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厉害的东西厉害吗、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宝贝我厉害的东西厉害吗 第一章

拜媞塔星球惊变,茉维依自然会第一时间通讯联络过来:老公!你那边的敌人动用了反物质磁单极子,把轨道上的星环拉了下来,当动能武器进行攻击?

白莫邪坐到了对面位置,前后一转变成前排:目前看来是这个样,长见识了啊,力场牵引还能这么用的。

茉维依:还感慨呢!怎么办?!我们没有生产发展武器系统,根本没有拦击能力!

白莫邪:我知道。

羲天蘅:总指挥,目前应对方案是躲入地下。

茉维依:嗯,生产基地的话,那就完全安全了……嗯?怎么还带这卡妃这孩子?根据数据来看,你让她一个人活下来的话……

白莫邪:我知道。

羲天蘅:我个人也觉得,这是一种假仁假义的自我满足。救一个跟没救有什么区别……

白莫邪:我知道,我知道……但……那句话我挂在嘴边,列秋文学奖得主怎么说来着——我不是神,拯救不了所有人,但如果有人在眼前呼救……

茉维依:天蘅,算了,老公他就是心软,怎么都要护短的……第一波冲击来了。

白莫邪:嗯,预瞄线闪躲靠你们了……

拜媞塔人类历史在这一天,翻开了新的一页。

开历1388年2季10星5日上午13点10分许,凯流申协议联盟动用未知末日武器,引导轨道物体,对那旁遮普公约组织发动反人类袭击。

天体陨落持续了一个小时,那遮古陆东半部全境在打击范

文学

围之内,以姆瓦萨亚神圣民主共和国为首,全部东部沿海国家灭亡,霍西人民民主共和国、班鲁比斯共和国东半部成为焦土。

这场后世称为“末日一小时”的浩劫之中,每十万人里只有一幸存者,多为乡野散居的村人,整个大陆人口减少四分之一。

姆瓦萨亚国都苏瓦费济,拥有最大规模的城市末日核战地下基地,幸存下来了十万多人,占全国幸存人数的75%。

10星12日,姆瓦萨亚现国王发表战败投降宣言。

同日,四公主发动军事政变,推举二王子继位,前国王宣布退位,二王子登基,同时发布第一道诏令,表示坚决要跟凯联战斗到底,为亿万民众复仇。

同日,在斯瓯克教幸存祭司们的主持下,进行了祈福仪式,基于国家、宗教、王室传统,开始选拔12王妃为国祈福。

同年3季6星6日,姆瓦萨亚流亡政府在霍西的领土上,将最后一妃,第12王妃人选正式确定——正是卡德拉西亚全城唯一的生还者,被民间传颂为“斯瓯克的慈悲”、“奇迹少女”、“神迹见证者”的坎皮婼卡妃·伊纳。

古书有云:天道十二,年岁十二,十二万象,十二大吉。

一切来的就很突然……

银河帝国时制斩云历74年5月18日5点整,在黄龙开镜市民体育馆,将进行一场特别实况直播新闻发布会,帝国皇家将出面说明从73年至今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在皇家对外官网申请审核批准了的十万帝国公民,将有幸在现场见证这场发布会。

白莫邪站在巨大的体育馆前,恍若隔世,72年刚穿越的时候,皇族子弟对于他成见很深。

在皇族、军方眼中,白莫邪只是个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冒出来的小子,因为机缘巧合,搭了当时还是帝国唯一公主龙女观月的顺风车,沾了她的光,连带着被授予了自由枪骑士爵位。

这个爵位并不是荣誉虚衔,而是有实际军事权限,属于编外正牌指挥官,军衔同统帅,每年的名额最多也就百十个,少的时候一个都没有,不是军功卓绝,就是某个领域冠绝整个银河系万亿人的存在,才能获得的奖励。

由皇帝亲自授勋,从皇宫正殿开始,全套庄重仪式,就能看出这个实权爵位,意义非同小可,而其实质上的坟场桥梁工作,也确实证明自由枪骑士这个身份非同一般。

现代的皇族除了血统外,没有任何实质阶级,并不高人一等,权利义务跟普通公民一模一样,除了“羲”这个姓名之外,他们什么都不是,因此对于获得各种爵位、军中职务十分热衷。

毕竟在有人类知识库,有银河网络的年代里,公众的认可,才是身份地位唯一的来源。

当时白莫邪被塑造成了“橙子少女号事件”的英雄,被公众所认可,但也有声音,尤其是皇族人这边,则认为出力解决事件的是龙女观月,白莫邪只是被推到台面上,平衡各方的障眼法,所以对他十分不服气。

这就成了一个地雷,最终导致了之后的帝国军校被网络暴力的事件。

现在重新站在暴打皇族子弟的运动馆前,根据现在扩大了无数倍的情报体系,白莫邪把很多事情都想通了……当时从最开始,自己只看到了寇瑟、羲俞昊、伍德黎安三大领袖出面委托自己任务,就已经被震撼到,然而根本就不可能知道,其实当时后面还牵涉到了一堆人与事,各方在那一刻就已经开始行动了。

不说别的,给自己一个自由枪骑士,明显有安抚旧共和国方面的意思,百里家虽然“拆”了,但当年的黑龙帝国,至今还是一庞然大物,然后是奥霍兰精灵一族。不管是为了麻痹老兵俱乐部,还是真心递出和平信号,或者两者都有,当年的自己,以为已经站上了舞台,然而直到如今也才只是趴在门槛上面而已。

感叹了半天过往,看看时间已经4点85分了,白莫邪是调用了一只旅游用波波球,全息投影出自己的模样,在星汉京里行走着的。也就是在一只波波球外面套了一个全息人影,这个人影为全息全真,是法律禁止应用于广告,会影响现实判断场景的技术。

因为除非实际物理触碰,肉眼甚至光学扫描都无法判定,这个全息全真的投影并不是真人……当然,只需要最简单的红外线、热成像,就可以看破了。

星汉京作为银河系中心,一座远古国家面积大小的城市,从来就是旅游观光圣地,“皇家主题公园”,大量虚拟旅游服务租借,白莫邪以白氏物流公司的名义,轻松挑了一个鼠标大小的旅游波波球,人头高度磁悬浮,投影全息出他整个人形来,同时白莫邪通过它的摄录、音响设备,看听说跟外界进行互动。

宝贝我厉害的东西厉害吗 第二章

一直保持冰冷表情的马帼英,此时看向李盛世目光露出了一丝兴趣,傲娇如她,对任何男人都不看在眼内,可没想到这人居然如此厉害。

温小柔这个假小子眼睛闪的特别亮,文婉兰却是脸色通红,眼神时不时偷看李盛世。

就在大家对着李盛世感兴趣时候,忽然旁边桌子电话响了起来。

张铁柱拿起电话,听了一会儿,立马认真道:“YESIR。”

把电话放下,张铁柱眉头一皱,看向李盛世道:“扑街的,居然又是政治部那些狗杂种,阿盛,你做了什么事情让政治部找上你?是不是有那个王八蛋投诉你?”

政治部找我?

李盛世一怔,自己最近好像没有得罪人,应该没有人会投诉自己?要知道能投诉自己的基本上不是坐牢就是死了。

难道是有关那一笔钱的事情?可自己已经洗干净了呀。

不过,很快他就否定了,要真是因为他拿了稻草人俱乐部钱,来的就不是政治部,而是廉政公署。

收受贿赂一般都是廉政公署调查。

等等,不一定是投诉,也不一定是关于钱,有可能是那桩事情。

一直做事谨慎的李盛世,一般不会给廉政公署和政治部机会,但他就做错一件事情,就是虐杀丧邦。

丧邦尸体没有做任何掩饰,法医那边只需要看看就清楚自己虐杀人,所以,会有麻烦那是肯定的。

虽然他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但麻烦还是来了。

只不过,他早就有了对策,要不然他也不会傻傻的留下虐杀丧邦证据。

“头,不是有人投诉,的确是我犯了个错误。”

李盛世没有隐瞒,把自己虐杀丧邦事情告诉了众人,当然也告诉了大家有关丧邦丧心病狂的事情。

“我丢。”张铁柱狠狠吐了一口气,道:“奶奶的球,不就是杀了一个神经病嘛!政治部的那些王八蛋是没有事情做了,老找我们麻烦,要是有一天等老子当了处长,我就敲破那些王八蛋的头。”

对于李盛世行为,张铁柱是力挺他的,在说,不对那些罪犯狠一点,警察这么能镇得住坏人。

“哼!”马军冷笑道:“吃屎了,政治部那些混蛋没一个好人。”

马军算是被政治部整治过的人,对于政治部没有任何一丝好感。

众人都有同感的点点头。

政治部现在已经可谓烂透了,里面那些基本上都是英国佬和英国佬的走狗,这些人要是和廉政公署一样,所有警察虽然会有抱怨,但却绝对元气不会那么大。

主要是现在政治部已经沦为贪婪代名词,他们不管警察是不是有问题,第一时间就是想要找人捞钱。

捞钱已经成为政治部的主业了,政治部的人都知道在九七之后,他们这些人都要滚回英国,所以,他们想要在滚回去之前,把口袋给塞满。

政治部如此贪婪无度,廉政公署为什么不去调查,不抓人?

廉政公署到是想,但政治部那些人都是英国佬那边的人,想动手还需要英国那边授权,毕竟政治部以前是英国佬放在香江的情报部门。

宝贝我厉害的东西厉害吗 第三章

文学

由不得他们不恐慌,冯琳说过的话但凡有一条实现,都意味着他们千年,万年的修行毁于一旦。

之前,冯琳的言出法随大多用于自保和解析仙术,即便是斗鸡眼,除了恶心人之外,对外界的伤害也没那么严重。

但现在。

冯琳每一句话都冲着毁灭世界的根基来了。

不能使用仙术,他们和凡人又有什么区别?

“王母伤了李小白。”太上老君叹息了一声,说明了原因,收起了虚拟影像,化作一道流光,仰着头笔直的向天庭冲去。

当玉帝和李小白争锋,他本在审时度势,再根据战争的结果,部署三界未来的走向。

甚至于李小白吐血的那一刻。

他心中还有一分窃喜,认为手中的底牌又多了一张,李小白吐血,就证明他不是无敌的……

但是。

接下来风云变幻。

王母瞬间被制住,而冯琳竟然不管不顾的开始重新制定天地规则,想把仙术从根上抹去。

老君终于慌了。

尤其冯琳竟然把他们自身的安危和三清佛陀绑在了一起,更让老君心生郁闷。

玉帝和你们作对,你扯三清来做挡箭牌干什么?

之前无缘无故射向凡间的削弱法力的箭矢和雷光,瞬间有了答案。

那些箭矢和雷光大概就是众仙神替他们抵挡的伤害。

好生无耻,太上老君心中着恼,却又无可奈何。

他只恨自己当初没有毅然而然的阻止玉帝对李小白出手,才引发了这一场祸事。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老君竖起了耳朵,牢记冯琳说到每一句话,记下了她没一句话的前置条件,顺带着以大法力传播了出去,让每一位仙神牢记,不要去触碰那些前置条件。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铁一般的事实早已证明,言出法随虽然成功的几率很低,但却是是可以成功的。

老君飞抵南天门的时候。

昆仑山内闭关了几千年的元始天尊、灵山的诸多佛祖也火急火燎的赶到了南天门外。

众人面面相觑,同时闪身进了南天门,没有人说话,但每一个人的脸色都异常的难看。

……

杨戬等人恍然醒悟过来,一个个或快或慢,毫不迟疑的奔向了天庭。

片刻的功夫。

净坛庙只剩下了沉香、小玉、敖春、白楚和班纳博士,以及众多不能上天的小妖精。

“班纳师傅,冯琳师傅想干什么?”沉香从钢铁战甲中钻了出来,一脸茫然的问,“她是不是想把所有的仙神都拉到一个水平线上,让他们专心解析仙术?”

白楚紧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班纳博士重重叹息了一声,神情落寞:“我就知道事情最后会演变成这样,平白无故的去招惹李小白做什么?”

“沉香,我们上天吗?”小玉挺着肚子,拉住了沉香的手,轻声问。

沉香犹豫半晌:“上去看看也好,我感觉这次的天真的要变了。”

……

玉帝脑袋瓜子嗡嗡的,完全傻眼了。

他一开始听冯琳使用言出法随,没来得及反应。

当他反应过来,想要阻止冯琳继续说下去,耳廓里接二连三传来了几道不同的传音,硬生生把他的冲动浇熄了下去。

那几道声音太熟悉了,女娲、太上老君、元始天尊,无一不是法力通天彻地的大能。

那一刻。

玉帝想哭又想笑,在那么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命运非常可悲。

李小白搅闹天庭,他的天庭支离破碎的时候,没有人为他出头。

现在倒好,李小白要毁了三界的根基,自身的利益受到了损害,一个个都跳了出来!

该!

玉帝在心中狠狠啐了一口,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霞光从三十三天外射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