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房趣事、重生嫁给三猎户H

闺房趣事 第一章

吃饭的时候,女帝递给我一张相片,说晚上要去刺杀这个男人,叫我化妆。我看了下是一个很英俊的洋鬼子,而且戴着大墨镜,女帝要小心这个人,他是小丑组织里的一个高手杀手,在非洲那边屠杀了一个部落的人,这个人必须死。

我问女帝,这个人值多少钱?

女帝笑着说,一美元。

我愕然。

女帝说,上周去非洲的时候,救下了一个黑人男孩子,那个人就是部落的人当时目睹了全村人被杀。然后给我一美元,这一美元还是去他做了一天工作才拿到手的。

说着,女帝就拿着一张美元给我。

我拿起来,收在口袋里,其实洋鬼子也好,黑鬼子也好,对我而言都是外人,都是和我不是一个种族的,他们的死和我有个关系?只不过你要我这么做,那我就这么做。而且这个英俊的外国男子是小丑组织的人,也算是同行遇上同行。

晚上的时候我简单的化妆,变成了一个妖冶的女人,一身性感的服装出席了一个上流社会级别的酒会,说起来我对这种酒店厌恶至极,一个个都是假装正经,道貌岸然的。我出现的时候引起了很多外国男子的注意力,我故意露出那种很高傲的样子,对人都是冷冰冰的。

<

但这丝毫没有减弱我的魅力,越是这样,越是有外国的男子上来和我喝酒,打听我的名字,住什么地方等等。我都一一搪塞过去,只不过他们想要进一步的时候,我就掐断了他们的那种欲望的想法。

我要等的是那个小丑组织的人,这帮人我一点兴趣都没有,等了许久之后,那个小丑组织的男人就携带两个漂亮女伴来了,看得出他在这个城市还是挺有影响力的,出现的时候得到了很多掌声,对人也是彬彬有礼的,可是会又会知道这个家伙背后面目呢,屠杀了一个部落。

很快的,那个男子也看到我,目光带着强烈的征服和欲望之色,一点都掩饰,我在等她上钩。果然,在过了几分钟后,这个男子就过来找我喝就了,他虽然看我的眼神是恨不得吞下我的,但说话的时候很客气,我发现他的谈吐不凡,天南地北都能聊起来,这样的男人确实是一个魅力的男人,只不过今晚上要死了。

我稍微的表现一点的不食人间烟火,这个男人就更加对我痴迷了,在酒会上呆了半个小时这样,这男人就拉着我的手上车子离开了,是一辆宽敞的车子,尤其是后面的空间,适合做一些羞羞的事情。这男子一边开车一边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和我说话,不时的来几个表演漂移的动作。我心中冷笑,男人就是男人,只能是下半身思考动物,见了美女就不知道姓名了。我们来到了一个沙滩,没有马上下车,这男人打开了天窗,我们就在车里看着夜空上的美景,星星,月亮,沙滩,确实很适合在车里谈情说爱,他拿出了一瓶红酒,我们就喝起来,喝的很愉快,我自然警惕之极,担心他在酒里面下药,但我显然是过于小心了,酒里没毒。

这酒也喝了,也该死做正式的时候了,男子先下车,我跟着下车,下车的时候,男子就一把抱住我,顶着我在车门,我的后背靠着,有些窒息,他的声音还是很迷人的,眼神很深情,他说我是他见过最美丽的神州女孩子。

我自然假装谦虚一下,然后他吻着我的锁骨,像一个孩子似的,我一边按着他的头,另一只手则是扬起,手指间有着夹着一根针灸,只要对着扎下去,他就变成一个白痴。那一刻,我充满了一种成就感,什么小丑杀手,还不是一样被我给杀了?

我的手毫不犹豫拍下去,但是下一秒钟,这个人的后脑好像长了眼睛一样,头一偏,我就落空了,我瞳孔收缩,不好,被他发现了。

下一秒钟,这男子单手握着我的手腕就把我丢了出去,落地之后,我有些狼狈从地上站起来,他拍着手笑了笑说道:早就知道你是来杀我的。

我有些奇怪的看着他。

闺房趣事 第二章

莎士比娅的红旗缓缓的驶入了波旁家的宅邸,作为波旁家的媳妇,这自然也是莎士比娅的家了。

“叩叩叩。”

轻轻的敲开了路易的书房门,只见路易靠在软软的座椅上,看着桌面上那台曲屏电脑里关于华股的动态。

莎士比娅叹了口气,不管是公公路易,还是自己的丈夫但芬奇,几乎都没怎么将心放在政治上,华夏这么大个靠山资源,被他们浪费成什么样子了。

莎士比娅也算是看出来了,相比政治,这父子两更在乎家族的延续,以及家族产业的发展。

不过这也好,这波旁家大把大把现成的政治资源,自然也成为了莎士比娅利用的对象。

听见开门声,路易抬头看了一眼儿媳妇。

根据华夏在坎伯尔这边开设的医院的检查,儿媳已经怀孕了,算是诞生了“爱”的结晶了。

因此路易对这个儿媳十分满意,而且又是自己在政治上的最佳帮手,因此笑吟吟道:“哦,莎士比娅啊。

坐。

冥茶还是其他什么?

华夏这两年来流行的冥茶,那是沁人心脾,提神醒脑的利器哦,炒股票和办公可少不了它们。”

莎士比娅小步走到了书桌正对面不远的一个真皮沙发边,弯腰坐了下去,轻轻的摇了摇头,脸上挂着最基本的儿媳对公共的笑容道:“不用了,父亲。

但芬奇去哪儿了?”

“哦,但芬奇啊。”

路易哦了一声,又继续看着自己的股票,说道:“你出门后没多久,他就去妈祖市了,好像是要处理从精灵那边收购粮食的问题。

莎士比娅你也知道,坎伯尔和精灵方面……啧嘶……世仇的。”

因为几百上千年来,人类一直在捕奴精灵。

不是将她们抓取当奴隶,就是将她们卖到风俗场所,总之精灵们的遭遇相当悲惨。

当然精灵们也会对人类发起对等的报复。

这其中,自然数阿拉巴斯帝国以及他们坎伯尔共和国和翡翠森林的精灵们关系匪浅了,属世仇中的世仇。

莎士比娅这时候幽幽的说道:“父亲大人,如果可以的话,坎伯尔或许能够与翡翠森林的精灵们解除这段万世的仇恨吧。”

“嗯?”

路易一听,顿时来了精神,旋即关掉了电脑,一脸认真的盯着莎士比娅:“怎么说?”

“父亲大人,您知道华沙之跪吗?”

见路易摇了摇头,莎士比娅继续说道:“华沙之跪是地球现代历史中的一个重要事件。

指独国总理勃兰特在华沙隔离区起义纪念碑前下跪一事。

勃兰特在纪念碑前敬献花圈后,突然自发下跪并且为在二战侵略期间被杀害的死难者默哀。

一位跪立在冰冷石阶上的独国总理的形象旋即传遍了世界的各个角落,成为二战后世界上意义重大的瞬间定格,在所有爱好和平的人民心头激起了强烈的、恒久的震荡。

同时,他也使得独意志,取得了那个被他侵略的国家的原谅。”

路易看了一眼莎士比娅,心道不愧是留过华的高材生,知识水平过真就是不一样。

地球那些破事,只要和华夏没关系的,他自然不会感兴趣去了解。

路易沉吟了一会,问道:“你是打算让我效仿勃兰特的事迹,向翡翠森林的精灵们下跪?

以化解双方的世仇?”

莎士比娅缓缓的点点头,不紧不慢的说道:“虽然这个世仇不一定真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能化解掉。

至少父亲大人您,作为坎伯尔总督,以最诚恳的态度,代表了坎伯尔,对曾经犯下的过错的忏悔。

哪怕各精灵官方不一定会原谅我们之前的所作所为,至少对您所领导的坎伯尔,不会有太大的敌对行为。

而且父亲大人,您不要忘了,华夏在大陆的三个代理人。

闺房趣事 第三章

第624章

王钧登上祭坛台阶的那一刻,霎那间天象大变,五行神雷滚滚而来,跨过两者之间的距离,眼见就要轰击在王钧的身上。

随即王钧一推齐天冕,一顶华丽尊贵的华盖在头等升起悄然张开,就见上面画着一个背对苍生的天帝,身影和王钧有七八分相似,背后万物朝拜的景象。

五行神雷瞬间落下,却被天帝华盖完完全全挡住,天帝华盖那不费吹灰之力的形象,好似有种万物不侵的感觉。

随着五行神雷消失,天河之水形成的暴雨立即落下,每一滴雨水都有一湖之水的重量,噼里啪啦的打在天帝华盖上溅起一朵朵水花,一阵华光放出,天河之水如同普通的雨水一般滴落,没有引起任何的波澜。

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半,一团团南明离火出现,绕着王钧不断的焚烧着,只见天帝华盖微微一震,放出一道道亮丽的华光,将南明离火隔于体外。

趟过南明离火后,平地吹起一道旋风,呼吸间便壮大成可以改天换地的龙卷风暴,不止如此,这股神风好似有磨灭灵魂的力量,简直是无孔不入。

神风视天帝华盖为无物,“嗖嗖”的往王钧体内吹去,想要吹散王钧的神魂,只不过这股没有一丝规律的神风不管怎么吹,都无法吹动神魂,顶多带走一丝杂质,看上去就像是淬炼神魂一般。

走出了神风的范围,就算以王钧的实力都有一丝疲惫,不想先前的大五行神雷和南明离火,死魂冥风全靠自己的灵魂硬抗。

望着近在咫尺的祭坛,王钧冲着苏贤一伸手接过三根香,恭敬的三拜,道:“天道在上,今有下界运朝之主王钧在此祭天,我大乾自建立之日起,如今已经有两百余年的光阴,在此期间驱逐魔族,拯救世界和万物无数,眼下圣朝气运无法容纳我大乾国运,请天道恩准我大乾晋升。”

随着王钧的祭言从嘴里说出,一条看不见首尾的气运金龙凭空出现,它每一片龙鳞都有一间皇宫大小,伴随着龙吟声响起,一身龙威肆无忌惮的放出,让大乾百姓心悦诚服的下拜。

冥冥之中一股淡然冷漠的视线落在气运金龙身上,随即世间万物同时说道:“准。”

话音落下,九霄神雷重重的劈了下来,一道闪电的力量,就把气运金龙劈的皮开肉绽,一身龙鳞血肉在雷电之中不停的毁灭和秀发。

足足劈了三个多时辰,气运金龙缩小了不知道多少倍,如今看上去只有万丈大小,头顶的龙角也再次开始分叉,本来只有八爪的四足也鼓起一个包。

随后紫阳神火降下,它是一种开天之火的余温诞生,通体紫金色的火焰,让人看上一眼就觉得有种魂飞魄散的错觉。

只见气运真龙体内冒着紫金色的火光,将它身体里的龙血不停的煅烧,火焰下气运金龙全身逐步变得透明度,那龙脉中的龙血清晰可见,让本就是如同红水晶一个的龙血,更加的璀璨耀眼和神圣。

随即一股水流凭空产生,淡黄色或水流将气运金龙完全淹没,所有人就感到一股淡淡的阴气,脑中浮现出黄泉之水地概念。

水火两重天的情况让气运金龙痛苦并快乐着,只见爪足的鼓包伸出一支龙爪,气运金龙大吼一声,身上的水火终于褪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