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5-18)  物业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女人深入脑髓的伤口让两人倒吸一口凉气,当亲眼看到的时候,比起因达莉的口述可怕多了。

可奇怪的是,女人的表情很安详,没有因伤而来的痛苦表情。

接着,他们在村庄里接连找到了其余村民的尸体,所有人左眼都带着同样的伤,全都溃散成同样的精神状态。他们看上去十分安详,而也正因如此显得愈发恐怖。

卡恩试图找到任何一个能够交流活口,可是没有人从这场袭击中幸存下来,他们全都被破坏了大脑,只能够苟且的呼吸。

联系到之前在各处看到的那些圆形的腐蚀孔洞,卡恩可以想象出维克兹的杀人方式——它用带有腐蚀性的触手插进人的左眼窝里,像插进数据线一样分析猎物的大脑,然后传输他们的知识与记忆归为己有,让人难以理解的恐怖。

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是没有对受害者造成任何肉体上的痛苦的。

它似乎可以准确的阻断人的感知,即使是最顶尖的外科医生也无法在不麻醉的情况下让患者在手术中察觉不到任何痛苦,而维克兹却轻易的做到了。

找不到任何活口,两人只能根据之前判断的信息去最终维克兹。

那些村民他们没时间管了,他们不可能活下来的。

没有任何方式可以救助这种伤者,植物人的大脑只是萎缩,而他们是直接溶解了,不可能救活的。随着时间流逝,不出一天就会身体衰竭而死。

而卡恩两人趁早去追维克兹,说不定还能来得及在它发起下一次袭击之前阻止它。

但是维克兹太狡猾了,它离开了村庄后没有留下任何的踪迹。它可以在空中飞行,所以连足迹也无迹可寻。

从它选择袭击的地点也可以看出它的谨慎,每次都是孤立无援的人类聚集地,它似乎知道不能在人前引起大规模的恐慌,所以从没听说过它屠城的传闻,即使它完全有这个能力。

比起它那些只知道吃的同类,它实在是既强大又谨慎。

丢失了维克兹的踪迹,卡恩只能用笨办法,不定时的在森林上空巡游飞行,寻找任何可疑的身影。但这样漫无目的的寻找效率极低,他从没有看见过任何漂浮的巨影,也未感知到任何虚空生物进入过他的感知范围。

就在他们以为维克兹可能已经离开这一片区域的时候,它再次出手了。

那是一个平静的深夜,卡恩他们在河边休息的时候,看见远方的天空突然亮起了不自然的紫光,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噼啪如惊雷般的爆响。

他们互相交换眼神,在彼此的眼里看到了惊疑,匆忙踩灭篝火然后全速赶往现场。

卡莎在地上奔跑,而卡恩则在森林上空飞行,开阔的视野能让他更加容易发现维克兹的身影。

可当他们赶到事发地点的时候,还是晚了一步。

卡恩落在树上,眼前没有维克兹的身影,有的只是眼下的道路邪恶的能量撕开了一条沟壑,一辆马车撞毁在沟壑中,马匹被硬生生的分割成前后两部分,前后间隔十多米远,被灼烧的横截面焦黑如炭,不停的冒着物质溶解的黑烟。

卡恩跳下树,更多的信息需要再仔细检查马车才能得知。

“你在天上看到维克兹了吗?”卡莎问。

“没有。”卡恩摇摇头,他没有在周围看见任何可疑的影子,也没有感受到虚空生物的存在,不然他就追过去了。

“我们已经来得很快了,从看到光亮到我们赶到周围也不过才几分钟,照理说你飞在天空应该能看到它向哪离开的才对。”

卡莎想着的是卡恩在天上的视野那么开阔,即使是在黑夜里,看到一分钟路程以外的东西也不是什么

男主养成女主从小肉辣文小说全文

难事,这样留给维克兹的作案时间就更少了,它应该来不及逃走才对。

“真没有,看到了我不会肯定放它走的。”卡恩自己都感觉疑惑,他同样认为维克兹来不及离开,除非它有什么特殊的手段。

“奇怪了……”

“别奇怪了,还是先检查一下现场吧。”

卡恩来到马车旁边,发现了一些只有近看才能发现的细节。

车厢的门在撞击中毁坏,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来。卡恩跳到车厢的上方,发现顶棚被灼烧出一平滑的坑洞,可以从这个洞口观察里面的情况。

一丝血腥味飘散出来,卡恩看见一个学者模样的老者仰头坐在车厢的角落里,双眼圆睁,面容安详,左眼留下了一个光滑的空洞。另外一个侍僮打扮的少年,则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但卡恩可以看到他的脸庞流遍鲜血,但左眼并没有不翼而飞。

“说不定还活着!”卡恩激动的用爪子将车厢顶棚撕开,将那个侍僮拖了出来,可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

侍僮已经死了,但他不是被维克兹杀死的,而是在灾难发生的一瞬间脑袋遭到撞击暴毙的,他的头上有着猛烈撞击留下的伤口。不过可能正是因为如此他才逃出了维克兹的毒手。

而在马车的侧面十米远的地方,倒着一个车夫,同样的左眼开洞,不同的是衣服和皮肤却被灼烧掉了。

“没一个活口。”卡莎沮丧的摇头,又来晚了一步。

“还是有些发现的。”卡恩安慰她:“我有些明白维克兹的动机了。”

“什么?”卡莎问。

“我们先来还原一下事情经过。”卡恩围绕着马车,一边走动一边组织语言。

“看情况,维克兹应该是在马车行驶的时候发动的袭击,它用会爆发强光和巨响的能量攻击马匹,导致它被分尸成两半。这能力太过强大,使得路面也被撕开一道沟壑。马尸体的前半截因为惯性飞出去了十多米,而后半截则连同马车撞进了沟壑里。”

“按理说,车夫应该也一起摔倒在马车的正前方才对,但他的尸体却出现在了马车侧面,结合他身上的烧伤,说明他应该是撞飞在空中的时候被维克兹用出手接住了,抽取大脑后随手丢到一边,而在这个过程中衣物和皮肤被缠绕在身上的触手灼烧。”

“维克兹为什么偏偏要把车夫托到半空再动手?”卡莎感到不解,因为之前遇到的尸体都只有左眼开洞了,身体全是完好的。

“可能是觉得人死了就不好‘吃’了。”

喜欢他来自虚空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物业公司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hhwy.com/wuye/487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