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桃花源早已|一旦试了黑人后你就不想回头

妈妈的桃花源早已 第一章

“不好,他的目标是海里!”

“小心!!”

马尔高居高临下,纵观整个战场,卡塔库栗的动作他一下子就注意到了。

躲藏在海中准备发动致命偷袭的那谬尔根本不知道他成为了攻击目标,此时正在蓄力等待时机。

哗!

水花炸裂,三叉戟破开水层直戳那谬尔而去!

那谬尔躲闪不及,被三叉戟戳中了胳膊,鲜血瞬间染红了那片水域。

战斗一触即发,瞬间全方位展开。

这一打没个几天几夜是不会有结果的。

……

相较于白胡子海贼团和大妈海贼团之间的战斗,雷博尔帝岛结束得就很快了。

毕竟是三对一,而且每一个都是不弱于赤犬的存在。

战斗在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结局。

包括赤犬在内的海军幸存者全员被活抓,带上了海楼石手铐后,被关进了雷博尔帝岛屠龙者海贼团的海底监狱中。

由鱼人族加入屠龙者海贼团的战士看守,也就是甚平所率领的海洋军团士兵看守。

海底监狱是仿造推进城建造的,规模没有推进城那么大,但却是建立在深海之中。

布鲁布鲁……

布鲁布鲁……

海军本部,马林梵多。

办公桌上的电话虫响了起来,战国停下手中的工作随手拿起一旁的话筒。

“我是战国。”

“许久未见,战国元帅。”

陌人的声音从电话虫另一头传来,战国的眉心拧起。

一开始他还在思考电话虫那一头的声音是谁。

紧接着,陌人便给出了答案,“赤犬在我的手里,想要他活着就拿两百亿贝利来赎人吧!”

咔哒!

一句话说明了来意,也挂断了电话虫。

战国有些没反应过来。

什么叫‘赤犬在我的手里’?

“等等,刚才那个是陌人的声音?!”

战国呆愣了两秒钟后反应过来,连忙拨通了赤犬所在军舰上的电话虫。

结果当然是不可能接通了!

赤犬出事了?

战国的心底闪过这么一个念头,尽管现在还什么都不确定,但他的第六感告诉他赤犬恐怕真的出事了。

紧接着,战国又重新拨通了黄猿的电话虫。

黄猿和赤犬都在新世界执行任务,赤犬联系不上了,只剩下黄猿。

布鲁布鲁…

“喂?~~”

拖着长长的尾音,黄猿习惯性的咸鱼语气。

“我是战国。”

听到黄猿死咸鱼的口吻,战国就气儿不打一处来,可现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他需要知道新世界的情况!

他强迫自己保持冷静,问道,“赤犬失联了,新世界的情况如何?”

赤犬失联了?

海军大将失联了?

就算是发生了战斗,也不可能没有一个海军士兵抽空接下电话虫吧?

黄猿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态度,脸色变得正色起来。

他现在就在新世界,还没有抵达G1支部呢,如果说赤犬出事了,那他会不会有麻烦呢?

“我们正在返航的途中,和先前报告的一样,没有发生异常。”

黄猿的任务目标一开始是不确定的,直到登岛后发现了时间果实是假的,又碰到了陌人,他便立即下令返航,同时也将情报上报给了战国。

战国、鹤等人一合计,觉得不能轻易让伪装果实能力者落入陌人手中,便联合CP在地下世界发布消息,说陌人得到了时间果实。

这是黄猿所在的一条线的情报以及后续操作。

而另一条线的赤犬也和战国联系过,他们不仅拿到了100亿贝利的悬赏金,而且中途转交给了CP0。

CP0直接带着钱去了和之国鬼道。

CP0打算用这批钱跟凯多交易,全部购买和之国出产的海楼石!

战国的这比算盘打得是啪啪的响,抢了海贼的钱,去跟海贼交易购买武器,然后再用来打海贼。

事情一直都进行得非常顺利。

黄猿碰到的是假的时间果实也是预料之外,人力无法弥补的事情,并不算任务失败。

可赤犬在任务都已经完成后,返航途中失联了!

这样一来问题可就大发了。

赤犬是海军大将,哪怕没有赤犬,只是一个中将或者少将被海贼活抓了,战国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海军是正义的,保卫平民稳定大海。

如果连自己人都不管不顾的话,那还谈屁个正义啊?

听到黄猿的回答,战国暗松一口气的同时,也确信了陌人的来电。

“看样子赤犬是真的落入陌人的手中了。”

200亿贝利?

好大的胃口!

战国的眼底一抹厉色闪过,他恨不得现在就冲到陌人面前,把陌人按在地上一顿胖揍,然后问上一句。

你特么的张嘴就是200亿?

你以为那是大白菜?

200亿世界政府和天龙人出得起,但战国不认为他们会愿意为了赤犬等海军出这笔钱。

天龙人的眼中,海军就是看门狗。

看门狗算是半个自己人,比奴隶高了一个档次,但狗就是狗,永远无法与主人相提并论。

电话虫的另一头沉默异常,隔着电话虫黄猿都能够感受到一股压抑的气氛。

黄猿试探性的喊了一句。

“战国元帅?”

“嗯?嗯…你先回G1支部,我会安排卡普和青雉过去的。”

战国当机立断做出了决定。

无论世界政府给不给钱,赤犬是必须要救回来的。

赤犬不仅是海军最高战力,而且还是海军大将。

弃之不顾的话…

战国难以想象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本以为这波会小赚一波,没想到连本带利的给赔回去了。

“我知道了。”

黄猿挂断电话虫,立即下令加速返航。

他心底有一种感觉,一种风雨欲来有大事件即将到来的感觉。

黄猿坐在太师椅上一边嗮着太阳一边感叹道。

“这次新世界的任务怕是不会那么快结束咯,好想回办公室喝茶啊!”

……

新世界,一座无人岛上。

岛上不断地发出恐怖的震动,充满原始气息的凶悍动物此时却是如同受惊的小兔子一样疯狂逃窜。

轰隆隆!!

电闪雷鸣,天地失色。

两股霸王色霸气在空气中激烈的碰撞,天空中的云层都被撕裂成两半,如同沸水般翻滚着露出一个深不见底的鸿沟。

白胡子和大妈二人在这座无人岛上搦战三天三夜,可两人的气息依旧强悍无比。

谁也没有露出丝毫力竭的模样。

妈妈的桃花源早已 第二章

第932章青龙,太阴

在这牌匾前,众人都是莫名的震住了几秒。

然后才有些敬畏的往里走!

青龙圣殿!

这……是什么高大上的所在啊……

一个个忍不住心里都肃穆了起来。

一行人持续深入,视线豁然开朗之瞬,却是一个广阔的大殿引入眼帘。

看起来,这个大殿几乎有数千丈的方圆!

无数的物事,散碎了一地,稍有处的彼端,有几块散落的骨头,发出晶莹的光芒!

而正是这些碎骨片,散发着浓浓的威严气息。

“这是龙威!真正的龙威!”

龙雨生颤声说道。

这处大殿当真是空旷到了极点,在东方的位置,乃是一个巨大的宝座。

一个人,就坐在上面,龙盘虎踞,身子微微的前俯,一只手放在扶手上,另一只手已经不见了,想必一侧散落的骨头,便是这只手。

这人浑身不见伤势,只有眉心位置留有一道白痕。

但正是这一道白痕,要了他的命。

他虽然死去了已经不知道多少万年,但其身上流溢的那份威势,始终不曾散去!

就连左小多这种胆大包天的惫懒之徒,在正面看这个人的时候,也是情不自禁的挪开眼睛。

这就是一位王者,坐在自己的宝座上,君临天下。

俯瞰着自己的臣民,俯瞰着自己的江山!

眼神中,还带着一丝笑意。

纵然身故已久,仍旧如是!

笑意?

左小多下意识的以为,自己看错了,但仔细看去,发现这人的眼神,当真在笑。

虽然已经凝定,但却还是笑着的。

左小多想不通,在他保持这个姿势的时候,他已经身中致命之伤,就快要死了。

而他自己,想必对这个状况是非常清楚的!

既然如此,他在笑什么?

在这个人的对面,乃是一个宫装女子,一手负后,一手持剑,剑尖指着地面。

虽然还只是背面看去,仍是风姿绰约,如同云雾中人。

随着众人进来,气息鼓荡,大殿中沉寂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空气流通,这女子的一身白衣,也在轻轻飘动。

似乎,人还活着。

依然是灵动婉约,风华绝代。

大殿中,两人就这么一坐一立的面对着,宝座上的男人在笑。

左小多等人情不自禁的屏住呼吸,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唯恐惊扰了这一对男女。

纵使左小多一行人很确定面前这两人已经死去了数万年,但这样的风姿风神,只怕是再过亿万年,任何人来到这里,也不敢对他们有丝毫的不敬!

及至转到女子对面,众人忍不住惊艳了一下。

美,真真是太美了!

这女子冰肌玉骨,飘然出尘,脸上亦是带着一股子淡淡的释然笑意,眼神中,还有些怅然。

腰间一块玉佩。

手上一把长剑。

头上一根玉簪。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装饰。

但只要一看见她,就会瞬时感觉到天地洁净,一尘不染,美丽绝伦,不可方物!

天地之间,没有任何污秽,能近得她的身。

纵然死了已经不知道多少万年,依然是冰清玉洁,高空皓月一般,清冷孤寂,漠然悬空。

很明显,这个男子,应该就是这个女子所杀;而这个女子,也是与这个男子同归于尽,共走九泉!

这一节,大家都隐隐猜了出来。

大殿之中,明明有左小多等好几个大活人进入,却仍旧呈现出一片寂静。

诡异的寂静!

一男一女,一坐一站,尽都面含笑意,却已经死去了不知道几万年。

但就是这两个死人,却令到左小多等人气势压抑,几乎不敢呼吸。

及至尝试着走到一男一女对视的中间区域,竟觉气势激荡更是左近数倍,尽是纵横捭阖!

左小多勉力尝试,更是直接被两人的气势,轻而易举的抛了出来。

轻飘飘的落下之瞬,几乎如同在做梦。

“这两个人,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万年……彼此对峙的气势不但仍旧存在,还有这么大的威势存在,这……这怎么可能?!”

左小念等人闻言尽皆忍不住大吃一惊。

这是什么修为?

死后数万,数十万年,肉身不腐,栩栩如生,表情不变,神韵仍旧,气势依然!

这种境界,已经超出了左小多与左小念等人的认知,匪夷所思,难以想象。

而就在左小多尝试介入气势之中、却又被抛飞的那一刻,蓦然间,一股氤氲的雾气,突然自地下升起。

妈妈的桃花源早已 第三章

不仅是古极,其他人,刘卫阳也不会去提醒。

这些人在陆鸣受伤吃了大亏,肯定会对陆鸣怀恨在心。

等陆鸣将这些人得罪死之后,庞啸前来,将陆鸣打的半死不活,岂不是完美?

“让我三招?好啊!”

陆鸣面露古怪之色,这个古极,还真是自信啊。

不过,他可不会客气。

唰!

陆鸣直接出手了,身形如一道闪电,冲向了古极,同时战神枪出现,急剧变大,然后向着古极砸了下去。

古极一开始没有打算还手,而是打算以轻松飘逸姿态,轻松接下陆鸣的攻击,好在穆兰面前装一把,留下一个好印象。

但是陆鸣一出手,他脸色就变了。

战神枪砸下,带起的威能,实在太恐怖了,恐怖到他身体的汗毛,都要倒立起来了。

恐怖,强大,扛不住啊.啊..

“怎么可能这么强大,怎么可能?”

古极心里大吼,再也难以淡定了,什么轻松飘逸,去他凉的。

他现在唯一想的,就是挡住陆鸣的攻击。

“王道神剑第三式,天下飘红!”

古极大吼,他体内血液沸腾,将战力提升到极致,斩出了一剑。

一道剑光,冲天而起,轰击在战神枪之上。

轰!

两人的攻击,碰撞在一起。

可以看到古极的剑光,不断的震颤,大约坚持了三个呼吸,便轰然崩溃,战神枪不停,继续轰击而下。

古极脸色惨白,关键时刻,只能举起战剑,将战剑横在前方抵挡。

当!

战神枪砸在了古极的战剑上,古极的脸色,一下子便的潮红,一口鲜血喷出,他的身体,如一个炮弹一般,直接砸向了地面。

苍穹神境的地面,无比的坚硬,但是古极,依然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

“什么?”

周围的其他人,都愣住了。

一次破极的古极,居然被陆鸣一招击败了。

只是劣等血脉的陆鸣,战力居然如此强大?

即便是穆兰,都露出意外之色。

“啊啊,陆鸣,你卑鄙,居然偷袭我。”

此时,古极大吼,一幅怒火冲天的模样。

这当然是装的,他刚才和陆鸣真实的交过手,深知陆鸣的强大。

从战神枪涌来的力量,太强了,就算他做好十足的准备,也不可能挡住,下场一样。

那他为什么还污蔑陆鸣偷袭。

当然是为了面子。

他刚才何等自信,说要让陆鸣三招,结果却被陆鸣一招击败,这实在是太丢人了。

特别是在穆兰面前,在他的竞争者面前。

他当然要说陆鸣是偷袭,这样就不是他战力的问题了,而是陆鸣卑鄙。

至于其他人会不会因为轻视陆鸣,然后连续被陆鸣镇压,这一点,他才懒得管。

他还巴不得呢。

周围那些青年,大部分都是穆兰的追求者,也是他的竞争者,他还巴不得其他人也都被陆鸣镇压,那样,大家都丢脸,他刚才丢脸的事情,自然就不会那么明显了。

果然古极这样一说,其他人也反应过来了。

刚才的确是陆鸣忽然动手的,那的确是偷袭。

“卑鄙,居然偷袭,真是卑鄙无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