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好甜多喷点;男同事舔我下边经历

宝贝好甜多喷点 第一章

短暂寒暄就分别,大丸的心中似乎放下了一块大石头,漫步在长街上。

原本只是一块块随风飘扬的旗子招牌,如今也有些生意较好的店家,换上了时髦的霓虹灯,点缀着略显单调乏味的夜市。

原本还想着去找手鞠出来走走的大丸,琢磨着这个时候,应该在和两个弟弟培养感情的她,大概是没心情闲逛。

径直来到“筒子楼”,来到属于自己的私人办公室,坐定之后,透过厚厚的钢化玻璃,大丸看着下方热闹的场景。

几分钟之后,察觉到动静的部下,来到大丸面前。

“统领大人,不知道有什么吩咐?”

“万石,今晚值班的是你?”

来人十五六岁的样子,黑发灰眸,背着一把短剑,劲装打扮,是个没什么弱点的体术剑术忍者,不同于擅长刺杀的广事,更加全面的万石,更适合正面搏杀。

可惜的是,因为家境不好,耽误了两年才进入忍者学校,小时候有点营养不良,使得万石长得相对瘦小,力量不足,查克拉量并不足以应对长久的战斗。

“沙穗前辈已经安排好了

文学

值班顺序,刚换班!”

“柱谷爱佳还在吗?”

“中午的时候就回去了,是和役舍丸换班了……”

“哦!”

大丸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心中感叹。

一年到头,大家需要做的事情都很多,对适龄忍者来说,安排一些联谊会,甚至是家里人张罗相亲也是常有的事。

男性忍者还好一点,女性忍者承受的压力就要大得多。

侍立一旁,等着大丸吩咐的万石,就见大丸站起身,背对着自己,看向下方的万家灯火。

“还有多少人在这里?”

“七八个人吧!”

“你吩咐下去,等会整理内务,打扫干净,然后都回去吧!”

“那……值班!”

万石一呆,年节值班这种小事,大丸当然不会亲力亲为。

一句话就将属下辛辛苦苦的布置打破,也只有大丸这样任性的领导才会干。

“我自有安排!明天下午之前放假,值班表顺延!”

随便安排几个通灵兽和生体傀儡布置陷阱,就比几名实力才是中忍的家伙看顾要靠谱多了。

“我这就去安排!”

喜庆的日子里值班,总归不是件令人开心的事情,谁不想在这个时候做点想做的事情,和家人待在一起呢?

踩着欢快的脚步,万石迅速离开,几分钟之后,楼下传来一阵阵兴奋的欢呼声,让大丸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半个小时之后,略有点喧哗的“筒子楼”,随着部下的离开,渐渐安静下来,舒爽地靠在椅子上的大丸,微眯着眼睛,似乎要睡着的样子。

不知道过了多久,伴随着一阵敲门声,略低沉的女音传了过来。

“就你一个人?”

“手鞠,你怎么来了?”

“看你在我家楼下徘徊了一会,还以为有什么事,结果居然走了……”

“不想打扰你们姐弟!”

“嘁,别说他们两个,一个个都去做自己的事情,也不怎么将我这个姐姐放在眼里……”

手鞠略不满地抱怨道,

“你这里倒是清静……”

“值班的都被我赶回家了……”

大丸轻笑着答道,

“本来就没什么事,让大家回去团聚比较好……”

“你还真是个喜欢不动声色照顾下属的好首领!”

“哪有?”

大丸咧嘴一笑,

“惠而不费的小恩小惠而已,以后让他们卖力干活的时候,不好意思偷懒!逼着人做事,不如让他们自己想要做事……”

宝贝好甜多喷点 第二章

南门关;

冉总兵刚刚接见了来自赵国、齐国和魏国的使臣,是的,接见;

稍后,这三国使臣在入关后将去燕京,拜见大燕皇帝陛下。

此时,

冉岷挎着刀,站在南门关的城墙上,向南眺望,在其身后,站着一众亲信之人。

伴随着地位的不断提升,你身边,自然而然地就会聚集起一个框架,甚至不用你自己去找,那些人会像飞蛾扑火一般,自己凑过来。

当然了,这里泥沙俱下,想挑拣到好的,肯定得自己睁大眼睛多费点心思,这世上,大部分有本事的人,还是有傲气的,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会和那些妖艳贱货一样,主动跑到你面前谄媚以求临幸。

就比如在奉新城里,每天都有从燕地、晋地,乃至楚地、乾地以及其他小国的不得意文士,流连于平西王府外街传说中王爷会光顾的茶楼酒肆汤饼店里,要么吟诗作赋要么直抒胸臆宣扬自己的策略,只求能得到鱼跃龙门的机会。

当然,主公在挑选人才的同时,人才也会主动来挑选主公。

有些人就认为,平西王府固然是个高地,但奈何门第太高,没能赶上第一趟吃上一口汤,倒不如退而求其次,找一个类似平西王爷一样黔首崛起的新星来加入。

冉岷就是一个极好的选择。

只能说,平西王爷的崛起实在是太过耀眼,遮蔽了太多人的光芒,让他们在对比之下,略显黯淡,但实则凑近了一看,依旧可以:

妈呀,真香。

留起了须的冉总兵伸手指了指南面,

旁边一位姓杨的文士当即道:

“恩主看的,是自己的功绩。”

冉岷笑了起来,

摇摇头,

道:

“杨先生应当在某问出你们猜猜某在看什么,亦或者身边哪位亲卫帮某问出这几句话时再回答,这样才显得妥帖些。”

杨姓文士则笑道:

“好叫恩主知道,杨某素来嘴笨,担心等恩主问出来时,和同僚比起来来不及提前一步登入一楼;

这才取巧讨了个先。”

一时间,冉岷和身边一众人都笑了起来。

杨姓文士等大家笑完了,这才又开口道:“此次四国使臣入京,将在我大燕主导下,签订盟约,待盟约签订之后,我大燕名义上,将向南再括土千里,这一切,都是恩主之功。”

“事情还未成,我不敢居功,最起码,再者,这种单纯会盟的事,陛下未必真会看得上,一纸盟约罢了,我大燕向来……”

冉岷本想说自家大燕向来拿盟约当擦屁股纸用,

但犹豫了一下,还是打住了。

“不不不,恩主这次在盟约之中将着重于我大燕的引导,甚至四国军队之中,也将有我燕军将校存在,待得合纵一起,恩主之位,必然得以水涨船高。”

这些事儿,是冉岷自己一力促成的。

赴任南门关总兵后,他马上就着手对南面的小国进行游说,威逼利诱,使了许多手段,原本进展不会那么快的,各国名义上都对大燕很是顺从,但实则谁都不希望让自己的军政之中被他人横插一手;

恰逢平西王率军入楚,一场范城之战,生擒楚国大将军的同时再斩一柱国;

这让还在摇摆之中的赵、魏、齐大为震动,盟约之事,迅速被推进。

可以说,冉岷在南门关,狠狠地吃了一波平西王爷的红利。

而等到合纵达成后,作为发起人的冉岷就算不能直接成为四国的“太上皇”,但其身份地位必然会被大燕朝廷允以提拔以匹配他接下来的工作。

摊子做大了,自己的待遇,也会提升。

按照手下文士的估量,等到事情完毕,四国彻底归顺之后,冉岷至少得封个将军号,甚至,仿昔日雪海关前平西王爷那般封伯也不是不可能。

这时,冉岷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宜山伯那里,有消息了么?”

“回恩主的话,属下也是刚刚收到消息,朝廷钦差下来后,宜山伯似乎和钦差起了争执,被钦差借故剥夺了虎符兵权,现已移交副将。”

宜山伯姓陈名阳,是资历最老的一批原靖南军总兵。

另一名姓徐的文士开口道:“这宜山伯也是自己看不清楚风向,还当这会儿是靖南王在的时候呢。

平西王受陛下如此恩遇,又收留了太子,怎可能再愿意搀和这些浑水,他们却犹不知足,妄图继续把持着靖南王在时的威风日子,这岂不是故意给陛下找难堪?

恩主,依属下看来,剥夺虎符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朝廷必然会顺势再将一批宜山伯手下将领转迁他地,彻底解除宜山伯对其兵马的控制。

宜山伯驻扎之地距离我南门关不远,本就有接应南门关之意,恩主,属下认为,这支兵马,恩主可以……”

“不可,不可。”

杨姓文士开口反驳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平西王爷当年可以飞扬跋扈,一是因为有靖南王对其看护,二则是其和陛下之间的深厚关系,故而,平西王爷当时可以不停索求;

恩主这里,还需一步一步地走,切莫贪多,否则必然会嚼不烂。”

“杨先生说的是,某没有平西王那般好命啊,哈哈哈……”

大家一起跟着笑。

少顷,

冉岷又开口道:

“宜山伯的那支兵马某现在是不敢奢求的,但倒是愿意提供方便,某决定请杨先生去一趟钦差行辕,告诉那位钦差大人,他想举荐谁,某这里也就跟着附议推荐,先卖给他一个人情再说。

而且,某也不用着急,等这四国合纵之事完成,某的身份,就不再局限于这一总兵了,到那时,宜山伯的那支兵马说不得也得听某的招呼。”

“恩主位高而不生妄,属下佩服!”

“我等佩服!”

“我等佩服!”

“先生们言重了,某只是个粗人,强如平西王爷身边据说也有类似樊力一般的人才辅佐;

某今后的路,还得多多仰仗诸位,某日后,也绝不会负了诸位!”

“愿为恩主效劳!”

“愿为恩主效劳!”

……

“滚滚滚,不见,本伯不见,不见!”

陈阳一脚踹翻前来通禀的亲卫。

“卸磨杀驴,卸磨杀驴,他们怎么敢这样!

本伯就不信这是朝廷的旨意,本伯也不信这是陛下的意思;

陛下不可能这般短视,陛下就算是要收本伯的兵权,也不会操之如此急切!

倒是这帮下面办事的人,拿着鸡毛当……”

陈阳胸口一阵起伏,

“呵呵,让他们搞吧,让他们搞吧,军权你收就收,本伯倒是要看看,本伯麾下的那些家伙,到底谁敢去接本伯的班!”

陈阳坐在了椅子上,大口喘着气,其亲兵们站在那儿,没人敢出来劝。

肃山大营,位于肃山山下,于此地,向南,可支应南门关,向东,可呼应历天城,向北;

搁在闻人家时期,向北能够提防赫连家,向西,可直驱马蹄山;

如果说,历天城是闻人家统治时期的经济、政治以及文化中心,那么肃山,就是军事中心,这是由地缘以及周遭外部势力格局所决定的。

当年靖南王和镇北王率大燕最为精锐的铁骑入南门关后,即刻就攻占了空虚的肃山,再由此,开始了著名的十日转战千里的大决战,创造了诸夏史中大规模骑兵集团作战的经典。

而如今,

燕人统治晋地后,

肃山大营被承袭下来,由宜山伯的这一镇兵马驻扎。

距离肃山大营五十里外,有一座肃州城,和肃山大营一样,这座城因为地理位置的优越,也是东西南北商贸往来的一个重要经转点,二来,毗邻肃山大营,大营的给养输送外加丘八们放值时的花销,对于当地商业的发展有着巨大的促进作用。

在这个时代,上万规模的群体,论手头银钱充足以及愿意和舍得花银钱的程度,丘八们可谓其中之最;

当然,这里有个前提,得是太平年间,否则毗邻这般大规模的军寨就不是福报而是祸乱之源了。

此时,

肃州城的一处酒楼里,一名书生打扮的男子落座,在其对面,则坐着一商贾。

二人的身份很简单,也很清晰;

书生来自于乾国,肃州城是曾经闻人家地界的大城,闻人家又好书文,平西王府下的陈道乐所出的陈家,原本也是闻人家地界的;

哪怕燕人占领了这里,哪怕燕人不通那风花雪月,但百年来的传统,也使得这里读书人极多。

燕国在晋地开科举后,闻人家地界出的进士近乎碾压了赫连家和司徒家那边,没办法,三地文化氛围实在是差距太大。

最后不得已之下,为了平衡晋地的政治资源,朝廷不得不做出了分榜的措施,不至于让闻人家地界的读书人一家独大。

书生姓明,叫明义楼,他确实是书生,也确实是晋人,但其人背后,有着银甲卫的影子。

番子衙门不可能做到事无巨细,也不可能弄出满天下都是自己人的规模,但有些时候,不是他们要发展人,而是人主动找上门。

昔日陈道乐就是晋地义士的一员,而像陈道乐这般的人,其实有不少。

明义楼见晋地自己反抗燕人无望,故而自己找寻到了银甲卫,不用银钱收买,不用官职招揽,甘愿成为银甲卫的外围,希望借助乾人的力量,实现对燕人的倾覆。

陈道乐曾和平西王说过他曾经的这段经历,也说过这类的人,还问平西王爷是否会觉得这样的晋人,很奇怪,亦或者,很可笑?

谁知平西王爷只是简单地耸了耸肩,仿佛早就见怪不怪。

而那位商贾,则是谢家的人。

宝贝好甜多喷点 第三章

可能是书名没起好,自从写了圣墟,我这腰也疼了,腿也抽筋了,连青春年少的大寒腿都犯了。

以上不全是玩笑。

这一年多来,更新不是很多,主要是因为身体状态很差,各种问题,什么颈椎病,偏头疼,还有腱鞘炎等,全都爆发了。

直到近期,我的更新总算飞速了。说你们爱听的就是,我从山中来,活出第二世,打败了红毛怪,战胜了诡异与不祥,只为来到你们面前,为你们更新完圣墟。

说实话就是,经过这一年多的休养,再加上平日的锻炼等,我的身体总算恢复的差不多了。

其实,完结后有很多话想说,可是临到动笔却是写不出来了,只剩下了疲倦,一本书写这么长时间真的是消耗精气神,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本超长篇了,以后应该再也没有这么长的书了。

我觉得一本书写一两年比较合适,这本书写的太长太疲倦了。

没什么特别的感言了,一切尽在书中,它纪录下了我的身体状况,还有我当时的精神状态的好与坏,在书中都能体现出来。

现在,只剩下了疲惫,感言就不多说了,写到这里就真的不想动了,只想去休息了。

对了,圣墟还有个番外篇,很重要,是对结局的补充,大家别错过。

新书,我们5月1日见!构思早已成熟。

我将调理好身体,以最好的状态为各位书友写一本超级精彩的新书。

感谢每一位看过我书的朋友,谢谢你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