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姿势图,禁忌伦h

性姿势图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性姿势图 第二章

“呼!”

风暴渐起。

张亦弛站在柏油路上愣神,他的身前是死去的郑江:“我……”

忽然,他想起什么,猛地朝后看去。

只见头发杂乱,衣服被吹得鼓了起来的莫测蹲在韩澈的尸体前一言不发。

张亦弛明白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

“莫测。”张亦弛走到莫测身边。

“老韩的能力对他自己无效。”莫测的声音沙哑。

“还有老郑……”张亦弛道。

莫测轻轻将韩澈的眼睛闭上:“老韩尽力了,这么大的范围,他居然能回溯到你戴上嬉笑者面具之前,已经远远超过了之前他所说的极限。”

“……”张亦弛微微张嘴,沉默几秒后道,“他在为我们博取最后的希望。”

“……嗯。”莫测攥着韩澈因为沾染血液而格外粘稠的手,“这个轮回世界因为牧野的介入,开始崩裂了。现在唯一逃离这个轮回世界的希望,就在你的嬉笑者面具上。”

张亦弛手上出现嬉笑者面具,但他迟迟没有戴上:“如果抽到了没有办法能救我们的能力呢……”

莫测

文学

沉默。

张亦弛抓紧了嬉笑者面具,望着远方,整个世界都在湮灭,如果他们还不逃离,要不了多久也将葬生于此。

“牧野他究竟为什么……”

“我不知道。”莫测回道。他背对着张亦弛,张亦弛猜不透他现在脸上有着怎样惨淡的表情。

风暴愈加猛烈,远处的湮灭在以肉眼可见的恐怖速度逼近。

张亦弛咽了咽口水,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这个即将覆灭的世界混乱不堪,但在他们两人眼里又是极其死寂。

随着气慢慢呼出,张亦弛缓缓睁开了眼睛,他的面孔坚毅起来,将嬉笑者面具戴在了脸上。

莫测看着韩澈的尸体,身后传来张亦弛的声音。

“……莫测,是大王。”

……

轮回世界中转站还是老样子,唯一不一样的是,这次站在黑白相间的巨大石板上的,只有张亦弛、莫测两人。

空空荡荡。

轮回世界被撕裂崩坏,他们提前结束了任务,没有获得任何惩罚、奖励。

“莫测。”戴着嬉笑者面具的张亦弛声音变得很急促,身子微微颤抖,踉踉跄跄地朝后退了几步。

“你戴得太久了,快摘下来。”莫测催促道。

从他们利用嬉笑者面具的能力穿过裂缝回到轮回世界中转站,花费了起码十分钟的时间,以前张亦弛戴嬉笑者面具从来没这么久过,谁也不知道他现在的疯狂感已经到了什么程度。

“哈哈……哈哈哈哈……”张亦弛开始肆意笑起来,“我、我不想摘下面具了。”

“冷静!不要被面具影响你的神智!”莫测上前想要帮张亦弛摘下面具。

“只有现在的我,才有希望为韩澈、郑江报仇。”张亦弛一把推开莫测,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如果摘下面具,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张亦弛现在的力气很大,莫测被推倒在地,他爬了起来再一次走向张亦弛:“老张,如果你现在不摘下面具,我们才真的没有机会为他们报仇。”

性姿势图 第三章

喻楚好笑,收回手,长长衣袖遮住手腕道:“您现在身份是我徒弟,睡在这里怎么行。”

陈师松想了想,点头,“也是,虽然你这主峰没什么人来,但还有个小徒弟在,你我行为也该避讳些。好吧,那你下午留在这里,我现在取药箱,为你推推毒。”

喻楚点头应允。

于是她便在房间里待了一下午。

等到天色快黑下来。

陈师松才皱着眉收起银针,擦了擦额角的汗,摇头低沉道:“你的毒已经深入骨髓了。”

“早就深入骨髓了。”喻楚倒是并不意外,看他合上银针药箱,道:“今天给您接风洗尘,我特意准备了我们谕仙宗特制的美酒。”

“真的?”

陈师松爱喝酒,此时眼睛不由亮了起来,收起有些沉重的情绪,笑眯眯地收起药箱,道:“算你这女娃娃有心,快带老夫去。”

喻楚好笑地在前方带路。

两人出了门。

陈师松记着自己是小徒弟的身份,于是乖乖跟在她后面。

这个时间差不多是用膳时间,喻楚到了大殿,便看到一抹雪白修长身影,正微微低着头,默不作声戳着粥,他有些走神似的,也没动口,只默不作声地盯着面前碗里的粥。

听到动静,少年抬起眸子,神色又苍白,又有些僵,指节微微收紧望着相伴而来的两人,他站起来,视线没有去看后面的哑巴徒弟,只低着长睫,很低声道:

“……师父。”

当初说过再也不叫师父的。

如今破例,喻楚却没有半点反应,不知是没有注意到,还是不在乎,拢着白衣从面前走过,去往后方。

少年呼吸微微顿住,眸光盯着面前一小片地面。

眼神略微有些凝。

他费了些力气,才慢慢安下呼吸,缓解心脏的疼。

哑巴徒弟看了眼桌上的膳食。

等喻楚抱着小酒坛回来,他连忙上前抓住她衣袖,摇了摇,眼巴巴地示意桌上的东西。

喻楚微微挑眉,知道这位老前辈爱口腹之欲,于是抬眸看向少年,又看了眼那些食物:“让他与你一同用膳,可有问题?”

江燃微微一顿,垂着眸子安静。

心里模糊的难过和尖锐疼痛,以及让呼吸都凌乱的慌乱。

今天一下午……

都没有离开那个人的房间。

在做什么?

少年不愿细想,但一下午心脏要多疼有多疼,他不知道师父的意思,是不是喜欢上别人……可是有一点已经很清楚了——他对她无关紧要了。不仅那些喜欢不会再给他,甚至连师徒,都不会是唯一了。

少年沉默了几秒,眼睫有些颤。

喻楚没等到他回话,便侧脸。

她表情淡淡,对哑巴徒弟道:“去我那——”

里字还

文学

没说出来。

面前少年忽然抬眸看向她,微微睁大眼睛,小脸苍白道:“好。”

他形状漂亮的眼睛盯着她,抿了下唇角,乖巧盯着她,声音很小道:“我知道了。……没有问题。”

喻楚眉梢松开。

她没多说话,回头对新收的哑巴徒弟道:

“你便在这里用膳吧。”

对方立刻点点头,笑眯眯地过来,想接过她手里的小酒坛。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