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我们今天换一种姿势,领导每天在办公室做我

第一章

第4015章有完没完

喹安瑟看着几个保镖眼中的忌惮之色,他这才发现,陆轩远没有他想想中的这么简单。

他手下的这些保镖,要么是退伍的优秀特种兵,要么是曾经一方枭雄,他们这么多人,却是被一个人吓得动都不敢动。

可想而知,这个华夏人,会有多么强横。

然而,作为柴尔德斯家族的继承之一,喹安瑟更是将“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封为人生的信仰。

这个世界上没有钱办不到的事情。

要一个人的小命,更是不在话下,只要出价够高。

“废物!”

喹安瑟大骂一声:“我们柴尔德斯家族怎么养了你们这一群酒囊饭袋!”

十几个保镖脸色一红,却也不敢吭声,低着头,任由喹安瑟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通。

“喹安瑟,还有事么,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被你耽搁一下子,肚子更饿了,”陆轩向喹安瑟招招手,咧嘴一笑道。

看着陆轩脸上无耻的笑容,喹安瑟气的身体在发抖。

“你别得意,纵使你很厉害,那又如何,我有的是钱,总能找到能够打败你的人!”喹安瑟说道。

“那你慢慢找吧!”

陆轩说着,目光落在薇薇安身上:“薇薇安,我们走吧。”

薇薇安则是看了喹安瑟一眼,叹了口气道:“喹安瑟,我对你很失望,如果你真的喜欢我,应该祝我幸福才对。”

“——”

即使是陆轩,听到薇薇安这话,都是被打了几个措手不及,一脸的惊愕之色。

果然,外国人的思想,脑回路,真是让人不明觉厉。

“哈哈!”

喹安瑟笑了起来:“薇薇安,你说的倒是轻巧,我从小就喜欢你,一直都认为你是我未来的妻子,多少女人主动勾搭我,为了你,我连正眼都没有瞧她们一下!”

“现在你竟然让我成全你,祝你幸福,凭什么!”

当喹安瑟笑声消失后,他脸色狰狞的咆哮道:“我哪一点比他差,他比我长得帅么,比我家世显赫么?”

薇薇安摇摇头:“他没你帅,没有你显赫的家室,但是,我就是喜欢他,对他念念不忘。”

喹安瑟又是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他的眼泪落了下来:“更可笑的是,他视你为草芥,将你抛弃,你还心心念念着他,我呢,一心一意的喜欢你,你却这样对我!”

听着喹安瑟的话,陆轩感觉有些头皮发麻起来。

这是在拍爱情电视剧,还是怎么的,这一句句的台词,太扎心了。

“多说无益!”

薇薇安冷冷道。

她知道,喹安瑟已经失去理智了。

“给我站住!”

当薇薇安挽住陆轩的胳膊时,喹安瑟大吼一声道。

“有完没完?”

陆轩有些不耐烦了,眼中闪烁着冷芒,说道。

“少爷!”

感觉到陆轩的恐怖气息,十几个保镖心神一颤,急忙道:“少爷,别冲动!”

喹安瑟当然不会失去理智的跟陆轩硬碰硬,而他拿出了手机来,拨通了一个电话出去:“薇薇安,是你逼我的!”

“喹安瑟,你想干什么!”

薇薇安芳心一颤,脸色煞白的尖叫道:“你不能这么做。”

看着薇薇安一脸惊恐的模样。

小东西我们今天换一种姿势 第二章

米歇尔不是对杜采歌毫无兴趣。

如果可以的话,她当然想把杜采歌从段那里抢过来。

这样优质的男人,值得她大打出手了。

只是出于一个聪明女人的直觉,她直觉那一套对杜采歌没用,反而会让他反感,生出戒备。

因此她打算慢慢来,伺机而动。

此时她只是对杜采歌大大方方地笑了笑。

“骚狐狸!”段晓晨无声地说。

见杜采歌还没理她,她饱满的红唇噘起,哼了一声,别过头。

等着杜采歌去哄她。

结果杜采歌根本没往她那边看,只是对站在他身前的米歇尔点点头,就信手弹奏。

段晓晨气得直跺脚,想走又怕杜采歌不来追,僵在那儿。

直到轻快的音乐声响起,她偷偷地看周围的人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尴尬,这才稍微松口气。

她狠狠地瞪了杜采歌一眼:晚上有你好看的!

不过很快悦耳的音乐就驱散了她的气恼。

旋律优雅,又不失生动活泼。

仿佛在林中流淌的清泉,叮叮咚咚,柔和而又清澈,阳光,落叶,微风吹过,极富自然气息。

在场有不少混音乐圈的人,一边点头,一边赞叹。

“这是一首销售冠军级别的曲子。”

“没错,太好听了。不管是谁作出了这级别的曲子,只凭这一曲,就可以世界闻名,我不相信有人会舍得把这样的曲子卖掉。换成我,给我一千万也不卖。”

“一个亿卖不卖?”

“废话,当然卖啊。”

“但问题是,海明威写出的这种级别的曲子有很多首了。总不可能每一首都是花一个亿买下来的吧。”

“那些脑子残疾的人说的话你也听?赶紧用这音乐洗洗耳朵吧。”

“我听樱岛的同行说,海明威是本世纪最伟大的亚洲音乐家,没有之一。”

“我不这么认为。”

“为什么?”

“我觉得该把‘亚洲’两个字去掉。”

“Emmmm……有道理。”

最后一个音符飘散,双手停在琴键上,杜采歌感谢了一番阿南亮子后,才转过身来。

“这首曲子太美了!”米歇尔微微眯起眼睛,似乎还沉醉在旋律中不可自拔,“海明威,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

“Refrain。”杜采歌告诉她。

“很有东方味道。这是以一个东方人的思维写出来的曲子,绝对的。”米歇尔点着头说。

她没有搔首弄姿,没有舔嘴唇、撩头发、摸脸颊和耳朵等女人常用的撩人手法。

只是似乎因为沉醉于音乐,而微微弯下腰,让那一抹白腻刚好能被杜采歌看见。

她那对标志性的建筑不算巨大,尺寸刚刚好,关键是形状极完美,坚挺着,一看就让人觉得特有弹性。

若顺着她的背往下看,那一道弧线缓缓凹下,然后,突然!惊人地翘起,那视觉的冲击,仿佛鱼子酱在口中绽放,惊艳。

是的,她不用搔首弄姿,因为她站在那里,荷尔蒙气息就源源不绝。

杜采歌一向觉得自己的自制力很不错,不管是以前在段晓晨面前,还是面对着美到极致的许清雅,都不会这么心猿意马。

但看到这个米歇尔的时候,总是会联想到性,似乎突然就变成了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呢?

明明来星条国之前,还和许清雅玩了几个小时游戏,应该筋疲力尽了才对啊。

杜采歌干脆不去看她。

文学

人知道自己自制力不好的时候,就该躲离诱惑物远一点,不要给自己犯错的机会。

他站起身,走到段晓晨身边。

有人想和他说话,他都微笑着回绝:“抱歉,我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会。”

段晓晨高高兴兴地挽起他的手,早忘了之前的不开心。

数百双目光落在他身上,有很多人还依依不舍,希望他再弹奏一曲。

但杜采歌又不是卖艺的,他只卖电影不卖艺。

所以无视了那些目光,和段晓晨走到一个僻静的角落。

别人也不敢强行挽留他。

“这些人真虚伪。”段晓晨感叹道。

“哪里都一样。”杜采歌并不觉得大华国的娱乐圈就好到哪去了。

小东西我们今天换一种姿势 第三章

这一喝落,青龙大师兄动作一滞,立刻停手后撤,握剑抱拳,冲着上面一脸沉怒的凌掌门道:“掌门息怒!”

“青龙!休要胡来!退下!”凌掌门再喝。

青龙大师兄不敢多言,只能退至一旁。

凌掌门收回视线,落在了林阳身上,平静说道:“既不作礼,也无关系,你是叫林阳对吧?”

“是。”林阳点头。

“为何闹事?”

“闹事?从何说起?”

“殿下朱碧如便跪在这,她这遍体鳞伤,小兄弟岂能无视?”凌掌门淡问。

“那我徒弟还躺在床上,诸位为何视而不见呢?”林阳淡问。

“你徒弟?”凌掌门眉头一皱。

“就是卫新剑。”

震撼山忙将事情原委道出。

凌掌门一听,眼里掠过一抹异光。

自己的门人拜了别人为师,这可是很丢人的。

现在别人反倒说自己亏待了门人,找上门来,这事无论怎么处理,紫玄天都将颜面无存。

“你只看到了朱碧如她们负伤,却看不到卫新剑差点被他们害死!你这掌门,岂不失职?”林阳径直说道,完全没有半点顾忌。

这话一落,现场所有人脸色皆变。

“混账东西!你什么意思?”

“你是在指责我们掌门吗?”

“简直大胆!!”

咆哮声再起。

这回所有人都坐不住了。

连震撼山都觉得不可思议,忙是低呼:“林小兄弟,你....你谨慎言行呐!”

然而,林阳并未理会。

凌掌门轻轻点头,脸上没有怒色,但似乎不愿再谈。

“卫新剑之事,本掌门的确不知,但不管怎样,这也是我紫玄天的事,还轮不到你插手!林小兄弟,你虽实力卓绝,堪称妖孽,但太过狂妄,且长生天宫与我紫玄天就《神傲集》一事还未有定数,双方可不是什么朋友关系!如今你这般无礼,那我也不必再对你客气!”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