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文案秒湿、请问可以吃掉你吗1v1h

开车文案秒湿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开车文案秒湿 第二章

拉过桌子,蒋白棉轻巧跃上,用左手将通风管道的出口栅栏拆了下来。

后面果然“藏”着一个穿黑衣服的人,一个已经死去的人。

她将这具尸体慢慢拖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龙悦红一眼望去,看到了光秃秃的脑袋、胖乎乎的脸庞和圆睁的墨绿色眼睛。

“赫维格,真的是赫维格!”他比对了下照片,脱口而出。

“死亡有一段时间了,异味已经散掉,但还没腐烂。”蒋白棉跳下桌子,冷静做出判断。

她叹了口气,看了眼龙悦红,自嘲一笑道:

“我就知道这种报酬丰厚的任务绝对不会顺顺利利。”

刚一开始,雇主就变成了尸体!

当然,蒋白棉本想感慨的是“

文学

这运气会不会有点背”,可考虑到龙悦红的心情,又强行改变了说辞。

为了不让商见曜“胡说八道”,她吩咐了一句:

“去把负责红石集治安的人找来。”

虽然他们早就听说红石集比野草城混乱,但还是相信这里有维护秩序的武装人员。

这么一个集镇能维持下来,肯定有一定的秩序和对应的机构。

“去哪里找?”龙悦红想起这里的人绝大部分都藏了起来,鬼知道负责治安的人在哪里。

真是一个既神奇,又让人无奈的地方!

商见曜的表情里没有一点为难,他笑着说道:

“你没玩过捉迷藏吗?”

说完,他冲出这家名为“枪火”的店铺,来到玻璃扶栏处,对着前方,高声喊道:

“死人啦!死人啦!

“‘枪火’的赫维格死了!”

商见曜的声音如同滚雷,回荡在了整个地下建筑内。

龙悦红呆呆听完,茫然自语道:

“这和玩没玩过捉迷藏有什么关系?”

“你说什么?”蒋白棉摸了下自己的耳蜗。

白晨代替龙悦红,重复了一遍。

“我觉得,他的意思是。”蒋白棉思索着说道,“小时候玩捉迷藏的时候,可能会喊‘吃饭了,回家了’,然后,那些躲好的人就出来了。”

龙悦红回忆过往,表情微微一变,觉得自己似乎可能大概受过类似的骗。

商见曜喊完没多久,对面玻璃扶栏后,一个用来标注店铺布局的铁皮箱突然打开,走出来一个端着“短脖子”冲锋枪的男子。

“赫维格死了?”他绕到这边,询问起商见曜。

“也许还能救活。”商见曜诚恳回

文学

答。

比如说,抓紧时间,上传意识,变成机械僧侣。

这男子望了眼“枪火”内那具尸体,拿出了对讲机:

“韩队,‘枪火’出事了,赫维格死了。”

…………

红石集最底层,猎人公会斜对面的“治安所”内。

蒋白棉等人见到了红石集的治安官。

“韩望获。”他自我介绍了一句。

这是一名瘦高的男子。

当然,他的高是相对灰土平均水准而言,实际上也就和龙悦红相当。

他发色为黑,留着寸头,眉毛杂乱,看起来很凶,脸上有一横一竖两道疤痕,五官里最引人瞩目的是眼睛——眼白有点发黄,眸子是比较纯粹的黑色,而非深棕。

蒋白棉自报姓名后问道:

“接下来就没我们的事了吧?”

“虽然还没做进一步的解剖,但从目前的情况可以判断,赫维格死亡的时间在你们进入红石集前。”韩望获完全没有随便找几个人当凶手的意图。

“你怎么确定这点的?”商见曜好奇问道。

腰间别了两把手枪的韩望获指了指身旁另一名男子:

“韦勒,一位医生,同时也兼任我们治安所的法医。”

韦勒是标准的红河人种,和韩望获的年龄差不多,三十来岁,黄发蓝眼,皮肤粗糙,眼窝深陷,胡须满面。

“你们还有坚持教育?还在培养医生?”蒋白棉颇感兴趣地问道。

韩望获摇了下头:

“韦勒是从‘联合工业’过来的。”

韦勒摊了下手,用灰土语说道:

“我只是看我的上司始终没有孩子,热心地帮了他一下忙,结果就差点被他弄进监狱,折磨到死。”

“你帮忙的方式不对。”商见曜严肃批评道。

“啊?”韦勒有点愣住。

商见曜给出了完美的解决方案:

“你应该使用生物器官移植、神经重建术和人造子宫,自己帮他生一个,这样他不仅不会把你送进监狱,还会和你产生感情。”

“……”虽然对方说的那几个词汇较为陌生,但作为学医的人,韦勒还是很轻松就理解了是什么意思。

“我不是,我是……”他突然不知该怎么解释了。

他明明只是用调侃的方式来自嘲,结果对方竟然这么认真。

而面对这么认真的人,他也不好意思说,他的真实目的不是帮上司生孩子,而是馋上司的年轻妻子。

龙悦红同情地看了韦勒一眼,什么都没说。

蒋白棉忍着笑意,对韩望获点了点头:

“那我们可以走了?”

“可以。”韩望获给出肯定的答复。

蒋白棉随即翻腕,看了下电子表:

“这里有旅馆之类的地方吗?”

开车文案秒湿 第三章

一直保持冰冷表情的马帼英,此时看向李盛世目光露出了一丝兴趣,傲娇如她,对任何男人都不看在眼内,可没想到这人居然如此厉害。

温小柔这个假小子眼睛闪的特别亮,文婉兰却是脸色通红,眼神时不时偷看李盛世。

就在大家对着李盛世感兴趣时候,忽然旁边桌子电话响了起来。

张铁柱拿起电话,听了一会儿,立马认真道:“YESIR。”

把电话放下,张铁柱眉头一皱,看向李盛世道:“扑街的,居然又是政治部那些狗杂种,阿盛,你做了什么事情让政治部找上你?是不是有那个王八蛋投诉你?”

政治部找我?

李盛世一怔,自己最近好像没有得罪人,应该没有人会投诉自己?要知道能投诉自己的基本上不是坐牢就是死了。

难道是有关那一笔钱的事情?可自己已经洗干净了呀。

不过,很快他就否定了,要真是因为他拿了稻草人俱乐部钱,来的就不是政治部,而是廉政公署。

收受贿赂一般都是廉政公署调查。

等等,不一定是投诉,也不一定是关于钱,有可能是那桩事情。

一直做事谨慎的李盛世,一般不会给廉政公署和政治部机会,但他就做错一件事情,就是虐杀丧邦。

丧邦尸体没有做任何掩饰,法医那边只需要看看就清楚自己虐杀人,所以,会有麻烦那是肯定的。

虽然他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但麻烦还是来了。

只不过,他早就有了对策,要不然他也不会傻傻的留下虐杀丧邦证据。

“头,不是有人投诉,的确是我犯了个错误。”

李盛世没有隐瞒,把自己虐杀丧邦事情告诉了众人,当然也告诉了大家有关丧邦丧心病狂的事情。

“我丢。”张铁柱狠狠吐了一口气,道:“奶奶的球,不就是杀了一个神经病嘛!政治部的那些王八蛋是没有事情做了,老找我们麻烦,要是有一天等老子当了处长,我就敲破那些王八蛋的头。”

对于李盛世行为,张铁柱是力挺他的,在说,不对那些罪犯狠一点,警察这么能镇得住坏人。

“哼!”马军冷笑道:“吃屎了,政治部那些混蛋没一个好人。”

马军算是被政治部整治过的人,对于政治部没有任何一丝好感。

众人都有同感的点点头。

政治部现在已经可谓烂透了,里面那些基本上都是英国佬和英国佬的走狗,这些人要是和廉政公署一样,所有警察虽然会有抱怨,但却绝对元气不会那么大。

主要是现在政治部已经沦为贪婪代名词,他们不管警察是不是有问题,第一时间就是想要找人捞钱。

捞钱已经成为政治部的主业了,政治部的人都知道在九七之后,他们这些人都要滚回英国,所以,他们想要在滚回去之前,把口袋给塞满。

政治部如此贪婪无度,廉政公署为什么不去调查,不抓人?

廉政公署到是想,但政治部那些人都是英国佬那边的人,想动手还需要英国那边授权,毕竟政治部以前是英国佬放在香江的情报部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