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小雪和两个老头|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

校花小雪和两个老头 第一章

陈氏还是有些不放心,楚司言心眼太多了,可是看着自家女儿那殷切期盼的眼神,陈氏心里纠结了许久。

“夫人,你若是不答应那也没什么,大不了我就是不要元和堂了,反正永生堂现在也经营的很好,只是可惜了二姐姐这脸,怕是一辈子都得这样了。“

说完就转了身,似乎不想再耽误时间了。

“楚司言,你等等!“

陈氏犹豫半晌,还是开口叫住了司言。

“我答应过你,你若是敢耍什么花招,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司言转身,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瓷瓶,“这是可以治楚明瑶脸上伤的药,三日就可恢复,夫人拿了地契和房契过来,咱们一手交药一手叫地契房契。“

“楚司言,你倒是打的好算盘,万一我把地契和房契交给你,你给的药却不能治好明瑶的脸呢!“

司言努努嘴,无所谓道,“我承诺的事情从来没有做不到的,夫人若是信不过我,那咱们这交易就取消吧。“

司言又朝前走了几步,楚明瑶拽着陈氏的袖子,着急的看着陈氏。

她们两个心里都明白,楚明瑶的脸所有大夫都断言治不好,目前只有楚司言说能治好,而且还是三天。

这叫楚明瑶怎么不心动,哪怕是赌,她也要赌这一把。

“好,我答应你!“

陈氏咬着牙道,转头吩咐刘妈妈去荣欣院取东西了。

这期间陈氏一直在叮嘱楚明瑶到了庄子上之后的事宜,她似乎认命了,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拦不下楚文,只能让楚明瑶在庄子上过的好一点。

楚明瑶也不像刚才反应那么抗拒了,或许是司言说能治好她的脸,让她感觉又有了希望。

不一会儿,刘妈妈就端着一个小盒子来,陈氏打开看了看,一手递到司言跟前,另一只手示意司言给她药。

司言接了盒子,看了确是云和堂的地契房契之后,就将药瓶给了陈氏。

“二姐姐,一路顺风。“

司言丢下这句话就带着小耳和招摇离开了影壁,朝着梅院而去。

小耳很好奇,问司言,“小姐,那药真的能治好二小姐吗?“

司言点点头,“真的,既然是做生意,那就得就讲诚信。“

一张脸而已吗,司言还不至于在乎,楚明瑶如今名声已毁了,送去庄子上山高路远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一张漂亮的脸能帮她的并不多,说不准还会惹来祸事。

“那小姐,二小姐还会回到楚家吗?“

小耳始终记得自己和司言在庄子上的五年,如今二小姐被送过去,她心里也是痛快的。

“她毕竟姓楚,过两年等这事过去了,父亲还是会接她回来的。“

过两年那小耳就不担心了,二小姐排在自己小姐前面,过两年怕是就要嫁人了,依着二小姐那名声,怕是也嫁不到什么好人家。

小耳无比感叹,还是跟着自家小姐好,有吃有喝,还不受打骂,这世上的丫鬟怕是没有几个人能有她幸福了。

校花小雪和两个老头 第二章

第1926章

“我要吃……”本来想说吃油炸食品,却忽然想起自己现在是一个“孕妇”,便改口道:“吃鸡蛋,开水鸡蛋。”

战寒爵亲吻了铮翎,便进了厨房。

等战寒爵端着鸡蛋走出来,已经整天没有好好吃饭的铮翎囫囵吞枣的将两个开水蛋给吃了。战寒爵看到她怀孕后食欲那么好,心里很开心。

他哪里知道,铮翎是这几顿没有好好吃饭,饿得前胸贴后背。

铮翎吃饱肚子,就赖在他的怀里跟他谈判起来。

“爵哥哥,听说你要毁了长安的容?”

战寒爵矢口否认道:“谁说的?胡说八道。”

“官晓说的啊。”铮翎道。

战寒爵掏出手机,将官晓一顿臭骂。

“官晓,谁让你毁长安的容的?人家是演员,靠脸吃饭呢。你惩罚他意思意思就可以了。”

官晓一头雾水:“总裁,这不是你……”

“住嘴,还想狡辩。”战寒爵怒道。

官晓恍然大悟,总裁回家被夫人彻底洗白了。

官晓掏出纸巾擦擦额头上的冷汗,心有余悸的暗忖道:“幸亏当初留了心眼。没有毁长安的脸。看来,以后听夫人的命令准没错。总裁的段位,到底比不过夫人。”

只是官晓很好奇,夫人究竟用什么手段彻底洗白了总裁?

铮翎“怀孕”,战寒爵惊喜交加。

高兴的是自己又要当爹了。

忧患的是,铮翎身体不好,孕育孩子是个非常艰辛的过程。

为了铮翎能在轻松愉悦的环境里怀胎,战寒爵可谓是煞费苦心。

以前出门,是铮翎化妆拖延时间。

现在是战寒爵拖延时间。

他会打量铮翎的鞋子,不允许铮翎穿跟鞋出门,中跟和低跟都不行。最后给铮翎添了许多平底鞋。

校花小雪和两个老头 第三章

林飒脖子上一片抹糊的墨痕,喝过两壶茶,看起来还是垂头丧气,十分消沉。

米瞎子心事忡忡,缩着肩低着头,低眉垂眼,一杯茶喝到冰凉。

李桑柔抿着茶,转着头观风赏景,黑马和大头、蚂蚱三个人,房前屋后,小院四周看了个遍,沿着一条踩出来的小道,往后山闲逛。

“老大老大!”没多大会儿,黑马连蹦带跳冲回来,“老大!她这山上,往上,再往后,荒山密林,野鸡野鹿野狍子,还有野猪!咱们要不要?今天不逢五!”

黑马冲李桑柔搓着手指。

“你们这里打猎有什么规矩?”李桑柔看向林飒问道。

文学

怀胎的带仔的不能打,没长成的不能打,春夏不打野鸡野鸭野鸟,那是抱窝的时候,还有,吃多少猎多少。”林飒说的很快。

“听到了?弄只野猪吧。”李桑柔转头吩咐黑马。

“好咧!”黑马愉快的答应一声,几步窜进了树林。

“你们山上有酒没有?能喝酒吗?”李桑柔捅了捅米瞎子。

“能,有。”米瞎子将已经冰凉的茶杯放到桌子上,“你晚上住哪儿?你们四个人,能吃得了一头猪?”

“你不吃吗?”李桑柔扬着眉,看着米瞎子,一脸惊讶的问道。

“嗯。”米瞎子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

“今天就在这里,找个地方凑和一晚吧。

林姐姐,晚上跟我们一起吃饭吧,人多热闹,还有那位李师妹,也一起叫上。

宋小师妹,还有她师兄师叔,离这儿远不远?能叫过来一起吃饭吗?算是我给他们陪礼了。”李桑柔从林飒看向米瞎子。

“不远。”米瞎子站起来,“我去问问陶师兄,看看把你安排在哪儿合适。”

看着米瞎子背着手往外走,李桑柔也放下茶杯,伸手指点了点一直出神的林飒,“咱们也去后面瞧瞧,一只野猪不一定够,再去打几只野鸡,炖个汤。”

林飒犹豫了一下,跟着站起来。

米师弟走了,这会儿她算东道主,总得有点儿东道主的样子。

李桑柔走在前面,到了路口就问一句。

转过两个路口,李桑柔脚步微顿,看着一直落后一步的林飒,伸头过去,仔细看了看,关切道:“你这么无精打彩,是因为输给我了吗?你是从来没输过?还是,输给了我,才这么难过的?”

“我很好!”林飒强辩了句,随即泄气下去,“不是因为输,输赢是常有的事,是。”

林飒的话顿住,李桑柔站住,侧头看着她。

“我人情上不通,跟着前山的师叔师兄们学了半年多,下山历练了两回,都没什么长进。

师父跟我说,我人情世故上不通,是因为我过于专心武术,师父说,只有专心一致,才能精于一道,做到极致。

说我是这样,格致部的很多师叔师兄,也是这样,让我不必介怀。

我一直觉得真是这样,人,若是精于一道,必定缺陷一处。

可你就不是这样。”林飒看了眼李桑柔。

“你这是夸我吗?我就当你夸我吧。”李桑柔转过身,接着往前走,“我会用弩这事儿,米宜生告诉过你没有?”

“他没说,不过,我听说过桑大将军。”林飒跟在李桑柔后面。

“嗯,箭无虚发。

米宜生头一回见我扔小石头砸鸟儿,惊喜的手舞足蹈,说书上说的神箭手,竟然真有,竟然让他遇上了。

后来,他天天早出晚归,用心算命,一个多月吧,骗了七八十两银子,找人打了这样一把弩给我。”

李桑柔将左边袖子提了提,给林飒看缚在手腕上方的小巧钢弩。

“第一次银子少,是一把铁弩,比这个大,不如这个好用,准头也差点儿。

后来,我夺下夜香行,有了钱,重新打制了一把,就是这个。

这把弩太小,箭很短,用来杀人的时候,只能从眼睛射入,直冲入脑。”

李桑柔说着,抬手扣动扳机,往前几步,从灌木丛中拎起只肥大的野鸡。

林飒忙跟上一步,去看那只鸡,那只鸡的鸡头,已经被小箭带走了半边。

李桑柔拎起鸡,狭剑滑出,割在鸡脖子上,拧着鸡脖子放血。

林飒急忙转过头。

李桑柔放好血,将鸡塞给林飒,“拿着,这只肥,烤着吃最好,咱们人多,还得再弄两只。”

林飒抓着鸡脚,眯着眼,顺着李桑柔的目光用力的看。

李桑柔往前两步,两声轻微的咔嗒声后,又捡起两只,赶紧放血。

林飒泄气的叹了口气。

她一只也没看见。她眼力一向不错的。

李桑柔将两只鸡放好血,密林深处,蚂蚱的惊叫声传过来,“套住了套住了,快快,放血放血!”

“你那院子太小,哪儿地方宽敞?”李桑柔看向林飒,笑问道。

“陶师弟肯定把你们安排在南边那个院子,那个院子地方大。现在过去?”林飒倍受打击,看起来倒比刚才好些了。

“等黑马他们过来,一起过去吧,一头猪收拾起来,要些功夫。”李桑柔笑应。

没多大会儿,大头和蚂蚱用一根粗树枝抬着头野猪,黑马甩着胳膊,气势昂然的跟在后面,从林里深处,一路小跑过来了。

林飒提着只野鸡走在前面,李桑柔提着两只鸡,和林飒并肩。

“顺风速递开到南召城没几天,我收到了米师弟一封信,说他在建乐城,挺好。”林飒低着头,“之前,我以为他已经死了。”

“米宜生怎么会死?祸害活千年。”李桑柔不客气道。

“他是有点儿凡事儿别扭,爱呛话,可他人不坏,他不是祸害。”林飒很认真的解释了句。

李桑柔忍不住笑起来。

“你笑什么?”林飒皱起眉,想了想,没想明白,只好看着李桑柔问道。

“我是笑米宜生,在师门里,和在师门外,是两张面孔。

黑马他们,在江都城讨饭的时候,米宜生也在江都城,那时候黑马他们还小,六七岁,七八岁吧。

黑马说,米宜生经常散些吃的给他们,说找米宜生讨吃的,一定不能说行行好吧,或是说您是个好人,大善人什么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