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一相亲,乖乖戴着回来我检查

一对一相亲 第一章

伍城也觉得薛婉有病,聊了几句又问罗碧:“你到底来不来帝星?你要实在不想学习,可以待几天就回去。”

罗碧歪打正着的本事可比正经上课强多了,伍城倒不认为罗碧必须回学院上课,每天上课又怎么样?还不是那样,人家罗碧还能炼制出甘蔗阵器来呢。

你让别人炼制,一辈子也未必折腾出甘蔗来。

罗碧原本是不想去的,一想到有人学她也不去上学,就改变主意了:“行,凤凌不在家,等他回来我和他说一声,我今天不过去,明天肯定去帝星。”

伍城松了口气:“那行,你别又忽悠人。”

罗碧挂断通讯出神片刻,她被那个薛婉气的不轻,如果她分析的不对还好,如果薛婉确实如她分析的那般,呵呵,看上凤凌了,找不到正主傍上了个名字和军职相近的,特么的太恶心人了。

凤凌进了家门,见罗碧脸色不好,挑了挑眉:“怎么了?”

罗碧忍了又忍,没把薛婉这人说出来,因为膈应,所以不提,没其他原因:“别提了,被人气了一肚子,导师她们给我来通讯器了,让我去帝星。”

凤凌面不改色:“什么时候去?”

“我想现在去。”罗碧跟着凤凌打转。

凤凌没拦着,放好食材

文学

,给冷冽拨了个通讯。冷冽要回帝星一趟,这会儿还没走,凤凌提出让罗碧坐他的飞船,冷冽答应了。

安排好了飞船,凤凌洗手张罗了几样营养食材,给罗碧带上:“下午我要开会,不能陪你去帝星,想吃什么自己做,这些够你吃好几天的。”

一对一相亲 第二章

满宝的封地有点穷酸。

先秦时的栎阳古城早已成了废墟,边上有两个大村庄,那两个大村庄全是周满的食邑,还有两个大村庄顺着往下,快接近万年县那一块。

栎阳县县令为什么专门将这一片划给了周满?

就是因为隔壁的万年县县令总是觊觎这一块,他觉得与其让万年县县令抢去,还不如划给周满做封地。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座古城。

他总觉得栎阳古城就这么荒废了很可惜,但他实在能力有限,盘活不了它,不如给了周满,这是她的封地,她要是能将古城重新建起来自然好,建不起来也不过是维持现状罢了。

他们先到路过一个村庄,离路边有点儿远,但如今田野除了低低的麦苗就是野草,因此可以一目览之,远远便看到了屋宇。

满宝道:“那是我的食邑,这一片都是我封地下的田地。”

明达一眼望过去,颔首道:“看着很平整,不知永业田占了多少。”

永业田是不需要向国家纳租税的,因此这一部分也是不需要给封主租税。

食邑吃的就是该给国家的那一部分租税,还有封地内商户的商税等,不过周满如今封地内是没有商户的,全是农。

再往前就是栎阳古城了,并不是很大,有很多的断壁和坍塌的房屋,不过古城往里去一些是大的集市,这是因为附近的村庄在此交易,时日长了便成了一个固定的大集市。

此时还不算春忙,又逢集市,所以在这里交易货物的村民也挺多。

当然,这个多是常常逛大梨村集市的周满和白善白二郎认为的,至于从小生活在京城,刚又经过雍州的两位公主和魏玉来说,这个集市可太寒碜了。

土路的两边随地摆着一些摊位,摊位上或用木板或用麻布垫在地上,大多数是卖些菜蔬,篮子,还有些麻布和鸡鸭鱼蛋之类的东西。

东西和摊位都可以一眼望到底。

明达和长豫都是第一次见这样的集市,一时骑在马上瞪大了眼睛。

而盘坐在地上或者草地上的村民在看到这些骑着高头大马过来的人时也瞪大了眼睛。

等反应过来便立即将摊位上的东西一卷就往后缩,有些直接跪在地上,低下头去不看他们。

本想直接打马过去的满宝见状,从马上跳下来,冲他们笑道:“我们就是路过,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

见不是来驱赶他们的,农民们的胆子又大起来了,这是一个有胆气的时代,百姓虽敬畏权贵富豪,但并不十分的恐惧,于是大家从地上爬起来,有的原地坐好,有的则是扬声问道:“郎君和娘子们这是要往哪里去?”

白善也下马来,道:“去京城。”

他们一愣,连忙道:“哎呀,那你们走错路了,这边不是官道,要走官道得往回走,然后向南去有一条大道。”

白善笑道:“我们知道,我们就是特意往这边来的。”

他指了周满道:“这是栎阳乡主。”

村民们再次一愣,他们是知道的,他们现在是栎阳乡主的食邑。

远处的人也齐刷刷的抬头看过来,说起来,他们一直见到的都是栎阳乡主的二侄女和几个哥哥,还没见过栎阳乡主呢。

一对一相亲 第三章

董唤娣一脸慈爱的问萧原:“可好些了,身上觉得咋样?你可得好好养着啊,等养好了,婶子给你做好吃的。”

“好多了,多谢。”萧原回了一句。

董唤娣转过头看着金三娘:“我瞧着这孩子就好,长的多俊啊,品性又好,和我们家还有缘份,不然这么着吧,咱们两家结个干亲,让我闺女认你当干娘,要不让原子认我当干娘也行,往后啊,这俩孩子就是兄妹了。”

“咳,咳……”

萧原剧烈的咳嗽起来。

安宁坐在一旁低头闷笑。

萧原瞪了她一眼。

“这个不成,这个不成。”

金三娘急了,赶紧摆手。

董唤娣拉着金三娘的手乐呵呵道:“你跟我还见外啊,咋就不成了,是我们家成分高还是咋的?对了,也不知道这俩孩子谁大,你说这是兄妹呢还是姐弟呢。”

“这俩孩子都……”

金三娘想说萧原亲了安宁的事情。

董唤娣大声道:“这有啥啊,这不是兄妹么,当哥哥的救妹妹咋的了。”

敢情董唤娣昨天想了一晚上想出这么一招来。

别说,这招还真管用,瞧金三娘可不就急的额上冒汗了么。

眼瞅着煮熟的媳妇跑了,金三娘心里可不使劲骂董唤娣阴险奸诈。

萧原也不能让煮熟的媳妇给跑了啊。

这要真认了干亲,他还怎么娶媳妇啊,难不成这辈子还得打光棍。

萧家可就他一个儿子,还指望着他传宗接代呢,可不能让他打光棍的。

“娘,我胸口闷,我喘不上气,哎呀,我头疼的厉害,不行,我头太疼了……”

萧原这会儿不能当着董唤娣的面说娶不上你家闺女我这辈子就得打光棍,他现在唯一的法子只能装病,先把这茬混过去再说。

果然,金三娘一听萧原说不得劲,就赶紧上炕去扶萧原:“哪儿不舒服,头疼啊,你赶紧躺下,我给你拿药去。”

董唤娣也吓了一大跳。

她拉着安宁从炕沿上跳下来,看着萧原这么一会儿功夫都疼的快打滚了,她心说这应该是真不舒服,为了救自家闺女,这孩子也是遭了罪的。

她微微低头,掩住眼中的心疼和焦急。

“孩子,你赶紧躺下,大妹子,赶紧给孩子弄点药啊。”

董唤娣不住的催,金三娘满屋子乱转。

安宁已经找了碗倒了一碗温水,金三娘拿了药给萧原。

安宁顺势把水递了过去。

萧原把药方到嘴里,接过碗一口气喝了小半碗水。

董唤娣看这样子今天是谈不拢了,就拉着安宁道:“让孩子养着吧,我们就先走了,改天孩子好点了我们再过来探望。”

金三娘点头:“你们慢点啊,我就不送了。”

大牛想要去送安宁,让萧原一把给拉住了:“你干啥,赶紧坐下给我捏捏头。”

安宁从萧家出来就想笑。

这董唤娣也是一能人了,竟是把萧原都逼的只能装病。

董唤娣这边还和安宁絮叨呢:“我看原子不像装病的,看起来是救你的时候落下了病根,要是萧家紧抓着这点不放,咱们还真不好办,不如这么着,你等两天再过来,来了就给萧柱子和金三娘跪下嗑头,不管他们说啥,你就只管喊干爹干娘,就管他儿子叫哥,最好在人多的时候认下这门干亲,你这头嗑了,我看他们还有啥脸面要娶你过门。”

董唤娣这边教安宁认干亲。

那边金三娘看着萧原笑嘻嘻的坐着,忍不住拍了他一下:“你真是要吓死娘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