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个月前 (06-14)  物业 |   抢沙发  3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行了,别流口水了,赶紧吃饭,吃完饭有的忙呢!”沈氏看着馋猫样儿的闺女催促道。

“这么久也没消息,不知道长生和六一他们怎么样了?”沈氏不由得担心地说道。

“肯定没事。”陶七妮温润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咱把庄稼种好了,他们在外面不至于饿肚子。”

“嗯嗯!”沈氏点点头道。

陶家三口也没时间想陶六一他们,春耕让他们忙的脚不沾地。

*

被大家惦记的姚长生他们在襄阳城外的御桥镇驻扎!

御桥镇据说当年有皇帝在此经过,看桥破烂不堪,下旨重修此桥,便得名御桥镇。

楚九的中军大帐就坐落在破庙内,楚九伸手烤着面前燃起的篝火。

“大哥。”唐秉忠坐在小马扎上看着坐在关帝爷下面的楚九道,“咱这几乎是到襄阳了,这外面的地咋都荒着,无人耕种啊!现在正值春耕之际。”

“这人呢?这好歹也是个大镇,咱咋都没看见人。”徐文栋惊讶地看着他们问道。

“人都被拉到城里大兴土木了。”楚九目光扫过他们道,“给完颜铁犳花在汉江边上盖亭台楼阁了。”

“我的乖乖,这么多人得盖多大啊!”唐秉忠忍不住咂舌道。

“就冲他不顾农时,汉江不决堤才怪呢!”郭俊楠闻言不客气地说道,“看着地荒的样子,才不久。”

“那咱打下它容易多了。”唐秉忠闻言激动地搓着双手道。

“没那么容易。”姚长生直接泼冷水道。

“像庐州那样呢!里应外合。”唐秉忠立马说道。

“那只是意外巧合,你不能把它当做理所当然了。”姚长生深邃的双眸看着他没好气地说道。

“不是所有的人有那个勇气的,大多数人沉默,只要能活下去就会默默忍受的。”楚九抬眼看向郭俊楠道,“就像是俊楠说的,这地是才荒的,那野草长的比麦苗疯,却没见人反抗。”

“也许有反抗的,可襄阳城固若金汤,想拿下来可不容易。”姚长生挑眉看着他说道。

“那咱来干什么?”唐秉忠轻哼一声道,“还不如回家挨着炕头睡觉呢!”

“我说不容易,又没说拿不下来。”姚长生看着急脾气的他摇头失笑道,从袖笼里拿出尺八长的画轴道,“劳驾帮个忙,展开了。”

他身旁的郭俊楠,扔掉手里的烧火棍子,拍拍手道,“我来!”抓着画轴一侧,将画轴展开。

“哇……”唐秉忠眼睛瞪的直直的,“长生,咱知道你做沙盘厉害,没想到这行军图也画的跟真的一样。”

“行了,别废话了,听我简单的讲讲襄阳。”姚长生琥珀色的双眸看着唐秉忠说道。

“你讲,你讲。”唐秉忠指着地图忙说道。

“襄阳的地形西高东低,整体走势是西北向东南倾斜。”姚长生手指比划着说道,“东部丘陵,中部岗地,西部山地,襄阳内大小河流六百多条,其中长江最大的支流汉江,穿境而过,为襄阳境内最大的河流。”

“有办法了。”唐秉忠拍手激动地说道。

“什么办法?”姚长生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说道。

“这地都不种,城内的粮食肯定不多,咱们围而不歼,耗死他们。”唐秉忠笑嘻嘻地说道。

“先不说这襄阳的粮食,咱带的粮草够吗?”徐文栋黑漆漆的双眸看着他开口道。

“呃……”唐秉忠给堵的吭哧了半天道,“这西部不是山地吗?咱进山打猎去。”

“咱这不是山里的猎户,打点儿就够了,咱们是五六万大军,怎么可能靠打猎。”徐文栋看着他微微摇头道。

“那就水淹,汉江穿境而过,咱堵住上游,冲了它襄阳。”唐秉忠积极热情的又道。

“秉忠,这是汉江,不是家里的河沟,铲两锨土就堵了。”楚九哭笑不得地看着他说道。

“不能堵啊!”唐秉忠遗憾地说道。

“先不说能不能堵,水淹的话有伤天和,城内的百姓是无辜的。”姚长生温润的双眸看着他微微摇头道。

“知道啦!不伤及无辜吗?”唐秉忠挑眉看着他们道,忽然又兴奋地说道,“我怎么把震天雷给忘了,炸它丫的,把城墙给炸开了。”

“也不行。”姚长生深邃不见底的双眸看着他微微摇头道。

“为什么?咱还不信炸不开。”唐秉忠撸起袖子看着他说道。

“我刚才介绍的是襄阳的地形,我现在介绍一下襄阳城,你听我说完行不?”姚长生看着心急火燎的他道。

“你说,你说。”唐秉忠忙不迭地说道。

“襄阳易守难攻可是出了名的,襄阳的防御体系是最著名的,襄阳城始建于西汉,三面环水,一面靠山。宋朝由土城改为砖城,古城总长为七千多步,城垣上设置垛堞四千多个,襄阳城的护城河最宽处有二百五十步。平均宽度为一百八十步,是这天下所有城郭的护城河最宽的。”

“咕咚……咕咚……”唐秉忠吞咽着口水道,“好像超过震天雷的射程了。”

“而且这距离,人家用强弩射杀咱们更容易了。”徐文栋

性强烈的老年妇女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抿了抿唇看着他们说道。

“咱们的攻城的战车有这么宽的护城河根本就无法使用。”郭俊楠微微歪头看着姚长生说道,“难怪有铁打的襄阳之说,也难怪大燕横扫天下的时候,围攻了襄阳七年之久,也是因为襄阳城内弹尽粮绝才被攻破。”

“什么?”唐秉忠和徐文栋两人一声惊呼。

“大燕初期铁骑那可是无人能敌,连它打襄阳都这么费劲,咱们能行吗?”唐秉忠缩着脖子看着楚九说道,“大哥,俺绝对没有退缩的意思。”

徐文栋目光看向楚九,这嘴动了动,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然而不用说,他这脸上的表情已经泄露了一切,能行吗?未战先怯了。

气氛凝滞,只有柴火的噼啪声。

姚长生低着头敛眉遮住眼底的痛苦,打襄阳是前世最惨烈的,那真是尸山血海,兄弟们的尸体堆满了护城河,尸体多到连水都不流动了。

楚九察觉他的情绪不对,周身难掩暮气沉沉,关心地看着他问道,“长生怎么了?”

姚长生抬起头看着他微微摇头,声音有些嘶哑地说道,“没什么?”

“你眼睛怎么红了?”楚九目光直视着他的问道。

“呃……”姚长生被问的一时语塞,故作轻松地看着他眨眨满是雾气的双眸道,“红吗?我怎么没察觉。”吸吸鼻子道,“可能是这篝火烟太大,熏的吧!”

“这柴火有些潮,烟大味儿又大。”郭俊楠指指眼前的篝火道,“我这眼睛也熏的眼疼。”

姚长生握拳轻咳两声,“襄阳和南阳占据着南阳盆地,襄阳占据着盆地的南端,南阳占据着盆地的北端,每逢南北对峙时期,基本都是双方各据一端

性强烈的老年妇女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南方以襄阳为据点,做防御和北伐的基地。而北方泽一南阳为前沿,做南下的基地。因此襄阳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你说这个干啥呀?”唐秉忠忍不住嘟囔道。

“我想说打下来襄阳,咱们就蚕食鲸吞荆州。”姚长生眉眼弯弯看着他说道,指着行军图说道,“荆州的地里位置处在了东西南北交汇的中心,不仅在历史上决定着王朝是否能一统天下。

荆州与周边六个省份相邻,东接苏杭金,西连巴蜀藏,北可上中原,下可通两广。荆州北部就是中原王朝的中心,荆州南部则有两条通过湖南或者江西避开大山南下的山间河谷通道,但凡想要统一南方地区,荆州则是毕竟之路。

华夏第一城池襄阳!

在历史上是历代王朝南下统一过程中的必争之地。处在中原与两湖盆地的必经之路,最典型的就是,大燕铁骑踏遍天下之前,被襄阳遏制,南宋在拥有襄阳的时候,坚强的抵御了大燕一百年,然而在失去襄阳以后,仅两个月就亡国了。

当年曹操也是一个样,就是在占据荆州一个顺江而下,直达金陵。这样一来,相比从下游渡江逆江而上就要轻松得多了。”

“长生啊!咱得先打下来再说。”徐文栋指着地图道,“你看看你画的襄阳城河宽,城高,咱要攻下来都是个问题。”吞咽了下口水道,“再说中原现在十室九空,千里无人烟,唾手可得又如何?”

“得中原者得天下。”郭俊楠黑漆漆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

“那是以前,现在只能说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徐文栋想也不想地说道,“这中原被战乱和灾祸给霍霍的不轻。”

“我知道,但它是粮仓。”楚九皂白分明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

“大哥,粮仓也得有人种,也得平平安安的才能种地。就现在这样,无论是官军、义军还是兵匪,奶奶的跟过境的蝗虫似的。”徐文栋指着北边道,“那中原他安生不了。”

“咱只是先占据有利的位置,襄阳为南北要冲,必须拿下。”楚九黑的发亮的双眸看着他们态度坚决的说道。

“这关键要怎么拿下?”徐文栋看着他们关心地问道。

“这个不用担心,既然来打了,自然有办法。”楚九清明的双眸看着他们成竹在胸地说道。

“啥办法?”唐秉忠双眸放光地看着他说道。

“这个暂时保密,倒时候你们就知道了。”楚九皂白分明的双眸看着他们神秘一笑道。

不紧不慢地又道,“虽然长生把襄阳城说的固若金汤,易守难攻,在咱眼里却也不是那么难。咱们占着天时、地利、人和。”

“大哥这话怎么说的?”唐秉忠目光直视着他道。

“天时,现在是阳春三月,不冷不热的。我本来还担心咱惊的百姓无法春耕,现在看来,我多虑了。”楚九食指指着外面道,“这青纱帐还没倒又添了新绿,好隐藏,好打仗,天气正好。”顿了一下又道,“要说地利呢!这御桥镇远处山峦起伏,可以藏兵,可以设伏。而且自从咱们来了,就在这儿挖壕沟,能打则打,不能打,就种地,完全可以守它个两三年,这算地利。”轻笑一声道,“至于人和,上下一心,人心齐泰山移!既然天时地利人和咱都占了,没道理不赢。”

“守两三年?”唐秉忠吧唧一下嘴道,“守一年半载那咱肯定见不到儿子出生了。”

“哟!秉忠要当爹了,弟妹有了。”楚九满脸笑意的看着他笑道,“恭喜了。”

“呵呵……”唐秉忠傻呵呵的挠挠头道,“同喜,同喜。”

“我刚才那是最坏的打算。”楚九清明的双眸看着他微微一笑道,“希望拿下襄阳,还来得及春耕。”

“这么快。”徐文栋惊讶地说道。

“速战速决,围的时间太长,我怕荆州各部得到消息,里应外合,咱们就被动了。”楚九看着他们微微一笑道,“难道你真想在这荒野上守他们两三年。”

“传令下去,挖壕沟,除草。”楚九直起身体深邃的双眸看着他们下令道。

“是!”

“安排斥候密切关注襄阳城的动静,一有情况马上禀报。”楚九看着他们继续下令道。

“是!”

徐文栋他们鱼贯而出,下去安排行动。

*

草长莺飞三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春光无限美无边,和风细雨轻吹面。

山花绽笑添烂漫,碧水绕山带笑颜,此情此景映眼帘,一方情意漫心田。

姚长生站在田野上,摘着身旁的野花,编成了花环在手里把玩,目光看着襄阳的方向。

“呵呵……”楚九看着他手中的花环笑道,“编的不错。”

姚长生闻声看过去,将手背在身后,又慌忙双手抱拳行礼道,“主上。”

“行了,在外面就不用多礼了。”楚九看着他摆摆手道,“咱以前也编来着,哄妹妹玩儿的。”

“我编来是为了吃。”姚长生清澈的双眸看着他举了举手里的花环道。

“吃?”楚九眼底闪过一丝惊讶看着他说道。

喜欢反派大佬的农家媳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物业公司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hhwy.com/wuye/566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