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卫淑华在上船上,孕夫生子玉势药棒扩产

老卫淑华在上船上 第一章

安格尔进门后,最先看到的是飘在不远处的黑伯爵。

黑伯爵身周不断的涌动着能量,而卡艾尔和瓦伊,则瑟瑟发抖的站在不远处的角落。

安格尔正疑惑发生什么情况了时,就发现黑伯爵身周的能量扫了过来,这是一种带有探寻性质的能量,哪怕能量还没接触到安格尔,安格尔已经有一种浑身上下被窥视的感觉。

安格尔没有任何动作,任由能量靠近自己。

不过,探寻的能量并没有真正触碰到安格尔,而是主动绕开了。

后进来的多克斯也一样,能量也没触碰到他,就绕到了其他地方。

显然,一切都在黑伯爵的控制之中。

可就算黑伯爵没有主动用能量窥视众人,但能量本身带着的威压,还是让处于其中的人感觉不舒服。

安格尔都有这种感觉,想必卡艾尔和瓦伊的感觉更甚,他们能瑟瑟发抖的站着,其实都已经很不错。

黑伯爵或许也知道这种大范围且深度的探寻,会让众人感觉到不适,所以,很快就收束回了能量。

直到空气中的紧张气氛消失,卡艾尔和瓦伊才重重松了一口气。

安格尔则是走向了黑伯爵:“大人,可有什么发现?”

安格尔不知道黑伯爵为何突然动用了如此深度的探寻能量,或许是为了不浪费时间,又或者是觉得在地下教堂没有发现顶部尖角异常而打算在这里一雪前耻。

不管是为了什么原因,反正现在对这个建筑内部最熟悉的,毫无疑问就是黑伯爵。

所以,安格尔也没有再去探索,而是直接询问黑伯爵结果。

黑伯爵觑了安格尔一眼,淡淡道:“你想捡漏的话,应该是不行的。”

听到“捡漏”这个词,安格尔就明白,黑伯爵肯定是听到了他与多克斯在外面聊的话了。不过,他们谈的也不是什么隐秘,所以安格尔也没有在意,而是说道:“无法捡漏,也分三种情况,要么是时间流逝,好东西也烂了;要么是房子的主人离开时,带走了所有宝贝;要么就是被劫掠了。不知道,大人所说的是哪一种情况?”

黑伯爵:“第一种情况可以刨除,第二种情况有可能,第三种情况必然发生。”

其实第二种情况都没必要分析,房间主人要离开这里,只要不是猝不及防的离开,必然会带走所有的好东西。

最主要的还是第三种情况,这意味着这万年来,除开他们以外,还有其他人进入过这个房间,并且留下了劫掠的痕迹。

安格尔的目光往四周看了看,周围很干净,除了和地面直接相连的桌椅外,其他什么都没有。

且桌上的抽屉,有被损坏的痕迹,包括锁芯都掉在了地上,这显然是被后来者强行打开的。

看到这,安格尔轻声笑了笑,回头看向一旁的多克斯:“看来,你的郁闷又要增加了。”

多克斯也不笨,在黑伯爵说出有第三种情况的时候,脸色就开始变黑了。

第三种情况存在,意味着,在这万年内,有其他人进入过这个房间。但是,外面的大门是锁住的,且和魔能阵相连,哪怕安格尔想要进入,都必须中断门上的能量供给,外挂一个阵盘才能进入。

也就是说,其他人更不可能打开那扇门。

后来的劫掠者,没有从他们来的那扇门进来,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

这个建筑内,不止一个出口。

在岔道的时候,看似右行是死路,但现在,死路又变成了一条活路。

如果这条活路是一条真正能通达目标点的路,多克斯的郁闷是肯定的,因为在他眼里,他们现在变成了专门给游商组织开道的人。

看着多克斯那郁闷的表情,安格尔就想笑。此前,以为多克斯是大大咧咧的人,没想到在这种小事上倒是斤斤计较,看起来心眼似乎也没有那么大。

“那大人可有找到出口?”安格尔强忍住对多克斯的嘲笑,转头看向黑伯爵。

黑伯爵犹豫了一下:“可以去二层壁炉里看看,那个壁炉的烟道,有被人动过的痕迹。”

黑伯爵都指出位置了,安格尔也懒得再去搜索其他地方,直接朝着二楼走去。

众人也纷纷跟上。

来到二楼后,安格尔看着地面乱七八糟的被劫掠后的痕迹,甚至连挂在墙壁上的星彩石,都碎成多块落在地上,可见当初劫掠者有多么的狠。

“这些人就跟一群喂不饱的饿狼似的,就为了那一点点东西,连平日的优雅与格调都放弃了。真是不屑与之为伍。”多克斯话是这么说,但语气里的酸味,是怎么掩盖也遮掩不住了。

黑伯爵听到多克斯的话后,冷哼一声:“你这句话如果在外面说的话,各大巫师组织起码有一半的老怪物会来找上你。”

要知道,花园迷宫是一个开放遗迹,多克斯这一说,等于把所有探索过遗迹的人都损了一顿。

多克斯似乎也回味出了不妥,补充道:“我不是说所有人,我是说来过这个房间的人。”

虽然有补充,但哪些人来过这些房间,这些人是否还活着,都是个问号。假如这句话传出去,说不定多克斯还是会遭到某些老怪物的记恨。

所以,多克斯又想了想,然后摆出双手合十的动作,向着众人鞠礼拜托,不要将这些话传出去。

众人也没有传出去的意思,黑伯爵也纯粹是吓他的,所以看到多克斯合十鞠躬,哼哧了一声,也算是应了。这件事到这,也就了结了。

多克斯其实都有些意外,他原本还以为黑伯爵可能会借此要挟他,从他口袋里掏出一些东西。但就这么平静的和解,多克斯自己还觉得挺高兴。

多克斯想的其实没错,黑伯爵还真有这种念头,不过,看在多克斯一路上指路的份上,也就罢了。

何必难为一个付出很多,却毫不自知的笨蛋呢?

另一边,安格尔在众人谈话的时候,就已经钻到了壁炉里。刚才询问黑伯爵出口时,黑伯爵是犹豫了一下才说出壁炉的,可能是黑伯爵自己也无法完全确定这里是不是出口,只是因为烟道里有人为的痕迹,才先说的这里。

老卫淑华在上船上 第二章

剧本没那么好写。

渡边彻自以为是的心稍稍收敛。

他只是成绩全国第一,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剧本家。

至于两位大小姐要求太苛刻,说到底还是他自己写得没有足够好。

晃子和宫崎美雪回到家,今天提前早退的小泉青奈,已经在厨房准备晚餐。

『还有那放学后常去的小店,每每光顾的点心屋』

『还有不绝于耳的唠叨,被责备的早晨』

伴随燃气灶火焰燃烧的轻微声响,还有温柔的哼唱声。

“好香啊。”宫崎美雪嗅了嗅。

“青奈,今天吃什么?”晃子迫不及地走进厨房。

小泉青奈正用双手来回摔打肉团,去除里面的空气,同时不断调整肉团的形状。

不用她回答,晃子一看就明白了。

“汉堡排?太好啦!我太爱你了,青奈!”她抱住小泉青奈,脸蹭在小泉青奈肩上,“不想把你让给渡边那小子了。”

“没有渡边少年,青奈不会做汉堡排。”宫崎美雪靠在厨房门,悠闲地看着两人。

“不是这样!”小泉青奈掩饰着害羞,“你们想

文学

吃的话,我也会给你们做啊。”

“虽然我很想相信你,但这几年的外卖生活,提醒我认清现实。”晃子站直身体,离开小泉青奈。

她在水池里洗手,然后拿起一份肉团,帮忙摔打起来。

“为了不吃外卖,就让我利用一下渡边那小子吧。”晃子恶狠狠地说。

小泉青奈没说话,只是专心制作汉堡排。

今天之前,尽管解释不清,她依旧会努力解释,但现在……之前一个月白被误会了,没有也有了。

还有,汉堡排好久没做,万一不好吃怎么办?

突然指定要吃汉堡排,为什么不让她做擅长的料理呢?真是的。

“青奈?青奈!”

“啊?”晃子突然的声音,让小泉青奈回过神,“怎么了?”

“你在想什么啊?我问你拍成这样子够了没有?”晃子掌心托起汉堡排。

小泉青奈连忙打量两眼她手里的肉团:“再薄一点,大概1.5厘米的厚度。”

“好。”晃子继续用双手来回摔打,“你真的要和那小子谈恋爱?”

“……”小泉青奈拍好一个,拿起另外一个。

“不要怪我话多,那小子瞒着女朋友和清野交往,你……”

“晃子。”宫崎美雪打断晃子,“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绝对保险的恋爱。青奈才25岁,错了也可以重来。”

晃子忍不住担忧道:“可是……”

“你自己看,”宫崎美雪指着小泉青奈,“她现在是不是很开心?”

晃子视线扫过小泉青奈通红的脸,还有料理桌上精心准备的晚餐。

“啪!”她把手里逐渐成型的肉团拍在案板上,厚度变成0.3厘米,“渡边要是敢让青奈伤心,我和他同归于尽!”

小泉青奈没说什么,心里却十分感动。

美雪的理解和支持,晃子的担心和忧虑,不同方式,同样的关心。

她也曾想过和渡边彻的未来。

可能结不了婚,不能光明正大,就算有了……孩子,也不能住在一起。

但是,能一辈子和好友住在一起,然后有个孩子,偶尔和渡边约会,这样的未来同样幸福得让她憧憬。

汉堡排拍打好,在冰箱里放置三十分钟,这段时间做了些配菜。

等煎好汉堡排,好看的摆完盘,三人等在餐桌上。

“那小子真的说今晚要来吃饭?”晃子双手抱在脑后。

“嗯。”小泉青奈撩起左手手袖,看了看表盘。

不用看也知道,她提前做饭,规划过时间,确保能让渡边彻一回来就能吃上刚出锅的料理。

现在晚饭做好了,却见不到渡边彻的人影。

“好慢,应该早就放学了才对。”宫崎美雪说。

“可能是有什么事吧,再稍微等等吧。”小泉青奈笑着说。

“难道是和大小姐们去吃大餐了?”晃子脸色阴沉下来。

“渡边说来吃饭,他一定会来。”小泉青奈肯定道。

晃子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你相信他,但正牌女友叫他去吃饭,他总不能……”

“叮铃~”,门铃声。

小泉青奈立马起身过去,一面走,一面整理刘海和裙摆。

打开门,是穿着校服的渡边彻。

“抱歉,有点事,回来晚了。嗯——好香,饿了。”

“那就快点进来吃吧。”小泉青奈温柔地笑着帮忙拿过书包。

她没问是什么事。

渡边彻换好鞋,一走进餐厅,盘膝坐在椅子上的晃子立马摆着臭脸说:

“让老师等你,渡边小子,有你的。”

“老师,吃饭的时候能不能把脚放下去?”渡边彻靠着小泉青奈的位置坐下。

“你教训我?!”

“好啦好啦,吃吧,我饿死了。”宫崎美雪双手合十,自顾自说了一句‘我开动了’,然后吃了起来。

晃子恶狠狠地瞪了渡边彻一眼,像是要吃他的肉似的咬了一口汉堡排。

渡边彻没理她,吃了一口,嘴里“嗯嗯嗯!好吃!”地夸赞,又连着吃了两口。

“慢点吃,别噎着了。”小泉青奈开心地看着眼前一幕,拿起筷子加入三人,吃起今天的汉堡排。

明天做什么好呢?

吃完饭,渡边彻回502室。

小泉青奈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

此时她的心情,就像驾驶一艘船,来到一片崭新的大陆。

映入眼帘的首先是海滩,海滩上有高高的椰子树,漂亮的沙子,螃蟹跑来跑去。

在这里玩几天,往内陆走,明天又会遇到什么呢?

一望无际的草原?高耸入云的山峰?水汽弥漫的大瀑布?

这是一片新的世界,只要往前走上一小步,就可以看见全新的风景,发现新的乐趣。

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探险,想象和渡边彻即

文学

将度过的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

老了会怎么样呢?

料理台,宫崎美雪负责洗碗,晃子负责擦干餐具里残余的水分,她们听着小泉青奈时不时发出一阵自己都没察觉的笑声,互相对视一眼。

那个温柔、稳重、在家有点一点点懒惰的二十五岁女人,现在已经被恋爱变成笨蛋了。

五月三日,周四,小雨。

早班会前,老师们悠闲的交谈时间。

明天是一年一度的球技大会,后天是周六,大后天周日,差不多三天的假期,教师们也开心轻松起来。

“昨天那个电视剧太甜了,那个超级帅的男主角把傲娇女主角逼在墙角,拿出家门钥匙,对她挑眉,女主角红着脸去拿钥匙的样子!啊——,我也好想谈恋爱!”

“别说了,真倒霉,昨天我没看成。”

“怎么了?”晃子加入年轻女教师的聊天。

“还不是老妈,这周又给我安排了相亲,说是医生。”

“医生不错啊,为什么不试试?”晃子说。

“嗯,那个人长得……如果能有电视剧里那么帅,没有工作我也认了!对了,晃子,你和青奈还有美雪,没被安排相亲吗?”

“没有啊,家里只是说了两句,没有强制安排。”

“你们三个的条件,还不是随便挑吗?特别是青奈,找个东京富豪,什么公司董事没问题。”

“我?”旁听不发言的小泉青奈,忍不住笑着指着自己。

“对啊,看看这可爱的脸蛋,大大的胸部,细细的腰,还有超级温柔的性格!青奈,和我结婚吧!”

“一边去啊,青奈已经……你一个女教师凑什么热闹。”晃子笑骂道。

“诶?!已经怎么了?有了?男朋友?多大?什么职业?长得怎么样?年薪多少?”

“长得可比你喜欢的艺人帅多了。”晃子炫耀道。

“不可能!我家艺人最帅!”

“和渡边那家伙一样帅,你说有没有?”晃子不怀好意地说。

老卫淑华在上船上 第三章

第1263章二比二

除了哈莉,詹妮弗康纳利不信任任何人。

哈莉她们不愿带刚蹿红的梅乐莎乔姬玩。

雪琳芬则都无所谓,她又想要孩子了,离开洛杉矶时,宋亚如是总结。

米拉留在了洛杉矶,全米巡演之旅继续,十一号,宋亚抵达纽约翠贝卡家中。

“唉!”

这边还有和夏奇拉一起生活过的痕迹,自从自己在二毛和米拉成双入对后,她就不接电话了,把小亚莲恩也带回了南美,现在在那边宣传她的西语新专DondeEstanLosLadrones,‘小偷在哪里’,这张专辑有点向麦当娜那种社会活动积极分子靠拢的意思,抨击了她母国哥伦比亚的腐败状况,哥伦比亚政府开始不喜欢她。

但这也是向更高层次更有影响力的潮流DIVA迈进的必经之路。

宋亚还立在门口叹气呢,海登已打开了电视机。

今天是非常重要的大日子,众院弹劾案投票日。

国会大陪审团伪证罪、宝拉琼斯案中的伪证罪、妨碍司法公正和滥用权力四项罪名将进行分别投票,也就是说现任大统领必须拿到四比零的成绩才能过关,被简单多数攻入任何一个球都不行,那会意味着弹劾被通过,他成为历史上第二位被弹劾的大统领,如果再在参院被象党拿下三分之二选票,他就会创造历史,成为首位被弹劾下台的大统领。

投票还未进行,议员们仍在激烈辩论。

“阿肯色是阿美利加的大统领,不是人民,不是你我之中任何一个人的敌人,宪法也不是被用来进行政党攻讦的万能钥匙,仅仅是因为我的某些国会同事不喜欢他……”

安德伍德嗓子都哑了,他站在演讲台前愤怒的呼吁,做投票前最后之努力。

“可怜的家伙……”

和他打赌的象党众院领袖纽特金里奇上个月被驴党媒体抓到了出轨的实锤,情人是农业委员会内的一位二十来岁雇员,在莱温斯基丑闻中上蹿下跳的他竟然私底下在玩老牛吃嫩草的办公室恋情,ACN主播戈登乱搂一耙子还真蒙对了,虽然这次主要功劳不是他的。

纽特金里奇顺势宣布愿意为象党众院中期选举的失利负责,无论这次弹劾案通不通过,他也将于明年一月一日辞职,不再连任象党众院领袖。

此举有点哪怕溺水也要捞住一个敌人带走省得路上寂寞的意思,由于他和安德伍德的赌注是弹劾案,安德伍德的压力更大了,一旦弹劾案被通过,安德伍德如果不履行赌约辞去党鞭职务,必然会成为众人对比讥笑的恋权政治小丑。

安德伍德只能背水一战,宋亚发自内心的为他担忧。

“你在哪?我已经到大都会唱片了。”

这时前妻打来电话,她最终选择了没听经纪人桑迪格伦的意见,同意索尼哥伦比亚唱片的开价再续约三年,两专,签约金两千八百万,维持住了DIVA的身价。

她前天回的纽约,埃及王子圣诞节档期上映,届时她和惠特尼休斯顿要帮忙跑宣传,在很多场合合唱主题曲WhenYouBelieve,而且也同意了帮忙录APESHIT。

这个时机正好,现在媒体们终于顾不上什么东厅洗手间了。

“这么早?我连行李都还没放下呢。”

“你不来我走了,找别人录吧。”她说。

“别别,等我一会儿就行,马上到。”

“哼哼……”

大都会唱片不远,宋亚很快赶到,两人自然能享用最好的录音室,除了调音师、乐手、合音等人员,大都会唱片总裁陪同她经纪人桑迪格伦、管理人纽曼都坐在外面控制室。

“APLUS,Mimi做这种转型好吗?”

纽曼现在肯定已经知道她倒嗓了,但怎么办呢?续约合同已经签了,情绪萎靡地问道。

APESHIT她也要唱RAP,以前她没少和说唱歌手合作但真正自己来这还是开天辟地头一遭,纽曼忧心忡忡。

宋亚摆手示意他等等,拉开门嬉皮笑脸钻进录音棚,对家常打扮,正研究歌词的前妻笑道:“怎么没带小雷加一起来?”

“让他听我们唱这种脏话?”她举起歌词翻了个白眼。

“对对,还是你考虑得周到嘿嘿……”宋亚伸手搂她,“嗷!”

“卢浮宫?”她问。

“卢浮宫!”

宋亚斩钉截铁点头,“一切都安排好了。”

“史上最贵MV?”

“没错,我让A+电影工作室找人拍。”不这样她不答应,怼格莱美的歌也需要砸钱展示实力作为噱头,就像当年MJ兄妹创纪录那首scream的MV。

“哼哼……导演是谁?”

“我……嗷!”

又挨了一蹄子,“我让扎克来帮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