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水不流外田第8,一滴都不许漏

肥水不流外田第8 第一章

银铃伴耳脆,罗裙追风远。

鲜衣怒马驾,提壶消缱绻。

酌酒十万杯,何处心能安。

疑入瑶台会,醉卧青云端。

石陌翻开《青云纵》开篇便是这首诗。

据闻青铜山历代掌门中,出过一位女掌门,道号青云子。

自幼活泼聪颖,天赋异禀。

容貌更是闭月羞花,倾国倾城。

平生喜好骑马饮酒,浪迹天涯。

对修真一途却毫无兴趣,只是这天资实在太好,我不入仙门,仙门便来渡我。

浑然不觉中就已是出窍境。

曾言“我不比别人聪慧多少,只是把别人修炼的时间都用在喝酒上”。

据番外篇记载,此言一出,元婴境修士就有八人吐血而亡,金丹修士死伤不详,更有诸多筑基修士整日饮酒,修真界一时大兴酒风。

青云子一生未竖强敌,若遇纠纷转头就跑,这一跑就跑出了一套功法—《青云纵》。

相传出窍境的青云子施展青云纵时,可脚踏白云,捉日月星辉。

只是青云子当这青铜山掌门当了百年,觉得无甚意思,趁一日醉酒,转动酒壶,壶口所对准弟子,就让他代理掌门之位。

自言要去瑶池看看有无仙酿,从此一无所踪,是死是活也无人知晓……

“飒!”石陌感叹道。

没想到祖上也曾阔过,出过如此风流人物,或者……叫奇葩。

天赋出众,却如此暴殄天物!好好的青铜山掌门不发扬光大,却担子一甩,去找美酒!

人言否?

再想想自己的处境,“宝宝心里苦,宝宝没人说啊。”身为青铜山老大,筑基期!不会飞!

文学

如此惨淡,也是没谁了,呜呜呜。

“三、二、一、收!”

石陌收起悲春伤秋,继续研究《青云纵》。

“世间善御空者多为金丹、元婴之属。金丹弟子气随丹转,引气覆身,自可御空;元婴弟子与天地相融,可摄天地灵气,一瞬百里;筑基弟子若御空飞行,可引丹地灵气,经关元、委中、三阴至涌泉穴。以气冲涌泉穴,自可腾空。

然腾空之窍,一为体内灵气之盈亏,二为御气之均衡。本掌门自创平步十六、纵步十八(见后附三十四图),可助我青铜山筑基弟子平步青云。

众弟子练习此法需量力而为,若体内灵气不足,坠落山谷、石涧、溪流、平地、墙头、东南枝……因而身死道消或香消玉损,吾定当痛心不已,望众弟子慎重,吾心与尔等同在……”

不多时,石陌看完《青云纵》,这青云子师祖,可以算得上妙人一个,用自身灵气抬起自身的办法,都能想得出来,看来师祖在逃跑这门绝技上,确实下了功夫,非常人能及。

百闻不如一见,百见不如一干。

说干就干,石陌站起身来,将丹地灵气以炼气之法慢慢引出,气沉丹田,将灵气慢慢逼入双腿,流经双膝,汇入足底的涌泉穴。

石陌只觉着两条腿酥酥麻麻,一股气体从脚底板流出,痒痒的。

有效果!

只是灵气太少,试着加大灵气的牵引,这次石陌感觉自己不由自主踮起了脚尖。

还得加大灵气!

石陌一狠心,灵气输出比刚刚多了数倍,双腿伸直不影响灵气的传输!

文学

此时若是看着石陌的脚就像被人掐住了脖子,慢慢提起。

往地面一看,自己已离地寸许,看来真的有用。心中一片激动,“我!!青铜山掌门人会飞啦!”

随着内心这一嚎叫,灵气输送“断流”,石陌跌落在地,还好距离不高,没出现青云子提示的各种死法。

石陌又试了一次,这次试着稳定灵气的传输,按照刚才的灵气剂量,果然又升空,这次漂浮的时间足足有一刻。

只是这原地升空有甚意思,又不是前世,不然凭借这一手,必然是春晚常客。

石陌将《青云纵》翻至后附三十四图那里,果然有驾驭灵气前进、后退、左转、右转的图解。

这灵气自涌泉穴喷出,若身体前倾自然会向前飞出,后倾亦是如此,若是想刹车就需要一只脚抬起。这左转就是身子向左扭,右脚向右踢出,右转就是身子向右扭,左脚向左踢出。

除了这四幅图讲解最基础的运用,剩下三十幅图就是身法的演示。其中一幅就是脚踏灵气,踩空行走一圈。也是林舞对阵白梅时所使,当初还觉得匪夷所思,有违物理。

如今想来,这修真界灵气真是霸格!

石陌突发奇想,既然自身灵气能抬起自身,那若是左脚踩右脚呢?是否也如同踩天梯?

好奇心害死陌,屏气凝神,待双脚离地,石陌迅速抬起左脚,向右脚踩去……

肥水不流外田第8 第二章

第1135章融合两枚道则

“再这么下去的话,这一战,怕是会落得惨败。”

明心和尚脸色很是难看,他抬头望向苏慕越,主动传音给她。

苏慕越点点头,明心和尚所担忧的事情,她心中自然也有数。

只是,这其中的关键在于,天魔一族强者太多。

想要引起变量,关键点在于,要么是叶尘,要么是他们,必须有一方先战胜对手。

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抽身出来,逐一将两位护法击溃。

如今天魔王罗九正在跟天道意识死战,且不知道战局如何,胜负如何。

所以,必须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尽可能多的拿到优势。

“必须拼命了,否则的话,我们将一败涂地。”

苏慕越传音给明心和尚,示意他接下来也跟自己一样,放开手脚,肆意战斗。

“好。”

明心和尚点头,脑海中一刹那闪过诸多佛经、梵文。

最终,这些一点点全部加持到了自身之上,共同迸发出恐怖佛光,轰然作响。

在明心和尚身后,突然升腾起一座庞大的金色佛祖虚影,双手合十,高耸入云,头颅缓缓低下来,一双眼眸流转间,这一刻,重如山岳的压力轰然落下。

“哼!”

阳护法负手而立,嘴角带有冷笑,“这算是,狗急跳墙了么?”

真是可笑啊。

这两人,还想要凭借自身力量跟自己做对。

难道他们不清楚,二次不朽跟三次不朽之间的差距,宛若鸿沟么?

这一道鸿沟,可不是那么容易跨越的!

任由他们拼尽全力,豁出一切,都未必能够做到。

另一边,苏慕越手持龙泉剑,抬手便施展出了斩神剑诀!

嗤!

她身影如光似电,一击战杀出来。

而明心和尚也是双手合十,催动背后庞大古佛,一掌如同天穹倾倒,悍然镇压而下。

阳护法面对两人的攻击,目光嘲弄,带有强烈的不屑。

轰!

头顶古佛一巴掌镇压下来,所传递出来的恐怖巨力,将阳护法一击砸入了地面中。

刷!

就在这时,斩神剑诀杀来,横着在天地间劈开一道恐怖的沟渠。

阳护法再中一剑!

两人瞬间暴起,各种手段接连使出。

颇有几分拼命的意思!

阳护法一时间被打的左右支拙,难以招架。

“快,快!”

明心和尚睚眦欲裂,他正在疯狂出手。

双拳速度太快,甚至在周围形成雷霆闪电。

噼里啪啦!

电光火石,拳如幻影。

到最后,他由于拳速太快,甚至将虚空中的雷电也一并掌握了。

既然决心要拼死一搏,那就自然要在短时间内把自己所有的一切手段都倾泻出来。

如果这一次搏杀起不到效果,几乎就可以说明,二人已经陷入绝境。

反之,如果能够真正镇压住阳护法,也会是一针强心剂。

这便是双刃剑。

噗嗤!

剑阵内,阴护法掌中利刃瞬间贯穿了叶尘的小腹。

同时响起的,还有宁安然的一声惊呼。

“你这身法的速度,在我眼前,尚还不够看啊。”

阴护法不由得冷笑,他目光落在叶尘脸上,刹那间气浪再度爆发,砰然一声将叶尘震飞数百米。

肥水不流外田第8 第三章

正气盟利用“蒙元挑唆指使”的靶子,完全占住了正义的上风口……

加上“人多势众”与“能说会道”,死死的压制了各大派的气焰。

虽说如果真的所有人都加在一起,肯定比正气盟在场之人更多,但是现在大部分门派,已经开始承认自己是“被利用”、“受挑唆”、“不知情”。

毕竟一来是正气盟真的抓到了蒙古人,甚至揪到了少林和丐帮的小尾巴,连峨眉似乎也不干净,这无疑给了他们绝好的理由;

二来自然就是比较现实的原因——现在自己都已经趴窝,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如果要威胁的话,大家还能硬一硬脖子,可既然要告诉自己是被利用,而且也有“证据”,那自然大部分人都选择顺势相信!

灭绝自然不甘心如此,依旧要叫骂明教为非作歹,自己是为了江湖大义而出手,不过……

对于这类翻旧账,楚鹿人早就嘱咐过其他人。

她说她的,我们说我们的——她说明教的劣迹,我们就用更大的声音说,明教组织义军、反抗蒙元,她与明教为敌,就是为了发泄私仇、勾结蒙元……

总之就是不正面回答任何一句,只管把这帽子扣住,反正……比声高的话,正气盟有绝对优势,能嚷嚷到别人都听不到灭绝的声音。

正气盟在七嘴八舌的泼脏水的时候,也很有技巧性,还会特地拉踩——比如一面指责“主使”,一面又夸赞全真派、北丐帮等等,没有理会峨眉邀请的各大派……

用他们来衬托,峨眉诸派就是没安好心。

以嵩山派、长乐帮为首的部分门派,甚至已经加入到了指责少林、指责丐帮的行列之中——嵩山派不用说,本来就是想动摇少林的地位,五岳剑派和明教无冤无仇,就是为了提高自身影响力,才到处蹭而已,现在有打击少林的机会,也不会放过。

至于长乐帮……

本来就不要脸,现在能打击一下同为南方大帮会的南丐帮,他们也很乐意。

从决定要带着这些不要脸的家伙,一起上光明顶开始,注定峨眉、少林已经输了一大半——如果现在只有核心几个大派的人在,情况还能好不少,至少不会出“内鬼”。

这在光明顶上的对骂,只是一个缩影,去到光明顶下面、在蒙元暴政下的百姓中,这种论调也能够轻易铺开!

甚至在宋廷境内,也完全能够铺开——毕竟老百姓对江湖仇杀,不会有什么共情,一个老尼姑死了情人的什么,大家最多当笑话听。

可是要说有江湖门派,勾结暴元,这大家可就不困了!

哪怕江湖门派不在意百姓怎么看,可若是说的人多了……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假的也变成了真的。

百姓都确信,某门某派勾结暴元的话,首先镖局、武馆之类的,江湖与民间的中间地带就会先被影响,渐渐的就会上浮到江湖整体舆论风气中!

正是看明白了这一点,知道了正气盟的心思,没有被牵扯上、本来就是为了占便宜才来的小门小户,这时自然都主动附和,坐实自己是被这些大派骗了。

更不要脸些、或是利益相关的,这时就开始反咬一口。

昆仑、崆峒之类的大派,这时也都默不作声,不想招惹。

灭绝渐渐也看出了这一点,气得双目猩红,头上青筋快要跳出来,嘴角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