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校和两个学长 女主从小被np男主做过

在学校和两个学长 第一章

按照地图标明路线来说,未知领域才是正确前行方向。

相反所谓的安全地窟反倒是渐行渐远起来。

余乘看向三块拼凑起来的小型地图,由于仅只有小部分区域路线,暂且不能肯定当前推测。

仔细排查过后,余乘发现,除几处未知领域外,其余并不能看出什么异端。

总体来说,未知领域才是正确前行方向,而周边的安全地窟,仅只是提供安全保障,最终也是不得不踏入未知领域之中。

当然,如果要是想被困在地窟里无法逃离,就可以使用地图将危险地窟皆是全部避免过去。

余乘把三张图纸收好,远视效果朝角落看去,时间已经来到了七点半。

身边小粉也是半眯着眼,是要好好休息了……

把黑皮风衣脱下后,一股难闻的味道突然弥漫到了整个安全屋中,小粉也是此刻退出了梦乡。

两眼紧盯余乘,像是屏住呼吸,站在了他的跟前,虽是有些嫌弃,但是并未远离。

余乘挪动步子来到窗台,唤醒正处于休眠的蓝屏,找出了当下救命稻草。

【淋浴室图纸】

【材料所需:木材×80,铁块×10,灵石转化器×1,灵棍棒×1,火石×5】

——

蓝屏显示,当前材料不足。

摊了摊手,余乘走到安全屋门口,坐在一旁的台阶上。

小粉瞬身来到余乘身边,并没远离,相反,小脑袋蹭了蹭他的裤腿。

可能因为黑气包裹的缘由,令得此刻余乘身上沾染了许多异味。

至于先前,有着黑皮风衣的阻绝,所以并未能闻出什么不同。

无奈之下,余乘只能看向求助于身后方的两台中级净水收集器,至于低级那太,由于太过消耗灵石,优先排除在外。

接着,余乘消耗了二十木材制作出一个大木盆,随后花费六颗灵石收集净水大约九升净水到木盆中。

一切准备就绪后,这才把身上的异物尽数褪除。

小粉看到后,本是粉红的脸颊,又是突显的几点红色。

由于本是处于黑暗当中,并不能看清其当下状况。

没过多久,余乘彻彻底底地裸露在了空气中。

将之前衣服撕取制作的简易毛巾打湿,开始擦拭起自己的身子。

小粉名义上护看着周围情况,以防万一,实际上灵动的眼眸时不时的瞟向,此刻正在擦拭身体的余乘。

在安全屋头顶,火石有些给力的发出亮光,还好是背对,不然小粉早已一览无余。

主人也不知道防着点……

小粉心里默默叨叨起来,双眸还是不自主的瞟向过去。

时间不断挪移,等余乘一切打理好后,到了晚上八点四十五。

余乘将洗好的衣服搭放在了安全屋门口写出的构架上。

全身仅留有最后一块遮羞布,这才钻进睡袋。

小粉也是在余乘清洗好后,顺带打理了一番。

“进来。”

屋内,余乘早已关掉了火石发出的亮光,小粉也是钻进了睡袋中。

可能是因为上身赤裸的缘由,余乘确确切切的感受到了小粉身上的酥软感。

睡觉睡觉……

它只是条龙……

地窟第六天。

“呼噜!呼噜!”

在学校和两个学长 第二章

什么!一鞭子换一粒米?北极族的男人还能再无耻点吗?张小迷气的毛都炸了!

欧阳英俊说道:没事没事,只要你好好活着,我受点苦无所谓的。

张小迷怒吼道:他妈的!我要让北极族的男人血债血偿!

还他妈一皮鞭一粒米!我让你一皮鞭一条人命!

贺天骄和欧阳英俊互相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心有灵犀的互相一笑……

……

此时此刻,临时行宫大殿下面,大护法再次找到了女国师助理。

助理啊,没想到张小迷进入第三关了啊,这可怎么办啊!大护法明显焦躁不安了。

女助理说道:你怕什么?你在北极族的狙击战能力仅次于国师,明天正常发挥,干掉张小迷!

大护法说道;可是……可是他今天打死了两头老虎,说明他一直在藏拙啊!

我非常担心他明天再次创造出什么奇迹来!

我觉得,是不是该上个保险啊?

女助理笑了笑,说道:这还用你提醒吗?放心吧,明天给他使用的狙击枪,我已经对瞄准镜动过手脚了,正常瞄准根本打不到你!

大护法狞笑了起来,说道:那就行!只要他第一枪打不中我,我就有把握一枪爆他的头!绝不给他第二次开枪的机会!

女助理笑了笑,说道:恭喜大护法,明天就要得偿所愿了。

告诉你个秘密,我已经为你和圣女准备好了婚床了,还专门学习天策的习俗,在上面撒上了红枣、桂圆、花生,寓意早生贵子。

大护法开心坏了,说道;谢谢助理了!等我和圣女完婚之后,我一定好好报答你!

女助理:大护法客气了!祝你明天成功!

嗯嗯!

……

第二天早上,整个北极族所有人都来到了洪利岛靶场!

整个靶场,南北相距800米,两端各置放一张桌子。

桌子上摆放着轻型全自动步枪的零部件,以及100颗狙击枪子弹!

当张小迷出现的那一刻,整个北极族所有人都发出了一声惊呼!

这个死不要脸的,居然在衣服前胸后背写上了狙神两个字!

在众人吃惊鄙夷的注视下,张小迷冷着脸来到了自己的桌前。

张小迷站在桌子前,满脸怒气地看着800米外的大护法,以及靶场里那些北极族的男人们!

张小迷怒喊道:欧阳英俊身上的一百道鞭伤,今天必须血债血偿!

我草!

现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你特么作为一个俘虏,谁给你的勇气!

大护法冷笑着看着张小迷!

大护法心想,还特么想跟我抢女人,还特么血债血偿?

待会就爆你的头!

大护法叫嚣道:张小迷!狙击战靠的是实力,而不是喊口号!

张小迷恶毒地盯着大护法,喊道:你,大护法,会以最惨烈的方式死去!这是本帅的承诺!

大护法被张小迷的气势差点给镇住了!

大护法心想,他妈的,要不是对张小迷的狙击枪瞄准镜做过手脚,今天还真有点害怕张小迷了!

这时,女国师助理喊道:人兽大战第三关之终极狙击马上开始!

对战双方是张小迷和大护法!

双方面前各有一把轻型狙击枪的零部件,待会发令枪响之后,双方即可开始组装!

在学校和两个学长 第三章

“跟着我!”快速拉起铁头,陈永仁在街道上一路狂奔起来。

在狂奔的过程中,陈永仁还不忘不停地变幻着方向。

至于被陈永仁抓着的铁头,则好像一个在空气中舞动的前线木偶一样,任由陈永仁抓着他的胳膊。

无力挣扎的铁头,感受着自己在空气中飘摇的身体,连忙喊道:“陈警官,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行。”

然而,陈永仁并不理会对方的喊叫,而是一边不停地左右躲闪,一边喊道:“铁头,我问你,你有没有听过一首歌?”

“什么歌?”虽然不明白对方这个时候提起什么歌,但是铁头还是跟着高声问道。

然后,下一刻,他的耳中就听到了一阵欢快的歌声:“像一棵海草海草;

海草海草;

随波飘摇;

海草海草海草海草;

……

管它骇浪惊涛;

我有我乐消遥;

人海啊茫茫啊;

随波逐流浮浮沉沉;

……”

听着这一首奇怪的歌曲,铁头发现,不知何时,陈永仁的速度竟然变地更加敏捷,歌声也更加欢快:

“我走过最陡的山路;

看过最壮丽的日出;

在午夜公路旁;

对着夜空说我不服输;

押上了性命做赌注;

也曾和魔鬼跳过舞;

……

人海啊茫茫啊;

随波逐流浮浮沉沉;

人生啊如梦啊;

亲爱的你在哪里;

海草海草;

随波飘摇;

海草海草;

……”

就这样,伴随着这一阵轻松欢快的歌声,陈永仁扯着在空气飘舞的铁头,沿着S型、X弄、Y型、O型、Z型……的各种线路,向着前方的街道拐角冲去。

不过,前冲的过程中,陈永仁惊讶的发现,那个躲藏在暗中的枪手,竟然有着极强的预判能力。

尽管陈永仁在前冲的过程中,不断变幻前冲的方位。但是对方射出的子弹,有好多次都正好落在他前冲的方向。

如果不是陈永仁感知特别敏锐,再加上躲闪及时,他很有可能就要中枪了。

“砰、砰、砰……”

这时,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们,也终于从听见枪声后的震惊中反应过来。

“啊,快跑。”

“牙卖爹,救命啊!”

“快打110!”

“……”

因为那个躲藏在暗中的枪手,和时不时响起的枪声,经验丰富的行人开始不断躲闪和逃窜起来。

就这样,原本紧然有序的街道,很快乱了起来,变地喧嚣无比,混乱无比。

看着前方混乱的人群,又看了看周围一些比较安静的角落,陈永仁立刻掉转方向,朝着人群冲了过去。

陈永仁的这个选择,完全出乎了铁头的意料。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陈永仁不但没有向着人少的地方跑去,反而冲向了混乱的人群。

“砰、砰、砰……”

“啊,我中枪了!”

“救命,我屁.股挨子弹了,谁来帮帮我!”

“牙卖爹,伦家裤子湿了!”

“……”

感受着周围越发混乱的人群,听着人群中不时响起的惨叫声,这一刻的铁头,完全没有了刚才听见陈永仁轻快歌声时的放松,心里反而伸起了一股寒意。

他又不傻,怎么会看不出来,陈永仁这家伙,分明就是拿街上的市民们当挡箭牌。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陈永仁身为警察,竟然会做出这种选择。

陈永仁并不知道铁头心里的想法,即使知道了,他也不在乎。

这里又不是港岛,他才不关心周围受伤的本地居民。

就这样,在陈永仁的左右躲闪、歌声以及周围人群的掩护下,二人冲向了街对面的一个商场。

此时商场门口,也挤满了不少冲向商场的市民。

借助周围的人群,靠着灵敏的步伐,二人很快穿过人群,穿过商场大门。然后一路前行,上到二楼,在商场一个角落里站定。

“铁头,你还好吧?”看着气喘嘘嘘的铁头,陈永仁不断扭头,打量周围的动静。

“我没事。”铁头深深看了眼陈永仁,挤出了一丝笑容,摇了摇头。

不再想刚才发生的事情,铁头问道:“陈Sir,你觉得是谁出的手,冲谁来地?”

“你认为呢?”陈永仁不答反问道。

铁头略微沉吟了片刻,很快给出了一个答案:“要我说的话,我觉得很可能是伊藤武侠那个混蛋。”

想到刚才危险的情况,铁头脸上的神色逐渐变地阴沉起来。

看了眼铁头阴沉的表情,陈永仁随意点了点头,不过心里面,他却有着不同的看法。

陈永仁不认为神户组中有这么厉害的枪手,如果有地话,东京其他一些帮派的核心高层早就被干掉了,神户组的实力也一定会比现在更加强大。

比如面前这个铁头,恐怕就不会活到现在。

想到这里,不知道怎么地,陈永仁的脑海中,突然闪过斯猜那个家伙的模样。

然后,下一刻,一个名字从陈永仁的脑海中紧接冒了出来:欧亚。

根据陈永仁对自己的反思,他在东京并没有什么敌人。除了伊藤

文学

武侠的神户组外,最有可能地,就是那个斯猜的好朋友欧亚。

不过,陈永仁当然不会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他还要鼓励铁头继续沿着这个思路想下去:“所以啊铁头,你看那个伊藤武侠分明就是要我们的命。既然如此,我们又怎么能对他客气呢。”

“你说的对。”想到刚才的危险处境,铁头点了点头,咬牙说道。

看着铁头阴沉的神色,陈.永仁.鼓惑大师很高兴:“那好,铁头,

文学

今天就这样吧,我等你的好消息。”

说完,陈永仁转身,便准备离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