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5-06)  物业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温贵妃说完,随手轻拍,几名黑衣暗卫闪身出来,明晃晃的刀朝着皇上就奔过去。

先撒散功粉,皇上武功不错,只是多年不用,而且心口的伤才好了一半。

岂是这些死士的对手,还得腾出来一只手捂住嘴巴不能呼吸进去散功散,皇上最憋屈,连着中两回散功散。

十几招过去,那边两道身影闪进来,身影忽闪,直接就将所有的暗卫点住了。

有些还在半空中点的,重心一顿,整个人就砸到地上。

展墨羽收回手,岚冰扶着皇上,皇上胳膊被剑划了一剑,不重但是流血了。

展墨羽淡淡的瞥了温贵妃一眼,瞅着王爷,“母妃在外面,全听见了。”

王爷脸色微微变,细细回想,他应该没说什么出格的话,便稍稍放心,可心还是有些不安。

他不觉得出格,谁知道云谨会不会觉得出格,就是当年他偷亲……

王爷有些坐不住了,有些庆幸没成功,那边温贵妃却是脸色大变,外面她部署了不少人,云谨都能听见屋子里的话,那……那些人?

王爷稳住心神,看着展墨羽,“把解药给皇上。”

那边岚冰已经把解药给皇上服下了,扶着皇上过来坐下。

温贵妃听岚冰喊皇上坐,脸色惊愕的,那边岚冰却是作揖道,“皇上,宫里所有禁-卫军都已经晕了。”

皇上点点头,伸手卸下那张面具,露出原本那张脸,嘴角一抹冷笑看着温贵妃,“怎么,才小半月不见,爱妃不认识朕了?”

温贵妃那脸色,五雷轰顶都没她那么惊恐,连着往后退,连着摇头说不可能。

皇上哼笑着,“掉下悬崖的人不可能还活着是吗?你怎么不狡辩了。

怎么不说让人杀朕全是为了朕好,为了让朕早死早投胎,你怎么不否认之前与福宁王说的都是假的?”

温贵妃有什么话能说的,心底漫过死亡的气息,嘴皮都青了。

明明是平坦的青石板,可她每退一步都感觉离悬崖更近一步。

皇上站起来走到温贵妃跟前,手捏着温贵妃的下颚,把温贵妃硬生生的拉到跟前。

“怕什么,朕不会杀了你的,朕宠爱了你多少年,朕就会……折磨你多少年。”

皇上说这句话的时候,眸底有笑,很冷,冷的温贵妃觉得有股寒气从脚底心升起直达发梢,连带着整个人都僵硬在那里,动弹不得。

就那么看着皇上,眸底蕴含说不出来的意味,像是惧意又像是恨意,太过复杂,分不清彼此。

皇上瞧得嘴角是一抹冷冽的弧度,二十年,还是第一回从这双温柔如水的眸子里看出别的感情,却是在要他命之后。

皇上把温贵妃的下颚狠狠的一捏后,在只要再加一丝力道就能毁了这完美的下颚之际,皇上把手往后一推,这一切太过突然。

温贵

bl研磨敏感闷哼双性完整版全文阅读

妃一踉跄,差一点踩着自己的裙摆跌倒。

温贵妃稳住身子,这才回过神来,抬眸看着皇上,嘴角溢出来三分笑,有些狰狞,“折磨我?你以为这二十年我待在皇宫享受过幸福?!”

皇上松开温贵妃的手原本是要转身的,结果温贵妃来了这么一句,皇上瞥头看着她,哼笑一声,“没享受过幸福?”

温贵妃无谓的笑看着皇上,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感觉,迈步朝皇上走近,昂着秀美白皙的脖子正好盯着皇上的眼睛。

“享受过吗?你的后宫有多少妃嫔,只怕是你自己都不清楚吧。

不错,所有的后妃中,待在你身边时间最多的是我,你知道我也知道那是因为什么。

不就是因为当年救你一命,你对我果真有爱?!要真爱我,你会每年都纳那么多的妃子吗?!

我看你爱福宁王比我还要多,我犯错你忍心送我去浣衣院,他呢,处处顶撞你,公然无视龙威,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纵容!”

王爷在一旁听着,眼角都在跳,他可没有龙阳之好,皇上更没有。

他们打小关系就是如此,两个大男人之间用爱这个字,王爷有些毛骨悚然。

那边皇上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这女人八成疯了,她不过就是救了他一命,他都恩宠了她二十年,福宁王救过他多少命,至少三回了。

没有福宁王何来的他,当年皇储之争,他被暗杀是福宁王相救,铁匣子丢失,他与福宁王去找,是福宁王替他挡了一剑。

不然他哪来的命去等雪莲救命,还有前不久,在他掉下悬崖之前赶去救他一命,他欠他三条命,福宁王虽然脾性暴躁了些,护短了些。

可心里有大御,他这个大御之主,会要一个忠臣的命吗,皇上冷眸看着她,“没有享受过幸福,剩下的日子就好好享受折磨吧。”

皇上说完,一挥手让两个暗卫看紧温贵妃,不许她自杀,不然落在温贵妃身上的惩罚会十倍百倍的落在他们身上。

吩咐完这些,皇上迈步出去,王爷随后,出温贵妃寝殿就见王妃站在那里,神色淡淡。

王爷心都提了起来,辛若从一侧过去扶着王妃,王妃头微欠给皇上行礼。

皇上瞥了王妃一眼,迈步朝自己的寝殿走,今儿比较特殊。

王爷还是觉得跟着皇上比较放心些,见皇上毫无顾忌的迈步向前走。

王爷伸手拦住他,“你这么进去,还不让人认为皇上诈尸了。”

皇上狠狠的白了他一眼,“难不成你还想让朕偷偷溜进去,帮她隐瞒弑君一事?!”

皇上话音才落,那边一声鬼呀已经传来了,还有乒呤乓啷的声音。

两个宫女两个太监吓的脸色唰白的看着皇上,瑟瑟发抖,落地的铜盆,里面装的是冰块。

现在天气虽然没有夏天那么炎热,可王爷之前说皇上密不发丧,甚至连驾崩的消息都隐瞒,这消息能隐瞒,这尸体可是瞒不住的。

这些冰块是要拿去保护皇上尸身不那么快腐烂,所以这些宫女是知道皇上驾崩的消息的。

这一转眼,就见皇上龙行虎步的朝她们走过来,宫女太监的胆子小啊,尤其皇上还是被人给害死的,当下就更怕了。

奇葩的是,吓的脸青白了竟然不知道逃跑,而是跪在那里求皇上饶命,冤有头债有主,听得辛若直憋笑。

一群有素质的宫女太监,被宫规磨灭的连基本的反应都没了,那边皇上脸青沉僵硬,一挥手,“拖下去,一人打四十板子!”

皇上话音落定,那边几个太监走过来,一人拽一条胳膊就往一旁拖,把道让出来给皇上走。

那四个宫女太监疾呼饶命,被太监捂住嘴巴,皇上今儿心情差,谁惹谁倒霉,没砍了这几个的脑袋是皇上仁慈了,还不知道谢恩,还饶命!

皇上踩着冰块往前走,那边寝殿门前跪着文武百官。

有因为跪的时间久的有些摇晃,左右瞄瞄见没人看他,便伸手揉揉膝盖,然后低头继续跪着。

辛若扶着王妃走近,瞧见元

bl研磨敏感闷哼双性完整版全文阅读

老爷和凌清衍跪在一块,两人前面是元老太爷,辛若忍不住轻唤了声,“祖父,爹,舅舅,起来了。”

辛若的声音清脆,在这静的有些诡异的大殿外就像一粒石头投进风平浪静的湖面,平地激起三层浪。

元老爷跪在那里听得眉头紧蹙,皇上驾崩了,辛若怎么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喊他起来。

她素来喜欢被人盯上找茬,怎么还不知道顾忌点儿。

元老爷轻叹一声,瞥头望过来,第一眼就看见了皇上,元老爷眼睛倏然睁大,越睁越大,不确定的问了一声,“皇上?”

望过来的可不止元老爷一个,不少官员都望了过来。

心里可不是在想说话之人太没规矩了,要让人拖下去狠狠的训斥的,免得惊扰了驾崩的皇上,乍一看,那见鬼的表情谁都掩不住。

元老爷愣在那里,那边辛若朝他招手,让他起来,人又没死,长跪着身子受不住。

元老爷打心底里是相信自己的女儿的,这不连赶着就站了起来,走到皇上面前跪下,没敢提皇上已经驾崩的事。

而是规矩的请安,“皇上万福金安。”

皇上轻抬了下手,“爱卿平身。”

那边文武百官都跪着过来,给皇上请安。

皇上淡淡的瞥了一眼,迈步穿过去直接进寝殿,那边右相看着王爷,忍不住开口询问,眸底难掩一抹欣喜,近乎狂喜了。

之前他送北瀚使者回行宫,放心不下皇上,才进宫就听四下宫女太监说皇上驾崩的事,吓的右相没差点晕死过去。

奔着就进皇上寝宫瞧皇上,看着皇上那发紫的毫无半点血色的脸。

右相觉得天都塌一半了,这会儿看皇上好好的站在自己跟前。

只是那一身衣服怎么看怎么眼熟,右相看见王爷就想了起来,是王爷的暗卫,右相不解,询问王爷,“皇上这是?”

王爷伸手去扶右相起来,“此事说来话长,先起来,你们几个也起来。”

王爷说着这几个是跪在右相后头的跃王爷和九皇子他们几个。

王爷这一点名,其余的人就没那个胆子起来了,反倒对王爷口中的说来话长比较好奇。

右相跪的时间有些久,就是有王爷扶着起来时都还有些踉跄,这是心力交瘁的表现。

王爷和右相几个进殿,大殿里还跪着几个人,是静宁侯和永昌候还有七皇子。

皇上瞧见七皇子,脸色瞬时冷了下去。

温贵妃做下这么些罪大恶极的事全是因为一个皇位,就是为了扶他上位,这一切要说他不知道,皇上信吗?

尤其是七皇子瞧见皇上进来时,那惊恐的表情。

连父皇两个字都喊了四五回才喊全,不更是表明他参与其中了。

那边岚冰上前,走到龙榻旁,俯身将冒牌皇上的用来易容的面皮给撕下来,然后退到一旁去。

皇上一挥手,“拖下去,挂在城门上,爆尸十日,挫骨扬灰,诛其九族!”

喜欢重生嫡女炸翻天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物业公司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hhwy.com/wuye/444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