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头被嘬的又大又硬H|新白洁性荡生活

奶头被嘬的又大又硬H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奶头被嘬的又大又硬H 第二章

“周玄门向金元老问好!”

周玄门冲麻衣老者拱了拱手。

这位金元老名叫金元,雷公位业,境界却已经步入正神境巅峰,距离天神境也只有一步之遥。

不过,由于缺乏正神位业,境界首先,无法步入天神境。

“好!”

金元老持杖冲周玄门拱了拱手,算是还礼,接着又立即问,“为什么要敲响召神钟。”

周玄门神情严肃,几个字低低从口中传出,“孟玄通下界!”

“什么?”

金元一震,脸色立刻就变得凝重了,“开会!”

他的声音如雷传开,化作有形声波,如大锅从高空覆盖而下,一下子就覆盖住了整个了联盟驻地。

“开会,开会……”

金元的声音在整个联盟回荡。

嗖嗖嗖!嗖嗖嗖!

遁光向这边汇聚,联盟一个个大元老步入会场,算上金元,周玄门,总共是九位。

这九位元老当中,只有周玄门一个正神,其他包括金元都是神灵。

但事实上,这些元老们,上古之时,大部分都是正神。他们接受的是人皇威权而不是天庭威权,因为人皇沉睡,其威权因为人皇沉睡而失去。

会议场中,众元老先后坐定,以金元大元老为中心,向两边排列,最终排了一个半圆。

周玄门则坐在右侧倒数第二个位置。

“周玄门,何事敲响召神钟?”

众人刚一坐定,金元大元老左首第一位古俊中年男子戚古戚大元老就开口询问。

这位戚大元老身上散发出城隍的气息,乃是城隍位业,境界则和金元大元老一样,处于正神境巅峰境界。

“我来说吧。”

金元把话接走,代替周玄门,“孟玄通下界了,在大林渊现身。”

“什么?孟玄通?”

“孟玄通居然下界了?他要做什么,夺取生死印?”

“孟玄通此人,已入天神境,境界和位业都极其强大,据悉,此人可不是一般的果报神君,一般的果报神君拥有五件神宝,修炼三种战法,此人至少修炼了七种之多。”

……

不少元老色变,人群中出现骚动。

这位所谓的孟玄通太强大了。

众元老中绝大部分都是上古时期活下来的老古董,每一个都很清楚孟玄通的老头,深知此人的强大。

神灵开始就可以修炼战法,这种战法纯粹依靠威权发挥威力,直到正神时才可以发挥完整的威力。

一般的正神,碍于自身威权不足,只能修炼三种战法,能够修炼四种战法的就是精英,五种的乃是人才,六种的就是天才。

孟玄通就是这种人物,而其之所以修炼了七种,除了其自身威权比一般的异变者强大之外,最重要的则是因为此人已经步入了天神境。

“肃静!”

右手第一位大元老冥君位业的费玄抬了抬手,压下现场躁动的气氛,转向周玄门,“周玄门,你突然返回总部,敲响召神钟,要做什么?”

周玄门站了起来,“费元老,诸位元老,我的要求很简单,第一,总部派出强者,和我们一起对抗天庭,阻止天庭拿到生死印。”

“第二,总部拿出一部分资源,为参战者提升实力,争取在和天庭开战之前,培养出尽可能多的威权完整神灵。”

“这……”

费玄沉吟。

现场也突然变得沉默下来,众元老突然不再说话。

“怎么?拿不出来?还是不想拿?”

周玄门怒了,猛然间一步踏出,直接离开座位,走到了会场当中,环视众人。

“咳咳!老周,别急,别发火,兹事体大,亟需好好商议。再说了,你这样着急,能解决问题吗?”

费玄干咳一声,出言安抚。

“解决问题?现在,是我带人抵挡天庭,而不是诸位。如果大家都不想出力,也好,那我就带人撤离,看看天庭会不会打来。”

周玄门怒了,脸一沉,面皮都黑了,气的。

“老周,不要总是说置气的话。”

左首第一位的元老戚古开口了,“帮,你怎么能一口咬定我们不肯帮?同为人间异变者,天庭入侵,我们岂会坐视?这样吧,说一说你的要求,需要哪些资源,需要什么样的帮助?”

周玄门望了戚古一眼,怒气却没消失,不留情面的道:“既然戚元老这么说,我就不客气了。”

“五套神灵之宝,齐全的,另外,再抽调五名能够使用这些神灵之宝的正神境助战。”

戚古戚元老不说话了,整个会场都突然变得安静,众位元老都不再发生,眨眼间呼吸可闻。

“咳咳!”

最后,没多久,金元金元老就开口了,他向周玄门询问,“人倒是好说,正神境神灵我们可以从总部和别处抽调。可是,老周,你可知道,神宝不易得,联盟的仓库早已空了,目前别说五套神宝,一套完整的都拿不出来。”

“金元老这话我就不爱听了。”

周玄门冷哼一声,“前线抵抗,何等重要。没有神宝,我们用什么抵抗?”

“总部拿不出来,可以从别处抽调,或者说暂借。人间联盟这么大,各大遗址都有强者,真想抽调神宝,调出五套,又有何难?说到底是诸位元老不想抵抗而已。”

“这……”

金元老被问住,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少顷,戚古再次开口了,劝解道:“老周,你要考虑各大遗址的现状,目前,不止你们在抵抗天庭,各大遗址也都在抵抗天庭。”

“就比如说三皇墓,目前就在和五行宗开战。他们手里倒是有部分神宝,可是我们能从他们手中抽调吗?”

“抽调了他们的神宝,他们还能不能是五行宗的对手?没有了神宝,会给三皇墓造成多大伤亡?”

“这个提议不可取。”

周玄门不悦道:“没有神宝,我那边一样要死人,其它遗迹的人不可以死,难道暮林村那边的最前线就可以死?”

“没有神宝,别怪我带人撤退,将暮林村留给天庭。”

“周玄门,你敢!”

左首突然传来一声怒吼,声震屋顶,即使屋顶有阵法防护,也被这人突然的吼叫声震的乱晃。

周玄门转首向左首望去,发现是严冥严元老,此人脾气暴躁,为人强硬,说一不二。

“原来是严元老,说话倒是轻巧。没有神宝,本人无法率众抵抗天庭,严元老若是不服,咱们把位置换一下。”

奶头被嘬的又大又硬H 第三章

武蝶是月神的庇护者,这件事情几乎是武元大陆的修元者们人所共知的。特别是青少年这个年龄范围的人,他们都知道月神的庇护是会发生传染的,不过它只会传染一次。

这其实也是人们迷恋武蝶的一个重要原因。月神是不会平白无故的庇护男人的,所以楚天帆的月之庇护来源有待商榷。

楚天帆的庇护来自武蝶,虽然这件事情并不丢人,可他却也不至于猥琐到以此

文学

为荣耀。

武蝶也是可怜人,她并不坏,至少目前为止她还是那么的善良单纯。尽管她的父辈长辈们对楚天帆的家族做过那些事情,但那却不是她所乐意的。

强盗的孩子不一定也是强盗,而且强盗的孩子也不一定有义务为先辈们偿还罪孽;可是那些罪孽毕竟被她的先人们犯下了,她也享受了那些强盗来的荣誉和利益,而且更重要的还是,曾

文学

经的受害者回来了。

她的先祖们的强盗行径正义与否这并不重要,他们欠下的那些东西要不要还愧不愧疚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所犯下罪孽的那个债主的实力如何。若是这个债主实力弱小,身份卑微,那么他们大可不必管他的情绪感受,他们不仅不需要反思曾经的罪行,甚至于还可以美其名曰弱肉强食,落后挨打。

而一旦这个债主具备了要他们偿还债务的能力,那么他们当初的行径便是罪孽的,不仅他们要加倍偿还曾经欠下的东西,哪怕是他们的子孙族人,都将背负余罪。

楚天帆就是那个债主,而在他的眼中,武蝶就是余罪。

他坚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有资格让他放下仇恨,武蝶或者其他人就更没有资格让他不去嫉恨武家的人,所以他对武蝶的欺骗并不过分,这也只是武家后人对楚家的一部分偿还而已。

当然,楚天帆也不以此为乐,所以他没有回答白无常。

“白无常,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

“哦!”

楚天帆没有回答白无常的问题,但他却给了白无常新的迷惑。从始至终,白无常都没有对他提过任何的条件,可是现在,楚天帆居然说要答应他一个条件,这简直有些莫名其妙。

“如果你投降甚至臣服于我的话,我可以保证日后你家族的完整。”

“哈哈哈!”

他不知道楚天帆何处来的如此自信,但这确实好笑。

是他自负了,他今日虽然在这里吃了亏,可对付他,楚天帆已经用尽了手段用尽了底牌。但楚天帆却不应该从此事上找到自信,因为他这样的元帅,武朝有十几位,而他这样修为的人,武朝也是有几十位,甚至上百位。

所以他不需要向任何人表达谦卑,他的家族也绝对不会有任何的祸事。

“如何?”

白无常的笑很轻蔑,若是一般人,早已把他的笑声当成回答,但是楚天帆没有,他需要的是这白无常确切的答案。

“楚天帆,你很特别,未来的你肯定会很强大,不过你没有将来了。你知道这次讨伐帝边的主帅是谁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