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我的手指搅乱吧、老师不行太粗坐不下去

用我的手指搅乱吧 第一章

@@如题,今天求个首订,11月9日上架当天的订阅很重要喽,谢谢@@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用我的手指搅乱吧 第二章

广场上又陷入一阵忙乱。

孙志成看见袁毅等人,神色却是一喜。

这些本地人他指挥不动,袁毅和姜沁可是认识自己的。

他们应该知道轻重!

有关部门,正是管理这些仗着能力相当不安分能力者的机构。

周浪再强又如何,还敢公然抗命不成?

他要是敢反抗,岂不正中下怀。

想到这里,孙志成频频点头,心里有了底气。

“你们在这边等着,我过去跟袁毅打个招呼,让他把这周浪先拿下,带回去再说!”他转头对几人交代一句,信心满满往有关部门那边走去。

孙志成从一过来就幺蛾子不断,现在一有动作,立刻引起众人注意。

不知道他又要唱哪出。

有关部门也发现了孙志成正在靠近。

其他人倒是不认识他,袁毅和姜沁却是认识的:此人是孙晓林父亲,天南省前排的人物。

两人对视一眼,交流下神色。

他们这趟过来,其实隐隐也了解些消息,听到不少传言。

孙晓林原本正是要做他一贯的事:

雀占鸠巢。

只是这一回,他的主意打到了周浪的头上。

实际上,一接到任务消息,袁毅和姜沁的第一直觉,立刻联想到了周浪。

别说他们这些专业人员,就是孙志成和考察团家属们,了解了基本情况后,也都这么想。

之所以这么想把周浪抓回去,也是因为心中有所怀疑。

没办法不怀疑啊。

很多案件的发生,出发点无非两条:感情和利益。

周浪和孙晓林的过节和利益冲突,明摆着。

整个事件放大了说,里面是有迹可循的。

像袁毅这种人,很快就在脑海里勾勒出了逻辑链。

孙晓林看中周浪的地盘,跟周浪因为赌车结怨,周浪去云州比武,孙晓林立刻带人进了逍遥谷。

那么周浪比武时遭遇的意外,是何人指使,最大的嫌疑不问可知。

正是孙晓林。

如果周浪当天死在了比武馆,或许会有人觉得有阴谋,或许会有人觉得老天不公。

那又如何?

七天之后,除了跟他有关的人还在乎,谁还记得?

最后查来查去,只是一个意外而已。

谁又敢去查孙晓林?!

周浪若死,真叫一了百了。

因为周浪意外的没死,事情出现了无比诡异的后续。

现在的情况是:

孙晓林死了!

死于野外。

死于一场无比惨烈,却又让人无比困惑的意外。

比武结束之后,周浪选择了立刻返回老家,并于当天下午抵达青龙镇,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考察团在温泉谷遭遇了意外。

昨天夜里刚接到消息时,袁毅内心的震惊无以言表。

他实在没想到,周浪这个年轻人,竟然会犯下如此滔天大事。

明知道武断地下结论不对,但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就觉得此事和周浪有关。

由不得他不这么想。

实际上,包括姜沁在内的很多有关部门成员,心里都有所猜想。

时间点太巧合!

由于事情的严重性,两人几乎是组织了部门里最强的力量,甚至连韩晶也再次随同他们一起出发。

不是出事的人身份多高贵,而是因为他们可能要面对的人:

周浪!

袁毅甚至一度怀疑,周浪会不会是失控了。

从云州出发,一路经山水县往青龙镇去的路上,有关部门的人员全部沉默不语,一脸忧心忡忡,心头仿佛有片乌云挥之不去。

众人不知道见到周浪时,会发生什么样的状况。

万一周浪突然暴走,以他的强大,又会出现怎样的伤亡。

车里临时开了场方案讨论会,最后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用我的手指搅乱吧 第三章

文学

伴舞人选,陈争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朱亚男,因为这首歌就是他特意为朱亚男“写”的,让她来演这个桥边姑娘最和合适不过了。

而且朱亚男颜值不低,身材也还行,微微打扮一下也能撑撑场面。

想到这里,陈争赶紧拿出手机打电话给朱亚男。

他把事情跟朱亚男说过之后,没想到朱亚男居然呵呵笑出声来,说道:“不行不行!我从来都没有上过舞台,让我上去装淑女,我怕我上去会笑场的!”

陈争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觉得好笑,跟着笑了笑,继续劝她:“没关系啦,反正上去装作在抚琴就行了,其他事情你什么都不用管,非常的简单。”

“我觉得你还是重新找一个吧,打死我也不上舞台~我在舞台下面给你呐喊助威,好不好?”

无论陈争怎么劝她,朱亚男就是不肯上台表演。

她从小就没上台唱过歌跳过舞,突然间让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表演,确实有点难为她了。

陈争见自己叫不动她,也就不勉强她了,决定打消这个念头算了,反正之前就没有伴舞,这个想法只是他突然冒出来的,没有也没关系。

可是他总觉得这么好的想法,居然没办法实现,多少有些可惜了。

他正准备遗憾回去,突然间又想到一人,那个清纯漂亮的妹子夏媛希,立即拿出手机翻了一番,发现居然还没有删掉她的号码。

他打过去的时候,夏媛希正在上课。

她和林紫茂两人坐在教室后排摸鱼,玩手机游戏。

大教室学生多,来了电话后,她弯腰躲在课桌下面接电话,也不用担心被老师发现。

接通电话之后,陈争直接说道:“希希,我是陈争,方便说话么?”

夏媛希听到是陈争打过来的,顿时有些惊喜。

这是陈争这一年多来,第一次给她打电话!

夏媛希按耐自己的开心之情,压低声音对陈争说道:“我在上课~你等一下,我出去说~”

陈争说道:“好!”

夏媛希拿手机捅了捅一旁的林紫茂的腰,小声说道:“茂茂,等会下课帮我把书拿回去,如果有点名帮我回一声啊!”

林紫茂惊讶问道:“你去哪?”

夏媛希笑道:“我回来再告诉你!”

说完,她立马拿着手机,弓着背偷偷从后门溜了出去。

走出教室之后,她理了理自己的情绪,才重新拿起电话:“喂,我出来了,什么事情,你说吧!”

陈争说道:“也没有什么大事,明天我唱的《桥边姑娘》,需要一个漂亮而且温柔的淑女做伴舞,我想来想去,觉得满足这些条件的人,也就只有你一个了。只有你才符合我心目中的那个《桥边姑娘》,所以,我想请你帮忙,不知……”

他这一番恭维,让夏媛希开心地笑了。

夏媛希很想立马答应他,但是又有些担心地说道:“可是明天晚上就要表演了,能来得及么?”

陈争听她的语气,感觉她应该会答应,忙说道:“来得及来得及,你不用专门去练习跳舞,只要坐在琴边上,或者稍微在旁边走几步就行了。当然,如果你能跳一点点优雅的古典舞就更好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