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腿挂他肩上撞击轻哼 校园激情人妻古典武侠

双腿挂他肩上撞击轻哼 第一章

“明星阵容怎么不一样了?”沈轩认真看了一遍有关于乘风破浪的资料,随即就发现不对。

“她们又筹到了大笔资金,所以加强了阵容,这是好事。”林嫣没有说其实就是苏总。

她只是不放心又问道:“这看起来只是吃老粉的节目,真的会成功吗?”

随着更大笔的资金投入,也就意味着这节目必须大火才能赚到钱。

“就算不会爆火,也不会亏的太惨。”

沈轩一边看着文件一边随口应道,他发现节目环节和他上个世界的流程只有几处地方不一样,所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节目播出后应该会火。

事实证明两个世界还是有许许多多东西是相似的,比如上个世界的流行曲稍微修改得符合主流,在这个世界同样也可以成为流行曲。

林嫣就算再担心也没办法,公司已经和节目组联系好了,此刻她又说道:“你音乐分成的事苏总想亲自和你面谈,我们目前已经谈成了几个合作,具体所得,到时候苏总会跟你说清楚。”

沈轩听到这话就有点无奈,他最近不是很想和这个想泡他的苏总见面……

林嫣看着沈轩不情愿的样子,脸色不由一阵古怪,她光是想到苏总跟沈轩告白,却被当成色驴的事情就想笑。

她干咳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然后半开玩笑说道:“苏总对你的事情真的很重视,那么忙还事事亲为,我还没见过她对哪个男的这么上心过,真希望苏总能爱上你,不然我都要怀疑苏总是不是个姬姥,过去理都不理男人。”

沈轩听到这话就感觉不对,疑惑问道:“你之前不是还给她买了很多肾宝和一堆安全措施东西?”

“呃……”林嫣一时语塞,果然男的记性都太可怕了!

这一瞬间林嫣感觉时间都慢了下来,理智告诉她这个问题要是没有回答好,苏总就完了!

仅仅过了一会林嫣就急忙解释,“那是误会!毕竟和个男的同居了,作为经纪人我不得不担心会发生什么意外,所以才擅自准备那些东西,事后我也被苏总狠狠责怪一番,抱歉……”

“算了,已经过去了。”沈轩没有深究事情的真相,也没有问林嫣有关于歌王的事情,起身告辞,“林姐我还有事先走了。”

林嫣其实还有很多话想说,她问道:“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吗?”

“恩,要参加朋友的聚会,所以先走了。”沈轩点头离开。

还有很多事情要忙的林嫣也回到了公司,然后很快她就注意到有一双眼睛时不时透过透明墙看向她这边。

这道视线每隔一会就扫过来,扫的林嫣浑身不自在,都忍不住在心中吐槽,好奇的话你就问啊!!!

过了一会林嫣身前的铃声终于响了起来,林嫣松了口气,马上进入苏颜倾的办公室。

但让林嫣没想到的苏总居然没有问有关于沈轩的事情,只是高傲坐在总裁椅上,一脸认真询问今天工作的事情。

等林嫣回到外面,又再次感受到那时不时的注视,林嫣被盯得实在受不了了,不得不假装给苏总泡茶送进去,然后主动说道:“苏总,我刚刚见了沈轩……”

苏颜倾轻嗯一声,紧盯着眼前的红茶,似一点也不在意。

双腿挂他肩上撞击轻哼 第二章

第3107章以大欺小?

没有半分犹豫,张若尘释放出剑祖的七柄魄剑。

这是他身上唯一能够威胁到太虚境大神的手段!

“嘭!”

“嘭!”

……

名剑神站在原地不动,以剑意凝聚出一柄规则之剑,将七柄魄剑尽数击飞出去,不带烟火气的道:“你这七剑的威力,与神女城外那一剑可是差远了!难道在本神面前,你竟没有惧意?”

神女城外那一剑,指的自然是“爱剑”。

那时,张若尘虽然修为低微,可是心中有大爱之心,欲救一城之人,一界之民,自然是可以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力。

张若尘如今的修为比当时何止强大了十倍,也可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更强的威力,但却没了当时的那股情绪。

至于七柄魄剑中的惧剑……

对名剑神,张若尘还真没有太强的惧意。

“惧意?有修辰在,脱身岂是难事,为何要惧你?”

张若尘从日晷中走出,站在石台上,身周是越来越明亮的时间之海,眼神淡然的与名剑神对视。

“好胆,本神倒要看看,你们今天怎么脱身?”

名剑神自然知道修辰神通广大,种种秘术用得出神入化,若是一心要逃,无量境之下能留得住它的还真没有几人。

但,如今他们也就相距百丈而已。

如此近的距离,一位剑道主神若是连他们都留不住,剑道又何以称得上是杀伐之道?

“哗!”

名剑神并不轻敌,以明君剑劈斩下去,剑芒刺目至极。

但,神剑落在张若尘头顶的时候,却被一层神光挡住。神力波浪,如海啸一般,向外蔓延。

“神王符!煜神王的气息,本神明白了,你来寻找剑界,背后还有天初文明的一份谋划。”

“名剑神

文学

,待本神修为恢复之日,就是你毙命之时。走!”

修辰施展出混元一气遁法,日晷和张若尘化为一道玉白色的混元气,如龙似蛟,冲破密密麻麻的剑道规则和神力封锁。

名剑神知道自己若是不付出一些代价,绝对追不上修辰,但却不慌不忙,道:“你们最好别乱

文学

逃,若是迷失在黑暗中,岂不是比死在本神手中更悲惨?”

这里特殊的环境,如孤岛一般,注定张若尘和修辰逃不掉。

“轰隆!”

凭借神王符,挡住了名剑神劈出的第二剑。

但,神王符早就消耗巨大,已裂痕密布,撑不住两剑了!

张若尘回头看了一眼如猫戏老鼠一般追上来的名剑神,眼神中露出冷然之色,看向暗夜界门所在的那片黑暗虚空,道:“去里面。”

“你疯了吗?那里面,比黑暗大三角星域更容易迷失。”

修辰虽然如此说着,可是,还是驾驭日晷,急速遁向暗夜界门的核心区域,直往里面冲去。

这里的时间和空间虽然诡异,存在无数凶险。但名剑神若是一心想要杀他们,也一定要承担这份凶险。

反而做为时空传人的张若尘,在里面却有巨大优势。

“垂死挣扎!”

名剑神略微犹豫一下,依旧是操控剑道规则开路,直向暗夜界门的腹地追杀而去。

所过之处,混乱时间规则和空间规则被剑道规则冲垮,复杂的空间和错乱的时间,似形同虚设,挡不住名剑神的脚步。

以名剑神的修为,一念可改天地,一剑可破乾坤,时空亦不可挡。

那长着一对龙角的俊美金发男子,走在虚空中,静静看着,暂时没有出手的意思。张若尘的表现,实在是惊艳到了他。

才刚刚达到大神层次而已,居然就能收服修辰天神这样的人物做器灵。

面对名剑神这样的强敌,居然可以做到处变不惊,反以离间计,轻松击杀对方一尊大神。

换做任何修士,处在他的位置,都不可能比他做得更好。

就看同样是初入大神层次的商弘,被名剑神轻松解决。而张若尘却能给名剑神制造出无数麻烦,逼得他不得不冒着一定风险,追入黑夜界门。

再等等。

或许还有惊喜。

他想看看张若尘的极限到底在哪里,能不干涉其成长之路,就尽量不出手。

顷刻间,张若尘和名剑神一前一后已是向暗夜界门的方向深入了一千多万里,有时间冥光可一瞬斩尽真神的寿元,有空间风暴将名剑神调动的剑道规则都吞噬无数。

到达此处,对大神而言,都危险激增。

长着龙角的金发男子看见张若尘手中的神王符已是碎尽,显然已是被名剑神逼到极限,正准备出手。

却见一道明亮至极的剑光,从张若尘体内飞出,击穿名剑神的重重防御,逼得名剑神不得不劈出名君剑。

“轰隆!”

两剑对碰,本就混乱的时空顿时塌陷,由外而内冲击过去。

双腿挂他肩上撞击轻哼 第三章

燕书记:唐末二代时期,中原王朝后唐二年,燕王秦凌亲点兵十万,从云州,幽州等地南下,一月时间攻入后唐都城洛阳,随后吞并整个晋地。

当年,后唐皇帝李嗣源以及他的宝贝女婿石敬瑭于幽州被车裂,自此,后唐灭亡。

吞并了整个后唐,秦凌拒绝了一众将士以及麾下诸多官员们的称帝请求,巩固了自己的地盘后,于第三年继续西进岐国。

进军岐国当年,燕王改元,当年为大燕元年。

大燕元年,岐国不战而降,燕王秦凌亲自率兵进入凤翔,将岐王王号废除,封宋水云为秦侯,世袭罔替,封地凤翔府。

大燕二年,太子秦盈率二十万将士自关中通过秦岭南下汉中,擒获汉王,灭汉国。

同年,太子秦盈通过汉中子午道南下巴蜀,此举遭到了已经称帝的蜀国皇帝孟知祥的强烈反抗,最终,燕国以战死五万将士的代价成功通过了子午道,进入巴蜀境地。

大燕三年秋,燕灭蜀。

大燕五年,燕军休整两年,出巴蜀,顺着长江而下,攻入楚国都城潭州(今长沙),楚国灭亡。

大燕六年,燕军出兵三十万,分山东,楚地东进两路灭吴,吴国灭亡。

同年,同样处于江淮地区的吴越国也灭亡。

至此,来到这个世界十多年,秦凌正式一统天下,于汴州称帝。定都汴州,国号大燕,宣布年号永不更替。

秦凌称帝后大肆发展工商业,同时大兴科举。

燕国的科举不像宋明一般考程朱理学,八股取士,而是考各种各样的学问。

自此,自汉武帝年间被就缓缓凋零的百家也逐渐的兴盛了起来。

放眼天下,燕国的领土南至海南,东达日本群岛,北达贝加尔湖畔,西至陇西。

大燕七年,在秦凌的御驾亲征之下,大燕与吐番来了一场硬碰硬的生死战,最终燕国以损伤十万士兵的代价全歼吐番三十万人,彻底打断吐番的脊梁,替唐朝复了仇。

随后,青藏高原的吐番王朝也宣告臣服,臣子也都是燕国所派。

如今燕国最为核心的领土还是秦凌幽云十六州和东北地区的基本盘,即使其他地盘全部失去,秦凌也有把握依靠幽云地区再度翻盘。

一统天下之后,燕国人口约三千万,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有土地不够用的现象,但为子孙记,秦凌还是为子孙留下了足够广阔的土地。

东北等北方地区如今是人少地多,在秦凌大肆移民之下,再派遣儒家将所有的土著异族缓缓教化,这样就只需要再过一代人的时间,异族就全是华夏子民了。

古人曾经说过,华夏入夷狄者夷狄之,夷狄入华夏者则华夏之。

唐朝时期就是这样,国内的胡人对唐朝有着强烈的崇拜,奋战之时一往直前,这也是唐朝为什么被冠以强唐的称呼。

随后经历了三年的休养生息,如今的燕国,人口四千万,每年收税收上来了粮食堆积满了整个仓库,学术上,大肆开启科举,思想超越了历代王朝。

现在的燕国,需要犹如汉文帝一般的君主来休养生息,随后需要出一个汉宣帝一般的君主,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为汉土。

“咳咳咳。诸卿,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中原,汴州皇宫,纯金打造的龙椅之上,面容苍白的秦凌平静的坐在这里,居高临下的注视着站立于身前的文武百官,眼中有着淡淡的金色光芒,紧接着,他便是不由的轻轻咳嗽了一声。

即便是十年时间过去,秦凌依旧没能养好不良帅留给他的伤势,虽说如今已经大致修复了自己的中丹田,但秦凌还是总会不由自主的咳嗽,吐血。

好在秦凌的身边一直有着诗乃,有她在,秦凌不用担心太多问题,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启禀父皇,儿臣有奏,儿臣请愿迁都幽州,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大殿之上,秦盈一袭太子服饰,面容坚定的注视着龙椅之上的父亲秦凌,眼中有着浓浓的兴奋。

十年过去了,如今的秦盈身体已经长到了一米八五出头,已与秦凌差不多高,继承诗乃的深褐色长发被冠冕束住,面色清秀俊朗,举手投足之间都有着浓浓的储君威势。

轻轻深吸一口气,感受到了周遭无数文武百官眼中的诧异,秦盈并没有多在乎,反而是一脸坚定的继续对着秦凌说道。

“历朝历代都有北方异族之乱,父皇曾经说过,大燕不割地,不和亲,不赔款,因此,儿臣认为,将国家的都城放在燕山附近的幽州最为合适,若是北方异族翻过了燕山,幽州就是第一道防线,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这句话是秦凌在日常时说出的,因此给他带来了极大的震撼。秦盈认为身为君主,就该如此。

之前的王朝定都,要么是长安,要么是洛阳。可长安已经没落,不再适合定都,现如今唯有洛阳。

出乎预料的是,天子秦凌对洛阳没有什么感觉,反而是定都在了汴州这个大梁曾经的国都内。

相比四周有着山河之险的洛阳,四周一片平坦的汴州根本无险可守,极为不符合他们心中都城的选项。

“禀天子,太子此言臣认为不妥,幽州太靠北,不适合掌管华夏南北,若是迁都幽州,倒不如迁都洛阳。”

秦盈话音刚落,一名身穿儒家学服的老者轻轻站出,对着秦凌恭敬的拱了拱手,示意他并不赞成迁都。

当朝天子秦凌是马上天子,因此他在军中的威望可谓是无人能敌,太子秦盈虽然不如他的父亲,但好歹也是在军营中经历了铁血长大的。

在这群武将出身的人看来,能有仗打最好,可在这群文臣眼中看来,幽州太靠北,根本不适合掌控华夏南北。

“不,幽州挺合适的,臣赞同天子,迁都幽州!”

儒家领袖站出来,对立的军方人物立马不干了。每当王朝开国,兵家打压儒家,可是发展到了中期,就是儒家打压兵家了,所有朝代皆是如此。

“我说,迁都幽州合适!”

“不妥,还是迁都洛阳!”

秦盈的话语顿时在朝堂上引发了轩然大波,整个宫殿内就好似菜市场一般,不停的喧嚣了起来。

“好了!诸卿,朕意已决,改幽州为北京,兴建皇宫,名为紫禁城。派遣墨家学子,国内开始招标,即刻动工,紫禁城修建完成就迁都北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