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校草溺爱拽丫头无删减全文阅读

听到‘象乂’的冷言冷语,朱七七娇笑了几声也不在意,而是深深的望了叶修一眼之后,转头看向夔拔野‘咯’、‘咯’,道:“夔大少主,出了什么事,很难得看到你这么狼狈啊。”

看到这些人。

夔拔野翻手就将‘角’收了起来,望着它们淡淡的,道:“碰到狠茬了。”

“???”

饕无命、朱七七两人都愣住了。

这话说得轻描淡写,但落到几人的耳中,却有种晴天霹雳的感觉,就连它们几个,估计在夔拔野口中,都担不起‘狠茬’这样的极端评价吧?

何况,对方还只是化神境,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目光都落到了叶修身上,只有在外面看了半天热闹的象乂,没有半点的意外,它可是亲眼目睹了这个化神小猴妖,不仅收服了鬼皇镜那样的宝物,还让夔拔野这厮都束手无策,甚至连它的夔牛角都奈何不了对方,当然了,这对它来说也仅仅只是不意外罢了。

妖孽都自负。

更别说它们这些排名靠前的人了,只要不是彼此间的实力差距太大,无法仰望,谁又会承认自己技不如人,在它们看来,夔拔野拿不下这只小猴妖,那是它实力不够,不代表自己也拿不下,还没等饕无命跟朱七七两人舒缓过神来,顶着个古象脑袋,气势比起夔拔野还要蛮横很多的象乂也走了进来,望着陈庆之手上的玉簪,舔了舔嘴唇,道:“簪子,好东西啊!”

“陈家小王爷,把这个簪子给我,本座护你们几个周全,你看怎么样?”象乂挺着个大肚子,那张象脸上,满是人畜无害的望着陈庆之道。

什么簪子?

饕无命、朱七七两人也都望了过去。

这一看之后,两人的眼睛都有些挪不开了,女妖,毕竟是女妖,即便是榜上的妖孽,其心性比起其他人也差了不少,当即惊呼,道:“妖…后的簪子?”

“象乂,你想吃独食么。”饕无命也清醒过来,面带嘲弄的望着象乂淡淡的,道:“就凭你一个人,还想护住他们周全,呵,大言不惭。”

“陈小王爷,这簪子给奴家怎么样?”朱七七舔了舔嘴唇,娇艳似若的望着陈庆之,道:“我们朱雀一族,向来最信守承诺了,其它人奴家还不敢做保证,至于你嘛,想走想留没人能拦住,否则就是跟奴家为敌。”

她这一眼,扫向了其它几个妖孽。

朱雀族。

战斗力属实不弱,即便是排名比她高一些的饕无命,在对上这头火鸟的时候也不敢有丝毫大意,毕竟,她体内的妖火,可是不弱于传闻中的三昧真火,别看她只有渡劫期,就算是碰到真仙强者,也能够活活烧死对方,见她抛媚眼,站在不远处的狐芊芊,也有些气鼓鼓的暗自嘀咕,道:“不…要脸,偷学我们狐族的本事。”

站在旁边的鸾峰,也被吓了一跳,赶紧捂住她的嘴警告,道:“小姑奶奶,当着这些妖孽的面嘀咕,你是活腻了吗,真当它们是善男信女啊。”

说完,偷偷望了叶修一眼,还不忘继续叮嘱,道:“这头朱雀祖宗,真要对你动了杀机,就连猴爷都未必可以护得住你,对付夔拔野一个就很不错了,要是再加上它们三个……”

听到鸾峰的警告,先前也只是本能排斥的狐芊芊,脸色‘唰’的一下就惨白起来,赶紧闭上嘴。

看到这几位妖孽的目光,都落到了玉簪上,陈庆之也是一阵头大, 他也没想到,自己无意间捡到的破烂玩意,竟然惹出了这么多的妖孽垂涎,若是算上之前的蜃东、修罗鬼王…它们,都快二十位了吧,没有迟疑,更没有理会朱七七等人,直接就将玉簪递给了叶修,道:“叶叔,你来处置吧。”

叶修点了点头,倒也没跟他客气,他心里很清楚,涉及到羲和妖后留下的宝物,根本不是陈庆之这个段位能够染指的,拿着玉簪把玩了几下,没有吭声,而是不动声色的瞥向不远处的天乩鼠,见它没有半点心动,

文学

心里也‘咯噔’了两下,瞬间就明白了,这玩意多半就是个赝品。

要不然,以天乩鼠的尿性,怎么可能对这样的宝物无动于衷?

更何况这座宫銮,在秘境的分布来看,只能够算是一处偏殿而已,没理由,羲和妖后的玉簪会掉落在这里吧,早就有所猜疑的他,这一刻也算是确定了,轻轻的抛了几下玉簪,目光扫向对面的象乂、饕无命跟朱七七几人,笑了笑,眼神玩味的,道:“玉簪就一个,几位打算怎么分?”

“怎么,想让我们自相残杀,你最后再渔翁得利?”饕无命冷笑了几声,能够成为妖孽的人都不傻,尽管没把叶修这个化神境的小猴妖放在眼里,倒也没有一言不合的就冲上去,能够被夔拔野评价为‘狠茬’的人,它自然也不会大意,不怕是一回事,扑过去让别人捡便宜又是一回事情了,堂堂妖孽,哪会给别人当枪使。

“这种激将法,奴家几千年前就已经不用了呢。”朱七七也掩嘴轻笑了起来,尽管她笑得很灿烂,但在其它妖畜眼中,却是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按照西贺牛州的传闻,这个娘们笑得越开心,到时候动手就越不留余地,而她此刻,对叶修就笑得很开心,以至于不少妖畜看向叶修的眼神,都多了几分同情的感觉。

除了狐芊芊、沙弥和尚跟陈庆之以外。

没人看好叶修。

就算它能够酣战夔拔野,那又如何,现在可是多了三个妖孽,还都是排名不比夔拔野低的存在。

“呵,谁说我用激将法了?”叶修冷笑了几声,眼神古怪的望着朱七七,顺势又将妖后的玉簪抛了起来,道:“几位都想要,可玉簪就只有这么一个,该给谁,总得说句话吧?”

“你只要把玉簪交出来就可以了。”饕无命淡淡的道。

“交给你么?”叶修玩味的道。

饕无命刚想点头,语气顿时也是一滞,这头要点了,它这个魔饕族的少主,恐怕瞬间就会成为所有人的众矢之的了,尽管明知道叶修那阴笋玩意没有安什么好心,可就像是他说的,玉簪只有这么一个,给谁?

象乂、朱七七两人也没有开口。

很显然…

它们也没有什么好主意,不想被挑拨,可玉簪……

“我倒是有个办法,几位要不然,先听听看再做决定?”叶修说完,顺势将妖后玉簪收了起来,望着几人不紧不慢的道。

……

喜欢狂少归来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