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人妇系列|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放荡人妇系列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放荡人妇系列 第二章

要比姜棉棉强点

总统大人险些一口气没来直接被她气昏过去。

“姜妙鱼,你是不是想死啊,我看你是诚心想气死我!”

他是不想说难听的话。

这死丫头穿成这样把好好的清纯校服穿成制服诱惑play,齐B小短裙下面一条后面都没有布料的小裤裤,这换做早些年的社会环境,随便找根电线杆旁边一站,可以直接班了。

这些话他是不忍说,所以才憋得自己一肚子都是怒气。

“妙妙,你是女孩子,二叔是个男人,你在男人面前怎么可以掀开自己的裙子,你知不知道这样……穿成这样会引-诱坏人犯罪的!”

他轻捏着女孩的小腰,试图把她从自己大腿拧下去。

可姜妙鱼却咬着烟嘴贪婪地吸了几大口,还不忘扭着屁股在他大腿挪动。

她无辜地眨巴着眼睛,小嘴喋喋不休地道:“二叔可是我的亲二叔啊,咱们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我又是二叔亲手养大的,和二叔亲的跟亲闺女似的,你又不会对我犯罪,看看怕什么的,再说了,我又不是对谁都掀裙子的……”

战慕谦气得像直接掐死她算了。

但是他心里又总惦记着心理医生警告他的那些话。

姜妙鱼是姜妙鱼。

她现在是个处于叛逆期的不良少女。

脑子缺根弦,行为嚣张乖戾,这个人格的性情如此,他不能强行扭转她。

她只是个孩子……

他对她只能耐心规劝,万不能强行扭转。

否则结果,可能会更加糟糕。

医生说姜妙鱼的性情本能如此,可是战慕谦在和她相处的过程总觉得她并不是真的天真顽皮什么都不懂,有时候一举一动像是在故意撩他似的。

放荡人妇系列 第三章

季勋在车的后面一直跟着,两辆车的距离越来越近。安宝在车里已经睡过去了,他还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程萱萱感到有点害怕,她似乎已经知道她被利用了。她想起了自己上次教唆别人绑架程以非的事。她告诉越瑶后面有车在跟着她们,让她帮自己一把。

“你继续向前开,我会让人把车支开的。”

马上就要跟上前面的车了,季勋加快了速度,就当他踩油门的一瞬间,他面前忽然出现了一辆车直接挡在了他的前面。他没来得及刹车,整个人冲出了车窗外。

警察通过监控很快就锁定了目标车辆,越瑶千算万算始终没算出来她的队友会有那么蠢。程萱萱听到了警车的声音后,立马就把车停了下来然后带着安宝下了车向警察自首。

她应该庆幸程萱萱并没有把她供出去,只说是自己因为自己缺钱,所以把小孩绑架了。

安宝也被带去了警察局,他坐在椅子上,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不应该随便给陌生人开门,更不应该直接和她出了家门。

程以非和傅景恒听到消息以后,也立马赶了过来。他们一进门就看到了他。

程以非走到了他的身边,然后蹲了下来。“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季明乐

文学

。”他想起了上次季勋告诉他的话,如果有人问起他叫什么,他就告诉别人他姓季。

“你叫程明乐对不对?你不姓季。”

他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你怎么知道的?”

她摸了摸他的头,然后紧握着他的手:“因为我就是你妈妈啊!”

安宝没有很震惊的表情,他只是感觉这一切有一点不可思议。先是来了一个女人告诉自己要帮他去找妈妈,结果没想到她是一个骗子。现在又来了一个漂亮阿姨告诉他自己就是他的妈妈。他不知道他现在应该相信谁。

或许只有季勋才不会骗他,“季叔叔在哪里?我要去找他。”

程以非以为他会很高兴一家人终于见面了,没想到的是他现在竟然和自己有一种很

文学

陌生的感觉。

她看了一眼旁边的警察,她到现在也没有联系上季勋,所以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在哪里。

“他现在在医院,还没有度过安全期。”警察背对着安宝,悄悄的对着两个人说。

“我们先回家好不好?等到明天我再带你去找他。”

安宝看了一眼警察,他不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是不是坏人,现在除了季勋他谁都不敢相信。

“跟着他们回去吧,他们是你的爸爸和妈妈。”

他听了警察的话,乖乖的从椅子上下来,然后牵着程以非的手等着她带自己回家。

回家的路上,傅景恒在前面开着车,程以非带着他座在了后面。他一直看着窗外一句话也不说,就好像是在等一个人过来接自己回家一样。

“你没来季叔叔家以前一直住在哪里啊?”两个人开始尝试和他说话,并且把刚刚买好的汉堡放到了他的手里。

他本不想吃别人给他的东西,可是他的肚子已经开始咕咕的叫了起来。他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汉堡,然后一口接着一口的吃了下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