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真紧水都流出来了,看清楚我是怎么占有你的

宝贝真紧水都流出来了 第一章

苏鸣觉得,真正动用床头柜里东西的日子已经不会远了。

早晨醒来,柳安又是睡得很舒服,人还没有醒。

苏鸣忍不住再次伸出手,四处游走。

“嗯?”柳安哼着扭了扭,不知道是舒服还是抗议。

但苏鸣很舒服就是了。

而柳安这样一动弹,苏鸣本来早晨就很硬朗,顿时意动。

柳安迷迷糊糊地感觉到不对劲,下意识就往下捉住制止了逼近的危险。

苏鸣咬着牙吸气:“轻点轻点……”

知道什么情况了,她觉得分外烫手,脸上表情精彩纷呈。

“早上好啊,”苏鸣乐呵呵得笑了笑,然后头一埋就说:“我吃点早餐!”

柳安扛不住了,一翻身就说:“你快先去刷牙洗脸!”

苏鸣哪里肯,背后这样一抱更好,顺势就可以……

柳安只能反回一只手继续捉住危险:“快去……嘛!”

“清醒一下,再清醒一下……”这次她的力道轻柔多了,苏鸣觉得很刺激,手又不闲着去找各种好风景。

柳安觉得两只手不太够用,手忙脚乱地说:“很清醒了!”

总算又腻歪了一阵,苏鸣才心满意足地穿衣服起床了。

听他哼着开心的小曲去了卫生间,柳安才面红耳赤地坐了起来。薄薄的被子轻轻滑落,她赶紧一手捂上一手捂下找自己的衣服。

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才把被子掀开。

看了看床单上,果然隐隐有点印子。

她咬着嘴唇,怎么会这样?那以后……岂不是还要连床单都得总是洗?

如果像他说的那样那样,那怎么搞?

柳安头大得不行。

出了房间,就看苏鸣满嘴泡泡还在那坏笑。

柳安横了他一眼,就进厨房先煮饺子了。

刚开始煮,外面传来小孩的哭声:“我不去,我不去!”

随后就是一声怒吼,似乎还有拍屁股的声音:“上学第一天就不想去?老子打死你!”

哇哇哭声渐渐远了。

9月1日,开学了……

……

“考虑好没有?”苏鸣看着面前的陈英山和苏晓倩,“工资是不是没有低多少?而且年内就看得到初步的成绩,到时候好的话,就能回到现在的水平。而且,下一轮融资时候你们每人就能以现在的价格认购2%期权!”

陈英山看着面前他拿在手上的股东会决议和公司章程资料,上面明明白白地写着戚云伟出资60万,占股10%;余家齐出资90万,占股15%;苏鸣出资5万,占67%,另外代持8%的原始股期权池。

所以说,他说的投资是真的拉到了。

公司现在估值600万。

陈英山和苏晓倩对视了一眼,本来就已经有了这个心思的,就不再犹豫,一起点了点头。

苏鸣很开心:“那就先这么定了,我今天就委托别人帮我去办公司的注册手续。苏晓倩,现在反正是在公司做做样子,偷偷先画个logo怎么样?”

“……你有啥想法?”苏晓倩喝了喝咖啡,“黑土时代……”

“这个我不懂啊,而且我整理的资料也发给你们看过了。”苏鸣挑了挑眉,笑着说,“你全权负责呗。等我找到合适的办公室,得找人做一个公司铭牌出来挂着。”

“啧啧啧,这是要正儿八经大张旗鼓地搞了,有钱就是不一样啊。”

“仪式感也很重要啊。”苏鸣说道,“我本来想先租个民房,省点钱。但戚总和余家齐说,有个正式一点的工作场合,氛围不同一些。同时,也可以趁9月10月,招两三个新人进来。既然有初始资金,到时候也同步先做那个养成手游。这个闯关手游,底子已经有了,接下来主要就是提升画面表现力,测试优化。”

“也不知道李总他们什么时候会宣布。”陈英山叹道,“那就不用来做样子了。”

“估计快了吧。”苏鸣想起昨晚戚云伟说的,“合同签了之后,说是15天之内款项要到账的,离的时间不久了。”

“办公室准备在哪找?我们不需要搬家吧?”

苏鸣摇了摇头:“就在这附近,不会跑远的。”

“行吧,既然定下来了,我回去好好研究你现在完成的代码了。”陈英山喝完杯里的咖啡,笑着说:“苏总,带我们飞啊!”

“你家苏总在这里。”苏鸣笑呵呵地指了指苏晓倩,“一起加油吧,争取把项目做出来之后尽快融资,到时候大家都是总!”

走在回公司的路上,余家齐打电话过来了:“我这边已经搞定了,白天没什么事,办公室要不我问问朋友们,看这附近有没有好地方?”

“你动作这么快?”

“我随时走啊。”余家齐笑了笑,“嘿嘿,刚好是1号,上个月得给我算全额的钱。”

“……行啊,你问问也好。我只能等下班了才去看。”

“那随时联系。”

回到了公司里,苏鸣匆匆忙忙地拿了一袋资料,出去交给了帮跑公司注册程序的公司。现在早期阶段,财务方面的事情也委托他们做。

他回到工位,就开始跟陈英山一起研究闯关游戏的代码了,张羽和江晓志觉得很不正常。

这几天,项目的管理松散多了。

就只是按照定好的计划在往前推,但进度并没有人催,质量也没被挑刺。

难不成,核心的事他们两个已经搞好了,自己两人做的这点东西,不那么重要了?

张羽忍不住问道:“苏鸣……我提交的成果,没什么问题吗?”

“啊……”苏鸣回过头看了看他,然后说道,“没什么问题啊,按计划做就行……”

“月初不用开会吗?”

“不用!”苏鸣立刻说道,“前面的会开得够多了。”

“哦……”张羽还想说什么,就听苏鸣的手机响起来,他一看,拿了手机就往外走了,边走已经开始接听。

苏鸣走到外面过道,就诧异地说:“这么快?有一个这样的地方?”

余家齐说道:“对,他发了些照片过来,说刚买的物业,正在托人招租。地方稍微比咱们现在需要的大一些,不过可以给我友情价。算下来,价格差不多。我把照片发给你了,你看看怎么样?”

“我看看。”苏鸣把声音开了免提,然后打开了微信,果然余家齐发了几张照片过来。

“新装修的?这么巧?”苏鸣看着图片里的办公室,啧啧称奇,“快150个平方了,那也忒大了点。”

“算我1万块钱一个月。这个价格,正规写字楼从市场上估计只能找到100方出头的。”余家齐说道,“你要是觉得行,抽个空一起去看看,我去接你。”

“可以啊!”苏鸣想着公司里其实也没什么事,老板们都知道他是离职状态了,只不过在配合演出。

宝贝真紧水都流出来了 第二章

佐藤千岁以为雾原秋死定了,以这怪物表现出来的身体素质,要么直接动用热武器,乱枪齐射将其打成蜂窝,不然只有顶尖格斗家才可以与之相搏,以巧胜力,以柔克刚,硬拼绝对是取死之道。

而眼前这男生,只看他选择动手的方式就是门外汉,顶多也就是练过一阵子空手道,知道点基本技巧,绝对称不上高手——前蹴是空手道的基础足技,以虎趾部位(前脚掌)向前进行猛烈踢击,作为入门级足技容易掌握且杀伤力较高,但这一招是直线攻击,非常容易躲避,不该拿来起手的。

就佐藤千岁来说,她一瞬间就可以想出十几种方法,使这种开局前蹴瞬间就落入下风,甚至连消带打,一举制胜——那么明显的侧身蓄力前蹴,对方又不是草卷木桩,在重心稳定,毫无压力的情况下,躲不过才是见了鬼。

只是威力大是没用的,打不到人效果就是零!

果然,在她痛心疾首中,“电车怪物”本能一个侧身就让过了这猛烈一脚,同时速度不减,借着前冲之势,一爪就抓向了雾原秋面部,打算直接把他的脸撕下来。

完了!

佐藤千岁暗叹一声,直接闭上了眼睛,不忍心看雾原秋惨死当场。

雾原秋能先踢出那一脚,是因为怪物从远处冲过来,他有足够的反应时间,现在两人相距不过数尺,以普通人的反应速度和应变能力,他应该没有变招的机会了。

可惜了,是个勇敢的家伙。

但她闭了闭眼,还没替雾原秋默哀完,马上觉出不对了——没听到惨叫声,倒是拳脚挥动的风声更猛烈了。

她赶紧又睁开了眼,只看了一眼场中的情况,嘴巴就成了“O”型。

雾原秋面对“怪物”连续挥爪,动作十分敏捷,在狭窄的车厢内辗转腾挪,尽数躲过不说,还有余暇进行反击,竟然不落下风。

看走眼了,这小子不是一般人,他的身体素质非常好,不,是超级好,力量大,反应速度快,应该是天赋异禀外加超高强度苦练的结果——好家伙,这小子已经把身体开发到极限了,从没见过比他身体素质更好的同龄人。

也许,他能打败怪物!

佐藤千岁猛然欣喜了起来,紧紧握住小拳头,开始为雾原秋加油,一双月牙眼更是眨也不眨地盯着战况,希望雾原秋竟然是个她从没听说过的优秀格斗家,数息之间就能将怪物击倒在地。

不过,她又看了几眼,赶紧拿出呼吸器来用力吸了一口,心又猛然提了起来。

这男生身体素质是非常好,但他对格斗的理解很初级,并不能称为格斗家。

他好像压根儿没有正经学习过格斗技,虽然他的基础动作都很标准,但也就仅止于此了,他使用起来非常呆板,根本谈不到“技法”两个字,连续错过了几个好机会,和凭本能搏斗相差并不太大。

他更像一个身体素质特别好的普通人,不过偏偏他实战经验——也就是高压力对抗的经验又很丰富,面对凶猛的攻击没有丝毫慌乱,这又不像普通人了。

这是哪里来的怪胎?

一直街头斗殴,没有受过正规指导吗?

…………

佐藤千岁观战观得一头雾水,雾原秋这边也不好过。

虽然他一直打不过成群的树精,也爬不到石山的山顶,但那是非战之罪,他又没有超凡功法,想克服那些困难哪有那么容易,但他也曾经为此付出过巨大努力,在“高重力”状态下苦练过整整两年,要不是有个吸血天赋,这会儿八成已经把自己练死练残了。

他很确信自己已经非常接近人体极限,至少是青少年阶段的人体极限。要不是已经接近了极限,感觉再练下去余地也不大了,他也不会沮丧到想去改行打篮球,八成这会儿还在琢磨着提升自己,为打倒树精而努力。

也因此,他一直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接近“无敌”了,单凭身体素质,也就极少数的人能和他掰掰手腕。

但这份自信到今天为止了,眼前这怪物比他更强壮,更有力,速度更快,甚至还带有“化学攻击特效”——贴近了,这怪物身上散发出一股子浓浓的腐臭味,给人感觉像是什么腐烂了一样,非常像陈年的臭豆腐。

宝贝真紧水都流出来了 第三章

也正如众人所看到的那样,陈平和唐胖子根本不打算插手这一次的战斗。

秦瑶的年纪和实力是完全不成正比的。

任何轻视秦瑶的人,最后必然会在秦瑶手中吃大亏!

就如同白山一般,干脆利索的就让秦瑶给下了一个契约,而且是单方面有利于秦瑶的契约。

另一边,欧阳旭等人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这小女孩,似乎不简单。”

欧阳旭身旁有人低语。

欧阳旭听到这话,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我们白虎皇族的颜面,不是一句她不简单就能够放弃的!”

话音落下,欧阳旭看向了秦瑶,眼神冷冽无比。

秦瑶眉头微微皱了皱,旋即看着自己坐下的白山,有些不满的说道:“你惹出来的麻烦,你自己解决去。”

说完之后,秦瑶直接从白山的身上下来了,一脸随意的朝着陈平等人走了过去。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瞬间懵了,这秦瑶,就这么肆无忌惮吗?

另一边,欧

文学

阳旭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这秦瑶,居然让他们一族的守护神兽和他对峙。

这件事情,让欧阳旭有些进退两难了。

就算是白山是因为有人控制,所以才变成了现在这样的模样,欧阳旭也不能就这样打伤对方。

否则的话,族中神兽白氏,肯定会因此和白虎皇族发生一定的矛盾。

毕竟神兽白氏之中,像白山一样的天骄并不多。

他若是伤了白山,日后他就别想着再找神兽白氏一族的白虎结契约了,所有白虎神首都会抵制他的。

但是他若是不动手,又该怎么收回白山?

那小女孩明摆着就是不跟他们动手了。

“该死的。”

欧阳旭咬了咬牙,眼中的怒气越发的浓郁起来。

但是周围却没有一个人给欧阳旭以回应,一旁的君昊则是淡笑一声。

“这下子,欧阳旭该难受了。”

“他若是不顾一切对秦瑶出手,那么白山势必会重创他。”

“但是他若是不出手,那么白山这辈子,都要栽到秦瑶手中了。”

关于白虎皇族之中,欧阳一族和白氏一族的事情,他们饕餮皇族也是有所耳闻的。

而场中其他白虎皇族的人看到这一幕,脸色也全都变了,他们也知道这件事情的复杂性了。

另一边,唐胖子却是一脸诧异的看向了秦瑶。

“秦瑶,你就这么放任他们两个打斗啊?”

秦瑶闻言满不在乎的说道:“放心,那家伙不会是白山的对手的。”

陈平却是面色怪异的看着秦瑶。

“白山只是九星初期,但是那个欧阳旭,可是九星中期,你怎么确定对方不是白山的对手?”

秦瑶闻言眨了眨眼睛,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却又迅速消失。

“不知道啊,反正我就是觉得他打不过白山!”

陈平和唐胖子都没有看到秦瑶眼中的那一缕光芒,也就没有继续深究下去了。

反正,白山死了,也跟他们没关系,最多就是秦瑶损失一个坐骑罢了。

大不了再帮秦瑶找一个坐骑就是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