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妻网站 领导每天在办公室做我

换妻网站 第一章

卢高斯帝国的突然不宣而战,对曼德帝国可是一大沉重打击,国王希勒下旨,全国紧急总动员,征召大量青壮,组建军队,又从东部战场抽调几个精锐师,以抵御卢高斯帝国的入侵。

陆军元帅芬贝格很无奈,他构筑的紧密防线需要大量的军队驻守,可北部战场情况危急,国王从东部战场抽调几个精锐师也是无奈之举。

如此一来,芬贝格元帅的兵力严重不足,除了死守,他再也没有能力发起反攻。

在几个精锐师被调离不久,原本在圣彼德郡的宫棠枫部利用夜急行间,来了个大迂回,大军突然出现斯德曼郡,与常鹏所部强攻斯德曼郡防线,并于次日凌晨突破斯德曼防线,占领了斯德曼郡。

宫棠枫和常鹏的大军向利比斯郡推进,那是芬贝格元帅的大本营,同时,狐啸云的皇家近卫骑兵师千里奔袭,从斯德曼郡穿插到高奇镇,炸掉了所有的桥梁,只剩下高林根大桥,并在大桥两端筑起了数道防线。

高林根大桥是芬贝格元帅的大军后撤之路,也是后勤供给的生命线,得知高林根大桥失陷,芬贝格元帅大惊失色,急忙抽调两个师的兵力去夺回高林根大桥。

狐啸云的皇家近卫骑兵师只配备了二十几挺机关枪,无法配备榴弹炮,双方为争夺高林根桥展开了惨烈的争夺战。

经过两头极其惨烈的激战,高林根大桥桥头的五道阵地失守,狐啸云集虽中兵力固守大桥的另一侧,同时,他还要承受来自高奇郡守兵的压力。

似乎与此同时,牧淳风率部强行突破纳比奇郡的正面防线,直逼利比斯郡,郑之侠也率部突破曼德帝**的防线,四大主力集团军群对利比斯郡发起总攻,芬贝格元帅率军拼命抵抗,面对帝国大军的猛烈进攻,曼德帝**全线崩溃,芬贝格元帅率残部投降。

帝国四路大军同时向曼德帝国皇都匹兹德郡挺进,用了近半个月的时间方攻陷匹兹德郡,匹兹德郡的沦陷,也宣告了曼德帝国的灭亡。

随后,帝国四大主力集团军群扫荡曼德全境,随后在埃比郡和卢高斯帝国的军队发生冲突,双方兵戎相见。

依旧两国签署的协议,曼德帝国的北部一带应该属于卢高斯帝国,但牧淳风等四大集团军群统帅早得叶大天子授意,根本不理形同废纸的协议。

双方的大军在埃比郡展开大战,面对帝国四大主力集团军群的猛烈攻势,卢高斯帝国的七十万大军全线溃败,牧淳风等四大统帅穷追猛打,不仅把卢高斯帝国所侵占的曼德帝国国土尽数占领,还侵入了卢高斯帝国的境内。

到了这一刻,已等于是东西大陆最强大的两大帝国的最后生死决战,卢高斯国王阿曼达全国总动员,而同样,叶大天子也倾尽帝国之力量,不过,兵力方面,一部份是从占领地征召,五十万伪军被武装起来,投入战场,充当炮灰。

大量的兵力也从国内征调,源源不断的穿越大沙漠,进入斯洛克帝国,投入到各战场中。

帝国将士在前方浴血奋战,而此时,叶大天子正在帝都陪着后宫诸妃风花雪月。

在征服曼德帝国之后,叶大天子便起驾回帝都,随行的有索菲亚女王、维多利亚女王,还有已被册封为皇妃的嘉宝公主。

斯洛克帝国的实际掌权人是首相米纳斯公爵,索菲亚女王在与不在都无法影响他的权势,而米纳斯公爵深知,再无任何帝国可以阻挡大皇帝陛下一统天下的野心和脚步,倒不如尽心尽力辅佐大皇帝陛下,不仅能够在政治舞台上尽情的展现自已的才华,更能为家族谋取一定的利益,为原雅尼加帝国人争取到更好的待遇。

帝国,皇都。

经过多年反复的征战和休养生息,昔年年青一辈的人物都已老去,自有新的年青一辈子弟涌现。

曾经威震皇都的母老虎谭君绮谭大皇妃已经被人遗忘,取而代之其赫赫威名的是江雪莹江大小姐。

换妻网站 第二章

车马行门口。

李叱从马车上下来,看向等在门口的高希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位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凡间的仙子姐姐,请问需要车马服务吗?”

高希宁嘿嘿笑,然后挺了挺胸脯:“怎么,你是要追求仙子姐姐吗?要追求仙子姐姐,光有车马服务可不行。”

李叱道:“我这般凡夫俗子,犹如井底之蛙,蛤蟆会想吃白天鹅吗?”

他一脸谄媚的说道:“会,想吃,特别想吃,死缠烂打的吃。”

说完就一把拉了高希宁的手:“来,蛤蟆带你去领略人间美景。”

高希宁笑着摇头:“不行。”

李叱问道:“为何不行?”

高希宁道:“蛤蟆的心再诚,和白天鹅也是不配的,我是白天鹅,就不能和你走,不然的话就是触犯天条。”

李叱:“唔……”

高希宁笑着上车:“所以你为什么还不喊我蛤蟆夫人。”

李叱哈哈大笑。

高希宁上车一半,回头看李叱:“来,看我回眸一笑,好不好看?夸我。”

李叱:“呱呱。”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

然后:“呱呱。”

在大街上,八百黑衣黑甲,身披红色披风的廷尉军士兵,本是肃穆,此时却只好人人抬头看天空。

马车里。

“呱呱呱?”

“呱呱呱呱。”

为了招募谍卫人手,这次余九龄,刚罡和陈大为三人也会随李叱出行。

刚罡压低声音问余九龄道:“你能听懂宁王和都廷尉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余九龄微微一笑,解释道:“呱呱呱?吃了吗?”

“呱呱呱呱……我想吃你。”

刚罡和陈大为对视一眼,眼神里都是对余九龄的崇拜。

这崇拜是因为,余九龄是真的不怕死啊,这话都敢说出来……

马车车窗打开,李叱看向余九龄:“你,离这远点!蛤蟆叫你都能瞎猜……还他么猜的挺准。”

说完把窗子关好,回车里了。

余九龄一捂脸。

片刻后,他对刚罡和陈大人说道:“看到了没有,作为一名合格的谍卫,必须要掌握的就是这两门基本功课。”

刚罡问:“是什么?为何完全没有发现。”

余九龄伸出一根手指:“第一,要精通各族语言,不管是中原各族,还是关外各族,都要尽力去学,包括呱呱……”

他伸出第二根手指:“当你学会了各族语言之后,你就能更好的揣摩我王心意了,所以第二就是,一定要能听得懂我王心声。”

刚罡挑了挑大拇指:“真不愧是陈将军。”

就在这时候马车车窗打开,一块土坷垃从

文学

车窗里飞出来,正中余九龄脑门。

余九龄吓得一缩脖,还是没有躲过去。

他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土,轻叹一声后说道:“我自问,已经是最懂我王和都廷尉大人心意的那个,但实在是没有想到,都廷尉大人出行,车里还装了一筐土坷垃。”

高希宁从车窗里探出头:“两筐。”

余九龄:“那我到后边去了……”

按照李叱的心意,自然还是喜欢坐那种没有车厢的马车,显得开阔通透,亲近自然。

可是有高希宁在,就要为她多考虑一些,李叱不在乎,高希宁是女孩子,虽然还未大婚,但也是王妃身份,所以总不能坐在草料车上。

马车里,李叱往四周找了找:“我没装车里土坷垃啊。”

高希宁道:“我手里的。”

李叱:“噫!”

高希宁道:“掐指一算,用的上,所以随手捡了一个。”

“咱们先去哪儿?”

高希宁问李叱。

李叱道:“先往北走,咱们燕山营里虽然已经没有多少兵力,可那才是真正的根基之地,这两年来一直都在重修,先去看看重修的如何了。”

“而且冀北地区的地方官更要好好看看,燕山营时候百姓们对我们信服,总不能一离开,百姓们日子就过的不好了。”

“去看过燕山营之后,再去北疆走一走,夏侯那边的情况也要多看一看。”

高希宁嗯了一声:“要不然还是把干娘接回冀州吧,北疆那边气候苦寒。”

李叱道:“到了之后问问干娘的心意。”

高希宁

文学

问:“那你要不要问问玉立姑娘的心意?”

李叱往后坐了坐,脸色装作严肃起来。

虽然他觉得高希宁的语气之中没有什么异样,但这道题决不能轻易回答。

高希宁哈哈大笑,然后用肩膀撞了撞李叱:“若是矫情婆娘,此时会说什么,你知道吗?”

李叱问:“是什么?”

高希宁道:“你居然犹豫了。”

李叱:“噫!”

高希宁抬手在李叱的肩膀上拍了拍:“小兄弟,你对敌经验还是不够丰富啊,要不要想办法多练习?”

李叱:“宁哥哥,请你不要再这样,大家是好兄弟……”

高希宁一把搂住李叱的肩膀:“既然是好兄弟,那我就直说了,我看玉立那娘们儿不错,你觉得如何。”

李叱:“噫!”

高希宁道:“你要是不要,我可就把她收了啊,以后你再想也就没机会了。”

李叱正义的说道:“你收你收,完全不用考虑我。”

高希宁叹道:“果然还是那个怂货啊。”

换妻网站 第三章

锦州之地靠近北部草原,又与西面的荒漠接壤,这就导致这里的天气会受到这两地云雨的影响。

这日黄沙漫天而来,西面荒漠吹来的风沙像是一颗颗须弥炮弹,打在营帐上面发出密集的砰砰声。

用绳子固定在地面的营帐不安的抖动着,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长风过谷,响起的声音像是往空瓶中吹气。

与望子关不同,京都城里却是艳阳高照,锦州战事的胜利让百姓心里安定下来,辽金退兵的消息自然是放了出来,但更隐秘的也只有少数人知道。

稳固民心与打胜仗一样重要,这一点宣和皇帝显然驾轻就熟,所以在前几日的红榜中丝毫未提辽金军队的动向,只是以一场胜利让京都百姓欢愉。

小素食的铺面已经扩大了一倍,先前的宣传现在看来作用很大,来的人太多不得不推出每日一百份的限量售卖。

虽然顾了几个打杂的伙计,但像配料以及烤制这样的活,素娥都是亲力亲为,一方面自己做出来才放心,另一方面这关系到小素食的品牌形象,以及安全,当然这些是赵文振告诉她的,虽然不太懂,只顾照做便是。

将两团面饼和好,喊来伙计揉面,素娥伸手擦去额头的汗液,将一拢发丝绾至耳后,轻舒了口气。

“姐姐,臭豆腐今日就买完了,今天得再做一点”

秋水轻摇着锦面圆扇走了进来,天气实在太热,滚下的汗珠晕花了眼妆,看起来有些好笑,眼皮上向多了一个痣。

素娥笑着说道:“疯丫头,现在连形象都不顾了吗?”

用锦帕替秋水拭去眼皮上的颜色,朱唇轻启:“现在天气太热,发酵的时间短,做多了容易坏,一天一做最好”

秋水轻笑一声:“姐姐还说我呢,看你脸上都快沾成花猫了”

素娥脸一红,锦帕在自己脸上胡乱摸了两把,她本来就不爱施粉黛,现在做了糕点就更不大做这些了,每日只保证自己头发整齐就好。

说到底那个女子不爱朱颜粉黛,以前在江州时除了去给姑娘们教琴才会化妆,主要还是为了省钱,弟弟金童又常吃药,实在没有多余的钱去买那些。

现在日子虽宽裕了些,但也没有时间去弄了,再说常在烤炉边,时常出汗,要是晕花了还不如不化的好。

一个小男孩跑了进来,拉着素饿的衣摆,左右摇着,委屈巴巴的说道:“姐姐,赵先生什么时候回来,我有好多问题问他呢?”

金童算是遗腹子,先天就弱,一直以来多病难愈,无法像其他孩子一样到书院去读书,以前是没有条件。

今年素娥也给金童报过一家书院,但几次金童身上裹着泥巴回来,问了也只说自己不小心摔倒了水沟里,直到她跟去了一次,才知道是被书院的孩子推进了水沟,还嘲笑金童有一个青楼出身的姐姐。

那一刻她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自己先前的身世让金童面对这般的对待,她心里怎会好受呢?只是当时要能活下去她又怎会那样选。

从那天开始素娥就不让金童再去书院了,只每天让他习读赵文振留下来的书单,赵文振曾说过只要金童读懂这几本书,在大梁考个功名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