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性故事 边摸边吃奶边做

农村性故事 第一章

他说完之后,便命令身后众人下手。

这些人倒是快捷,快速手起刀落。

雷鬼第一个被杀,接着是沧海岚,燕孤鸿……任凭他们如何不甘心,当屠刀扬起时,他们依然无法避开。

血腥味再次飘荡在空中……

永恒星域中,永恒族如今是惨不忍睹。

凯瑟人开始暗暗欢喜,觉得永恒族不行了,接下来就是他们的天

文学

下。他们只是吸收普通的宙力,荒神应当不会追究他们……

事实上,荒神也的确未杀一个凯瑟人。

这让凯瑟人有了幻想!

同时,星域中其他诸多星球则是更加欢喜……

永恒星域之中,永恒族一向都是我行我素,以天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他们想要谁死,谁就得死!

偏生,又任何的高科技和反抗都起不到作用。于是,他们只能年复一年的忍耐再忍耐!

如今,永恒族总算是遭到了报应,大家又如何能不拍手称快呢?

这也说明,宙力是有限的。

陆天龙向荒神禀报:“老祖宗,这三人?”

荒神看向虚无的空中,只见周遭之中毫无波动。他心中其实总觉得陈扬应该来了,但他却感受不到对方的踪迹。

同时,又觉得奇怪,也怀疑是否自己多心了。因为以他眼下的修为,宙力之中的事情,他是无所不知的。陈扬虽然与众不同,但也是施展宙力的。按说,对方只要一进入宙力范围内,他觉得自己就一定能感应到。

“罢了罢了,看来还是本尊想太多了。”荒神便对陆天龙道:“不必再等了,杀了吧!”

“是!”陆天龙领命,当下就要动手杀人。

苦大师,苦啸尘还有侯建飞命悬一线……

也就是在这时,一个声音从虚空中传来:“慢着!”

这个声音,赫然就是……陈扬的。

苦大师三人本来已经陷入绝望,闻听此音,如听天籁,顿时大喜。

那荒神眼中瞳孔猛地收缩,满是不可置信。

怎么可能,对方怎么可能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了他的身边?

话音落时,虚空中打开了一道虚空之门。

跟着,陈扬就和蓝紫衣还有陈无极,小龙一起出了来。

陈扬一身雪白长衫,飘然出尘。

蓝紫衣一袭紫衣,如九天仙女降临。陈无极这次穿了一身金色战甲,威风凛凛。小龙也是战甲在身……

“陈扬……”侯建飞眼含热泪,嘎声喊道。

苦啸尘则嘶声问陈扬:“紫瑜呢?”

陈扬如今对侯建飞也没多大的感觉,毕竟这位师父每次在关键时刻的选择都不大地道。所以,他若是活着,自己可以接受。他若是死了,陈扬也可以接受。

他没有理会侯建飞,而是向苦啸尘道:“紫瑜如今很好,苦先生不必担忧。”

寒暄完毕之后,陈扬才看向荒神,微微一笑,道:“荒神前辈,我本不欲与你为敌,但你的手段太过血腥。我若不出手,这整个星域的灿烂文明,看来都要毁于你收啊!你想要让这片天地再入混沌,这是逆天而行啊!”

荒神看向陈扬,只冷笑一声,道:“你不配跟本尊谈顺天还是逆天,因为你是个背信弃义的小人。你与本尊立过血盟,又发过重誓……当年决定合作的时候,你就知道本尊要做什么。本尊对你没有丝毫欺骗,乃是在帮你做你不能做的事情。如今,你却跑过来指责本尊,你怎有脸啊!”

陈扬不由老脸一红,自个也知道,真讲起道理来,自己的确是不大地道。

“好吧,荒神前辈,你有道理,我承认,我对不住你!”陈扬索性也光棍起来了。

荒神不由一怔,万没想到陈扬居然会承认他自己不地道。

“你为什么要回来?这星域毁灭,不是刚好给天河神国的亡灵还以公道吗?”荒神始终不明白,于是问道。

陈扬道:“前辈坦诚,我也不瞒着。有两个原因,第一,真正的天尊曾经救过我的妻子和女儿。这个人情,我不能不还!第二,星域之中的确有诸多罪恶和不公,但罪还不至于要全数灭绝。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当年学习道术之时,就抱着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之心。今日前辈要做灭世之举,晚辈实在不能袖手旁观!”

“天

文学

河神国百亿亡灵犹在,当年我不能阻止那场惨剧,乃是我生平憾事。今日既然在场,那就绝不能让同样的惨剧再次发生……”陈扬继续说道。

这是他的心里话。

他这一生,从来都是抱着行侠仗义之心。

当年习武,便有血勇在身,路见不平,就要将其踩平。

抛开所有的荣耀与身份不谈,他首先还是一名武者!

武者,就是要有冲冠一怒,血溅五步的勇气!

当面临不公时,武者不能挺身而出,还配叫做武者吗?

“你这说的都是屁话!”荒神冷冷道:“不过是你为你自己背信弃义找的种种借口。”

这毕竟不是武侠世界的江湖!

农村性故事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农村性故事 第三章

米歇尔不是对杜采歌毫无兴趣。

如果可以的话,她当然想把杜采歌从段那里抢过来。

这样优质的男人,值得她大打出手了。

只是出于一个聪明女人的直觉,她直觉那一套对杜采歌没用,反而会让他反感,生出戒备。

因此她打算慢慢来,伺机而动。

此时她只是对杜采歌大大方方地笑了笑。

“骚狐狸!”段晓晨无声地说。

见杜采歌还没理她,她饱满的红唇噘起,哼了一声,别过头。

等着杜采歌去哄她。

结果杜采歌根本没往她那边看,只是对站在他身前的米歇尔点点头,就信手弹奏。

段晓晨气得直跺脚,想走又怕杜采歌不来追,僵在那儿。

直到轻快的音乐声响起,她偷偷地看周围的人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尴尬,这才稍微松口气。

她狠狠地瞪了杜采歌一眼:晚上有你好看的!

不过很快悦耳的音乐就驱散了她的气恼。

旋律优雅,又不失生动活泼。

仿佛在林中流淌的清泉,叮叮咚咚,柔和而又清澈,阳光,落叶,微风吹过,极富自然气息。

在场有不少混音乐圈的人,一边点头,一边赞叹。

“这是一首销售冠军级别的曲子。”

“没错,太好听了。不管是谁作出了这级别的曲子,只凭这一曲,就可以世界闻名,我不相信有人会舍得把这样的曲子卖掉。换成我,给我一千万也不卖。”

“一个亿卖不卖?”

“废话,当然卖啊。”

“但问题是,海明威写出的这种级别的曲子有很多首了。总不可能每一首都是花一个亿买下来的吧。”

“那些脑子残疾的人说的话你也听?赶紧用这音乐洗洗耳朵吧。”

“我听樱岛的同行说,海明威是本世纪最伟大的亚洲音乐家,没有之一。”

“我不这么认为。”

“为什么?”

“我觉得该把‘亚洲’两个字去掉。”

“Emmmm……有道理。”

最后一个音符飘散,双手停在琴键上,杜采歌感谢了一番阿南亮子后,才转过身来。

“这首曲子太美了!”米歇尔微微眯起眼睛,似乎还沉醉在旋律中不可自拔,“海明威,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

“Refrain。”杜采歌告诉她。

“很有东方味道。这是以一个东方人的思维写出来的曲子,绝对的。”米歇尔点着头说。

她没有搔首弄姿,没有舔嘴唇、撩头发、摸脸颊和耳朵等女人常用的撩人手法。

只是似乎因为沉醉于音乐,而微微弯下腰,让那一抹白腻刚好能被杜采歌看见。

她那对标志性的建筑不算巨大,尺寸刚刚好,关键是形状极完美,坚挺着,一看就让人觉得特有弹性。

若顺着她的背往下看,那一道弧线缓缓凹下,然后,突然!惊人地翘起,那视觉的冲击,仿佛鱼子酱在口中绽放,惊艳。

是的,她不用搔首弄姿,因为她站在那里,荷尔蒙气息就源源不绝。

杜采歌一向觉得自己的自制力很不错,不管是以前在段晓晨面前,还是面对着美到极致的许清雅,都不会这么心猿意马。

但看到这个米歇尔的时候,总是会联想到性,似乎突然就变成了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呢?

明明来星条国之前,还和许清雅玩了几个小时游戏,应该筋疲力尽了才对啊。

杜采歌干脆不去看她。

人知道自己自制力不好的时候,就该躲离诱惑物远一点,不要给自己犯错的机会。

他站起身,走到段晓晨身边。

有人想和他说话,他都微笑着回绝:“抱歉,我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会。”

段晓晨高高兴兴地挽起他的手,早忘了之前的不开心。

数百双目光落在他身上,有很多人还依依不舍,希望他再弹奏一曲。

但杜采歌又不是卖艺的,他只卖电影不卖艺。

所以无视了那些目光,和段晓晨走到一个僻静的角落。

别人也不敢强行挽留他。

“这些人真虚伪。”段晓晨感叹道。

“哪里都一样。”杜采歌并不觉得大华国的娱乐圈就好到哪去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