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延乱小说全文|避尘剑柄番外污

家延乱小说全文 第一章

第1135章融合两枚道则

“再这么下去的话,这一战,怕是会落得惨败。”

明心和尚脸色很是难看,他抬头望向苏慕越,主动传音给她。

苏慕越点点头,明心和尚所担忧的事情,她心中自然也有数。

只是,这其中的关键在于,天魔一族强者太多。

想要引起变量,关键点在于,要么是叶尘,要么是他们,必须有一方先战胜对手。

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抽身出来,逐一将两位护法击溃。

如今天魔王罗九正在跟天道意识死战,且不知道战局如何,胜负如何。

所以,必须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尽可能多的拿到优势。

“必须拼命了,否则的话,我们将一败涂地。”

苏慕越传音给明心和尚,示意他接下来也跟自己一样,放开手脚,肆意战斗。

“好。”

明心和尚点头,脑海中一刹那闪过诸多佛经、梵文。

最终,这些一点点全部加持到了自身之上,共同迸发出恐怖佛光,轰然作响。

在明心和尚身后,突然升腾起一座庞大的金色佛祖虚影,双手合十,高耸入云,头颅缓缓低下来,一双眼眸流转间,这一刻,重如山岳的压力轰然落下。

“哼!”

阳护法负手而立,嘴角带有冷笑,“这算是,狗急跳墙了么?”

真是可笑啊。

这两人,还想要凭借自身力量跟自己做对。

难道他们不清楚,二次不朽跟三次不朽之间的差距,宛若鸿沟么?

这一道鸿沟,可不是那么容易跨越的!

任由他们拼尽全力,豁出一切,都未必能够做到。

另一边,苏慕越手持龙泉剑,抬手便施展出了斩神剑诀!

嗤!

她身影如光似电,一击战杀出来。

而明心和尚也是双手合十,催动背后庞大古佛,一掌如同天穹倾倒,悍然镇压而下。

阳护法面对两人的攻击,目光嘲弄,带有强烈的不屑。

轰!

头顶古佛一巴掌镇压下来,所传递出来的恐怖巨力,将阳护法一击砸入了地面中。

刷!

就在这时,斩神剑诀杀来,横着在天地间劈开一道恐怖的沟渠。

阳护法再中一剑!

两人瞬间暴起,各种手段接连使出。

颇有几分拼命的意思!

阳护法一时间被打的左右支拙,难以招架。

“快,快!”

明心和尚睚眦欲裂,他正在疯狂出手。

双拳速度太快,甚至在周围形成雷霆闪

文学

电。

噼里啪啦!

电光火石,拳如幻影。

到最后,他由于拳速太快,甚至将虚空中的雷电也一并掌握了。

既然决心要拼死一搏,那就自然要在短时间内把自己所有的一切手段都倾泻出来。

如果这一次搏杀起不到效果,几乎就可以说明,二人已经陷入绝境。

反之,如果能够真正镇压住阳护法,也会是一针强心剂。

这便是双刃剑。

噗嗤!

剑阵内,阴护法掌中利刃瞬间贯穿了叶尘的小腹。

同时响起的,还有宁安然的一声惊呼。

“你这身法的速度,在我眼前,尚还不够看啊。”

阴护法不由得冷笑,他目光落在叶尘脸上,刹那间气浪再度爆发,砰然一声将叶尘震飞数百米。

家延乱小说全文 第二章

可能是书名没起好,自从写了圣墟,我这腰也疼了,腿也抽筋了,连青春年少的大寒腿都犯了。

以上不全是玩笑。

这一年多来,更新不是很多,主要是因为身体状态很差,各种问题,什么颈椎病,偏头疼,还有腱鞘炎等,全都爆发了。

直到近期,我的更新总算飞速了。说你们爱听的就是,我从山中来,活出第二世,打败了红毛怪,战胜了诡异与不祥,只为来到你们面前,为你们更新完圣墟。

说实话就是,经过这一年多的休养,再加上平日的锻炼等,我的身体总算恢复的差不多了。

其实,完结后有很多话想说,可是临到动笔却是写不出来了,只剩下了疲倦,一本书写这么长时间真的是消耗精气神,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本超长篇了,以后应该再也没有这么长的书了。

我觉得一本书写一两年比较合适,这本书写的太长太疲倦了。

没什么特别的感言了,一切尽在书中,它纪录下了我的身体状况,还有我当时的精神状态的好与坏,在书中都能体现出来。

现在,只剩下了疲惫,感言就不多说了,写到这里就真的不想动了,只想去休息了。

对了,圣墟还有个番外篇,很重要,是对结局的补充,大家别错过。

新书,我们5月1日见!构思早已成熟。

我将调理好身体,以最好的状态为各位书友写一本超级精彩的新书。

感谢每一位看过我书的朋友,谢谢你们!

家延乱小说全文 第三章

万里城下,妖族天下已经是撤军,浩然天下这次的伤亡很少,可是“少”却不代表没有。

如同往日一样,一些修士们在城下为自己好友,亦或者是不认识的人收尸。

其中有些人尸首残缺不堪,但在怀中还能找到镶嵌在衣服里的遗书。

而有些修士可能只剩下一条断臂,一条胳膊,若是能被朋友认出,死后的骨灰也可送回宗门。

若是幸运,亦可以凭倚灵山,成为宗门的护山灵。

但也有不少连朋友都没有的修士,他们没有人认出,也找不到遗书。

此类修士散修居多,他们皆是来万里城搏命寻找机缘,或许用散修的说法,那便死了就是死了,何必惹人挂念,又有谁挂念……

生生死死,在战场上,再也平凡不过,经历了多次战场的老者,对此早就麻木。

幸运的是,这次第一次下城头的那些萌新修士最多只是受伤,并没有伤亡。

可是活下来的他们却感不到丝毫的开心,看着万里城下的一切,他们神情皆是肃穆。

这一刻,他们知道,原来,这就是战场。

“你们看,那些妖军怎么撤的有些奇怪。”

就当各段城头的萌新修士在感慨人生之时,在各段城头,陆续响起了类似的声音。

他们极力看去,可惜的是他们未足元婴,还没有到“遥望百里”的地步。

不过一些刚刚回到城头的元婴境的修士却是惊奇不已!

他们眼睛晃动,嘴巴微张,像是看到了什么奇观!

“怎么会?”

各段城头,元婴境及以上的修士皆是看去。

之前搏杀之时,他们只是感觉到什么东西坠入妖军后方,可是没有详细去感知,毕竟在战场上分神,这是很致命的。

可是现在,回到城头的他们再看去。

一个男子竟然在妖军后方搏杀数万妖族?!

而且从骨龄来看,他还不到三十!根本就没有油尽灯枯的问题,甚至他境界极高!至少是元婴境的剑修!而且还是一个六境起步的武夫?!

这样的一个天才男子,定上了后浪榜前十!

可他为什么会在妖族后方?他不要命了吗?

难道是他的道侣死在了某个妖将的手中?

但不可能啊。

若是寻仇,那定是有目的边厮杀边寻找。

可这个人,他就站在原地,等着妖军冲来!

这明晃晃的是送死啊!

“长老,长老,妖军后防到底发生了什么?”

年轻修士们问向自己的长老,他们也很想康康。

“这…..”这些长老们面色复杂,一时都没有回过神。

“哈哈哈……这小子就是那个江临吗?谁说他是采花贼的?我看他分明就是一个疯子……”

城头一个赤脚修士哈哈大笑道。

“这不让浩然天下见一见,怎么行?”

赤脚修士将酒壶往下一扔。

酒壶破裂,可是酒水却像地泉一般,在城下不停蔓延。

最终,酒水形成一个胡泊,胡泊照应的,是那个不要命的男子在妖军之中宛若修罗的模样!

“师父!”

“益达公子?!”

当看到男子面容那一刻,钱甄多浑身一颤,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家师父冲到了后方!

而玉心宗的小倩更是认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