万相法身,是蓝色的,其他序列,都是暗淡的。

这意味着大魔王所要求的任务,任务目标是的确存在的。

这个世界有两个人,一个拥有时回,一个拥有万相法身。

这也是活着的人类里,序列最靠前的两个。这两个人从来没有出现过,这让白雾很诧异。

“他们一定是知道什么……所以在躲着大魔王?谢英杰很有可能见过序列12的拥有者……说起来,百川中学的老师,当初问到的问题里,也提到了12的拥有者,还提到了零号。”

“我和零号现在可谓关系紧密,希望这个序列12的拥有者,也是自己人。当然,这一切也不排除是井六的手笔,那些老师至今奉井六为先知。有些问题也是井六留下的。”

“说起来,当初的问题是,轮回和时回的效果谁更强,我的关注点在于问题答案,现在看来,如果出题人是井六的话,那么问题本身就很可疑……这是否是井六在暗示我,序列12的拥有者,和死亡航班里,轮回的主人有一定关联?”

白雾现在觉得这个看似躺平的“井三”,也许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存在。

井六如今得到了井四,很可能下一步就是争夺井三。

黄泉岛和黑金岛似乎也打算争夺井三。

井三仿佛一个香饽饽。

白雾摇了摇头,里头的问题太复杂,现在的情报只能得出这些结论,得快些结束第六层的调查,然后前往高塔第五层找到谢英杰询问一番。

希望这几十天的时间里……谢家不要出什么事情。

至于第七层的怪物,需要这两个序列用来做什么,没有人知道。

只能继续等找到人了才可能知晓。

该隐忽然开口:

“最早的天赋序列表,也许就是从这块石碑上传下来的,我们如果进入宫殿,说不定能找到其他的东西,牵引轮盘,返回轮盘的制作方法。噢,返回轮盘的制作方法已经传下来了,但牵引轮盘没有。就连第五层的统治者,也不如咱俩有货。”

该隐显然更对宫殿内的事物感兴趣。

白雾默默看了一眼,的确,除了前九和十一,所有序列都已经有人拥有。

“这个世界,藏龙卧虎。盛国的土地很大,也许还有一些强大的家伙蛰伏着。”白雾说道。

“这倒是,当初的七十二个统治者,可不是全都死了,还有一些家伙逃了,其中一些人是真的逃了,但也有一些人,本来就不想在高塔里,得到了永生之后,他们就离开了高塔,逃离了权力争斗的漩涡。”

这倒是一条不错的情报,白雾更加笃定了的自己的推测。

“不过这些家伙,七百年不露面,想必未来也不会露面,惦记他们,不如惦记里头的东西,这座宫殿里,是不是藏着什么宝贝?”

“或许吧。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二人开始前往宫殿内部。

白雾推开高达十五米的大门,竟然隐隐感觉到了一种沉重感。

宫殿内部的场景并没有所谓的金碧辉煌。

黑曜石做成的一切,让这个宫殿内部显得黑漆漆的,好在有几个仿佛永不熄灭的火把,让整个宫殿不至于陷入绝对的黑暗。

白雾和该隐都有着过人的目力,这样的黑暗倒也都能适应。

白雾不打算耽误时间,普雷尔之眼进阶后的效果也很强大,直接给到了答案。

【厕所在左手边第二间,餐厅在直走后第四间,客卧很多,右边往后走二十米的一片房间都是。别跟我客气,就把这当作是你家就行,既然都是你家了,那我也告诉你保险柜密码好了,前往第二层宫殿的大厅里,有一道暗门,用序列语言写下“井”字,便能够找到他的藏品,以及一些手札。啊,我真是一个热情好客的好眼睛。】

序列语言的井字怎么写,白雾还真不知道,好在该隐知道。

很快,白雾便来到了眼睛所提示的房间,该隐一路跟着白雾,越发确定白雾真的来过这里。

也越发确定,白雾并非装神弄鬼,他和第六层那个怪物,真的有了某种协议。

这也使得该隐对白雾的忌惮直线上升。

以至于该隐竟然有了一种后怕的感觉,我以前觊觎的容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靠着他人的威慑装逼,也是白雾的传统艺能之一了。当初震慑谢英杰,也是靠的零号。

白雾乐于见到这样的结果。

“这是一道暗门,我需要你用序列语言写下井字,开启这道门。”

“你怎么不写?”

“我不会。”

“你不是说这是调查军团的标配?”

“我随口说的你都信?我说队长两米二你信么?”

“……”

当一个人的威胁程度过高,就会让人留意且谨慎他说的每一个字。

该隐对白雾就是这样。

白雾举的例子倒也没有说谎,五九的恶堕形态,的确两米多高。

“你要是不放心,可以把这个符号画出来,我来写。”

该隐最终还是按照白雾所言,在那道漆黑墙上凸出的圆盘出,以序列语言写下了一个井字。

圆盘转动,圆心中一个黑色光点闪烁,沿着巨大的黑曜石墙两端,画出一条两头延伸的支线。

整面黑曜石墙,被这道线切割开,随后如同滑门一样缓缓滑向两侧。

密室的内场景呈现。

这仿佛是一个杂物间。里面的手札,各种空空如也的盒子乱放一地。

白雾的目的很明确,瞬间看到了那把摆放在了巨大磨刀石上的武器。

一把巨剑。

该隐瞬间冲了过去,白雾不紧不慢的说道:

“不准动,否则我杀了你,不要以为你我是朋友,我说过,黑就是黑,不会变白。如果你想继续作死,我不会拦着你。”

可恶……被他装到了。

该隐忽然有些后悔,自己应该用更加厉害的躯体的。他不知道这把巨剑有什么效果,但恐怕一把兵器,无法改变自己与白雾的差距。

白雾不急不缓的走过去,拿起这把巨剑慢慢审视着。

【七宗罪·嫉妒的仿制品,与真品相比,它的威力比真品更大,但也因此有了一个负作用——耗油。嫉妒是一种两败俱伤的情绪,嫉妒会让自己与被嫉妒的人都拥有不幸。不得不说,仿制品更能诠释这一点。但总的来说,它是一把强大的武器。

负面效果:使用嫉妒之后,会进入虚弱状态,且短时间内无法靠伴生之力或者恶堕扭曲之力恢复。

正面效果:嫉妒使人疯狂,疯狂使人毁灭。】

小说h全文在线阅读

这正面效果怎么感觉还不如井四那一把?

白雾忽然有点范畴,这把嫉妒,给他一种以血换血的感觉。

是一把特定时间内,只能使用一次的武器。

白雾多多少少有些失望。

“这把武器,我愿意用一个秘密来交换。”该隐说道。

“虽然我对秘密一向感兴趣,但是很抱歉,这把武器不换。”

“我可以帮你做一件事!”

“是嘛,我对你的能力很质疑。所以拒绝与你交易。”

白雾虽然有些失望,但依旧回绝了该隐的要求。

至少得找个机会试一试,才能确定嫉妒的效果,白雾倒也没有全然否定这把武器。

或许……一刀之下有惊喜?

嫉妒使人疯狂,疯狂使人毁灭,这绝对是白雾迄今为止遇到的最讨厌的谜语。

这就好比玩游戏忽然一道橙色光柱涌现,你欣喜的以为自己掉神器了,捡起来神器一看描述:效果未知。

这无疑是很扫兴的。

白雾并不知道的是,这把极其强大的武器,将彻底改变他以后的战斗方式。

他的注意力已然从武器上离开,转移到了这间屋子里的一些手札。

拿到了武器,白雾虽然很想继续在宫殿里探索,但螺旋长廊耗费了他几十天的时间,他必须得想办法回去。

好在从螺旋长廊返回,应该不会再耗费几十天。

碍于时间紧迫,白雾不打算继续探索这间宫殿,但他还是在临走前,翻阅了这间密室里的一些手札。

其中一则很奇怪,写着序列4——规则封印,以及序列7——逆维。

用序列语言写的,被普雷尔之眼翻译出来。

白雾觉得不对劲:

“序列四,序列七……我这里只找到

小说h全文在线阅读

了一张空白的纸,上面只有这几个字。他是被这两个序列困住了吗?还是说这个序列对他有所帮助?他想要得到这两个序列?”

规则封印,还可以从字面上推理序列的作用。但逆维就无法理解了。

白雾继续翻阅着。用最快的速度将这间屋子里的一些文字档案翻阅一遍。

“那场战斗,他用了七种武器,人类对罪恶的七种定义,用来对付我。寄灵,真是一种有趣的规则,虽然他赢了,但他死了。虽然我输了,但我还活着。”

战斗……

封印这个怪物的人,和这个怪物有过一场战斗,怪物最终被封印,但那个封印他的人,胜利的代价却也很惨烈。

而封印者,想必就是高塔的制造者。

也许就是白远口中,这场游戏的第一个屠龙勇士。

白远对于没有勇士的世界毫不在意,或许只是因为,白远认为……后来的人,不会再有超越前人的力量?

白雾继续翻阅下一则。

“我已经可以用我的力量,仿制他当年的武器!等到我参悟了他的其他力量,我将不可战胜。但这个世界,的确还有一个能威胁到我的存在,那是我犯下的一个错误。”

井四?

白雾还记得,第七层的怪物提到井四,说井四是他犯下的错误。

井四对人类有真正的共情,更愿意帮助人类,这或许就是错误。

而且能够仿制七罪武器这一点,井四也可以做到。且当初在井四之心的区域里,物品清单里还有其他七罪武器的仿制品。

白雾想了想,是不是意味着……井四虽然疯了,却比大魔王更加有天赋?

还不能过早下定论。不过透过之前白远的信息,以及此处的信息,白雾仿佛看到了两个阵营的对决。

第一个阵营,白雾将其称之为扭曲阵营。这个阵营便是恶堕为主。

扭曲的力量与变异,扭曲的词条,以及对扭曲的适应,还有各种扭曲的规则。便是这个阵营最可怕的地方。

第二个阵营,是秩序阵营。这个阵营便是人类的阵营。序列,伴生之力,寄灵。靠着这些力量,人类勉强能在扭曲中生存,探索。

扭曲阵营到目前为止,一直压制着秩序阵营,可以说将秩序阵营的人类,一度赶尽杀绝,或者同化为恶堕。

只有少数人类躲进了高塔,人类文明险些灭绝。

但难以置信的是,其实秩序阵营,曾经击败过扭曲阵营。也因此,最强的怪物被封印在了高塔里。

但秩序阵营虽然打败了扭曲阵营,代价也很惨烈。

扭曲阵营里有着太多强大的生物,秩序阵营呢?因为人类的劣根性,高塔竟然出现过“清洗”这样的操作,导致人类探索者们,实力停步不前。

而且如今的形势更为复杂,秩序和扭曲的界限在模糊。半恶堕这一强大物种的诞生,表明了生物的进化,在适应这种扭曲。

本质上来说,秩序与扭曲,都是扭曲。都是人类科学体系之外的力量。

只不过在白远的说法里,前者是合理的扭曲,后者是不合理的扭曲。

靠着手札里的内容,白雾展开的猜测,其实已然有些接近真相。

只是真相更加细化复杂,扭曲阵营,秩序阵营里,也有很多子阵营。

人性是最复杂的,在这些子阵营里,也有着各种争端。

白雾其实很担心。

大魔王正在逐渐领悟“合理的扭曲”,等到它真正参悟的时候,高塔能否困住它?

这是内忧。

还有外患,井五,井二,农场主这些人,都在寻找高塔,找到高塔,并且解封大魔王。

相比起来,人类有什么呢?人类这么多年,似乎走出最为伟大的一步……就是建立了塔外势力。

高塔统治者的腐朽,让人类一直在原地踏步,这也使得,扭曲阵营的力量越发强大。

在白雾翻阅这些起源级隐秘的时候,该隐也在翻阅内容。

“我与他本身是同源,但他主张还世界以规律和秩序,可在我看来,高维的神,本就无需刻意的去迎合低维的虫子。我会利用同源这一点,参悟他的力量体系,到时候,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人能阻止我。”

该隐无法想象,第六层的怪物竟然被人打败过。

但接下来还有他更加无法想象的内容,他接过白雾递来的手札——

“他已经死了,而我还活着,井才是我的生命,扭曲注定让我的意志散播到更远的地方,我的孩子们会找到我被封印的其他躯体,将它们带来高塔。真正的我重临之日,会证明他是错的,我是对的!”

该隐瞳孔震颤:

“所以说……高塔里的怪物,并不是完整的?”

白雾点点头:

“高塔的创造者,也就是将第六层的怪物封印在高塔的那个人,很有可能将这个怪物的身体分成了好几处。最为核心的被放在了高塔里,其他相对来说不怎么重要的部分则放在了其他地方。”

“会在哪里?”

“黑雾之外。”

白雾的猜测有一定依据,黑雾之内,恐怕早就被几个井字级的怪物找到了,但黑雾之外就不一样了。

这也是白雾最担心的地方。

因为扭曲已经扩散到了黑雾外面。

很有可能……大魔王的其他躯体会被找到。而且这也意味着,自己面对的那个很好忽悠的大魔王,并非真正的大魔王。

只是大魔王的核心部分,真正的大魔王,也许不仅仅是力量上,在对人性的把握上,或者智慧上,相对第七层的核心而言,也有极大的提升。

也难怪白远觉得这个世界没救,因为扭曲阵营的首领还活着,且有重临世间的可能性。

但秩序阵营……却再也找不到一个能够与之对抗的人。

白雾继续翻阅了一阵子,发现没有末日拼图碎片的信息。

这让他有些疑惑。

“这么重要的东西,大魔王竟然没有记载……是它不知道吗?说起来,末日拼图碎片,几个井字级似乎搜集的很少,明明连该隐手里都有不少。似乎使用拼图碎片对于恶堕来说,有一定限制。但这种限制对于人类而言,是没有的。”

这是一个乐观的看法,白雾没有下定论。

这间密室里还有一些笔记之内的东西,白雾阅读完后,并没有找到更有价值的笔记,便决定离开这里。

该隐说道:

“这么大的地方,你不打算继续探索?这里头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去过,说不定还有别的宝贝。”

第六层的模样和该隐上次来时截然不同,该隐当然不想这么离开。

但白雾说道:

“你可以继续留在这里,不过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我一路上知道哪里可以去,哪里不可以去,你呢?有些地方藏着极为危险的规则。即便是你我这样的实力,面对规则,也有可能遭遇危险。”

白雾倒是说了一番实话。

天晓得还有多少“觉醒了自我意识,拥有序列的”场景。

序列8这种危险序列,都被大魔王捣鼓了一个仿制品,保不齐这座宫殿还有其他危险的地方。

该隐本就认为白雾来过,对白雾的这番话颇为忌惮。见白雾毫不犹豫的离开,迟疑了几秒后,该隐如同小跟班一样的跟了上来。

……

……

第六层相对于下五层来说,仿佛是古代神话里的天宫,这里规则古怪扭曲,藏着无数宝物和隐秘。

但这里的时间维度也十分奇怪。

当白雾与该隐沿着螺旋长廊返回,回到了灵魂树,再次穿过血色小径,又从石林里回到起点时……

二人只感觉一共就过了不到一天的时间,但钟表上的时间来看,他们已经将近在第六层待上了两个多月。

两个多月的时间里能够发生什么,白雾也无法预测。

但可以肯定的是,不管发生了什么,他都有把握将一切给扭回来。

穿过石林回到起点的那一瞬间,白雾和该隐都感觉到了周围的事物明显变慢了。

“螺旋长廊能够改变时间维度,这种改变,大概只有脱离第六层范围时才会生效,我们现在在第六层的入口处,想来是回到了正的时间维度里。”

白雾看着九百米下的第五层。

该隐说道:

“我一直以为,高塔是一个无法被扭曲的地方,如果有一天,连高塔都被扭曲了,一定是因为恶堕从外部破坏了高塔。

但现在看来,高塔内部已经开始扭曲,很难想象,如果没有高塔,那个怪物散发的扭曲到底有多恐怖。”

白雾也无法想象。

高塔的作用,便是隔绝扭曲,塔外的任何规则,任何负面属性,乃至恶堕,一进入高塔,直接灰飞烟灭。

但现在,高塔里存在一个怪物,正在打破这一体系,可笑的是,高塔里的统治者,认为高塔无法被破坏。

认为他们的统治可以永远持续下去。

恰如此刻,白雾看着九百米下方的第五层,眼睛里弹出的备注,知道第五层的统治者们又开始作死了。

【永生者之间的战斗再次打响,在阴谋的作用下,你的老伙计们在这两个月可过得不怎么好。高塔最为混乱的时刻已然到来,你来的不算早,高塔里死了不少人,但好在也不算晚,让你追悔莫及的死亡并未降临。你得庆幸你的冷静与理智,压制住了探索的欲望。

让我们用真理去净化这座高塔,准备好化身战神,从天而降了吗?】

在白雾与五九离开的这段期间,高塔发生了七百年来最大的战争。

而这场统治者之间的战争,很快波及了所有层级,从第五层到底层,无一幸免。

底层的百姓死伤惨重,昔日里自诩优雅从容的贵族们,有的终于找到了人生的意义,有的明明还活着,却散发着比死人尸臭还恶心的恶臭。

调查军团与镇御军团那场没有完成的两军演武,秦纵与秦家之间的矛盾,底层百姓与贵族之间的战争,全部在白雾与五九两个超级战力离开后,因为统治者的内战而爆发开来。

而白雾,在统治者大战胜负已然倾斜的关键时刻,如天神降临一般,自九百米的上空坠落,加入到了这场战争中。

(这章字数很多,预计下一章字数可能会更多,也有可能会有史以来最多。然后,明天可能会请假,不敢可能性不大。主要原因在于担心写不完,为啥不拆开然后写一点发一点,主要是担心不连贯,毕竟大家更想看白雾快刀斩乱麻,可铺垫也很重要,所以会尝试改变一些写法,尽可能一口气写完,但也有可能写不完……不敢立flag。)

喜欢末日拼图游戏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物业公司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hhwy.com/wuye/578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