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小家伙你知道我忍得多辛苦吗

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第一章

货郎顿时肝胆俱裂,发出了一声分贝极高的尖叫,他有点明白这些村民是怎么回事了,他们村子肯定出了问题,而他们之所以跟着自己,就是他们因为某些原因自己出不去。

并不是货郎有多聪明,单凭村民们前后的怪异举动,再加上这跟在后面的玩意儿,别说货郎是个能做买卖的人,就算是普通人也能琢磨出来了。

这没有脸的人只是出现一刹那就消失了,但货郎分明感觉到那双啷当锤一样的眼珠子透着警告的目光。

如果继续拉着这些村民,天黑都走不出去,而且就算真的把这些人带出去了,他还能活吗?刚才那东西能放过他吗?

这么一想,货郎扔掉手里的筐,就要松开扁担跑路了,这些本就不值钱的东西哪里有小命重要。

可货郎还是晚了一步,他的一声尖叫已经引起了村民们的注意。

老赵和离得近的几个村民当即顺着扁担摸了过去,抓住了货郎。

虽然眼前根本就看不见任何人,但他们知道货郎就在那里,这是他们唯一逃出生天的希望。

货郎被抓住后大惊失色,喊着让村民们放开他,可村民们哪里肯松手,越来越多的人抓了过来。

货郎拼命地挣扎,结果惹怒了村民们,村民们看不到货郎的身体,于是就拼命地拉扯。

货郎发出阵阵惨叫,居然就这样被村民们给撕碎了。

货郎死了,所有的村民都是眼前一阵恍惚,再次缓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回到了岔路口。

有些村民看到自己手中抓着的血肉后连忙给扔了,拼命地擦着手。

老赵扔掉手里抓着的半截手掌,没有一丝内疚,反而怨恨货郎不带他离开。

骂了两声,老赵向着村子走去,连老婆和女儿都没管。

村民们被老赵的情绪感染,对货郎骂不绝口,有些丧心病狂的甚至生吃了手中的血肉。

陆陆续续地回到村子后,村民们依旧聚在一起,这个时候天还没黑,这次没能逃出去,他们只能再想办法。

可是能来村子的外人也只有这个货郎了,再想用这种方法已经不现实。

天色越来越暗,没有人敢回家,他们害怕黑夜,害怕那绝望而又无助的梦境。

终于,天完全黑了下来,村民们凑在一起,谁也不说话。

当时是夏天,就算在外面待一夜也没啥事,而且自从那些禽畜死后,村子里除了人就没有任何活物了,鸟不往这边飞,地里没有蚯蚓,甚至蚊虫都无影无踪。

就这样挺了半宿,老赵的女儿忽然对老赵说想上厕所。

老赵看了看周围,指着院子的角落说你就蹲那尿吧,快点回来。

老赵的闺女有些不好意思,但让她到没人的地方去尿她也不敢,好在那个角落月光照不到,是一片阴影。

虽然有些丢人,但脸皮哪里有小命重要,于是老赵的女儿就走向了那个角落。

周围很安静,所以村民们都听到了老赵和女儿的对话,但是如今这种事情已经让他们提不起来兴趣了。

时间流逝,女儿迟迟都不回来,老赵慌了,起身到那个墙角去看了一眼。

可是地上仅剩一滩被尿液浸透的泥巴,哪里还有人影。

老赵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液体,尿液自然也是液体,难不成……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虽然心里有些伤心,但老赵也没说什么,兴许要不了多久自己就要和女儿团聚了,更何况,明天天一亮女儿就会“活”过来。

回到原本自己待的地方,老赵的老婆问他女儿呢,老赵只说了两个字,没了。

老赵的老婆压抑地哭泣起来,老赵也不安慰,只是坐下来发呆。

老赵女儿虽然失踪了,但是却引起了连锁反应,人有三急,越来越多的人忍不住上厕所,但凡是走到角落里去撒尿的人就没有一个回来的。

老赵还亲眼看到一个老头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撒尿,结果整个人被自己尿出来的水线给吸了进去。

惨叫声此起彼伏,村民们都麻木了,如果撒尿也要死,那么谁又能逃得过去。

……

第二天一早,村子出奇的热闹,一切就好像恢复了当初的样子,村民们很早就起来,干活,做饭,打水,唠嗑……

然而老疯子却知道,这些已经都不是活人了,就连那个被吓疯的人也已经恢复成了没疯之前的样子。

按照老疯子的说法,一开始的十年时间,那些村民们不停地重复着从村长一家三口遇害,直到所有人死绝那段时间所发生的一切。

而老疯子就这么看了十年,这才搞明白那几天都发生了什么,而那十年来到村子的外人还是能够安全离开的。

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第二章

“共生体?”

听到这话,安东蓦地恍然大悟。

“不错,哈利身上的盔甲,是由共生体变化而成。”

艾迪点头,脸色凝重:“毒液告诉我,他从哈利身上闻到了同类的气息,那套盔甲可能拥有共生体的全部能力……而且,那具盔甲像是死物,不像是生命体,奥斯本公司很可能掌握了控制共生体的方法。”

“原来如此……看来,奥斯本公司完成了生命基金会没有完成的事业。”

安东迅速领会到来龙去脉。

他可没有忘记生命基金会早早的被奥斯本公司入主。

尽管在生命基金会垮台后,神盾局也参与了进去,但神盾局显然只能与奥斯本公司有所交涉,无法干涉奥斯本公司的具体运作。

有关共生体的实验仍在继续。

只不过,这场关于外星生物的实验,从非法阶段,转入了正规阶段。

目前看来,奥斯本公司从生命基金会接手共生体实验后,依靠奥斯本庞大的人才体系和生物科技优势,终于研究出了一条行之有效的强化路线。

哈利在台上展现出的生物盔甲,无疑就是最令人反驳不了的证据。

是的,生物盔甲。

安东清楚的意识到,哈利此时身穿的黑色盔甲,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从哈利平静的表现看,此时的共生体,大概率已失去自我意识,彻底变成了工具。

这套生物盔甲,就是利用共生体的“尸体”,打造出来的最佳武器。

“奥斯本公司作为一个大公司,愿意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维护和平及社会稳定,我们责无旁贷。”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我们成立了一个特殊部门。”

“这个部门将会与纽约警局特遣队合作,而我,哈利·奥斯本,会作为奥斯本公司的董事长,以及特殊部门的领导者,加入纽约警局特遣队,成为特遣队的特殊顾问,参与到特遣队的日常工作……就像大家都喜欢的那几只乌龟。”

忍者神龟加入特遣队后,名气大增,以最快的速度获得了纽约市民的认可,成为了纽约公认的吉祥物。

纽约警局特遣队为此,甚至把特遣队的警标,都改成了乌**像。

当然,这不是重点。

此时,哈利位于半空,一边说话,一边保持低头的姿态,俯视眼前的所有人。

不过,他的态度并不显得高高在上。

语气反而相当真诚,给人的感觉也十分诚恳。

顿了顿,不等众人开口,哈利又接着道:“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会成为一个新的超级英雄为大家服务,只不过我不是义务警察,而是可以参与警局特遣队执法的警队顾问。”

“警队顾问,参与执法……新的超级英雄?”

人们面面相觑。

他们还是头一次在如此正式的场合,见证一个超级英雄的诞生。

至于同样在类似场合,宣布自己是钢铁侠的托尼·斯塔克,并不能被算在其中。

新闻发布会不是钢铁侠诞生的地方。

有照片为证。

斯塔克工业总部大楼外的那条马路,被大家公认为钢铁侠诞生之地。

照片上,身为钢铁侠的托尼·斯塔克被铁霸王按在地上摩擦。

直到现在,都还有不少人保留着这几张源自号角日报刊登在报纸头版的彩色照片。

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第三章

齐雁和见状,嘴上还是挂着笑,可他出手却极快,掠起了一阵破风声,对着我就抓过来了!

下一瞬,凤凰毛忽然从左侧穿过,直接卷在了齐雁和的手腕上:“七星,快跑!”

我没犹豫,一把拽住了江辰,奔着走廊另一侧就跑过去了。

只要我跑了——程狗就不用再护着我了,他凤凰毛在手,自己逃出去,比护着我逃出去简单的多,八成能留下命。

江辰被我带了一个趔趄,咬了咬牙:“你身边的这些人,都是怎么训练出来的?”

是啊,我身边的人,跟他身边的人不一样,个个能拼出命来护着我,可他身边的,不过为了名,为了利。

“你学不会——你没有人心。”

江辰的脸一冷,我卡他卡的更用力了:“指路!走错一步,我弄死你的力气,还是有的

文学

。”

江辰最惜命,最谨慎,为了自己的安危,不敢给我指错。

有人过来,可看见江辰,不敢靠近。

保安人群后面,有一个人微微跟我点了点头。

果然是那个张浩。

他露出个嘴型:“谢谢。”

我装作没看见,免得被人发觉,给他带来麻烦。

到了一个很长的回廊,附近有很多门口,可江辰的身体,却明显的抗拒了一下。

“这边不能走?”

他犹豫了半秒,可就冲着这半秒就看出来了,这地方肯定有什么说道。

我立马拽着他就过去了。

他还想挣扎,可是惜命,跟着我就过来了。

这地方的门是细长的,窗户也是,有点像是老式西洋建筑。

他既然不想让我来,八成是个很好的躲藏地点。

上头的锁算是好锁,可我开锁技术十分娴熟,就在我拽着江辰进去,关门的瞬间,脚步声就同时从来时的回廊响了起来。

差一点就被看见了。

我单手顶上门,开始剧烈喘气。

江辰吸了口气:“上这里来你会后悔的,别怪我没提醒你。”

“笑话,要是能让我后悔,你会提醒我?”

江辰不吭声了。

我喘匀了气:“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行气?”

江辰冷笑:“你的本事,我见过,也听过——要是真的恢复过来,你没必要用我做人质。”

不愧是江辰。

那个时候,他就知道了,跟着我出来,也不过是想找到求助的机会。

是啊,要是没被江夫人献祭,这地方,闹个天翻地覆,又怎么样?

他不知道的是我现在的情况,以他的本事,完全可以自己把我反手制住,可他不敢——太谨慎,也太惜命。

“李北斗,我劝你把江先生给放出来!”

“江先生出什么事儿,你这辈子别想出去!”

外面是那些先生们的无能狂怒。

我冷笑,狠话听多了,耳朵起茧子了。

而且,没提程星河,这是好现象,说明程星河没被抓住。

我随手把灯开开,这个屋子的陈设,跟刚才的书房差不多,不过这里没有那么多书,架子上是珍玩摆设,倒像是会客厅。

“这屋子干什么用的?”

江辰冷笑:“住人的。”

爱说不说。

我拽着江辰四处看

文学

了看,出了口气:“你这次怎么从天师府出来的?你背后那个靠山,连三清老人都管的了?”

江辰一笑:“算是吧。”

我其实很想看看江辰的流年走势,可现在根本就看不出来。

同时我努力用调息法来运行体内的气——可神龛虽然被毁掉了,行气还是没法完全恢复。

用什么法子能恢复呢……

还是说……一种不安笼罩了上来。

没法恢复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