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岳尿、学长可不可以尿里面

抱着岳尿 第一章

第七百七十六章程熙尧傲娇又倔强

等尹素熙离开,程熙尧蹙眉坐在床榻上。

看了眼保温盒中的水饺,起身拿着往隔壁病房走去。

不得不说,尹素熙

文学

做的水饺还是很好吃的。

应该没下毒吧……

江夏方才演技不错,肯定饿了。

“宝贝儿,哪疼?让我看看。”

推开房门走了进去,程熙尧就看见那男的抱着江夏安慰。

脸色瞬间沉了一下,程熙尧没好气的咳嗽了一声。“你该滚了,医院要宵禁。”

那人愣了一下,有些害怕程熙尧。“那什么……大哥,这才中午。”

“中午病人不需要午休吗?中午医院不宵禁吗?”程熙尧冷声威胁。

那男人怂了,惹不起程家少爷啊……

“那什么,夏夏宝贝,那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给你送小草莓。”

江夏点了点头。“我要大草莓。”

那男的脸色闪过尴尬,哈哈的笑了笑。“好,都听你的。”

“你这不挑食的毛病需要改一改,那男人我一只手就能捏死,什么眼光!”程熙尧压低声音嘀咕,将饭盒放在一旁。“饿了吗?有水饺。”

“吆,这不是程公子小情人医生给包的水饺?舍得给我吃?”江夏怒意浓郁的扯过那餐盒,不吃白不吃。

吃了一个,愣了一下,还想继续吃……

别的不说,尹素熙这厨艺可以啊。

程熙尧嫌弃的坐在一旁,看着江夏吃东西,第一次觉得……她还挺可爱。“咳咳……那什么,刚才演技不错啊。”

江夏被噎了一下,咳嗽了一声。

“呵呵……”

演技,谁说她是演的….

文学

..

眼底闪过一丝失望,江夏是真的对程熙尧绝望了……

一直以来都是她单相思,一厢情愿,这样下去她只会变得更加没有自我。

那个秦铭说的很对,喜欢一个人不是要成为他的负担,既然程熙尧想做朋友,那她又何必非要捅破那层窗户纸,到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

“熙尧,伤好一点了吗?”

病房外,是顾暖和陆霆琛,还有谢霆一起来看他。

程熙尧原本看见顾暖那点好心情在看见陆霆琛的瞬间消失了一半,然后在看见谢霆的时候彻底消失了。

“他来做什么?”程熙尧明确给秦铭说过,他不想看见谢霆。

“没有办法,警察办案,公事。”谢霆痞痞的笑了一下,拿出自己的证件。“我们怀疑这次车祸是人为的,你的司机也已经供认不讳,确实是遇上了麻烦,有人给了钱。”

程熙尧暗骂了一句。“你倒是敬业。”

谢霆依旧保持招牌笑容,他当然敬业,不不赶紧吧案子破了,顾暖的婚期都要到了。

现在两个人都没有去拍婚纱照,这对顾暖不公平。

“医生说没有伤到要害,还好。”顾暖松了口气,安抚程熙尧和江夏。

江夏看了顾暖一眼,又看了看程熙尧。

程熙尧这才想起来。“陆霆琛,你过来。”

很明显,他们都看到新闻了。

陆霆琛看着程熙尧一瘸一拐的往外跳,莫名的滑稽。“看来风水轮流转啊。”

“你阴阳怪气什么?”程熙尧就看不惯陆霆琛这个样子,以前他把陆霆琛当哥哥,所以陆霆琛说什么他都不生气,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他讨厌陆霆琛。

抱着岳尿 第二章

清欢想问,那个神秘的巫蛊女人的身份就像是钻进心里的一窝小老鼠,每天都抓心挠肝地难受,一天不查明真相,就寝食难安。

可惜,现在还不是时候,在谦王的嫌疑被彻底排除之前,冒冒失失地找容贵人打听二皇叔的过往,那不是上赶着打草惊蛇么?

她决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自己要亲自去一趟谦王府,一探虚实。

慕容麒最初的时候并不舍得清欢亲自前去冒险,建议还是慢慢追查。

但是如今所有的线索全都断了,又无从下手。早点找出那神秘女人的身份,方才是真正的安全。他决定陪着清欢一同前往麒王府。

下人通禀之后,谦王主动迎了出来,同样还是一副笨嘴拙舌的木讷样子,见到清欢与慕容麒,说话都磕磕巴巴,紧张起来。

他带着慕容麒前往待客厅吃茶说话,命下人带着清欢径直去了谦王妃的住处。

一进院子里,就是浓浓的药味,丫鬟们正拿着蒲扇,在院子里熬药。

伸出的廊檐下,一只黄羽红嘴的虎皮鹦鹉扑棱着翅膀,冲着清欢粗噶着嗓门说话:“美人来了,美人来了。”

清欢在鹦鹉架子跟前顿住脚步,从头上拔下一根簪子逗它:“你好,你好!”

鹦鹉立即还嘴:“好个鸟!”

清欢一愣,这是在骂人,真不是一只好鸟。

“敢骂人,小心我把你毛拔光了!”

她的凶神恶煞竟然吓得鹦鹉一缩脖子:“凶婆娘!”

这家伙竟然能听得懂人话么?

谦王妃闻讯从屋子里迎出来,在丫鬟的搀扶下,冲着清欢福身一礼。

“三嫂。”

清欢回头:“你身上还有伤呢,怎么就出来了?”

谦王妃的面色不太好看,唇色都有点泛白。

“我没事,已经吃过汤药了,还劳烦三嫂亲自跑一趟,带来那么多补品。快些屋子里说话。”

清欢指指架子上的鹦鹉:“你喂的这只鸟儿倒是有趣。”

谦王妃抿着唇:“我手下的丫头们都纵容习惯了,不守规矩,教的这只学舌鹦鹉也总是胡说八道。”

清欢指指鹦鹉的爪子:“它的脚上都没有栓链子,不怕它飞走吗?”

“三嫂一听就是门外汉,没有养过这鹦鹉。”

“还有什么说道不成?”

谦王妃点头:“我听说啊,这种鸟是自小就驯服的。当它学飞的时候就剪了翅膀,然后将它搁在鸟笼的架子上,有专人负责盯紧了它,无论是吃东西还是睡觉,都必须要站在架子上,不得离开。

只要它一离开架子,就立即用木棍抽打,久而久之,它就想当然地认为,只要离开这个架子,就会有灾难降临。等到驯服之后,即便是撤掉笼子,或者它脚上的链子,抬手轰赶,它也不敢飞走了。”

清欢有点诧异:“听起来很残忍,闻所未闻。”

谦王妃露齿一笑:“我也不懂这些,都是听我家王爷说的,这只鹦鹉也是他送我的。”

清欢还真的抬手试着赶了赶,鹦鹉惊慌地左右躲避,但是的确如谦王妃所言,它始终牢牢地抓住架子,不肯飞走。

所以,这只鹦鹉,真的能飞去刑部来去自如地送信吗?

抱着岳尿 第三章

《想娶颜小姐为妻》http://www.ruochu.com/book/122533

简介:

江城有传言:颜家四朵花,颜汐最丑。

不止丑,而且手段狠辣,有人说她心肝都是黑的,冠有魔女之称。

一手搅乱秦、苏两家婚事闹得满城风雨,她被人奚落这辈子都别想嫁出去。订婚宴上,她被拒婚,他却当众说:“我觉得,她是最好的。”

后来,她果然风光大嫁。

霍瑨深,金字塔尖上的人物,英俊成熟有魅力,江城名媛以嫁给他为目标。

他却说:颜汐,娶了你,才叫真正的人生赢家。

正文试读:

第一章:不被考虑做儿媳妇

颜府是一栋从民国时期起就传下来的公馆,占地面积颇大,在黑峻峻的夜色中显得陈旧而严肃,透着一股沉沉的厚重感。

颜汐的车子驶向公馆,车前灯照亮那清灰色的圆拱形大前门,忽然从门洞子里跑出来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

“姐,姐……”女孩急匆匆的向着车子跑来。

颜汐把车停在前面的空地,不等她下车,女孩就急切的打开了车门,凑上来又是神秘一笑,说道:“姐,你怎么才回来啊。”

颜汐看了女孩一眼,不紧不慢的下车,说道:“怎么,又有什么好事?”

女孩叫颜蓓,颜家的四小姐,颜汐的小妹。

颜蓓勾着颜汐的臂弯,两人一起往里面走,她笑嘻嘻的道:“三姐,张媒婆来过了,爷爷他们正在看她留下来的照片。”

闻言,颜汐眉头一拧,脾气就从脚底下漫漫涌上了头顶。

都已经二十一世纪了,颜家好歹也是大门大户,居然还让媒婆找亲事,这算什么事儿,还真当她没人要了。

从前门到里面的大厅堂,要经过一片小花园。这不长不短的路,让颜汐的脾气慢慢的沉淀了下去。耳边,颜蓓絮絮叨叨的话继续着。

“……爷爷觉得李家的那位不错,你认识吗?”

颜汐回过神来,她在商场上行走多年,李家的人当然认识,不过她没有回答小妹。

眼前就是大厅了,大门敞开着,灯火通明,她们滴滴答答的脚步声在庭院里显得清晰。里面的人听到脚步声,转头看了过来。

颜蓓手一松,往里先进去,边走边道:“爷爷,爸爸妈妈,三姐回来了。”

颜汐跨过门槛先叫人,然后坐在了沙发上。

面前茶几上摆着的照片散开来,清一色的男人照片,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片场选男演员呢。

颜汐眸光一扫,微微勾了下唇角,附身随手拿起几张照片看了起来。

老爷子颜正俞开口,腔调一贯是大家长说一不二的语气:“颜汐,既然你回来了,就在这些照片里头挑选一下,看有没有合眼的。”

颜汐目光依旧落在那些照片上,像是认真考虑般的,手指轻轻挠了下耳后根,随后抬起眼眸轻笑:“爷爷,就算我看上了,也得对方也看上我,是不是?”

她把照片放回到茶几上。

老爷子看着那些照片,眉毛一拧,知道这只是她的推脱,低沉说道:“颜汐,这是在家里,少拿外面的那套来扯淡。这件事容不得你躲。”

他叹了口气,拿起茶杯喝了口水,又很是无奈的道:“颜汐,你上次做的事情闹得太大了。这对你影响很大,我也是为了你好。”

颜汐垂眸,唇角扯出一个若有似无的苦笑,她端坐静默着不出声,老爷子的话也没停下来。

“女孩子总是要嫁人的,你已经二十六了,再传出来这么个名声……”他顿了下,握紧了拳头很是气恼,“你知不知道,你被那些世家列为不能考虑做儿媳妇的人选第一名——”

“噗……”颜汐没忍住,一口喷笑了出来,老爷子气得面红耳赤的瞪她,颜汐赶紧收住笑,一本正经道:“爷爷,你还知道这个啊?”

老爷子自视过高,一直觉得颜家是名门高宅,他这样古板的老人,自然不知道什么榜单,更不会去八卦那些东西。

在他面前嚼舌根,迫不及待想把她嫁出去的,只有徐婉华母女了。

颜汐心里什么都明白,脸上挂着笑说道:“爷爷,别人的话用不着在意——”

不等她说完,坐在另一侧沙发的人轻咳了一声,颜汐转眸看过去,她的母亲沈妆对她使了个眼色:“颜汐。”

沈妆责备的看她,对她轻轻摇头。

颜汐抿了下嘴唇,把没说出口的话都咽了下去。她想,看来这是躲不过去了。

无奈的轻轻一叹,她话头一转道:“爷爷,这件事我会好好考虑的。”

第二章她是个拖油瓶

颜汐姓颜,可她的身上流着的不是颜家人的血,六岁的时候,她跟着母亲沈妆进了颜家的门,说白了,她是个拖油瓶。

基本上,颜家是很不错的。老爷子虽然威严精明,但还算明理,继父颜东临对她如亲生女儿一样,父母的感情也深厚美满,结婚几年后就生了小妹颜蓓,她们姐妹感情也是很好。

只除了徐婉华母女。

徐婉华是颜东临的前妻,因为感情不和才跟颜东临离了婚,可这些年,对颜家的事却如自家事一样,事事关心。

她离开颜家,却好像从未离开过这个家一样。

因为她跟颜东临也有个女儿,颜彤,按照老话说,她是颜家的嫡长女。

在徐婉华母女的眼里,颜汐是外人,不应该留在颜家,更不应该对颜家有任何非分之想,哪怕颜汐从来都没有过这个念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