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进入的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内裤奇缘目录

被进入的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 第一章

王居安下了楼,在车里坐了很久,又瞄楼上那扇窗,越想越心烦,不觉伸手一拍方向盘,却又没脸面再回去。

苏沫还坐在床沿上哭,觉得这几天眼泪快要留尽了。

手机响起,她原本不想接,电话铃却是不依不饶。她擦了擦眼,拿起来听了,周远山问:“你什么时候走?”

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和气,苏沫满腹委屈正想找人倾诉,冷静了一会,克制住,只说:“快了。”

那边却听出来:“你怎么了?没事吧?”

苏沫笑笑:“我没事,挺好的。你有事吗?”

周远山犹豫了一会,才道:“我有个大学同学打算自己办个事务所,叫我过去入伙。”

苏沫心说,他也要辞职么?却道:“这是好事啊?”

周远山顿一顿,像是试探:“地方就在你们江南那一块。”

苏沫一愣。

他又道:“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我可能会和你一起去过去看看。”

苏沫说:“行,我来做东道,尽地主之谊。”

他笑了:“那么,你到底是哪一天走?”

苏沫无法,只得说出具体时间,忽然想起件事,问:“你明天有空吗?”

“有。”

“我想去看看莫蔚清的爸妈,她走前交代过。”

“是吗?她家以前好像住的挺远,近郊了,”周远山道,“明天早些出发,我开车过来接你。”

第二天一早,周远山上来敲门,苏沫一看时间,八点不到,匆忙洗漱了,才去开门,有些不好意思道:“你不用特地跑上来,电话响一声我就知道了。”

文学

周远山没搭话,转头看她窗台上的植物,问:“这些东西怎么办?”

苏沫说:“要不你拿过去?”

周远山摇头:“我养不来这些东西,我拿着给所里的小姑娘算了。”

苏沫挽起发髻,笑:“女朋友啊?”

周远山道:“不是,年纪太小,有代沟,我还是喜欢沉稳的。”

两人说着话下了楼,苏沫一见王居安的车就钉住了步子。

周远山看了她一眼,提醒:“我的车在这边。”

苏沫有些恍惚,虽跟着他走,但仍是去瞧另一处的车和车里的人,王居安穿的还是昨天那身衣服,不知是一晚上没回去,还是今天一早又来了,这会儿正坐在里边抽着烟,像是百无聊奈地瞧着他俩。

周远山也回过头看他一眼。

苏沫上了车,周律师很有风度,问:“走不走?”

她不敢犹豫,低头道:“走吧。”

周远山开车上路,忽然说:“股东大会那天,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为什么还要走。”

苏沫道:“我不想再谈这件事。”

两人一路无话。

找去莫蔚清家里时,已近中午,莫蔚清的父母看起来都很朴实,说起女儿直抹泪,一边说我们不认她的,一边又说这孩子怎么这样傻。苏沫把莫蔚清的字条和银行卡一并交过去,又问起小孩的事,老人抹泪道:“原本是跟着那边的爷爷奶奶,后来他爸再婚,又给送回来了,现在上幼儿园了,在家呢,总是学人家喊爸爸妈妈,还不如让她和孩子们一起处处。”

苏沫叹一口气,又问是哪家幼儿园,老人家忙带了他们去瞧。

两人隔着铁门瞧那孩子,两岁多点,穿得和其他孩子差不多,瞧上去还好。

周远山低声说了句:“像她。”

两人返回市区,苏沫也算了却了一桩心事,却仍有件事压在心头,她对周远山道:“你能不能送我去王亚男家里?”

周远山点头,这回没多问。

苏沫捏着拳头又松开:“我很怕见她。”

周远山说:“你给自己强加的包袱太多了,双向选择的事,见不见无所谓。”

苏沫道:“本来能好合好散,但我在人前伤了她的面子。”她下了车,却又回头看。

周远山笑道:“去吧,我在这里等,一个老太太,不会吃了你。”

苏沫感激地笑笑,进去敲门。

王亚男从医院回到家里休养,保姆上楼去问,下来道:“老总在午睡。”

苏沫知是托辞,踌躇:“那我再等一会。”

保姆认得她:“苏小姐,你要不要进来等。”

苏沫忙道:“我就在这里等。”

大约半个多小时,里边传来王亚男的声音:“让她上来。”

苏沫依言行事,不见宋天保,推想他是上课去了。

仍是那间书房,王亚男坐在桌子后面瞧着她:“你跑来做什么?”

苏沫被她问住,只说:“就是有个交待吧。”

王亚男冷哼:“我不需要你的交待。”

苏沫没做声。

王亚男恨铁不成钢:“我小看你了,为了个男人,你能做到这种地步,值得?”

苏沫说:“不值。”

王亚男说:“白费我一番苦心提拔你培养你,你知不知道那个人,从女人的角度来看,他就是个风流浪子,品行不端的货色,我要是有姑娘,肯定不会让她接触这样的……”

苏沫说:“我知道,他对女人是不怎么样,但是对天保……”她顿一顿,“内疚得很,这方面倒比我靠得住。至于安盛,家大业大,我能力太有限,扛不起。”

王亚男看着她半晌不做声,末了一声叹息。

苏沫出来,想起一件事,上车后问周远山:“关于股权激励的合同,安盛是不是有签合同两年以后才能行使权力的规定?”

周远山点头:“一般公司都有这样的规定,我经手过你的合同,但是我记得上面的条款非常宽松,连我还有其他老员工都没有这样的优待,”他忽然笑起来,“就算以后安盛的股票一文不值了,她对你至少还有几分诚意,你确实该来看看她。”

苏沫暗自叹息,想了想:“律师,上飞机之前,我还想请你帮个忙。”

安盛的股票在董事长宣布辞职当日就已跌停。

王居安正忙于组建新公司,一时接到孔书记的电话,说内部消息,检察机关转了风向,似乎要决定立案调查,正式通知过几天下来。一时又是林董来访,无非是劝他留住手里的股份,争取反击。王居安心里不以为意,着实对那样的烂摊子再无兴趣,一时轻易打发了,抓紧时间和人商谈新合同。

谈判桌上他却心事重重,两次三番地看表,惹得对方心里不悦,问“王总,是不是还有更好的合作意向等着你。”

王居安终于按捺不住,直接道:“抱歉我现在有急事,”又招呼赵祥庆,“先安排老总们吃好喝好玩好,改天再谈。”

老赵没能料到这一椿,客户还没表态,王居安已经出了门。

他快步走去停车场,心里的不好预感越发强烈,又伸手去兜里摸手机,心急火燎地打过去,那边不接,再打,仍无音讯。他忽然有些发懵,上了车,想了半天,仍是开去那人的住处。

苏沫正握着手机跟自己较劲。

周远山走过来道:“我才问了,台风,航班晚点,还要等上一会……你玩左右手互搏呢?”

苏沫有些茫然地抬头看他:“什么?”

周远山叹了口气,指指她手里的电话:“你接不接?”

她着急:“我也不知道。”

“为什么?”

苏沫捏紧手机,十分沮丧:“这种感觉就像吸毒,吸上了就有罪恶感,明知道不会有好结果,但是忍不住。”

“拿来,”周远山伸出手,“电话给我,我帮你戒毒。”

苏沫举棋不定,手伸出去又收回来,指头颤了下,按了接机键。

周远山一脸无可奈何地瞧着她。

被进入的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 第二章

董唤娣一脸慈爱的问萧原:“可好些了,身上觉得咋样?你可得好好养着啊,等养好了,婶子给你做好吃的。”

“好多了,多谢。”萧原回了一句。

董唤娣转过头看着金三娘:“我瞧着这孩子就好,长的多俊啊,品性又好,和我们家还有缘份,不然这么着吧,咱们两家结个干亲,让我闺女认你当干娘,要不让原子认我当干娘也行,往后啊,这俩孩子就是兄妹了。”

“咳,咳……”

萧原剧烈的咳嗽起来。

安宁坐在一旁低头闷笑。

萧原瞪了她一眼。

“这个不成,这个不成。”

金三娘急了,赶紧摆手。

董唤娣拉着金三娘的手乐呵呵道:“你跟我还见外啊,咋就不成了,是我们家成分高还是咋的?对了,也不知道这俩孩子谁大,你说这是兄妹呢还是姐弟呢。”

“这俩孩子都……”

金三娘想说萧原亲了安宁的事情。

董唤娣大声道:“这有啥啊,这不是兄妹么,当哥哥的救妹妹咋的了。”

敢情董唤娣昨天想了一晚上想出这么一招来。

别说,这招还真管用,瞧金三娘可不就急的额上冒汗了么。

眼瞅着煮熟的媳妇跑了,金三娘心里可不使劲骂董唤娣阴险奸诈。

萧原也不能让煮熟的媳妇给跑了啊。

这要真认了干亲,他还怎么娶媳妇啊,难不成这辈子还得打光棍。

萧家可就他一个儿子,还指望着他传宗接代呢,可不能让他打光棍的。

“娘,我胸口闷,我喘不上气,哎呀,我头疼的厉害,不行,我头太疼了……”

萧原这会儿不能当着董唤娣的面说娶不上你家闺女我这辈子就得打光棍,他现在唯一的法子只能装病,先把这茬混过去再说。

果然,金三娘一听萧原说不得劲,就赶紧上炕去扶萧原:“哪儿不舒服,头疼啊,你赶紧躺下,我给你拿药去。”

董唤娣也吓了一大跳。

她拉着安宁从炕沿上跳下来,看着萧原这么一会儿功夫都疼的快打滚了,她心说这应该是真不舒服,为了救自家闺女,这孩子也是遭了罪的。

她微微低头,掩住眼中的心疼和焦急。

“孩子,你赶紧躺下,大妹子,赶紧给孩子弄点药啊。”

董唤娣不住的催,金三娘满屋子乱转。

安宁已经找了碗倒了一碗温水,金三娘拿了药给萧原。

安宁顺势把水递了过去。

萧原把药方到嘴里,接过碗一口气喝了小半碗水。

董唤娣看这样子今天是谈不拢了,就拉着安宁道:“让孩子养着吧,我们就先走了,改天孩子好点了我们再过来探望。”

金三娘点头:“你们慢点啊,我就不送了。”

大牛想要去送安宁,让萧原一把给拉住了:“你干啥,赶紧坐下给我捏捏头。”

安宁从萧家出来就想笑。

这董唤娣也是一能人了,竟是把萧原都逼的只能装病。

董唤娣这边还和安宁絮叨呢:“我看原子不像装病的,看起来是救你的时候落下了病根,要是萧家紧抓着这点不放,咱们还真不好办,不如这么着,你等两天再过来,来了就给萧柱子和金三娘跪下嗑头,不管他们说啥,你就只管喊干爹干娘,就管他儿子叫哥,最好在人多的时候认下这门干亲,你这头嗑了,我看他们还有啥脸面要娶你过门。”

董唤娣这边教安宁认干亲。

那边金三娘看着萧原笑嘻嘻的坐着,忍不住拍了他一下:“你真是要吓死娘了。”

被进入的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 第三章

被爸爸发现自己吃了好多好多零食的唐棠一脸心虚。

她抿了抿粉嘟嘟的唇,拖着一口稚气的小奶音转移话题:“爸爸,你是不是要给喵喵生一个妹妹?”

镜头对着的不是霍云承,屏幕上依旧是盛若虹那张气极败坏的脸。

唐棠皱了下稚气的小眉毛,不高兴的说:“爸爸,喵喵能不能看着你说话,不要看这个叔叔呢?”

文学

盛若虹:“………”

怒火在她心头蹭蹭蹭的燃烧着,可碍于霍云承在场,她不好发作。

但即便霍云承就站在旁边,她还是将视频通话挂断了。

霍云承见状,眸色蓦地一沉,深邃立体的脸庞仿佛在一瞬间覆满了寒霜。

“你在做什么?”男人声线低沉冷冽,带着不容置喙的强势,“立刻给我拨回去。”

盛若虹放下平板电脑,娇娇一笑,声音却是粗哑的:“霍总,宝贝女儿你已经见到了,现在可以放心跟我聊天了。”

霍云承:“我要见到她本人!”

“会的霍总,过了今晚,我一定会让你见到宝贝女儿本人的。”盛若虹说这番话时,眸底闪过一抹算计。

她计划的是,今晚霍云承留宿在她房间,半夜或者明天一早,就叫一群媒体来拍照。

到那时候,新闻铺天盖地报道的肯定是她和霍云承关系不同寻常。

然后,她再顺理成章的发一条微博,坐实这件事情。

盛若虹想得很美,气恼的脸庞再次爬上了笑意。

“霍总,我们到房间里慢慢聊吧!”

她一边说,一边伸手要去牵霍云承。

男人直接避开了她的碰触,眉眼冷峻的盯着她,命令道:“现在立刻把视频拨回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