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短篇多肉集,边摸边吃奶边做

中短篇多肉集 第一章

在这次回到现实世界发现还有幸存者的时候,陌忘的内心是感到庆幸的。

毕竟幸存者代表同类,代表着他在这个世界不是孤单一人。

虽然不会想着跟幸存者相见,但只要知道自己在地球上还有同类就行了。

那种整个世界除了自己之外全部都是僵尸的感觉,绝对很可怕。

所以他庆幸。

但当陌忘现在真的见到幸存者时,却又怀疑这些幸存者到底是不是人类了。

尽管他们的外貌与人类并无二致,但额头中心的菱形晶片却着实有些异常。

人类的额头中心怎么会有奇怪的晶片呢?这不合理。

如果只是装饰品还好说,可陌忘亲眼看见这些人类从晶片中射出了火柱跟闪电用来攻击僵尸,这尼玛直接三观崩塌。

“难不成是人类变异了?”

变异这个说法也不是没有依据,毕竟末世嘛,啥都有可能。

而且那些被幸存者杀掉的僵尸身上还有绿光涌现,被幸存者额头的晶片所吸收,这更是变异的直接证据。

杀僵尸,获取类似于经验球的东西而后催生人体的进化,导致额头出现了菱形晶片。

这似乎是完美的解释。

但也仅仅只限于理论上的解释,陌忘还是无法相信这些幸存者是由人类变异而成。

毕竟,这些幸存者,陌忘一个人都不认识。

有认识的熟人变成这样倒还有几分可信度,现在这样陌忘是无法相信的。

“真是奇怪。”

楼上的陌忘嘀咕着,越发感到不解。

越不解就越是想要了解,他就这样躲在高楼上暗中观察,直到这一行二十人解决掉了所有围拢的僵尸。

“呼,终于解决完了。”

“是啊,终于解决完了,再不完我就没弹药了。”

“哈哈,我也一样,弹药都快没了。”

“诶,队长,现在我们是不是要去拿东西了啊。”

幸存者们放松下来便三两聊天,这种解脱一般的感觉让他们并没有压低音量,大声地交谈着。

楼层之上的陌忘听得清清楚楚,也能听懂他们在说什么。

毕竟这群人都是说的英语,对陌忘这个在美利坚留学的人而言没有丝毫翻译困难。

从这个语种来看,或许他们真

文学

的是本土幸存者没错,但陌忘依旧在观望。

而这群人当中领头的队长四下看了眼,还放了两声空枪,并没有发现别的僵尸涌来便放松道

“昂,看来都解决完了。”

“走吧,去搬东西。”

“争取在今天之内把那个超市里的物资都搬到基地去。”

队长下令,队员们却哀嚎了起来。

“哇,不是吧队长,这个超市可是这附近最大的地下超市了,今天就要把里面的东西搬完,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是啊队长,不管怎么说这也太多了。”

但对此,队长并未改口,冷哼道

“哼,我说今天搬完就是今天搬完。”

“赶紧动手。”

“而且,我们还有这个呢。”

说着,便伸手点了一下额头上的菱形晶片,而后晶片发出一道白色光芒照耀在地面,随即就有一辆大型卡车出现。

“卧槽。”

看见这一幕,陌忘惊愕,直接懵了。

中短篇多肉集 第二章

女孩们第一时间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现在的状况对她们来说,虽然吃惊,可并不算最糟糕的状态,毕竟以她们现在的情形,再糟能糟到哪去?

看到女孩们都照做了,凯立刻来到门口,打开门朝外面看去,发现那些阿尔巴尼亚人的确按照自己所说没有人留在四楼。发现没人之后,凯立刻来到阿曼达的身边,拍了拍阿曼达的脸庞。

“嘿,阿曼达!醒醒!”

阿曼达捂着嘴,还是有点精神恍惚,只能断断续续的说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凯从一边的酒桌上拿起冰桶一谷脑的倒在了阿曼达的头上,冰水的刺激立刻让阿曼达精神焕发。

“现在清醒了点没有?”

阿曼达虽然被冻的脸白唇青,可精神却好了不少。

“我是金父亲的朋友。我们正在找她,你知道她去哪了吗?”

阿曼达听到金的名字,立刻惊疑不定的看向凯。她有点不敢相信,金的父亲居然这么快就让人来救自己了。

“我……我不知道……我根本没见过金……”阿曼达使劲的回忆,发现从她被抓开始,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金,事实上她连金到底有没有被抓都不清楚。

凯摇了摇头,看来还的问那些杂碎了。

“你能救救我吗?求求你了!”阿曼达生怕凯不会管她,于是可怜兮兮的哀求道。

其他女孩这个时候大约也明白过来,眼前这个男人是来救人的,于是一个个都打算开口想要求他。凯举起手:“不用担心,你们会得救的。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躲在这间屋子,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大声喧哗,我会搞定一切的。记住了吗?”

这里二十几个女孩,凯不可能全带走,还是留着让巴黎警方洗地吧。

当然在此之前,凯会帮那些巴黎警方把这里打扫干净。

说完,凯把几名匪徒的枪支搜出来丢给了女孩,让她们拿着枪对着门口,除非门外是他的声音,否则任何人来开门,就直接开枪射击!有几名状况良好的女孩拿起了枪,她们来这魔窟时间还不长,所以反抗意志最为强烈,她们愿意一搏,而那些彻底失去反抗意志,或是被彻底玩坏了的,就都被丢到工地那边了……

凯整理下自己的枪械,然后打开门,走向了楼下。从三楼开始,凯开始挨个的清理。

在三楼,靠近楼梯和窗户一边的房间都是匪徒的住处,靠里的则是那些可怜的女孩们的房间,说是房间,其实就是一个个小型囚室,里面除了一张床一个床头柜之外什么都没有,连对外的窗户都被封死了,空气极不流通,每个小房间都有一阵阵怪味,可想而知那些女孩的生存条件如何。

这帮人根本没拿这些女孩当人!

凯沿着走廊转了一圈,发现三楼根本没人……看来那些欧元还有点作用。

之后是二楼,这里基本上全部是匪徒的房间。凯来到二楼的时候,有两个人正在二楼的走廊上说话,用的是阿尔巴尼亚语,凯也听不出来说的是什么。

利用智能手表的扫描,凯知道二楼的人并不多,其中两个在房间里睡觉,一个在看小电影,另外两个就是在走廊,他们彼此之间隔的有点远,小心一点应该不会惊动其他人。

可就在凯要动手的时候,两个人突然一边说,一边朝三楼楼梯走来,正中下怀,凯默默的退了回去。

等到两人走到楼梯处打算走上去的时候,凯突然冒了出来,一枪打中其中一个的喉咙,另外一个更干脆,被凯一匕首从左眼捅了进去,瞬间就见了他们的上帝。

把两人的尸体丢在一边,凯没有浪费时间,直接找上了其他人。

看小电影的那个,凯一脚踹开房门,然后一枪爆头。另外两个也差不多的待遇。

不过在搞定了二楼的同时,一楼也发现了不对劲。

安装了消声器的手枪虽然没出多大声音,但人死时出的惨叫和倒下的动静却遮掩不住,一时间楼下的匪徒冲了上来。

既然被发现,那就没有继续隐藏的必要了,事实上要不是因为那些女孩,凯完全可以从中正门杀进来,根本不需要那么麻烦。

换上一把从匪徒房间里拿到的UZI冲锋枪,直接堵在楼梯口,直接扫射!

噗噗噗噗噗!

一群人堵在楼梯,简直是就是最好的靶子,凯都不需要瞄准,直接上去一阵突突,那帮人就损失惨重。

凯丢掉已经打空子弹的UZI,拔出依然是从他们那里顺来的西格绍尔P226,挨个点名!

只留下了三个被打断四肢的活口。

凯带着三个活口来到一楼的一个房间。然后从一楼的一个厨房里找来一堆刀具和餐具。

三个倒霉蛋被凯绑在了椅子上。

“现在,我问一个问题,你们每个人都一次机会回答,如果……”

凯话还没说完,三个人还挺硬汉,纷纷对开吐唾沫,嘴里骂骂咧咧的。

看着自己皮鞋上的唾沫,凯撇撇嘴:“我杀了你们那么多人,你们不会以为我会手下留情吧?现在和我装硬汉可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对方依然羁傲不逊,看起来一点都不害怕。

凯笑了笑,这种人他见识的多了,人总是喜欢高看自己。凯会让他们明白,他们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强硬。

“第一个问题,昨天你们抓的那个美国女孩在哪?”

呸!

其中一个家伙再次吐了凯一口唾沫。

凯的回答也很简单,反手将一把尖刀插进了那家伙的大腿上!而且伤口完美的避开了大动脉。不仅如此,凯还趁着这家伙张嘴打算惨叫的时候,将一块破布塞进的他嘴里。

“我不喜欢惨叫,那声音吵的脑仁疼。”说着凯看向第二个人,那个人没那么刚,可凯一看他不说话,立刻拿起了一把……勺子?凯看了看勺子,笑了笑,然后翻过勺子用勺子柄插入了那个人的大腿!

剧痛让那家伙双眼都翻白了,要知道要将钝器插进人体,那力量可想而知,那完全是撕裂伤,造成的痛苦比利器扎进去要疼的多!

来到第三个人身边,凯看了看他的样貌,觉得他是一个硬汉,所以压根没问,就把一把餐刀插进了他的身上。

接着来到第一个人面前,拔出破布。“想起来了没?那个女孩去哪了?”

不说话。

噗!

这次是叉子。

第二个人。

“女孩去哪了?“

不说话?

噗呲!

这次是一根烧烤铁钎!因为有点长,所以直接将这家伙的大腿扎了一个对穿……特别疼。第二个人华丽丽的昏了过去。

中短篇多肉集 第三章

齐雁和见状,嘴上还是挂着笑,可他出手却极快,掠起了一阵破风声,对着我就抓过来了!

下一瞬,凤凰毛忽然从左侧穿过,直接卷在了齐雁和的手腕上:“七星,快跑!”

我没犹豫,一把拽住了江辰,奔着走廊另一侧就跑过去了。

只要我跑了——程狗就不用再护着我了,他凤凰毛在手,自己逃出去,比护着我逃出去简单的多,八成能留下命。

江辰被我带了一个趔趄,咬了咬牙:“你身边的这些人,都是怎么训练出来的?”

是啊,我身边的人,跟他身边的人不一样,个个能拼出命来护着我,可他身边的,不过为了名,为了利。

“你学不会——你没有人心。”

江辰的脸一冷,我卡他卡的更用力了:“指路!走错一步,我弄死你的力气,还是有的。”

江辰最惜命,最谨慎,为了自己的安危,不敢给我指错。

有人过来,可看见江辰,不敢靠近。

保安人群后面,有一个人微微跟我点了点头。

果然是那个张浩。

他露出个嘴型:“谢谢。”

我装作没看见,免得被人发觉,给他带来麻烦。

到了一个很长的回廊,附近有很多门口,可江辰的身体,却明显的抗拒了一下。

“这边不能走?”

他犹豫了半秒,可就冲着这半秒就看出来了,这地方肯定有什么说道。

我立马拽着他就过去了。

他还想挣扎,可是惜命,跟着我就过来了。

这地方的门是细长的,窗户也是,有点像是老式西洋建筑。

他既然不想让我来,八成是个很好的躲藏地点。

上头的锁算是好锁,可我开锁技术十分娴熟,就在我拽着江辰进去,关门的瞬间,脚步声就同时从来时的回廊响了起来。

差一点就被看见了。

我单手顶上门,开始剧烈喘气。

江辰吸了口气:“上这里来你会后悔的,别怪我没提醒你。”

“笑话,要是能让我后悔,你会提醒我?”

江辰不吭声了。

我喘匀了气:“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行气?”

江辰冷笑:“你的本事,我见过,也听过——要是真的恢复过来,你没必要用我做人质。”

不愧是江辰。

那个时候,他就知道了,跟着我出来,也不过是想找到求助的机会。

是啊,要是没被江夫人献祭,这地方,闹个天翻地覆,又怎么样?

他不知道的是我现在的情况,以他的本事,完全可以自己把我反手制住,可他不敢——太谨慎,也太惜命。

“李北斗,我劝你把江先生给放出来!”

“江先生出什么事儿,你这辈子别想出去!”

外面是那些先生们的无能狂怒。

我冷笑,狠话听多了,耳朵起茧子了。

而且,没提程星河,这是好现象,说明程星河没被抓住。

我随手把灯开开,这个屋子的陈设,跟刚才的书房差不多,不过这里没有那么多书,架子上是珍玩摆设,倒像是会客厅。

“这屋子干什么用的?”

江辰冷笑:“住人的。”

爱说不说。

我拽着江辰四处看了看,出了口气:“你这次怎么从天师府出来的?你背后那个靠山,连三清老人都管的了?”

江辰一笑:“算是吧。”

我其实很想看看江辰的流年走势,可现在根本就看不出来。

同时我努力用调息法来运行体内的气——可神龛虽然被毁掉了,行气还是没法完全恢复。

用什么法子能恢复呢……

还是说……一种不安笼罩了上来。

没法恢复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