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一回家狗狗就要上我

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第一章

紫衣女子现在羞愤异常,面前的耳重以前是她最看重的手下,现在却对她做出如此侮辱的事情来,紫衣女子眼中的火焰越来越盛,甚至都快要冒出火来了,以手杀向耳重的剑招,在愤怒之下更见威力的打到了耳重的身上。

一招打中的耳重的手臂上,把手臂给斩下来了。

一招打中耳重的左眼上,直接把他的左眼给打爆了。

一招打中耳重的胸口上,在胸口打了一个洞,在这时死死的在紫衣女子身上的耳重在这一招之下,终于动了,被打飞了出去。

现在紫衣女子身上就穿着两件衣服了,一个是一双袜子,还有就是保护私秘的内裤了。

然后紫衣女子起来,伸出手掌真气涌动,化为了一条白绸,把床上的床单给卷了过来,然后向着身子一绕,把美妙的春光给遮挡住了。

随即紫衣女子眼睛中带着杀意走向耳重,她要把耳重大卸八块,五马分尸。

“皂隶大人不要啊,刚才我的身子被控制了,所以我才对你进行了……”正在这时一直疯狂不说话的耳重开口中说话了,这也是耳重刚才发现的,当他知道能说话了之后,马上就向着紫衣女子求饶了。

“被控制!”紫衣女子脚步顿了一下说道:“占了我便宜,竟然还敢骗我。”说着的时候俏目一厉。

“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被有人用邪恶的法门把我控制了,让我极尽丑态。”耳重哭丧着脸说道。

“我不管你控制没控制,今天你对我做出的事情是事实的。”紫衣女子说道。

“我对你做的事情,只是隐隐的感觉到一丝,那个邪恶之人在控制我的时候,还把我的精神蒙尘了,所以我对你做出的事情并没有多少印象。”耳重说道。

本来耳重想要说他什么也不知道,可是刚才他的求饶已经表露出来他知道一些刚才的经过,所以耳重只能说感觉到了一丝,他已经尽量的把自己的意思说的没有看到,希望副皂隶真的相信吧。

还别说,经过耳重说了这些话,本来怒气冲天的紫衣女子,怒气还真缓和了不少,不过也只是缓和,她的怒气并没有消。

“你感觉到的这一丝是什么。”紫衣女子说道。

“只是冲上你的时候模模糊糊感觉到了,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感觉到。”耳重说道。

“那你在脱离控制后,为什么向我求饶。”你求饶了不是表明你做贼心虚吗,所以紫衣女子说道。

“当我醒我了之后我看到你要杀我,当然我要向你求饶了。”耳重一脸委屈的说道。

紫衣女子一窒,不过随即说道:“你两个手的两个手指给剁了,这件事就暂时结束了。”

之所以紫衣女子放过耳重,是了解一下事情经过,看看为什么耳重会被控制,而且控制后对她做出了这种事,这幕后的人不能让他好过,不过虽然紫衣女子放过了耳重,但是一想到耳重摸了自己的胸,就一阵恶心,所以要把他的两根手指给斩了,以做惩罚。

耳重听到了之后,脸上露出狠辣之色,看到桌子上有一个茶杯,然后一捏,把茶杯捏成了两半,然后两手把食指伸出来了,拿着一半的茶杯向着手指一划,鲜血喷出,两根手指掉落到了地上。

本来他想要斩小拇指的,可是这样耍滑头一看就不是诚心的,说不定更惹怒紫衣女子,所以他斩了食指。

看到耳重的动作,紫衣女子脸上并没有任何的表情,好似耳重只是做了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随即说道:“好了,说是谁给你施展了这么邪恶的法门。”

“我也不知道,我正向执法堂回来的时候,突然就这样了。”耳重说道。

“有没有怀疑的人。”紫衣女子说道。

“没有。”现在耳重还有些懵逼呢,还没有猜出是谁对他出手。

“那你把你被控制之前和之后一天内所做的事情说一遍。”紫衣女子说道。

像会这种诡异法门的强者,如果被耳重冒犯了,那么他们肯定会立刻报复,毕竟像有能力傍身的强者都有一定的傲气,报仇不会隔夜的,所以才问出了一天之内经历的事情,只有可能耳重在一天之内得罪了什么人,受到了那个人的报复。

耳重听到了后心头一震,明其的紫衣女子的意思,随后把一天所经过的事件事无巨细的,一件件的说了出来。

在两人说话的时候,一个黑色的乌鸦站在外面大树的树枝上,显着明亮的眼睛在看着他们,

…………

而此时独孤培现在在关着的房屋里,十分的不安,感觉有一层层的乌云萦绕在他们头顶之上。

这主要是他的大舅哥耳重给他带来的,他和耳重毕竟是亲戚关系,自然的十分了解耳重,耳重疯的那样,以前的时候耳重可没有这种病,可见耳重是被人阴了。

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第二章

南门关;

冉总兵刚刚接见了来自赵国、齐国和魏国的使臣,是的,接见;

稍后,这三国使臣在入关后将去燕京,拜见大燕皇帝陛下。

此时,

冉岷挎着刀,站在南门关的城墙上,向南眺望,在其身后,站着一众亲信之人。

伴随着地位的不断提升,你身边,自然而然地就会聚集起一个框架,甚至不用你自己去找,那些人会像飞蛾扑火一般,自己凑过来。

当然了,这里泥沙俱下,想挑拣到好的,肯定得自己睁大眼睛多费点心思,这世上,大部分有本事的人,还是有傲气的,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会和那些妖艳贱货一样,主动跑到你面前谄媚以求临幸。

就比如在奉新城里,每天都有从燕地、晋地,乃至楚地、乾地以及其他小国的不得意文士,流连于平西王府外街传说中王爷会光顾的茶楼酒肆汤饼店里,要么吟诗作赋要么直抒胸臆宣扬自己的策略,只求能得到鱼跃龙门的机会。

当然,主公在挑选人才的同时,人才也会主动来挑选主公。

有些人就认为,平西王府固然是个高地,但奈何门第太高,没能赶上第一趟吃上一口汤,倒不如退而求其次,找一个类似平西王爷一样黔首崛起的新星来加入。

冉岷就是一个极好的选择。

只能说,平西王爷的崛起实在是太过耀眼,遮蔽了太多人的光芒,让他们在对比之下,略显黯淡,但实则凑近了一看,依旧可以:

妈呀,真香。

留起了须的冉总兵伸手指了指南面,

旁边一位姓杨的文士当即道:

“恩主看的,是自己的功绩。”

冉岷笑了起来,

摇摇头,

道:

“杨先生应当在某问出你们猜猜某在看什么,亦或者身边哪位亲卫帮某问出这几句话时再回答,这样才显得妥帖些。”

杨姓文士则笑道:

“好叫恩主知道,杨某素来嘴笨,担心等恩主问出来时,和同僚比起来来不及提前一步登入一楼;

这才取巧讨了个先。”

一时间,冉岷和身边一众人都笑了起来。

杨姓文士等大家笑完了,这才又开口道:“此次四国使臣入京,将在我大燕主导下,签订盟约,待盟约签订之后,我大燕名义上,将向南再括土千里,这一切,都是恩主之功。”

“事情还未成,我不敢居功,最起码,再者,这种单纯会盟的事,陛下未必真会看得上,一纸盟约罢了,我大燕向来……”

冉岷本想说自家大燕向来拿盟约当擦屁股纸用,

但犹豫了一下,还是打住了。

“不不不,恩主这次在盟约之中将着重于我大燕的引导,甚至四国军队之中,也将有我燕军将校存在,待得合纵一起,恩主之位,必然得以水涨船高。”

这些事儿,是冉岷自己一力促成的。

赴任南门关总兵后,他马上就着手对南面的小国进行游说,威逼利诱,使了许多手段,原本进展不会那么快的,各国名义上都对大燕很是顺从,但实则谁都不希望让自己的军政之中被他人横插一手;

恰逢平西王率军入楚,一场范城之战,生擒楚国大将军的同时再斩一柱国;

这让还在摇摆之中的赵、魏、齐大为震动,盟约之事,迅速被推进。

可以说,冉岷在南门关,狠狠地吃了一波平西王爷的红利。

而等到合纵达成后,作为发起人的冉岷就算不能直接成为四国的“太上皇”,但其身份地位必然会被大燕朝廷允以提拔以匹配他接下来的工作。

摊子做大了,自己的待遇,也会提升。

按照手下文士的估量,等到事情完毕,四国彻底归顺之后,冉岷至少得封个将军号,甚至,仿昔日雪海关前平西王爷那般封伯也不是不可能。

这时,冉岷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宜山伯那里,有消息了么?”

“回恩主的话,属下也是刚刚收到消息,朝廷钦差下来后,宜山伯似乎和钦差起了争执,被钦差借故剥夺了虎符兵权,现已移交副将。”

宜山伯姓陈名阳,是资历最老的一批原靖南军总兵。

另一名姓徐的文士开口道:“这宜山伯也是自己看不清楚风向,还当这会儿是靖南王在的时候呢。

平西王受陛下如此恩遇,又收留了太子,怎可能再愿意搀和这些浑水,他们却犹不知足,妄图继续把持着靖南王在时的威风日子,这岂不是故意给陛下找难堪?

恩主,依属下看来,剥夺虎符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朝廷必然会顺势再将一批宜山伯手下将领转迁他地,彻底解除宜山伯对其兵马的控制。

宜山伯驻扎之地距离我南门关不远,本就有接应南门关之意,恩主,属下认为,这支兵马,恩主可以……”

“不可,不可。”

杨姓文士开口反驳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平西王爷当年可以飞扬跋扈,一是因为有靖南王对其看护,二则是其和陛下之间的深厚关系,故而,平西王爷当时可以不停索求;

恩主这里,还需一步一步地走,切莫贪多,否则必然会嚼不烂。”

“杨先生说的是,某没有平西王那般好命啊,哈哈哈……”

大家一起跟着笑。

少顷,

冉岷又开口道:

“宜山伯的那支兵马某现在是不敢奢求的,但倒是愿意提供方便,某决定请杨先生去一趟钦差行辕,告诉那位钦差大人,他想举荐谁,某这里也就跟着附议推荐,先卖给他一个人情再说。

而且,某也不用着急,等这四国合纵之事完成,某的身份,就不再局限于这一总兵了,到那时,宜山伯的那支兵马说不得也得听某的招呼。”

“恩主位高而不生妄,属下佩服!”

“我等佩服!”

“我等佩服!”

“先生们言重了,某只是个粗人,强如平西王爷身边据说也有类似樊力一般的人才辅佐;

某今后的路,还得多多仰仗诸位,某日后,也绝不会负了诸位!”

“愿为恩主效劳!”

“愿为恩主效劳!”

……

“滚滚滚,不见,本伯不见,不见!”

陈阳一脚踹翻前来通禀的亲卫。

“卸磨杀驴,卸磨杀驴,他们怎么敢这样!

本伯就不信这是朝廷的旨意,本伯也不信这是陛下的意思;

陛下不可能这般短视,陛下就算是要收本伯的兵权,也不会操之如此急切!

倒是这帮下面办事的人,拿着鸡毛当……”

陈阳胸口一阵起伏,

“呵呵,让他们搞吧,让他们搞吧,军权你收就收,本伯倒是要看看,本伯麾下的那些家伙,到底谁敢去接本伯的班!”

陈阳坐在了椅子上,大口喘着气,其亲兵们站在那儿,没人敢出来劝。

肃山大营,位于肃山山下,于此地,向南,可支应南门关,向东,可呼应历天城,向北;

搁在闻人家时期,向北能够提防赫连家,向西,可直驱马蹄山;

如果说,历天城是闻人家统治时期的经济、政治以及文化中心,那么肃山,就是军事中心,这是由地缘以及周遭外部势力格局所决定的。

当年靖南王和镇北王率大燕最为精锐的铁骑入南门关后,即刻就攻占了空虚的肃山,再由此,开始了著名的十日转战千里的大决战,创造了诸夏史中大规模骑兵集团作战的经典。

而如今,

燕人统治晋地后,

肃山大营被承袭下来,由宜山伯的这一镇兵马驻扎。

距离肃山大营五十里外,有一座肃州城,和肃山大营一样,这座城因为地理位置的优越,也是东西南北商贸往来的一个重要经转点,二来,毗邻肃山大营,大营的给养输送外加丘八们放值时的花销,对于当地商业的发展有着巨大的促进作用。

在这个时代,上万规模的群体,论手头银钱充足以及愿意和舍得花银钱的程度,丘八们可谓其中之最;

当然,这里有个前提,得是太平年间,否则毗邻这般大规模的军寨就不是福报而是祸乱之源了。

此时,

肃州城的一处酒楼里,一名书生打扮的男子落座,在其对面,则坐着一商贾。

二人的身份很简单,也很清晰;

书生来自于乾国,肃州城是曾经闻人家地界的大城,闻人家又好书文,平西王府下的陈道乐所出的陈家,原本也是闻人家地界的;

哪怕燕人占领了这里,哪怕燕人不通那风花雪月,但百年来的传统,也使得这里读书人极多。

燕国在晋地开科举后,闻人家地界出的进士近乎碾压了赫连家和司徒家那边,没办法,三地文化氛围实在是差距太大。

最后不得已之下,为了平衡晋地的政治资源,朝廷不得不做出了分榜的措施,不至于让闻人家地界的读书人一家独大。

书生姓明,叫明义楼,他确实是书生,也确实是晋人,但其人背后,有着银甲卫的影子。

番子衙门不可能做到事无巨细,也不可能弄出满天下都是自己人的规模,但有些时候,不是他们要发展人,而是人主动找上门。

昔日陈道乐就是晋地义士的一员,而像陈道乐这般的人,其实有不少。

明义楼见晋地自己反抗燕人无望,故而自己找寻到了银甲卫,不用银钱收买,不用官职招揽,甘愿成为银甲卫的外围,希望借助乾人的力量,实现对燕人的倾覆。

陈道乐曾和平西王说过他曾经的这段经历,也说过这类的人,还问平西王爷是否会觉得这样的晋人,很奇怪,亦或者,很可笑?

谁知平西王爷只是简单地耸了耸肩,仿佛早就见怪不怪。

而那位商贾,则是谢家的人。

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第三章

撕拉!

随着银圣双手一划,巨型怪鸟尸体那坚韧无比的皮层就被划开,寒光闪烁间,撕开的口子不断扩散,顿时看到了两柄上下翻飞的匕首!

“哈哈!这是我昔年得到的一对匕首,坚韧无比,锋利无双,而且造型精美别致,虽然和我的战斗风格并不相符,但我还是一直收藏着,没想到今日还真派上了用场。”

银圣哈哈一笑,十分的开心。

他的动作极快,整个怪鸟尸体数百丈的表皮已经被他卸开了七八成,而且在不断的继续。

“银圣大人好手段!”

看着银圣行云流水,充满美感的动作,叶无缺也是忍不住赞叹开口

文学

,但同时,他的双手也没有闲下来。

噗哧、噗哧

只见叶无缺的右手正握着镇魔古剑,此刻不断斩向已经去皮的部分,每一剑斩出后,一大块肉圈就会被斩下,均匀的堆积在一旁早已铺好的干净席子之上!

镇魔古剑用来切肉,当真是所向披靡,绝不逊色于银圣手中的两把匕首。

就这样,银圣和叶无缺两人分工合作,数百丈大小的巨鸟在两人的通力合作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被剥离着。

半个时辰后。

撕拉!

噗哧!

随着银圣和叶无缺各自挥出了最后一下,虚空之中寒光闪烁后,十八快肉圈飞起,而后落在了一旁的肉山之上。

“终于搞定!!”

银圣长舒了一口气,看着眼前无数块肉圈堆起来的肉山,眼中露出了一抹成就感。

叶无缺也是将手中的镇魔古剑重新递给了一旁的沐道奇,看着眼前的肉山,眼中闪烁着一抹炽热。

“咯咯咯咯你们两个切了这么半天,也是辛苦了,我也来凑个热闹!”

只见随着红莲姬咯咯一笑,纤手一翻,虚空之中顿时出现了无数红莲花瓣,飞舞十分,美丽无比,而一朵朵花瓣全都飞到了肉山之上,眨眼之间就把肉山给覆盖。

哗啦啦!

下一刹,随着红莲花瓣翻滚,无数的流水出现,将整座肉身全部淹没在了期间。

如此反复三下,每一块肉都被均匀洗刷的干干净净,整个过程也是赏心悦目,让人忍不住拍手叫好。

“看到了没有?这些肉都在发光啊!”

“真的是!就好像红宝石一样,好猛烈的灵气!简直不可思议!”

“太刺激了!传奇境妖兽的肉啊!!这辈子都没白活!”

旁观的所有人此刻都紧紧盯着肉山,满脸的震撼与惊叹,依旧没有缓过来。

嗡嗡嗡!

每一块堆积着的肉圈此刻都在散发着莹莹的光亮,尤其是在被洗刷了之后,那种光辉越发的璀璨起来。

仿佛堆积在一起的并不是血肉,而是一块块硕大无比,晶莹剔透的红宝石,将整个船舱都照亮。

惊人的灵气不断浮现,让人心神振动。

只见叶无缺右手一挥!

轰隆隆!

身前顿时出现了两座鼎,一个太虚炼天鼎,一个万火归元鼎,落在地上后,在叶无缺的操控下,两座鼎体积都暴涨到了极限。

“凡是身上有鼎类器物的,借出来一用!”

叶无缺看向所有人。

“我有!”

“我也有!”

“三座!我有三座鼎!”

轰隆隆!

一道道轰鸣响起,只见地上瞬间多出了足足十数座巨鼎。

“好!”

银圣叫好一声,大袖一挥,一块块肉顿时飞出,均匀的落下每一口巨鼎,不多时,十数座巨鼎全部堆满了妖兽血肉,莹莹放光,分外灿烂。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