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性故事:年轻的馊子8

农村性故事 第一章

“长老小心。”

看着在九头天蛇这条传说魔兽手中节节败退的古道,萧薰儿激活了血脉之力,让自身实力暂时达到五星斗圣的地步,也随之加入到了战斗之中。

看到这样的一幕,青鳞眼中的冷意更加浓郁。

这一世她很早就被永生之门收入门中,得到了永生之门的倾力培养,对她来说永生之门不仅仅只是一个宗派,更是她的家。

萧薰儿之前也是永生之门的内门弟子,在她看来萧薰儿无论如何也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这是赤裸裸的背叛,不可原谅。

嗡,恢弘的力量流动,青鳞亮眼的表现魂族的四位元老早就注意到了,但他们之前并没有出手,因为他们此行的目的虽然表面上是为了灭掉天外天,但实际目的却是为了刺探永生之门那位神秘莫测的门主的情况。

从开战之初到现在,战争已经进行了五年,可无论战争进行的多么激烈,永生之门的那位门主都没有出现过,这样明显不正常的情况不得不让六大古族心中多想。

最后结合各方的情报,魂族与古族得出了一个大胆的结论,那就是永生之门的那位门主很可能正在尝试突破斗帝。

这个想法虽然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实际上是存在可能性的,因为他们有很大的把握确定陀舍古帝的洞府已经落到了永生之门的手中。

有着陀舍古帝留下的遗藏,永生之门的那位门主完全有可能突破天堑,成为继陀舍古帝之后的又一位斗帝。

对于这样的结果魂族与古族无论如何都是不能接受的,因为肖恩一旦突破成为斗帝,他们所做的一切努力就都成为了虚幻,所以他们精心策划了这一次的行动,以此来打断肖恩可能存在的突破。

“出手吧,总不能让古道和萧薰儿死在这里,如果这样的话,古元那家伙恐怕真的会翻脸。”

看着在九头天蛇的攻击之下险象环生的古道和萧薰儿,魂生天开口了。

听到这话,魂族其他的三位元老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轰,斗气如潮,四道漆黑的大手印同时对着青鳞印了下去,相比于难缠的远古天蛇,他们选择了对青鳞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魂族独有的天阶低级斗技灭魂大手印。

死亡的阴影覆盖,空间凝固,看着那四道从天而降的掌印,青鳞俏丽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畏惧,她对于永生之门的底蕴远比外人清楚的多。

吼,如龙长吟,空洞的黑色漩涡悄然成型,四位八星斗圣使用天阶斗技发起的攻击在落入这个黑色漩涡的瞬间就被吞噬的一干二净,连一点波澜都没有掀起。

嗡,虚空波动,紫水晶一样的蛇躯在虚空中舒展,双眸中流露出迷蒙的九色光芒,美杜莎的身影出现在了这里,她被战斗的波动从沉睡中惊醒了。

“你们真是不知死活。”

锁定空中魂族四位八星斗圣的身影,美杜莎狭长的双眸中流露出了冰冷的杀意。

看到突然出现的美杜莎,魂族四位元老同时皱起了眉头,因为美杜莎那一身毫不掩饰的气息告诉他们她是一位九星斗圣。

“竟然还有一位九星斗圣,真是麻烦。”

“是啊,最为关键的是那位永生之门的门主肖恩至今都没有露面。”

“不过有着绝灵死寂大阵存在,就算是九星斗圣我们也照样能杀。”

你一言我一语,对于美杜莎这个突然出现的九星斗圣魂族四位元老虽然感觉有些麻烦,但并没有任何的害怕。

斗气沸腾,他们同时引动了背后的死寂之门。

“断生绝灭斧。”

死亡的力量流转,黑色的气流涌动,在四扇死寂之门共鸣的那一刻,一柄宛如实质的染血巨斧在虚空中悄然成型。

死寂之门的背后是一方充满死亡气息的空间,四扇死寂之门彼此共鸣,可以演化死亡之界,笼罩一方天地,也可以聚而合一,化作断生绝灭斧,斩灭一切敌。

农村性故事 第二章

第3107章以大欺小?

没有半分犹豫,张若尘释放出剑祖的七柄魄剑。

这是他身上唯一能够威胁到太虚境大神的手段!

“嘭!”

“嘭!”

……

名剑神站在原地不动,以剑意凝聚出一柄规则之剑,将七柄魄剑尽数击飞出去,不带烟火气的道:“你这七剑的威力,与神女城外那一剑可是差远了!难道在本神面前,你竟没有惧意?”

神女城外那一剑,指的自然是“爱剑”。

那时,张若尘虽然修为低微,可是心中有大爱之心,欲救一城之人,一界之民,自然是可以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力。

张若尘如今的修为比当时何止强大了十倍,也可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更强的威力,但却没了当时的那股情绪。

至于七柄魄剑中的惧剑……

对名剑神,张若尘还真没有太强的惧意。

“惧意?有修辰在,脱身岂是难事,为何要惧你?”

张若尘从日晷中走出,站在石台上,身周是

文学

越来越明亮的时间之海,眼神淡然的与名剑神对视。

“好胆,本神倒要看看,你们今天怎么脱身?”

名剑神自然知道修辰神通广大,种种秘术用得出神入化,若是一心要逃,无量境之下能留得住它的还真没有几人。

但,如今他们也就相距百丈而已。

如此近的距离,一位剑道主神若是连他们都留不住,剑道又何以称得上是杀伐之道?

“哗!”

名剑神并不轻敌,以明君剑劈斩下去,剑芒刺目至极。

但,神剑落在张若尘头顶的时候,却被一层神光挡住。神力波浪,如海啸一般,向外蔓延。

“神王符!煜神王的气息,本神明白了,你来寻找剑界,背后还有天初文明的一份谋划。”

“名剑神,待本神修为恢复之日,就是你毙命之时。走!”

修辰施展出混元一气遁法,日晷和张若尘化为一道玉白色的混元气,如龙似蛟,冲破密密麻麻的剑道规则和神力封锁。

名剑神知道自己若是不付出一些代价,绝对追不上修辰,但却不慌不忙,道:“你们最好别乱逃,若是迷失在黑暗中,岂不是比死在本神手中更悲惨?

文学

这里特殊的环境,如孤岛一般,注定张若尘和修辰逃不掉。

“轰隆!”

凭借神王符,挡住了名剑神劈出的第二剑。

但,神王符早就消耗巨大,已裂痕密布,撑不住两剑了!

张若尘回头看了一眼如猫戏老鼠一般追上来的名剑神,眼神中露出冷然之色,看向暗夜界门所在的那片黑暗虚空,道:“去里面。”

“你疯了吗?那里面,比黑暗大三角星域更容易迷失。”

修辰虽然如此说着,可是,还是驾驭日晷,急速遁向暗夜界门的核心区域,直往里面冲去。

这里的时间和空间虽然诡异,存在无数凶险。但名剑神若是一心想要杀他们,也一定要承担这份凶险。

反而做为时空传人的张若尘,在里面却有巨大优势。

“垂死挣扎!”

名剑神略微犹豫一下,依旧是操控剑道规则开路,直向暗夜界门的腹地追杀而去。

所过之处,混乱时间规则和空间规则被剑道规则冲垮,复杂的空间和错乱的时间,似形同虚设,挡不住名剑神的脚步。

以名剑神的修为,一念可改天地,一剑可破乾坤,时空亦不可挡。

那长着一对龙角的俊美金发男子,走在虚空中,静静看着,暂时没有出手的意思。张若尘的表现,实在是惊艳到了他。

才刚刚达到大神层次而已,居然就能收服修辰天神这样的人物做器灵。

面对名剑神这样的强敌,居然可以做到处变不惊,反以离间计,轻松击杀对方一尊大神。

换做任何修士,处在他的位置,都不可能比他做得更好。

就看同样是初入大神层次的商弘,被名剑神轻松解决。而张若尘却能给名剑神制造出无数麻烦,逼得他不得不冒着一定风险,追入黑夜界门。

再等等。

或许还有惊喜。

他想看看张若尘的极限到底在哪里,能不干涉其成长之路,就尽量不出手。

顷刻间,张若尘和名剑神一前一后已是向暗夜界门的方向深入了一千多万里,有时间冥光可一瞬斩尽真神的寿元,有空间风暴将名剑神调动的剑道规则都吞噬无数。

到达此处,对大神而言,都危险激增。

长着龙角的金发男子看见张若尘手中的神王符已是碎尽,显然已是被名剑神逼到极限,正准备出手。

却见一道明亮至极的剑光,从张若尘体内飞出,击穿名剑神的重重防御,逼得名剑神不得不劈出名君剑。

“轰隆!”

两剑对碰,本就混乱的时空顿时塌陷,由外而内冲击过去。

农村性故事 第三章

里世界。

希尔精神病医院。

暴雨中的门口。

一个男人的身影逐渐清晰。

随着他越走越近,走到门口的时候,路灯一照,整个人便暴露在了灯光下。

杜维一只手打着伞,一只手牵着个红色气球站在雨中。

此时。

他身上的那些道具,全都消失不见。

在身上的,只有当时随身携带的面具,骨粉,以及打火机。

简而言之。

辛辛苦苦大半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他真就变成了那个时候的自己。

伸出右手。

杜维进入了恶灵化。

却发现右手手背上,并没有指针的图案出现。

他冷冷的说道:“真是有趣,所以我又要开始走钢丝了吗?”

在他的面前,希尔精神病医院完全被暴雨所笼罩。

又黑又冷。

每一滴雨水落下,都仿佛沾染了浓浓的恶意。

不过。

这一次,他虽然什么能力都没有,能派上用场的物品也少的可怜,可长期和恶灵朝夕相处带来的经验,却让他有些底气。

于是。

杜维便站在门口,扭头看向身后,远远的,他能看到一个公交车站台。

“未来的你是我的死敌,但现在的你,却可能是我的朋友。”

这个时期的公交车,并没有和他结下死仇。

唯一的不确定因素就是,公交车是否存在这个里世界之中。

但杜维也不怎么在意,他放下扇,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森白面具。

这面具是最初的那一个。

而且,是恶灵杜维诞生的最初面具。

只有眼睛的部位,没有别的五官。

杜维选择戴上面具。

……

外界。

纽约市,杜维家的别墅内。

偌大的别墅已经有很久没有迎来它的主人。

古董钟表挂在墙壁上,指针早已停止了转动。

似乎是因为上一次,有什么东西从里面跑出来的原因。

这里十分孤寂。

突然。

古董钟表像是感受到了什么。

指针忽然转动了起来。

眨眼间,屋内的景象浑然大变。

所有的家具以及摆件都悬浮了起来,飘到空中疯狂的旋转。

一只苍白的手从钟表里缓缓伸出。

“怎么回事?”

“杜维你又进入地狱之门了吗?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你的存在?”

“该死……”

“我已经拦不住它们了,拉默已经逃了出去,它肯定会找上你的……”

声音自然是米内特的。

她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显现,并且她是活在过去的存在,和杜维以及艾利克斯都不在一条时间线上。

可现在,似乎发生了一些未知的事情。

导致米内特有些措手不及。

……

圣波地亚。

这里是教会的大本营。

此时已经是白天,有很多信徒正在进行礼拜。

大教堂内。

而艾利克斯却穿着米黄色的风衣,戴着墨镜,打扮的十分干练。

她不满的看着面前的斯卡迪大主教,冷声说道:“杜维呢?不是说好了来教会参加要事,怎么我根本联系不到他人,让他出来见我。”

斯卡迪大主教笑呵呵的说:“艾利克斯小姐你有所不知,杜维阁下正在和其他猎人阁下秘密商议,手机肯定不能带在身边的,你再等一等,等个五六天,估摸着他就出来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