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死神还我h之魂小说完整全文

“张志逆贼!出来送死!张志逆贼!出来送死!”

如同当年惊得司马师眼球突出眼眶一样,仅仅只带着三千军队,文鸯就在汉军的营地门前擂鼓呐喊,一边不断叫嚷口号惊吓深夜遇袭的汉军,一边气焰嚣张的对着汉军营内放箭,还时不时的向汉军营门发起冲击,狂妄得就好象真的来强攻汉军营

文学

地一样。

也和绝大多数深夜遇袭的军队一样,在不明敌情的情况下,汉军只能是谨慎的选择闭营不出,死守栅栏营门不敢出营半步,看到敌人靠近才放箭阻拦,宁可被动挨打也不敢冒险出营一步,生怕给了数量不知多少的晋军以可乘之机。

见此情景,文鸯当然是心中暗喜,知道只要继续这么下去,要不了多少时间,自军主力就能顺利越过汉军之前挖掘的拦路壕沟,以最小代价撤回阳安关就粮。然而让文鸯意外的是,又过得了片刻后,之前一直紧闭的营门突然打开,一支汉军队伍呐喊杀出,打着无数的火把冲向正在鼓噪呐喊的晋军队伍,居然在深夜之中冒险出营决战。

“怎么办?打还是撤?”

这一瞬间,习惯了无双打法的文鸯一度想要率军迎敌,与冒险出营的汉军痛快厮杀一场,然而司马亮事前的叮嘱却又突然浮现在了文鸯的脑海之中——假若遇到汉军出营反击,必须立即向正东方向撤退,装出把汉军诱入埋伏圈的模样继续拖延时间。

也正因为事前有这样的叮嘱,文鸯咬了咬牙后,还是掉转了马头,大喝道:“跟我走,且战且退!”

其实文鸯就算想不撤退也不行,为了保证霍弋独孙霍彪的安全,张志这一次特意调拨了一千装备精良的汉军精锐跟随霍彪出战,而有这些精锐在手,正在年轻气盛阶段的霍彪自然是冲杀得无比坚决,才刚和晋军接触就展开猛攻,假意诱敌的晋军也更无战心,全部都是尾随着文鸯匆匆东撤,把汉军诱往东面的沔阳方向,霍彪则谨记张志的命令坚决追击,即便不敢肯定前方是否有敌人伏兵,也坚决咬住了晋军的尾巴穷追猛砍,很快就尾随着文鸯远离了汉军营地。

回过头来看汉军主力这边,霍彪追着文鸯才刚走远,张志马上就下令出动两万五千军队北上,在还没有收到警报的情况下去断晋军归路,阎宇见了自然有些担心,忙提醒道:“后将军,是不是再等一等?你带主力去了北面,晋贼军队如果乘机来攻打我们的营地怎么办?”

“必须得赌

文学

一把!”张志答道:“如果给了贼军主力溜走的机会,下次就肯定没机会再重创他们了,大不了把营地辎重丢掉,撤回南郑重整旗鼓。我走以后,营地拜托老将军你和杨稷,如果真的有什么危险,优先保全军队!”

事实证明张志的果断决定正确得无法再正确,两万多汉军才刚打着火把出营集结,北面就已经是铜锣乱响,传来了发现敌人的警报,张志见了大喜,忙立即率领军队紧急北上,在根本来不及判断敌人位置的情况下匆匆北上阻击。

与此同时,胡奋率领的晋军主力前队也已经开始填壕,一名名士卒轮流上前,迅速将随身带来的泥土抛入壕中,靠着兵力数量的庞大优势,也很快就填平了一段汉军事前挖掘的壕沟,然后立即开始越壕西进,随后赶来的晋军中军也同样是一边填壕一边西进,争分夺秒的向阳安关的方向逃窜。

感谢自己的果断决定,汉军主力终于找到晋军的过壕位置时,晋军的中军大队才刚有一半越过壕沟,结果在黑夜中看到晋军人群,率领精锐担任先锋的汉军猛将吴麻连向张志请示都来不及,马上就怒吼一声率军杀上,“杀!”

就好象一把尖刀一样,笔直冲锋的汉军前队直接就捅进了晋军腰部,万万没有想到汉军会来得如此之快,晋军队伍自然一片大乱,好在司马亮事前也有预案,见数量不明的汉军突然杀来,司马亮率领的中军立即掉头迎战,石苞率领的后队也紧急赶来增援,在微弱的月光下与汉军展开混战。

也确实是一场混战,仅靠微弱的月光和不多的火把照明,汉晋两军将士在乱军之中各自为战,乒乒乓乓的迅速打成一片,期间刀砍矛捅不时出现误伤,也不断有两军士卒掉入尚未填平的壕沟,然后当张志也亲自率领着汉军大队赶来增援时,混战的规模也顿时变得更加扩大。

激战中,着急逃生的晋军一直都在且战且退,一有机会就拼命向西往阳安关走,抢先一步越过营地的胡奋所部则飞奔向前,紧急赶往阳安关与守将刘旂联系,叫刘旂做好迎接主力过关驻扎的准备,同时也准备飞奔到阳安关的东门处列阵,接应和掩护中军后队回关,虽慌不乱。

很可惜,晋军慌而不乱的情况很快就出现了改变,混战中,为了避免自己成为汉军重点关照的目标,生性胆小的司马亮才刚看到汉军向自己杀来,就赶紧命令亲兵放下了帅旗,结果这么一来司马亮本人倒是相对比较安全了,晋军却很快就陷入了无人指挥的情况,开始被汉军杀乱杀慌,溃散着一路西逃,编制迅速一片大乱。

这个期间,道路北面的山林之中,也出现了一支神秘的军队,人人身穿黑色军衣做晋军打扮,打着一面撕去了一角呈三角形的千人旗,悄悄的混进了一片大乱的战场,藏身进了晋军人群,任由晋军乱兵裹挟着西进逃窜,而因为天色太黑和战场大乱的缘故,也没有一个晋军将士发现一支可疑的军队混进了他们的队伍。

还是在这个期间,张志也一直以自己的帅旗为指挥,率领着汉军人群大步向西而走,全力追杀被自己杀乱的晋军中军,强行楔入晋军的中军与后队中间,驱逐着晋军败兵向阳安关方向冲杀。

张志这样的指挥当然也给了晋军尽情逃命的机会,为了尽快逃回阳安关,晋军乱兵无一不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向西飞奔,也很快就在四更将至时,飞奔到了阳安关的东门附近。结果见自军大队逃来,已经抢先一步赶到这里的胡奋当然是立即率军迎上,当道拦住汉军追兵给主力争取时间,晋军乱兵则乘机从两翼绕过战场,飞奔向早已大开的阳安关东门。

张弓搭箭守卫在关城城上和关门两侧,阳安关的晋军守军当然是睁大了眼睛努力张望,生怕有汉军尾随着晋军败兵冲进了阳安关,好在这一情况始终没有出现,从始至终都只是身穿黑色军服的晋军败兵逃亡回关,并没有看到什么汉军士卒的人影片,以刘旂为首的阳安关守军也这才稍微安心。

放下旗帜顺利逃回了从来没有被人正面攻破的阳安关后,司马亮当然是在第一时间飞奔上了阳安关的城头与刘旂会合,还有就是居高临下观察东面的战场情况,结果看到汉军追兵被胡奋暂时挡住之后,司马亮也长长的松了口气,微笑道:“还好,就算有点损失,肯定也不会太多。”

“轰隆!”

仿佛是为了打司马亮的脸,就在这个时候,阳安关城内突然响起了一声汉军独有的原始手雷爆炸巨响,再紧接着,无数的喊杀声又突然在晋军人群中响起,许多身穿黑衣的晋军士卒就好象疯了一样,突然挥刀砍向身边的同伴,同伴措手不及,不是被砍翻就是被砍倒,关内也顿时一片大乱,隐约还可以听到许多人在大喊,“贼军杀进来了!伪汉贼军杀进来了!快跑啊!”

“伪汉贼军杀进来了?怎么可能?”

毕竟经验欠缺一些火候,惊叫之余,司马亮还向刘旂大发脾气道:“你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让贼军混了进来?”

“没有,没有啊。”刘旂赶紧喊冤,说道:“扶风王明鉴,末将从始至终一直都在这里盯着,没有看到那怕一个贼军士卒混进我们的城里啊!”

“不好!”王濬首先醒悟,惨叫道:“贼军肯定是早有准备,提前安排军队装扮成了我们的士卒混进了城里,贼军今天晚上的目的不止是想重创我们,还想乘机拿下阳安关!”

司马亮呆了一呆,破口大骂之余,也只好是赶紧飞奔到关墙的另一侧查看城内情况,然后一看果然,阳安关城内虽然一片大乱,到处都是杀人放火的士卒,这些士卒却全部都是身穿黑色军衣,看不到一个穿着褐黄军服的汉军将士。司马亮连声叫苦,赶紧向王濬吼道:“你出的好主意!快说,现在该怎么办?”

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王濬不得不哭丧着脸答道:“没办法了,只能是指望胡府君长期挡住贼军,给我们争取时间甄别和肃清城内敌人了。请扶风王尽快下令,叫我们的士卒立即从西门出关,这样容易找到敌人一些。”

指望胡奋长期挡住汉军?做梦!知道自己安排的突击队肯定已经混进了城里,张志当然一直都在率军猛攻胡奋所部,傍晚时饱餐了一顿东坡肘子的汉军将士也人人奋勇,个个争先,把天天吃着健康绿色食品的晋军将士杀得难以招架,吴麻率领的汉军精锐更是不断以原始手雷开道,径直向着胡奋的旗帜所在冲杀,铁了心要擒贼先擒王,先把胡奋干掉。

迅速甄别和肃清混进城里的败兵更是做梦,此时此刻的阳安关城中,大街小巷里早就已经挤满了丢盔卸甲的晋军败兵,又全部穿着同样的军衣根本无法分辨敌我,混乱之中只能是各自为战,自相残杀,再加上后续败兵的不断入城,城内更是彻底乱成一片,左臂缠着白布的汉军孟干所部乘机到处放火,不仅引燃了无数房屋,还直接点燃了城里的粮仓和武库,导致城内的混乱更盛。

见此情景,司马亮当然是在城上急得直跳脚,也不得不采纳王濬的建议,接连派人下城传令,命令城里的军队立即出关让出空间,然而晋军编制早已一片大乱,司马亮的命令当然也就无法立即执行到位,只有不多的将领士卒收到命令出城西走。

这个时候,吴麻率领的汉军精锐也已经成功的冲杀到了胡奋的旗帜附近,虽说亲兵纷纷力劝胡奋赶紧回关逃命,然而为了给友军争取更多的时间,胡奋还是咬牙大吼道:“顶住!顶住!给我顶住!不能撤,不能撤!”

胡奋的顽抗也给了汉军难得的斩首机会,混乱中,几名汉军将士率先冲杀到了胡奋的身边,胡奋的亲兵虽然也有奋力死战保护,无奈汉军精锐的装备实在太好,长矛钢刀都对汉军精锐装备的灌钢盔甲威胁不大,不仅没能杀退汉军,相反还被汉军接连砍倒捅翻了数人,直接冲杀到了胡奋的马前,胡奋无奈,只能是亲自挺矛迎战。

很可惜,胡奋刺出的第一矛就刺在了汉军将士的盔甲上没能破甲,被他刺中的汉军将士乘机抱住长矛往后猛拖,胡奋赶紧松手换刀时,另一名汉军将士也已经冲到了他的身边,抱住了他的一条腿奋力往下拉,胡奋人在马上使不上劲,被这名汉军将士直接拖下马,胡奋的亲兵惊叫着过来救援时,更多的汉军将士也已经冲了上来,一边奋力杀退胡奋的亲兵,一边把穿着显眼盔甲的胡奋按住拿下,生擒活捉了晋军的前军主帅。

胡奋被擒之后,他的掌旗亲兵也被汉军迅速砍倒,而当胡奋的旗帜消失之后,早已支撑不住的胡奋所部也迅速崩溃西逃,汉军将士乘机高歌猛进,继续向着阳安关的东门杀来,司马亮在城上见了大惊,只能是赶紧大吼道:“快,关城门!关城门!”

很可惜,司马亮忘了阳安关内已经有汉军混了进来,混乱中,虽说晋军守军也及时关上了城门,没给汉军乘机杀入城内的机会,然而看到城门关闭,跟着张志从南中杀出来的孟干却马上明白援军已至,也马上以那面故意撕烂的军旗为指引,率领着伪装成晋军的汉军将士冲向城门,从内部向守卫城门的晋军守军发起进攻。

依然还是垃圾食品发挥,虽说孟干率领的汉军将士仅仅只是身穿皮甲,然而靠着垃圾食品带来的体力加持,常年以肉类为主食的汉军将士还是把晋军杀得是人仰马翻,尸横满地,先是尽歼死守在门闩附近的晋军门兵,继而从内部劈断门闩,打开了汉军的入城道路。结果城门洞开间,汉军立即欢呼着杀入城内,城内乱成一团的晋军将士却是大呼小叫,争先恐后的从西门出城逃命。

在城墙上看到这个情景,司马亮当然是捶胸顿足,惨叫震天,王濬则赶紧说道:“扶风王,来不及后悔了,赶紧向西门走吧,不然的话,贼军一旦封锁了西门,我们就成瓮中之鳖了!”

“听你的馊主意,是本王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怒吼了一声,司马亮只能是赶紧带着亲兵沿着城墙向西逃命,也十分幸运的抢在汉军封锁西门之前逃出了阳安关城,然而事还没完,带着军队迅速夺占了阳安关的东西关门后,张志又紧急给吴麻传令,让吴麻从东门出关去截杀晋军败兵,尽最大努力扩大战果。

这次轮到汉军可惜,经验丰富,才刚看到汉军杀入了阳安关后,知道情况不妙的石苞就马上带着晋军后队绕关而过,直接逃向关城的西面,所以吴麻率领的汉军精锐并没有拦住多少晋军败兵,给了晋军大量保全有生力量的机会,张志闻报也毫无办法,只能是惋惜道:“算了,能够一举拿下阳安关,已经相当不错了,谁叫我的兵力太少,只能优先顾及一个目标。”

不止是在西面取得了胜利,霍彪这边也取得了一些战获,虽说文鸯勇猛过人非常人能敌,然而好虎招架不住群狼,被汉军追击到了沔阳城下后,文鸯所部还是被霍彪麾下的汉军精锐杀败,不得不逃入仍被县兵控制的沔阳城内暂避,然后因为兵少粮缺和与主力失去联系的缘故,文鸯还不得不在后来主动放弃了沔阳,走定军山南部的小路逃回阳安关西面。

战败后的晋军主力逃往了阳安关西北面的沮县就粮,情况被斥候报告到了张志的面前后,张志出于种种考虑,还是打消了乘胜追击的念头,仅仅只是派人破坏道路,让晋军无法通过陈仓道直接往关城和白水关等地运粮。同时为了树立榜样,方便将来招降更多的晋廷将官,张志还亲自出面劝说被俘的胡奋投降,想要首开晋廷一州刺史投降的例子。

很可惜,父亲兄弟都是晋军大将的胡奋不仅没领张志的情,还一口唾沫喷到了张志的脸上然后破口大骂,亲热问候张志的全家老小,张志大怒,一度想要下令将胡奋处死,然而转念一想后,张志却又改了主意,说道:“押下去好生看管,好歹是晋贼的一州刺史,这个人或许还有大用,就这么砍了太可惜了。”

喜欢垃圾食品援助蜀汉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