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快点啊疼太大了教官,被群交的白洁

啊快点啊疼太大了教官 第一章

明白了这一点,众人低垂下头颅,表情也都变得越发的恭敬了。

对于化羽宗的归属感也变得更加的强烈起来。

毕竟有这么一位超越仙人的祖师庇护,化羽宗如今虽然青黄不接,处于低谷,但再次强大起来简直指日可待。

而有祖师的恩泽,他们哪怕只是得到一点点照顾,也绝对不难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甚至是走得更远,总而言之,前途无量。

不止长老首座们能想到这一点,其他的弟子也同样能想到,毕竟能走上修仙之路的,就没几个蠢货,大部分人的脑袋都是非常灵光的。

有人甚至激动得浑身发抖,觉得自己当初选择拜在化羽宗门下,简直就是这辈子所做下的最为正确,最为明智的选择。

林小遥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表情也十分满意。

在众人眼中,这一切不可思议的奇迹,对他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这么做的原因也很简单,既然将天魔宗夷为了平地,不将该派的灵脉抽取出来,难道要便宜那些不相干的修仙者?

而化羽宗他住得十分舒服,打算继续苟着。

换句话说,这里就如同他的家一样。

而既然有了好的灵脉,自己也用不上,当然就要利用它改善一下化羽宗的修炼条件了。

这就类似于前世有了钱,就算不买新房子,但住了十多年的老房子,总要重新装修一下。

这么做很合理,而且也不过分,对吧?

反正对他来说,同样是举手之劳啊!

而且还顺带为自己刷了大量的声望。

原本仙人祖师只是传说,现在大家却亲眼目睹,而且还提供给他们这么多好处。

人人都能够享受到的好处。

如果好感度与声望可以量化的话,林小遥这一通操作,声望与好感度同样也刷了一个满屏呀。

他很满意,随手为之就能获得一个双赢的结局。

“你们好自为之,希望下次再见面的时候,化羽宗的实力,不再如现在一般,如此的寒碜。”

“是,谨遵祖师法喻,我等一定好好努力,不敢辜负祖师爷的期许。”

青羽真人只觉得老脸通红,虽然这不一定是他的锅,但作为掌门尊者,他觉得自己肯定是要为本门实力的衰败负责任的。

连忙跪下行礼。

如今有了这么好的灵脉,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拼尽全力,尽快提升自己与门下弟子的实力。

“谨遵祖师法旨!”

其他弟子也五体投地,准备磕头恭送祖师。

林小遥点了点头。

不再废话,毕竟过犹不及。

而沉默寡言才更符合仙人祖师的人设,于是他就转身准备离开了。

然而就在这时。

“祖,祖师……”

一怯怯的声音传入耳朵

那声音如黄鹂出谷,似珠落玉盘,十分的清脆,听在耳中非常的舒服。

林小遥停下脚步,循着声音转过头。

化羽宗其他的修仙者也都是同样的动作。

众人心中非常诧异,祖师爷已经表明了态度,此间事了,他准备暂时离开,谁么大胆,居然敢将他老人家叫住?

不知道这么做,会显得非常不尊敬吗?

也太冒失了。

“书琴。”

一做道装打扮的金丹修士更是急着跳脚。

看向自己的两个徒儿。

这对姐弟平时明明很听话,行事也很稳重,今天这是怎么了?居然大胆将祖师爷叫住,如果他老人家怪罪下来……

石道人急得满头大汗。

杨书琴给了师父一个歉意的眼神,随后却带着弟弟勇敢的向着前面走去。

化羽宗的众长老虽然觉得不妥,但祖师爷都没有说话,他们当然也不敢阻止,于是眼睁睁的看着这对姐弟,怯怯的来到祖师爷的面前。

距林小遥大约有三丈远,做姐姐的一拉弟弟,两人一起,跪下磕了三个响头。

“多谢祖师救命之恩。”

“多谢祖师爷救了我家乡的满城生灵。”

林小遥点点头。

虽然被青光遮挡,但他的嘴角边隐隐流露出一丝笑容:“你们俩也很勇敢,很不错。”

这话一出……

轰!

整个化羽宗都炸开了锅,弟子们交头接耳。

别说普通的小修仙者,便是诸位长老首座望向这姐弟二人的表情,那也是充满了各种羡慕嫉妒。

连他们也不敢单独找祖师爷说话。

而这对姐弟不但说了,而且还得到了祖师爷的赞许。

表扬他们勇敢不错。

这是何等的殊荣?

众人除了羡慕还是羡慕。

能够得到祖师爷的赞美,那就是一步登天了。

毫不客气的说,就因为祖师爷的这一句话,这姐弟二人以后在化羽宗的地位,就能够得到翻天覆地一般的增长。

与以前变得大大的不一样。

以后他们不论能够获得的修炼资源,还是宗门的重视程度,都不是同辈弟子可以比拟的。

必将成为本门小一辈弟子中,最受重视的几名存在之一。

啊快点啊疼太大了教官 第二章

眼看着,三代强者谋划了近乎三百万年的计划,就要在自己的手中实现,少昊心中的激动可想而知。

可谁知道,就在这关键时刻,却因为人族库存不足的原因,这项伟大计划就要宣告流产。

对此,少昊的内心是崩溃的。

在这短短片刻之间,祂便经历了人生之大起大落,这巨大的落差感,当真是让祂无奈的紧。

但是,无奈归无奈,办法还是要想的。总不能将这伟大计划,一直搁浅下去吧?

继续传下去以待后人,显然是不现实的。

要知道,天地间的环境,只会越来越恶劣,而非是越来越好。

是故,

现在收集不到炼制周天神殿的材料,那以后,就更收集不到了。

因此,这项计划必须在祂手中完成,不能在留给后人了。继续拖延下去,只会让这项计划逐渐遗失在岁月长河之中。

炼!

必须炼!

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把三百六十五座周天神殿给炼出来。

文学

默默的,

少昊在心中下定了决心。

就当做,

这是祂成道的考验吧!

伏羲在位时,有先天凶兽之乱。

神农在位时,有先天劫气之劫。

轩辕在位时,有万族兵戈之祸。

而祂少昊,自继位起,便四海升平,整个洪荒,并无任何祸乱灾劫的发生。若是不出意外的话,祂将会顺顺利利的度过任期,成就五帝之位。

可五帝的功果,虽然无法比肩三皇,但那也是洪荒顶级的果位之一,岂是那般容易就能获得的?

是以,眼下的周天神殿之事,就是天道对少昊的考验。

成了,祂便是洪荒的五帝!

败了,祂就只能是人族的五帝!

天地间的瑰宝,

世间顶级的业位,

岂能轻易允人?

想想也不可能,

定然要成就万世不易的大功果!

……

…………

太庙之中,

少昊静坐三千年,

终于让祂想出来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那就是,

借万族之手来炼制周天神殿!

作为从无尽岁月之前,就传承下来的先天种族,虽说现在在人族的刻意打压之下,变得有些没落了。

但无可否认的是,祂们的底蕴,绝对要比人族深厚的多。

就算祂们曾经没有阔过,但祂们诞生的早啊。早在上古,乃至远古,祂们就已经存在了。

在那个时代,

就是地上随处可见的一根草,放到如今,也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

这也就是说,万族在上古、太古时代,随便攒点家底,留到如今,都是一笔非常珍贵的财富。

诞生的早,

就是万族最大的资本。

也因此,祂们的手上,肯定能筹齐炼制周天神殿的材料,且还是后天至宝级别的。

当然,或许单个的先天种族,没有这个能力,但合万族之力,绝对能做到这一点。

……

…………

按照少昊想出的办法,先举人族之力来炼制周天神殿,能炼多少就炼多少,余下的部分,就交由万族来炼制。

此法,先是将拥有周天神殿的好处,放出去,好叫万族得知,以吸引祂们的好奇心,逼得祂们主动来人族询问周天神殿之事。

接着,人族一方面百般遮掩,完全不承认此事。另一方面,则是继续放出周天神殿的消息,以让万族确定此事的真实性。

最后,事情就简单多了。

在确定了周天神殿之事的真实性后,万族必然会动心,从而会想尽一切办法的想要拥有一座周天神殿。

周天神殿,具有逆反先天之能。修炼环境,更是媲美着上古时代的名山大川,能供养大罗金仙在内修行。

这般强大的能力,正是一族崛起之希望所在。是以,只要万族脑子没问题,就不会看不出拥有周天神殿的好处。

而拥有周天神殿的人族,便可凭此拿捏万族,让其奉献材料,以供人族炼制周天神殿。

当然,想要让万族心甘情愿的送出,足以炼制周天神殿的材料,那人族也是要付出一部分代价的。

因此,少昊决定拿出部分炼制周天神殿的名额,以交给万族。

……

…………

在得知周天神殿之事后,万族定然会迫切的想要知道更多的消息,从而不断的向人族询问。

而见万族如此,人族自然知道关于周天神殿一事,已经完全暴露,无法在“瞒过”万族了。

这个时候,便需少昊适逢其时的出现,言念及万族劳苦功高之云云,人族决定,拿出一部分炼制周天神殿的名额,送予万族。

但,万族种族数量太多,而名额实在有限,不能轻易许之。故此,人族需要好好合计,这些名额给哪一族比较合适。

言已至此,

就让万族回去等消息,待人族有了决定,再来通知祂们。

此举,就等于暗示让万族给人族送好处来了。毕竟,无缘无故的,人族凭什么把名额给你?

这般毫无遮掩,等若赤果果敲诈的计划,万族能人无数,自然不会看不出来。

但看出来又能如何?

为了种族的未来,祂们便是在不情愿,也不得不咬牙为人族献上礼物,以获得炼制周天神殿的名额。

这就是阳谋了!

明知是计,也是无法避免。

而少昊呢,凭借着此计,便可坐在人族,静等万族献上宝物,以供祂炼制周天神殿。

待万族送上的礼物,被少昊消耗完毕之后,那还没被炼制出来的周天神殿的数量,就是人族分给万族的名额。

至于怎么分?

那就简单了。

直接把万族的礼单列出来,从高往低向下排,谁给的多,名额就分给谁。

当然,为了确保万族的实力因此壮大,对于分配周天神殿名额一事,自然要有着限制。

那就是,每一族,最多最多只能拥有一座周天神殿。

这是极限了。

……

…………

少昊是个行动派,心中有了计较之后,祂直接吩咐众人行动起来。

很快,

关于周天神殿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洪荒。

万族自然也得到了这个消息。

啊快点啊疼太大了教官 第三章

物部。

白司吏正在清点账目。

废丹劣肉多发少发无所谓,每个人的俸禄必须算清。

监考有功,调任吏部的王侍郎,前些日子上了奏折,要彻查大乾官吏俸禄体系。

甭管王侍郎在民间有多少带味道的风闻,那也是当今的红人,必须予以重视。

白司吏听到开门声,抬头看到来人,顿时脸上笑开了花。

“呦,这不是周先生?有些日子不见了。”

“出了趟远门,想起今儿发俸,这不就来看看。”

周易在家休息了几日,发现门外女子又有增多的趋势,连忙来物部点卯当值。

大狱的妖魔,能增长道行,比起女子有趣多了。

现在有神牛看家,周易忽然希冀有个大贼去偷东西,然后看看倒霉蛋什么面相。

“这可太正好了,我这刚刚将您的俸禄清点出来。”

白司吏取出精致的盒子,说道:“两个月,钱两贯,废丹四颗,劣肉二十斤。”

熬了数年,周易的基本工资一文钱没涨,福利翻了一倍。

丹药是几百年不变的精气丸,黑不溜秋,直接扔进嘴里。

吧唧吧唧。

“味道比以前差了点。”

周易觉得这句话耳熟,蓦然间明白,老张才是真的神仙中人。

一路上遇到熟人都打招呼,大家都知道周易脾气好,不会轻易让人挂账,愿意与之结交。

此时已经是午后。

老张躺在椅子上,双腿搭着桌子,吱扭吱扭的晃动声很有韵律。

墙上挂着三幅画,左面是燕赤霄,右面是秦琼,正中最帅的骑牛道人。

陈英扎着马步,手中毛笔在宣纸上勾勒,已经画出了三分韵味。

周易见到这一幕,莫名的和谐。

“如果能延绵几百年,那就太好了。”

陈英抬头见到周易,面色一喜,小心翼翼将毛笔放在一旁,轻声道:“周哥,你可算回来了,张哥每日念叨你。”

“念叨我什么?”

周易注意到张诚耳朵动了动,断定这厮在偷听。

陈英笑道:“还能有什么,没了您,春风楼的头牌都不理会张哥了。”

周易凝聚阴神之后,神魂滋补肉身。

原本沧桑帅大叔,变成了剑眉入鬓,凤眼生威,又稍稍有些憔悴,兼具故事和气质。

之前与张诚去春风楼,周易只需眼神注视就能酒水打折,让姑娘们心口发热,晕生双颊。

“咳咳咳!”

张诚忍不住咳嗽出声,警告陈英不要乱说,哼哼道:“你小子运气真不错,出个京闹好大的动静。”

“京城都传遍了?”

周易笑道:“回来这几天,发现牛肉价格涨了几倍。”

陈英一脸八卦的凑过来,挤眉弄眼的说:“亲眼见到没,那位……”

指了指正中墙上,挂着的骑牛道人。

周易得意道:“当然见到了,我还上前搭话了。”

张诚这下忍不住了,连忙追问:“真的?你小子还能入了那位的眼?说了什么话?”

“当时我正追杀妖魔,仙人从身边飞过,便躬身施礼说了句:前辈万福。”

“切!马屁精!”

张诚脸上掩饰不住的羡慕,说道:“幸好你没给斩妖司丢人,楚王爷亲口嘉奖,奖励了一万功勋。”

周易在金光寺封闭山门期间,不惧妖仙危险斩杀妖魔,拯救百姓,成了斩妖司内部宣传对象。

至于外部?什么外部?

天下太平,宣传什么宣传?

“张哥,昨天你还说呢。”

陈英学着张诚的语气:“老周这人,不懂得拍马屁,要是我遇上了那位,至少能混个牵牛使。”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