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5-09)  物业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天女掌门说的很清楚。

慕雪听的很清楚,也大致明白怎么回事。

陆水又背着她搞事。

预料之中,陆水虽然是一个会打妹妹的人,但是还不至于任由妹妹被欺负。

而且远古三大势力都欺负到家门口了。

陆水怎么可能会任由对方欺凌?

不动手都不正常,不过陆水会这么做,她先前倒是没有想过。

反正不管陆水怎么做,她都支持呀。

无条件支持。

他们可是夫妻。

夫唱妇随嘛。

不过陆水都没给她说这件事,哼哼,无视发妻的强大。

肯定是自卑了。

慕雪笑了笑,决定了,今晚嘲笑他去。

不过按天女掌门说的,陆水并没有打算亲自动手,而是要借势。

陆水个人实力应该是还不够,不然不至于如此。

“是什么样的图纸?”

慕雪的声音传到了天女掌门脑海中。

其他人看不懂很正常,但是她肯定能够看懂。

只有涉及真正了得的东西时,她才不一定能全部看懂。

不然她都能看懂。

尤其是陆水的阵法。

耳濡目染,这就是待在陆水身边太久的坏处。

不想会的,都会了。

随后慕雪看到了图纸,不过一眼,她就知道陆水要干嘛了。

“是要利用甘露余泽,不过需要一个代行者,大长老?”

“不适合,那是谁?”

除了大长老,她觉得没有什么人适合。

嗯,也不对,陆水知道的消息比她多多了。

所以陆水应该找到了人,而且实力必定不弱。

至于是谁,她不在意。

“神女大人,我们要参与吗?”天女掌门跪在地上询问。

这件事太大。

她们不敢做决定,必须要问过神女大人,不然她们承担不起。

“参与,不过不要离开天女宗范围。”

慕雪的声音传了过去。

离开范围,她就没办法照顾到。

近一些安全。

“是。”天女掌门犹豫了下,她继续道:

“流火等人说,还有个交易。”

“嗯?”慕雪有些好奇。

还有什么?

“来人说,想要借助我们,打通海妖渠道。

需要什么代价,他们可以付。”天女掌门立即道。

“促进这件事。

至于怎么做,你们可以自己商量。”慕雪道。

她只有确定这件事成功即可。

沉思了下,慕雪又一次道:

“告诉他们,我也要一个问题。”

天女掌门有些疑惑,理论上神女应该能直接联系到流火才是。

为什么要这样呢?

不过她没有说什么,直接应下。

神女大人这么做,肯定有她的道理,她只要听就好了。

“对了,告知一下虫谷,问问他们要不要参与其中。”慕雪开口说道。

陆水涉及的很多地方。

但是好像并没有认识关于虫谷的人,两家不合。

天女宗跟虫谷或多或少有一些交流,也是两家不合。

随便试试吧。

“是。”天女掌门立即应道。

等把重要的事说了差不多了,慕雪才开口问了一些天女掌门不太懂的事:

“年初,天女宗需要忙吗?”

这个问题天女掌门听了一时间有些诧异,她完全无法揣测出神女大人的真意。

但是只要神女大人问有没有空,那肯定得有空。

“有的神女大人。”天女掌门恭敬道:

“神女大人需要我们做什么吗?”

“暂时没有,时间到了再说。”慕雪的声音传了过去。

平静而又有神秘气息。

至少天女掌门是这么认为的。

而后她们便结束了通讯。

此时天女掌门才缓缓起身,她得去跟素栾她们说一下神女大人的态度。

也好安排后面的事。

神女大人是支持隐天宗流火的行动的。

而且是主动性的。

咯吱!

原本在等待的素栾等人终于看到掌门出来。

“掌门,神女大人怎么说?”素栾问道。

“神女大人答应了,但是我们只能在宗门范围内帮忙。”停顿了下,天女掌门继续道:

“我应该要去一趟海妖所在,以及虫谷。

神女大人说必须促成跟海妖的合作,虫谷倒是没有多说,只是问问。”

这一刻所有人都有些意外,也就是说,神女也在推动这个计划。

不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

但是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来得及吗?

“感觉有些拖延时间,最好分头行动。”等天女掌门跟其他人看过来,素栾才继续道:

“我们跟海妖有不少交情,这件事可以交给南北长老跟素染,她们过去应该足以说服海妖。

尤其是神女亲自下达神谕。

虫谷那边必须掌门去。

我陪掌门一起去。”

素栾的意见,自然没有人反对。

素染不会反对。

掌门跟南北长老,更不会反对。

她们弱。

然而只有素栾才知道,掌门越来越恐怖了。

修为高低是一回事,她能感觉到,掌门在发生巨大的变化。

应该是神女给的九转不死真经,那本只有掌门才能修炼的真经。

让掌门在往无敌的路移动。

“对了。”天女掌门突然道:

“神女大人突然说了奇怪的事。”

“是什么?”站在一边的素染好奇的问。

其他人自然也很好奇,神女大人会说什么奇怪的事?

“神女大人问,年初有没有空。”天女掌门问。

听到这个,所有人都有些诧异。

因为完全不懂是什么情况。

“不管如何,我们也得有空。”素栾说道。

神女大人问有没有空,绝对有空。

——

——

乔乾他们坐在火车上,一路往乔家方向而去。

今晚就能到。

但是他们并没有打算一到就去乔家。

需要等一等。

等到明天,然后正常拜访。

“拜访的时候,要穿黑袍?”小胖妞林欢欢问道。

那个黑袍貌似很厉害。

乔乾微微点头,轻声道:

“黑袍很特殊,基本没人可以看透,所以没人知道我们拜访了乔家,相对来说要安全很多。”

“可是。”林欢欢有些为难,她用手对自己比划了下,道:

“这个身材,比较好认。”

“那今晚穿上去试试,看看会不会比较明显。”乔乾也没想过这个问题。

不过没有想的那么胖。

“你说他们会不会直接把我们赶出来?”林欢欢现在有些担心。

上次乔乾就被打成重伤,这次再被打,那多惨。

“到时候,你躲我身后。”乔乾低声道。

确实是他的过失,他自己被打被辱并没什么,但是林欢欢嫁给他,他就有义务保护。

再者...

本身也想保护。

有些东西是命,有些东西便是缘。

他觉得自己虽然断了一臂,但是得到的却异常的多。

其中最让他意外的,或许就是林欢欢。

“我能帮忙挡三下,我肉比较多,没那么疼。”林欢欢笑道。

不过回去还是会紧张,本来感官还好。

但是上次被赶出家门的情景历历在目。

不对,就没几天呀。

半个月不到。

先祖气消没消都是问题。

乔乾看着林欢欢,道:

“明天多吃几个包子。”

“你也多吃两个。”林欢欢看着乔乾说道。

现在他们家,有事就多吃两个包子,万一等下就吃不到了。

不是没钱,就是没地方买。

白白挨饿。

......

陆水来到慕雪院子时,发现东方渣渣也在。

“陆少爷。”慕雪第一时间发现了陆水。

此时的陆水带着买来的点心。

不少。

看来要便宜东方渣渣了。

“陆水表弟。”东方渣渣看到陆水进来,站了起来,一脸严肃道:

“我要跟你单挑。”

陆水:“???”

人太多,不适合动手。

虽然东方渣渣随便揍,但是也不能落人口舌。

每次揍的时候,都是没人的时候。

而且还是东方渣渣自己开口挑战,自然也就没什么人好说了。

爹娘也不好找上门说他。

“没空。”陆水坐在慕雪身边随便回了句。

当众挑战当众揍倒也不是不行,只是下不了重手而已。

没意思。

“哦,是因为陪表嫂的缘故。”东方渣渣恍然大悟。

娘亲说过这类事。

小姨也说过。

“坐下吃东西。”慕雪把甜点拿了出来,给了东方茶茶一份。

还是多吃东西少说话吧。

后面的丁凉跟香芋都没有说话。

茶茶小姐说的话,都不是她们敢说的,不过问题也不大。

毕竟陆少爷真的一直没什么空。

基本就是茶茶小姐说的。

“你不是说今天也很忙吗?”慕雪把吃甜点的叉子递给茶茶。

东方茶茶接过叉子道:

“对哦,我感觉今天要做好多事。”

说着东方茶茶开始掰着手指,算她的事:

“给器灵烧了香,帮小牛盖了新住处,还给真神送了两块娘做的点心。

还去教训了河边的鱼。

哦,还有羊群的事还没做。”

东方茶茶突然想起来。

“羊群又怎么了?”慕雪好奇的问。

上次说羊群少了两只羊,这会少了一半?

陆水没在意,吃着慕雪推过来的甜点。

他不明白东方渣渣在干嘛。

之前不是说要学画画吗?

最后还是放羊放牛。

没出息都要这样吗?

他不怎么懂,不过这样下去,他仓库的器灵,园子的灵兽,是不是都要被拐走了?

这是不是该教训一下?

下次就用这个当借口吧。

不过他很好奇,东方渣渣能给唯一真神投食,他是不是也可以用同样的办法,把她钓出来。

然后送到海尽头,再送回来?

陆水觉得可行,但是不知道实际上有没有效果。

而且,他也想入神域看看。

或许就有不得了的是收获。

金属书页,他至今还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羊群最近发生了诡异的事。”东方茶茶看着慕雪小声道:

“我上次不是跟表嫂说过,有两只羊神秘失踪。

本来我们觉得它们可能出现了意外。

只是在为两只羊举办葬礼时,那两只羊突然就出现在自己的葬礼中。

我刚刚要找人去看看是不是它们有心愿未来。”

说着东方茶茶还吃了口点心。

酸酸甜甜的,很好吃。

慕雪:“......”

陆水:“......”

总感觉哪里不对。

但是一时间也不怎么想反驳。

“今晚要弄完,明天就要回家了。”东方茶茶说道。

东方渣渣要回去,倒是让人有些意外。

她的眼睛应该还不能完全控制,之前是因为眼睛才留在陆家,担心被其他势力盯上。

陆家则异常安全。

“记得把眼罩戴好。”慕雪嘱咐了一句。

其实茶茶身上留有她的印记,大问题肯定没有。

小问题就...

没办法了。

“娘亲说等下次陆水表弟发请帖的时候,我再来。

再不来就可能会受伤。”东方茶茶吃着点心说道。

“受伤?”陆水有些好奇。

因为有人要出手?

“对啊。”东方茶茶点头,解释道:

“在家时间久了,娘亲说她怕忍不住要打我。

还得想各种合理的理由,让自己打起来顺心。”

“这样啊。”陆水吃着点心。

“对呀。”东方茶茶重重点头。

陆水:“......”

慕雪:“......”

慕雪想了想,她发现茶茶是很乖巧。

但是有时候就是会让人想教育,可是茶茶逻辑并没有错,没有好的理由,总感觉在瞎打。

也就陆水,完全不需要什么合理理由。

只要茶茶不露脸,他就能揍的茶茶鼻青脸肿。

陆水感觉出来了,东方渣渣被丢在陆家,不一定是东方家觉得危险。

而是感觉丢在陆家省心。

如果他妹妹跟东方渣渣一样,那...

揍起来会方便很多,毕竟娘亲不会一直让她待在身边。

陆水吃着点心,没打算说话。

这时东方茶茶加快了速度,快速的把甜点吃下,而后道:

“我要早点为羊群解决灵异事件。

然后做好回家的准备。

不能惹娘亲生气。”

吃完,东方渣渣就站了起来,接着往院子外面而去,边走边跟慕雪打招呼:

“表嫂,我先...”

砰!!!

走着走着东方茶茶身体便往前方倒下,直接摔倒在地。

是被冰凤绊了下。

冰凤:“???”

它一脸问号。

不是我,跟我没关系,是她自己摔的。

“呜呜...香芋,我要摔傻了”

东方茶茶捂着额头。

陆水:“......”

慕雪:“......”

香芋她们立即动身去扶。

...

清晨。

陆水跟慕雪跟在陆古跟东方黎音身后。

此时跟陆古他们同行的是东方夜明跟木槿,以及东方茶茶。

“哥不多留几天?”东方黎音看着东方夜明道。

“不了。”东方夜明摇摇头:

“在这里太刺激了,刺激的我都快渡劫了。”

东方夜明身上或多或少会带着一些伤势,有时候他会跟陆家大族长切磋。

偶尔会落于下风。

这是没办法的事。

“他们过来的机会很多。”陆古说道。

是在安慰他夫人。

“对哦。”东方黎音点点头:

“儿子马上就要成婚了,然后我也快生了。

这样来来回回不麻烦吗?”

“那我是不是直接住到我外甥女出来,再跟你嫂子回东方家?”东方黎音看着陆古问道。

“爹爹,还有我,还有我,你别把我落下了。”东方茶茶立即举手说道。

“别闹。”木槿瞪了眼东方茶茶。

“哦。”东方茶茶收回手,然后看着自己娘亲问道:

“娘亲不会把我忘了吧?”

木槿瞪了东方茶茶一眼,最后还是道:

“不会。”

东方茶茶松了口气,然后抓住木槿的胳膊,一脸的开心。

要回去跟弟弟妹妹炫耀了。

来到陆家住宅门口,陆古他们便不再送。

安全起见,东方黎音不能离开住宅。

太过危险。

“说起来,你们给女儿想好名字了吗?”东方夜明突然问道。

“初步准备叫陆淼。”陆古回答。

“陆淼不适合。”东方夜明想了想道:

“要不叫陆淼淼。”

“这么水吗?”后面的陆水感觉有些诧异。

叫陆淼就够水了,还要叫陆淼淼。

跟东方渣渣简直如出一辙。

“有什么区别吗?”陆古问道。

“当然有区别,你们想,三个水,只能是三点水,很普通。

但是六个水就不一样了,可以是六神花露水。”东方夜明解释了句。

“要不,再留两天吧。”陆古试着问道。

后山的某些土,需要再翻新一次。

“哈哈,木槿,茶茶,我们回家。”东方夜明立即道。

随后东方茶茶对着陆古他们挥手告别。

东方黎音也是挥手告别。

等东方茶茶他们消失在天际后,东方黎音道:

“我觉得茶茶很可爱,女儿像茶茶也没什么不好的。”

“天赋像就好了。”陆古有些叹息,不过也没在意,而且问自己夫人:

我被男友当别人面做我全文在线阅读

“那叫陆淼淼好还是陆淼好?”

“儿子跟小雪觉得呢?”东方黎音转身看着陆水他们。

“不叫陆凝淼,或者陆来淼就行。”陆水开口说道。

“为什么?”一边的慕雪好奇的问。

就是陆古跟东方黎音都有些好奇。

其实陆凝淼挺好听的,这个名字有什么不对吗?

“爹娘知道三位长老叫什么吗?”陆水问道。

陆无为。

陆有婷。

陆不争。

这他们都知道。

“大长老跟三长老的名字,属于无,或者不。

而二长老的是有这类的。”陆水解释道:

“所以妹妹叫凝淼,来淼,就可能成为四长老。”

那不是要比我高一级,这不行。

属于陆水的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出口。

陆古跟东方黎音,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所以儿子的意思是,陆大族长当不了长老?”东方黎音看向一边的陆古道。

陆水:“......”

娘,你说对了。

上一世我爹真不是长老。

他老人家当了一辈子的族长,心力交瘁。

慕雪在一边没有说话,陆水说的其实不算错。

但是妹妹当长老,应该不太可能。

当了,那也是史上最弱势的长老,什么都得听族长的那种。

如果陆水当了族长的话。

到时候就会有这样的对话:

“哥,你的儿子,干嘛要我管?”

“长老不都是管这个的吗?你不管我管?”

“我不管,我当长老是让你们低头行礼的。”

“不管我就送你进风霜河。”

大概会这样吧。

慕雪觉得也挺有意思的。

但是...

她为什么会设想自己儿子要那么晚才出生?

这不是咒自己吗?

“小雪儿这两天要回去了吧?”东方黎音不再聊她女儿了。

这个以后再聊也可以。

陆淼还是陆淼淼,问题都不大。

“嗯。”慕雪站在陆水身边,轻轻点头:

“唐姨说,要去发一下请帖。”

“这样呀。”东方黎音看向陆水:

“记得送小雪儿回去哦。”

然后东方黎音就拉着慕雪往回走,顺便交代了一些事:

“有身孕的人动作不能太大,鞋子别穿高,主要是担心走路不太稳。

看看姨的鞋,平平的不够好看。”

慕雪跟在身边,听的很认真。

陆水:“......”

他本打算跟老爹聊聊天,讨论一下妹妹的未来。

想要孩子有出息,惯着是不行的。

让他这个当哥哥的打就可以,当爹的肯定舍不得。

让他做父亲手中的擀面杖吧。

‘让妹妹憎恨我这个哥哥吧。’

只是刚刚转头看向老爹,他就感觉到了强烈的拳意。

“......”

最近有惹到老爹?

没有哇。

——

——

同日。

距离乔家较近小镇。

两个身穿黑袍的人,走出了小镇。

“这黑袍还不会显身材,好厉害。”林欢欢有些惊呼:

“这技术要是去做衣服,肯定比巧云宗的还要火。”

“不会的。”乔乾摇头,解释道:

“修真者其实很少有身材这方面的苦恼。”

一语惊醒梦中人。

林欢欢自卑了,不过好在她会血肉献祭,不用多久她也没有了这种苦恼。

“打好招呼了?”林欢欢问乔乾。

胖不胖的事林欢欢不想提了,她不喜欢这个话题。

喜欢这个话题,得是别人不叫她小胖妞的时候。

“有提一句,进去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乔乾说道。

陌生人想要进乔家见到重要人员,很难。

除非实力足够。

但他没有那么强的实力了,唯一不同的是。

现在的他,背后站着流火。

“不会打起来吧?”林欢欢又问。

乔乾看向林欢欢,随后摇头:

“不至于的,失败了,我们离开就好。”

是的,失败了离开就好。

没能离开,倒也可以求救,真武给了他求救的东西。

至少能知道他们这里出事。

剑起他们自然不需要这种东西,而且真武也给不了。

比较远。

...

在家的的乔倩刚刚修炼完成。

她拿出手机看了下,然后就怔住了。

接着她第一时间离开房间,要去找她爹娘,出大事了。

哥突然说要回来拜访祖爷爷或者族长。

这哪里正常?

不会又打起来吧?

喜欢凶猛道侣也重生了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物业公司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hhwy.com/wuye/456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