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h小说|疼太大了吃不下h

女同h小说 第一章

“叮!我才是主角上传了视频!”

太玄少主:“@我才是主角,你那边祭祀结束了?”

我才是主角:“祭祀已经结束了,帝君大人也帮忙复活了老校长。”

千古一帝:“那你应该好好感谢帝君大人。”

嵩山掌门:“传说中仙不食烟火,高高在上,也就帝君大人仁慈,施展起死回生这等手段,怕也要付出一些代价!”

我才是主角:“感谢伟大而仁慈的帝君大人,愿帝君大人永寿无疆……”

天门之主:“我现在就

文学

去下载视频,仰慕一下帝君大人起死回生的无上仙法。”

魔教圣女:“帝君大人太伟大了……”

碧瑶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如果祈求帝君大人,有没有可能复活她的母亲?

对于母亲的死,是碧瑶心中永远的痛,永世都难以忘怀。

当年碧瑶还是年幼时,曾有正道人士杀入狐岐山,整个狐岐山被屠戮殆尽。

碧瑶的姥姥当场惨死,碧瑶与母亲被压在狐岐山下。

在黑暗与绝望中,母亲为了救她割肉相喂,等她等到父亲救援时,母亲却已经死了。

我才是主角:“除了复活老校长外,帝君大人也答应庇护我们地球人类,三日后会派遣仙神下凡,帮忙解决地窟和源地的问题……”

天门之主:“看来你说服了你们世界的人皇,这是准备举族信奉帝君大人了?”

我才是主角:“我们地球人类,现在难道还有其他的选择?”

太玄少主:“按照当初李大仙的推算,再过三四年你们的世界就要毁灭,你们地球人类几乎没有活路,举族信奉帝君大人,获得帝君大人的庇护,确实是最明智的选择!”

魔教圣女:“那位李大仙的推算,到底准不准确?你们就这么轻易地相信了他?”

嵩山掌门:“我们当然不会轻易相信,可经过几番证实,李大仙推算的事情,确实从来没有出过错……”

诸天聊天群中的成员,没有一个是傻子,自然不会轻信了李大仙。

刚开始李大仙是免费为他们推算,经过几番证实后,李大仙的推算全都正确。

后来李大仙就不轻易给他们推算了,说是不能泄露太多的天机,否则会遭受天谴。

聊天群中的成员哪个不是人精?自然能够听懂李大仙的话外之音。

可为了推算自己的未来,知晓自己的命运,哪怕被李大仙坑,他们也甘之如饴。

千古一帝:“如果李大仙还没死,我估计也会找他推算未来……”

魔教圣女:“我翻看过聊天群的聊天记录,那位李大仙明显是坑蒙拐骗之徒,既然他都能推算过去未来,帝君大人肯定也能啊,找帝君大人问一问不就行了?”

我才是主角:“帝君大人那等伟岸存在,推算过去未来自然轻而易举,只不过大家不好麻烦帝君大人而已。”

魔教圣女:“要不我去问一问帝君大人?”

千古一帝:“咳咳,如果你去问的话,顺带帮我也问一下。”

自己去找帝君大人?说实话嬴政不敢,他可不敢去打扰帝君大人。

目前聊天群中,除了嬴政和碧瑶,其他聊天群成员,都已知晓自己未来的命运。

女同h小说 第二章

“AI机器人?”

看到这儿。

杨奇明显来了兴致。

从他知晓的特摄剧中来看。

能突然出现的电车,肯定就是电王世界了。

符合AI机器人描述的,应该也就只有U咩大尊者所在的世界了吧!

点进。

【楼主:我所在的城市世界,有一家叫做飞电智能的AI科技企业,他们制作并贩卖的机器人几乎遍布了整个城市!】

【2楼:真的假的?那不就相当于是未来社会?】

【3楼:卧槽!机器人老婆的梦想…成真了!我的U咩!】

【4楼:求城市世界的坐标!我也想去体验未来世界的女…的机器人!】

【5楼:鉴定完毕!楼上lsp!绝对是冲着百分九十九生物仿生机器人去的!】

【…】

【城市世界】,这是玩家为这些杂乱的城市定下的名称。

每座城市,科技、政治,甚至文化,都各不相同。

就好像是一个个的小型世界。

因此就被大家如此称呼。

“还真是零一的城市世界。”

大概浏览一遍后。

杨奇顿时挑了挑眉。

光看到飞电智能,就已经能够确定了。

就是不知道,现在的确切时间点。

“不过,应该还早。”

杨奇又看了几条回复。

说的是飞电智能才刚推出机器人“修玛吉亚”没几年。

零一剧情开始的时间。

是修玛吉亚制造后的第十二年。

哪怕游戏与现实有着十比一的时间流速。

也要等到现实世界过去整整一年。

接着。

“看看其他的。”

从随意的一篇帖子上。

杨奇便获得了一个世界重要的时间信息。

这不得不让他好奇其他的帖子。

说不定还能获得更多的信息。

【我觉得在这个游戏里放松一下也挺好的,这个城市的风…真是太舒服了!】

【我这个城市世界也挺有意思的,有几面巨大的墙壁,硬是把城市分割成了三个部分!】

【我发现了超越人类的办法!详情点开…】

“修玛吉亚…电车…风…墙壁…”

杨奇念叨着这些字眼。

现在。

能够直接确定的世界。

有五个。

空我,电王,W,Build,零一。

这些世界都有各自明显的特点。

并不难猜出。

但其他的世界。

可能就得等到剧情开始才能知道了。

“这个超越人类,倒是挺有趣的。”

思考之后。

杨奇点开最后一篇帖子。

【楼主:你们绝对不会相信我见到了什么!详见下图!】

【楼主:图片…图片…图片…这些全都是经过改造后的人类!】

【3楼:??卧槽!这是…恐怖分子?】

【4楼:怎么个个全身黑衣,还戴着黑色面罩的…】

【5楼:穿个紧身衣,衣服正面还有一道道白色的横条,这些兄弟就不觉得羞耻吗?】

【6楼:只

文学

有我关注到了他们一拳打爆了水泥墙面,一跳超过了一层楼吗…】

【7楼:我擦…这绝对就是超自然力量!楼主快说坐标,我也要变超人!哪怕穿紧身衣我要干!】

【8楼:我也去我也去!反正是游戏中的人体改造,怕个屁啊!】

【…】

“这不是…修卡战斗员吗?”

“从昭和贯穿到平成的反派组织…”

看到这怪异的装扮。

杨奇也认出了这些紧身黑衣人的身份。

【修卡组织】。

这是一个从昭和时代便存在的反派组织。

一直到平成都还在活跃着。

整天想要征服世界。

移植、改造技术超越时代。

能够将普通人类改造成持有动植物能力的怪人。

在世界各地都有秘密基地,并进行着各种各样的邪恶活动。

甚至。

有许多的骑士都是因为他们的改造和道具,才诞生的。

而照片上的这些黑衣人。

便是修卡最底层的小兵。

但即使是炮灰。

女同h小说 第三章

闻言,几位公主、郡主们配合的露出忧虑神色。

她们中,有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是觉得自己父辈兄弟或许能在其中得到利益而窃喜,有的则是害怕自己锦衣玉食的生活受到影响。

只有临安是真心实意的替胞兄担忧、发愁。

怀庆也是真心实意的担忧和发愁,但不是为了永兴帝,而是从更高层次的大局观出发。

“如果此事传扬出去,诸公会不会逼陛下发罪己诏?”

“也有人会趁机指责,是陛下号召捐款惹来祖宗们震怒。那些不满陛下的文武官员有了攻击陛下的理由。”

“陛下刚登基不久,出了这样的事,对他的威望来说是重大打击。”

她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怀庆看见临安的脸,迅速垮了下去,眉头紧皱,忧心忡忡。。

自从永兴帝上位以来,临安对政事愈发上心,大事小事都要关注。

她当然不是突发事业心,开始渴求权力。

以前元景帝在位,她只需要做一个无忧无虑的金丝雀,对于政事,既没必要也没资格参与。

如今永兴帝登基,天灾人祸宛如疾病,折腾着垂垂老矣的王朝。

身为皇帝的胞兄首当其冲,直面这股压力,如屡薄冰。

初登基时,尚有一腔热血励精图治,如今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新君已露疲态。

尤其是王首辅身染疾病,不能再向以前一样彻夜埋头案牍,皇帝的压力更大了。

作为永兴帝的胞妹,临安当然没法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

其实说白了,就是永兴帝不能给她安全感,她会时刻为胞兄烦恼、担忧。

元景帝时期,虽然王朝情况也不好,国力日渐下滑,但元景帝是个能压住群臣的帝王。

这时,宦官给长公主奉上一杯热茶。

怀庆随手接过,随意抿了一口,然后,敏锐的察觉到宦官眼里闪过疑惑和诧异。

她微微眯了眯眼,没有任何反应的放下茶盏,淡淡道:

“烫了。”

宦官俯首:“奴婢该死。”

怀庆“嗯”了一声,没有责罚的打算,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凝神思考起永镇山河庙的问题。

笃笃……..她敲击一下茶几,金枝玉叶们的叽喳声立刻停止。

“会不会是地动?”她问道。

临安摇头:“根据禁军汇报,他们没有察觉到地动。而宫中同样没有地动发生,只有桑泊。”

桑泊离皇宫很近,离禁军营也很近,如果是地动的话,不可能两边都没丝毫察觉。

临安略作犹豫,附耳怀庆,低声道:

“我听赵玄振说,高祖皇帝的雕像裂了。

“镇国剑不见了。”

怀庆瞳孔微微收缩,脸色严肃的盯着她。

临安的鹅蛋脸也很严肃,用力啄一下脑袋。

这样的话,此事多半与监正有关,除监正外,世上没人能随意支配镇国剑……….监正带走了镇国剑,然后永镇山河庙里,祖宗们牌位全摔了,高祖皇帝雕像皲裂………

当下有什么事,需要让监正动用镇国剑?不,未必是给他自己用,以监正的位格,应该不需要镇国剑………

是许七安?!

怀庆脑海里浮现一张风流好色的脸,深吸一口气,她把那张脸驱逐出脑海。

接着,她以出恭为借口(上厕所),离开偏厅,在宽敞安静垂下黄绸帘子的净房里,摘下腰上的香囊,从香囊里取出地书碎片。

【一:镇国剑丢失,诸位可知详情?】

等了片刻,无人回应。

怀庆皱了皱眉,再次传书:

【一:此事事关重大。】

还是没人回应,这不合常理。

【五:镇国剑丢了?那赶紧找呀。】

终于有人回应了,可惜是一只丽娜。

【五:一号,皇宫发生什么大事了?大奉镇国剑不是封在桑泊吗,说丢就丢?那里是桑泊耶。】

【五:镇国剑也能丢,那你们大奉的皇帝要小心了,贼人能偷走镇国剑,也能偷走他的脑袋。】

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

不值得和她浪费时间,说不清楚…….怀庆无奈的打出:

【此事容后再说。】

重新把地书碎片收好。

……….

御书房里。

皇族成员齐聚一堂,这里汇集了祖孙三代,有永兴帝的叔公历王,有叔父誉王,也有他的兄弟们。

堂内气氛严肃,一位位穿着常服的王爷,眉头紧锁。

“司天监可有回信?”

“监正没有回复。”

众亲王有些失望、愤怒,又无可奈何,即使是元景帝在位之时,监正也对他,对皇族爱答不理。

“镇国剑呢?”

“镇国剑早在半月前,便被监正取走,此事他知会过朕。”

问答声持续了片刻,亲王郡王们不再说话。

“若不是地动,又是什么原因惹的祖宗震怒?早说了不用召唤捐款,会失人心,陛下偏不听本王劝谏,如今祖宗震怒,唉……..”另一位亲王沉声道。

闻言,众亲王、郡王看一眼永兴帝,默然不语。

祖宗牌位全部摔坏,这是性质非常恶劣的事件。

若是一些世家大族里,发生这样的事,家族可能就要被逼着退位让贤了。

一国之君的性质,决定了它无法轻易换人,但即使这样,众皇族看向永兴帝的目光,也充满了责备和埋怨。

认为他不是一个明君。

短暂的沉默后,头发花白的誉王说道:

“此事,会不会与云州那一脉有关?”

众亲王悚然一惊。

自许七安斩先帝风波后,许平峰现世,与他有关的一切,都已暴露在阳光之下。

朝中重要人物,王朝权力核心的一小撮人,如内阁大学士们,又如这群亲王,知道五百年前那一脉蛰伏在云州,意图谋反。

“誉王的意思是,此事涉及到国运之争?”

“那许平峰是监正大弟子,术士与国运息息相关啊……..”

“对高祖皇帝来说,五百年前那一脉,亦是姬氏子孙……..”

永兴帝越听,脸色越难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