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美女房东的那些事儿|kkkbo

我和美女房东的那些事儿 第一章

说书老人之所以能如此淡然自若的离开,是因为他知道了龙门大战的结局。

纵然龙门大战,此刻并没有结束。

鬼玄宗弟子施展出九天玄雷的那一刻,说书老人就知道了人间不会败了。

双方战前约定,龙门斗法将在日落时结束,那就不会提前半分,也不会推迟半分。

由于人间地域很大,会出现时差现象。

比如现在嘉陵城已经入夜,但西域龙门那边,却还是黄昏时分。

至于更西面的西域圣殿,太阳还孤悬在西南方位,距离日落还有至少半个时辰。

但,从龙门附近的地域来推算,日落将在酉时四刻,现在龙门已经进入了酉时三刻。

鬼玄宗的最后一波攻击,就是在酉时三刻发动的。

这种绝招,在最后一刻才催动,就是用来压箱底的。

鬼玄宗弟子今日的表现,一直都没有出乎说书老人的意料。

直到他们依靠融合之法,布下九天玄雷剑阵,这才让说书老人大吃一惊。

他是一个睿智的老人。

同时也是一个来历极为神秘的老人。

他虽然没有在现场观看,只是同伴传回来的只言片语,但他已经猜到了叶小川在用什么方法培养鬼玄宗弟子的。

这让说书老人的内心,忽然变的很不舒服。

在他的记忆里,叶小川虽然顽劣,但做人却有底线。

这才几年时间,叶小川的心态似乎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这让说书老人感到陌生。

甚至感到恐惧。

一个人,失去了仁义,心肠变的如铁石,那这个人,真是还可以堪当大任吗?

现在说书老人有些担心,一旦叶小川日后被心魔所控,他培养出来的这股力量,将变成三界内最恐怖,最血腥,最没有人性的杀戮机器。

上次说书老人在神山,曾经远远的见过叶小川,他能清楚的感受到,叶小川体内有一股庞大的戾气,那股戾气之源,便是心魔。

而当时叶小川在救左秋,其后又现身八尺山救走龙天山,加之在泰山时,二圣牺牲自己为他开穴,这让说书老人心中多少都有些侥幸。

如果叶小川真是沉沦了魔海,二圣应该是不会牺牲自己的。

今天说书老人才意识到,叶小川的身体内存在的问题,只怕比自己预计的要糟糕许多。

如果他还是从前的那个少年,绝对不会让鬼玄宗的弟子变成一群只知道杀人的傀儡的。

现在,说书老人觉得,是时候该和叶小川见一面了。

风,卷动着乌云,乱了苍穹,浊了碧空。

叶小川的剑法表演,也进入到了高潮。

从苍云门最基本的落叶剑法,一路施展出来,短短的一炷香的时间,便已经施展了超过了三十种不同的剑法与剑诀。

越往后面,剑诀的威力变越大。

天音公主修为境界,或许比被小池击杀的那个江云符略差一点,但是她的战力,似乎比江云符要高出一筹。

面对叶小川不断变换的剑法与剑诀,天音公主虽然已经陷入了极度的困境,但是,她并没有落败。

当然,这是天音公主的修为强大,还是叶小川在有意拿捏时间,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叶小川手持无锋青冥双剑,施展反两仪剑阵猛攻天音公主。

我和美女房东的那些事儿 第二章

谁都不曾想到,叶小川与天音公主的斗法,影响三界修真者无数年。

风系法则一度不再是冷门的法则,而是变的炙手可热。

无数惊才绝艳的修真者,前赴后继的进入了风系的领域,让风系法则在短短的千年内,便被发扬光大。

这些修真者主修的双法则,除了风系,还有火系。

风与火,一个近战强大,一个远攻强大。

火助风势,风助火威。

在后世的很多年中,无数修真者都是主修风火法则的。

已经进入酉时,日头也已经偏西了。

正如大多数人猜想的一样,一整天几乎都被压制着的天人六部,终于迎来了他们猛烈的反扑。

由于王可可先前的装腔作势,原本零零散散的三处战场,变是有条不紊。

天人六部虽然失去了分割鬼玄宗弟子的机会,但他们似乎也并不在意。

天人六部的修士经常在一起演练战阵,虽然默契程度不及从小在一个山洞里长大的鬼玄宗弟子,但是他们的默契也不差。

天界反扑的毫无征兆,三个战场同时动手,形成了三元奇阵,将鬼玄宗的弟子,迅速的压缩到了三元阵的中心位置。

鬼玄宗弟子组成了几个剑网光球,试图撕开一道口子,但是很几次冲击,都被天人六部中的地坤部与玄黄部给阻挡了回来。

王可可看到三处战场又变成了一处战场,心中知道决战就在此刻。

他再一次的高声呼喊道:孩儿们,施展绝招的时刻到了!时空合并!九天玄雷!

不少天界修士闻言,以为王可可又是在装腔作势。

这一次王可可还真不是。

今天迎战天人六部,鬼玄宗主要布置的就是九天时空剑阵。

这个剑阵的名字,众人一直都觉得非常的奇怪,从开始鬼玄宗弟子所布的九个剑阵来看,大部人纷纷以为,这就是九宫法阵。

只有一些修为高的前辈在心中嘀咕,那九个剑阵确实很像九宫飞星的排列之法。

如果真是九宫,为何不直接叫九宫剑阵?反而叫做九天时空?

九天很好理解,就是九天之上,形容很高很高的高空。

时空二字就比较令人费解。

时空,时间与空间。

对应道家中的宇宙。

宇宙的宇,代表的就是时间。

宇宙的宙,代表的则是空间。

宇宙与时空一样,代表的一切的物质。

任何法阵,剑诀,功法,神通的名称,都是能概述它们的属性与能力的,比如两仪,三元,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荒,九宫等等。

叶小川绝对不会随便给一个强大的法阵乱起名的,既然有时空二字,那此阵就绝对有猛料。

打了一天,也没看到鬼玄宗弟子施展的九天时空剑阵什么招数能与时空挂上钩的。

这让不少人疑惑,难道叶小川真是无聊透顶之人?还是说,他只是想给法阵起一个狂拽炫酷叼霸天的名字?

其实,只有鬼玄宗红衣弟子自己才清楚,九天时空剑阵中的九天,代表的是九天玄雷,时空代表的是一切物质的短暂融合。

这才是九天时空法阵的要命之处。

叶小川是一个奇才,他融合多种阵法的精要,多卷天书精要,以及剑道精要,竟然另辟蹊径的开创出了一种只能由多人同时施展的恐怖剑阵。

我和美女房东的那些事儿 第三章

梁王望着对方的玉簪,正在思索其可能的来历,视线缓缓移到她身上,眼睛一下子放大:“好长的腿!”

可惜自己年纪大了,要是早些年碰到这样的极品,哪怕是动用身份修为,也是一定要一亲芳泽方才罢休的。

见双方各自收起了攻势,姜罗敷紧绷的身体这才放松下来,一边是宗师,一边是明月公指挥的三千红袍军阵,不管哪一方都不是她能对付的。

姜罗敷向楚中天行了一礼:“明月公,到底是什么事让你如此大动干戈呀?”

楚中天哼了一声:“姜校长可以自己问他。”

一旁的梁王也从半空中降了下来,闻言冷笑道:“楚家包庇钦犯,还试图袭杀本王,明月公真是好大的胆子。”

秦晚如气得又重重地捶了一下鼓:“既然如此,还不如真把你击杀了,也不枉我们背这个恶名。”

梁王脸色一变,急忙往后退了一步。

姜罗敷急忙说道:“梁王此次前来的目的我也曾听闻了一二,也不怪楚家不能接受,就算是我,而很难理解,祖安土生土长在明月城,又怎么可能偷得了皇上的东西。”

这时候谢弈也适时说道:“不错,依我看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看到连谢弈也表态了,梁王眼皮子抖了抖,楚家、学院、城主,可谓是明月城最强大的三股势力,如今他们站在一起,那真还有些不好解决。

他只好说道:“其实祖安到底偷了皇上什么东西我也不清楚。”

楚氏夫妇:“……”

姜罗敷:“……”

柳耀:“……”

谢弈:“……”

敢情你之前在那里牛皮哄哄各种叫嚣,都是在虚张声势?

感受到众人的怒火,梁王急忙说道:“我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偷了皇上什么东西,但此事绝对是真实存在的,因为这是我出京时皇上亲口嘱托我的。”

听到他这样说,所有人的眉头都皱了起来,按理说梁王此时也不会在这件事上说谎,可这件事真的说不通啊。

这时梁王仿佛想起了什么,急忙指着一旁的十名绣衣使者说道:“具体的可以问他们,他们是皇上指派前来抓祖安的。”

楚氏夫妇这才望向了犹如石像一般矗立在一旁,仿佛局外人般的那十名绣衣使者。

“绣衣使者……”楚中天等人显然也认出了这些人的身份,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看到众人的目光望来,最前面的那名绣衣使者冷冷地说道:“祖安具体偷了什么东西事关机密无可奉告,请楚家将其交出来,否则的话以欺君论处。”

“欺君?”楚中天哈哈一笑,笑声中有些苍凉落寞,“皇上想对付我们楚家,又何必用这种莫须有的罪名。”

一旁的谢弈急忙提醒道:“楚兄,慎言!”

楚中天哼了一声:“都被逼到这个份上了,我还有什么顾忌的?”

显然他并不

文学

认为是祖安偷了皇帝的东西,以为这只是皇室对付楚家的又一个借口而已。

那绣衣使者眼神一凝:“明月公当真要抗旨不遵?”

“抗旨?”楚中天笑了一声,“我们楚家可没说过,想搜祖安,自己进屋去搜呗。”

他虽然怒急,但也不傻,至少不会明目张胆留下口实。

听到他这样说,那绣衣使者挥了挥手,招呼同伴一起进楚府。

只可惜红袍军依旧留在原地,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一旁的谢弈暗暗感叹,楚中天平日里浓眉大眼的,没想到也如此狡猾,嘴上说着顺从,身体却不诚实啊。

那绣衣使者停下脚步:“莫非你以为这样就能拦住我们么?”

楚中天微微笑道:“素闻绣衣使者威名,我们楚家又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虽然话这样说,但依然没有半分让开的意思。

他的潜台词也很明确,刚刚连堂堂宗师都闯不进去,你们几个又有什么办法?还是早点知难而退的好。

其实他有些不解,世人都将绣衣使者传得神乎其神,但看他们平均修为也不过五六品,实在有些名不副实啊。

可这些年似乎没听过有人从绣衣使者的追捕下逃脱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