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的岳 你们都是怎么给老公要的

颤抖的岳 第一章

投降这种词前头再加上一个‘又’字,实在是怎么听都很别扭,不过对于女真各部而言,其实倒没汉人那么多的道德负担。

不就是挨了大明一顿揍嘛,多大事啊!甭管建州、海西还是野人,女真各部谁没挨过大明的揍?反正也打不过,投降怎么了?不投降难道打算学王兀堂、王杲、阿海那样被直接打灭,永世不得翻身?

投降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大明是否乐意接受。

而眼下,很显然朱翊钧并不乐意。

这很好理解,原本此次战争就是一场惩罚战争,现在不仅惩罚的目的没有达到,算起来甚至是李成梁被努尔哈赤给摆了一道,惩罚者与被惩罚者来了个身份互换,在这种情况下,努尔哈赤想要见好就收,朱翊钧当然不肯。

眼见得高务实微微点头,肯定了他提出的疑虑,朱翊钧当时就冷哼一声:“他想学张绣,朕却没打算学曹操。”

高务实沉吟着,没有立刻作答。

朱翊钧见了,不由得皱起眉头,带着三分疑惑,问道:“怎么,难道你觉得我也应该学曹操接纳张绣一样接纳努尔哈赤的投降?”

高务实微微摇头,道:“不然,皇上与曹操当年所处的局面并不相同,曹操几乎可以说是非接纳张绣不可,但皇上却未必一定要接纳努尔哈赤,至少现在并非一定要接纳。”

“哦?这又是为何?”朱翊钧有些好奇起来:“宛城之战以后,曹操与张绣之间那可是结下大仇的——杀子之仇啊,他都能接纳张绣,朕却为何不必接纳努尔哈赤?”

高务实道:“张绣之投曹操,是因为贾诩知道私仇在曹操眼中不算什么;曹操之纳张绣,则正如贾诩所料。”

建安二年,曹操率军讨伐占据宛城的张绣,张绣率部降曹。曹操摆酒宴邀请张绣等人一并参加。但宴请张绣的过程并不轻松,因为大将典韦始终持着大斧站在曹操身后,还时不时“举斧迫视”,因此酒桌子上张绣本来就心里很不畅快,他不敢直视曹操。

更让张绣后来匪夷所思的,则是曹操对他的叔母邹夫人一见钟情(不久后就想办法把她纳为小妾),又加上曹操利用黄金等贵重财物拉拢张绣的心腹胡车儿。这一切都让张绣的心里犹如打翻了五味瓶——羞辱、愤怒、猜忌等,像波涛一样在张绣心中激荡。

曹操是明白人,他也知道张绣心怀不满,所以没过多久,他就对张绣动了杀意。但是消息很快泄露了,亦或者被贾诩察觉了,因此张绣决定先下手为强——起兵反曹。

文学

过程不必细说,总之就是张绣奇袭曹营,曹操爱将典韦战死,曹操的长子曹昂、侄子曹安民也都惨死在张绣的屠刀之下,而正是他们保护曹操躲过了这场劫难。

在这次战役中,曹操兵力损失有限,但重要人物的损失则十分惨重。他失去了一员忠诚骁勇的大将,还痛失爱子、爱侄,甚至就连他的夫人——卫夫人也与他分道扬镳。按理说,此时的曹操心头应该充满了怨恨。

那么,曹操为什么没有怒而兴兵,非要坚持杀了张绣以解心头之恨呢?可以顺着时间来梳理一下当时的情形。

宛城之战后,张绣重新和刘表结成联盟。但谋士贾诩陈述利弊、积极献言,在建安四年,力劝张绣重新降曹。

建安四年,这个时间节点非常重要,因为就是这一年,袁绍的河北大军开始南下。曹

文学

、袁大军的对峙乃至生死战已经迫在眉睫。由于张绣驻军的位置还是比较重要的,因此曹、袁双方都有拉拢之意。

张绣夹在中间,应该如何是好?贾诩提议:应该跟着曹操干。

一听贾诩的建议,张绣立即目瞪口呆。他问贾诩:眼下的局面,一来是袁强曹弱;二来是我和曹操素有仇怨,甚至还是深仇大恨。所以,这个时候我怎么能投靠曹操呢?

然而贾诩并不这么看,他对张绣说了三点: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跟着他可以赢得人心,这是第一个原因。袁绍兵强马壮,不在乎我们这一点人马,我们就算投袁也无足轻重;而曹操人手单薄,我们投靠过去,他会很是高兴,这是第二个原因。凡是古往今来成就大事业的人,都能明志四海、缓释私怨、弃利重义,而曹操就是这样的人,这是第三个原因。

于是张绣听贾诩之劝投降了曹操,而曹操也用超常的气度化解前嫌,他不仅执着张绣的手一起参加宴会,还和张绣结成了儿女亲家——让自己的儿子曹均娶了张绣的女儿,并封张绣为扬武将军。

建安五年,张绣参加了官渡之战,力战有功,升为破羌将军。建安十年,张绣跟随曹操在南皮击破袁谭,再次增加食邑,一共2000户——当时天下户口剧减,十户只剩一户,而彼时曹军将领之中还没有谁封邑达到1000户,唯独张绣特别多。

高务实将这些细节简单说给朱翊钧听了,然后道:“由此可见,曹操当时的情形与皇上如今并不相同。曹操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来对抗近在咫尺的袁绍大军,而且对于他当时的实力而言,能够与张绣化敌为友乃是宛城问题最佳的解决之道。

反观皇上,实力百倍于努尔哈赤,即便是察哈尔决战,我大明也并不需要努尔哈赤相助。所以皇上对努尔哈赤的要求其实很低——只要他不捣蛋就行。”

朱翊钧释然道:“不错,正是如此。只是努尔哈赤这厮胆大妄为,总想着在周边扩展势力,若如今不早些加以遏制,将来说不定便会小患变大患,这也是我此前之所以要敲打他一番的原因——现在我也依然如此认为。”

“皇上圣明。”高务实点头道:“臣也赞同皇上的看法,并因此认为这场仗既然已经打响,就必须以胜利告终——不是努尔哈赤趁胜请降的这种胜利,而是真正将他击败并削弱其实力之后的迫降之胜。”

“好!好得很!”朱翊钧闻言大喜,道:“既然你我看法一致,那现在要讨论的事情就简单多了。依我看就一条:接下来怎么打。”

高务实微微摇头,道:“这却不然,在此之前,臣认为还要弄明白一件事:努尔哈赤为什么敢于效仿张绣。”

“嗯?”朱翊钧一愣:“此言何意?”

高务实解释道:“皇上应该知道,臣对努尔哈赤除了他刚刚袭职那短短一段时间以外,其他时候一直以压制为主,而与此同时,宁远伯对他倒是以支持为主,且他与宁远伯之前多少也算有些旧情在……如此,努尔哈赤为什么还要下这样的狠手对待宁远伯?”

颤抖的岳 第二章

船在海上航行,有海图,宫女和太监,还有羽林飞骑对照着海图在格子表上画。

海图属于游艇自带,如果有卫星,现在就连卫星了。

游艇一边有声纳探测海中的情况,一边自己航行。

遇到礁石会躲避、减速,反正不会直接撞上。

李易根本不看操作手册,他以前乘坐过这个游艇好多次,所以才想买,又舍不得钱。

这个纬度在此时节时的温度有点低,永穆公主、小兰和青黛在二层的船舱中隔着玻璃看外面。

“海是这个样子哦,在海边时还不觉得怎样呢。”

小丫头第一次看到大海,有种特殊的感觉。

其实除了李易,整个船上的七十一个人俱是第一次看到大海。

四十个羽林飞骑、十个护士、六个官员、四个工匠、八个宫女太监,加上永穆公主、小兰、小丫头。

最让人担心的保证是六个官员,就他们弱。

永穆公主至少懂得许多规矩,小兰能陪伴在永穆公主身边活到现在,没点本事可能吗?

小丫头逆天的存在,故此老天爷要收她。

宫女太监们是一号,第一次在李家庄子的人。

工匠每一个都是全精的,不然凭什么选你?

护士属于学习学得最好的十个人,羽林飞骑就是顽强。

“师父!到外面的岛子,当地人欺负我们,我要不要下毒?”小丫头也有恶魔的一面。

她会下毒,医学世家的孩子果然不一样。

李易揉揉大弟子的脑袋:“不用,为师有可以横着发射的高射机炮。哦,叫平射,可好用了。”

此时此刻,李易最不担心的就是战争,来吧,谁想打都行。

要是敢乘船打我,信不信我让你见识啥叫鱼雷?

一想到鱼雷,李易又希望别人别攻击自己,不然鱼雷打木头船,鱼雷心情一定不好。

“师父,是重机枪吗?我知道重机枪。”小丫头兴奋了,她始终没啥安全感,直到遇见李易。

“在高射机炮面前,重机枪只是个孩子。”李易笑了。

随即李易又补充:“咱们真打敌人,用不着高射机炮,七八里远,咱们重机枪就把他们的船给打没了。”

李易想起了现在海战的射程,重机枪一打就是四五千米,口抬高一点,落下去就可以了。

拿望远镜看着,如果落点不好,马上调整。

有效射程和子弹在某一个距离上的杀伤力不一样,有效没效的,子弹打到人身体上才最后发言权。

“东主,晚上吃什么?”桃红一号跑过来,她努力学习做菜,现在已经很厉害了。

“吃鱼,早着呢,你先把米泡上,到时候用电饭锅煮,大的那个,煮四锅,一锅够正常二十个人吃的。”

李易不想动用蔬菜,大家刚出来,吃鱼比较有新鲜感。

游艇能撒网,要是停下,还可以钓鱼与潜水,有平台。

开声纳,找到水下生物多的位置,撒一网,够众人吃了。

太大的鱼他不原因网,指那种可以长得大的鱼。

比如金枪鱼,不管是鱼鳍的颜色如何,都不喜欢。

李易知道别人吃金枪鱼的目的,当成肉来吃。

比如牛肉、猪肉、羊肉,还有鱼肉。

国人吃鱼,不追求肉,追求的是味道。

胖头鱼大不?可以有好几十斤,然后爱吃的是鱼头。

颤抖的岳 第三章

第3969章四合院内的低调大佬。

冒牌老王尽管能够做到以假乱真,但对老王很熟悉的人而言,稍加注意应该就能够察觉到一些异常才对。

吴若兰跟老王很熟悉,否则的话也不太可能在李岩报道的时候他特意去一趟,从那简短的接触时间,就能够看出些许的问题。

俩人虽然没有什么眉来眼去的关系,但应该是认识很久了,相互之间很熟悉才对。

但是刚刚在包厢里这段时间,她一直没出声,而且离开的时候又跟冒牌老王上了同一辆车。

这辆车上除了矮冬瓜之外,还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妹子,穿着一身的职业小西装,看上去有几分职场俏佳人的气场。

那个一直跟在冒牌老王身边的私人秘书却跟矮冬瓜上了同一辆车。

六个人,两组。

一组以矮冬瓜为首,一组则以冒牌老王为首。

但是现在这两组人的成员开始了相互穿插,这就让李岩越发觉得这里面猫腻十足,所以他直接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而后跟在了那两辆车子的后面。

李岩本以为他们会去什么俱乐部或者干脆洗浴中心放松,但是让人意料之外的是,两辆车子居然直接驶入了朱雀区老城内的一套四合院。

这套四合院的位置,距离赵老爷子的院子只有几百米而已。

说实话,当李岩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时候,看着眼前这座四合院,他心里是有些兴奋的,但同时也有点犯嘀咕。

能在朱雀区老城这边住得起四合院的人,随便拉出来一个,身份都非富即贵,实打实的低调大佬。

“但愿,不是我想的那样吧。”

李岩没直接进四合院,而是步行绕到了四合院的后面,接着纵身便跳上了一间厢房的屋顶。

还是那句话,灵识虽然方便,但少了几分直观。

他到这里来,相信赵老爷子已经察觉到了,所以说现在更是有恃无恐。

别说是对方察觉不了,就算是察觉了,他也没什么可担心的,赵老爷子的身份别说是在这朱雀区,就是整个燕京乃至整个华夏都是好使的。

这还是李岩第一次有种狐假虎威的感觉,别说,还挺爽的。

四合院比想象中的要热闹,院子当中架着一口锅,锅里香气四溢的炖着羊肉,一边还摆着烧烤炉,三四个身穿白大褂的厨师正在忙碌着。

这景象看的李岩有点惊讶,这大冬天的在外面炖羊肉没毛病,但是烧烤就有点扯了。

“这是在开派对?”

李岩本来对这套四合院的主人就要有点好奇,眼下这操作,就让他更加忍不住想要弄清楚了。

这种生活模式,妥妥的就是真大佬的生活风格。

院子里除了厨师之外并没有看到任何一个熟人,不管是矮冬瓜还是隔壁老王都不在外面。

倒是那个身穿职业装的年轻妹子站在正房的门口,双手抱着自己的肩膀,不时的来回走动着。

在大冬天里穿夏装,若是出门上车,下车进门还好,若跟眼前这样,那结果也只能是美丽冻人了。

很快,李岩便找到了矮冬瓜和冒牌老王,俩人都在正房的房间里,透过窗户,可以看到里面一共仨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