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第一章

在去往圣山的路途当中,赵长青又去了妖族比较富有盛名的几座高山。

但是除了风景不错之外,就再也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信息。

剑一等人,一直不慌不忙的跟在他屁股后面。

其实,有他们在,也无需什么厂卫的高手在暗中保护了。

如若世界上,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突破剑阁六剑的防护,并且还能伤到赵长青,那么,来多少名厂卫高手,都无济于事。

七名顶尖天人高手,都对付不了一个人的话,那么,这个人,也只有可能是圣人。

面对圣人,基数再多,又有什么用?

完全就是累赘罢了。

赵长青一直在对身周的那些苍蝇,极为反感,快要抵达圣山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了,让剑一亲自去告诫那些厂卫和江湖中人,不准在上前来一步,违者杀无赦。

他实在是有些生气。

那些负责暗中保护他的人,有些无奈。

他们不敢造次,纷纷退去。

远在洛阳的赵渊知道这件事情以后,苦笑不得,喃喃道:“不曾想,皇爷爷的脾气,还是如此火爆。”

站在一旁的范闲担忧道:“陛下,将人马全部撤回来,真的不会有问题吗?”

赵渊摇头道:“不用了,皇爷爷他老人家功参造化,身边又有剑阁六剑那样的强者追随,朕实在是想象不到,依现在妖族的惨淡模样,谁能够有这个能力和本事,刺杀无上皇。”

他一直都对无上皇有着盲目的自信与崇拜。

毕竟,是他的好太孙儿。

此时此刻的赵长青,已经来到了圣山。

由唐王陪同。

他向无上皇开口道:“父皇,当年孩儿率军攻打这里的时候,遇到了不少的阻力,后来,根据统计,我人族战死在圣山中的数量,已经达到了惊人的五十余万。”

赵长青点点头,说道:“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妖族的情况,和我们之前遇到的所有敌人都不相同,你们与妖族交手,能获得这般大的战果,其实为父心中,已然很欣慰了。”

圣山在曳落河的东南方向。

目前是由妖族与人族共同来管理。

赵弘吉负责驻守曳落河,因为赵长青是直接来到圣山,并没有在曳落河停留。

所以,他才来到了圣山。

至于白起,虽然负责人族驻扎在妖族境内的大军,但是,他所在的大营方向,距离圣山还是比较远的。

期间又没有提前收到消息,说是无上皇来到此地。

于是,他现在还在赶来的路上。

并没有动用神通,不然的话,早就到了。

之所以不那样去做,是因为不想兴师动众。

无上皇在踏进妖域的时候,就很明确的说明了,不可因为自己的到来,而惊扰了当地百姓,无论是人族或者妖族,同样都是如此。

在赵长青前脚抵达圣山,尚且没有过去两个时辰的时候,白起终于到了。

见到他以后,先是半跪在地,抱歉谢罪。

毕竟,接驾晚了。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第二章

勾陈宫掌天地万灵、二十八宿,东方青龙、北方玄武、西方白

文学

虎、南方朱雀为天地万灵之表,又称四灵,四灵各镇七宿,是为二十八宿。

顾佐所封的奎宿天将星君属于西方白虎七宿之一,属狼,掌武库、兵甲、戈矛、风雨雷电诸事,如果从职司上看,应该是兵事。但勾陈宫无主,早已凋零,他这个掌兵事的天将星君不过是徒有其名而已。

放在勾陈宫全胜时期,想要执掌一宿,应当是真仙帝君或者至少是接近真仙帝君修为的大仙方可,但在如今这个时候,被吕洞宾全力举荐的顾佐则打破了这条规矩,以史上最年轻、最单薄的合道资历,成功坐上了一宿星君的宝座。

坐上这个位置后,在地位上直接超越了万千山神土地、水伯河神,超越了大部分监坛将军、

文学

功国神祇,以及几乎所有司命仙吏。

这个位置很是清贵,不用劳碌于纷杂的庶务中,还可以委任属于本星宿的司命和仙吏。

如果要做一个对比,放在青华宫中,应当位居南极仙翁、药王真君、普济仙人三位司殿之下,数十位司命神之上,大致与十殿阎罗相当。

如果放在神霄雷府,稍弱于五雷院、驱邪院、万神雷司、雷霆都司和雷霆部司这五大雷部元帅之下,而在各部雷将之上。

比如万神雷司中,顾佐的地位低于毕应元,却高于缚邪将军和蛮雷将军,但就算低于毕应元,也属于同一个大层级中,打起仗来,他见了毕应元要拱手行礼,议事时要叨陪副座,而缚邪、蛮雷二将则要向他磕头。

总之,得了星君之位,顾佐诸天仙众中就算得上一号人物了,地位和新任南天门镇门神将之一的王钦相同。

而令顾佐最满意的是,他头上没有上司,勾陈大帝缺位,勾陈宫只有寥寥几位同事,至于镇压四方星空的四灵,顾佐只需尊敬,却用不着听令,四大灵兽也没心思、没工夫更没职权管他,他任意时刻都可以下界,甚至待在东唐不回天庭也无所谓,就算折算寿元也没关系,想法子捞蟠桃补回来就好。

这是他为八仙立下汗马功劳所得,是八仙对他助夺玉清内相、送出百莽天世界的补偿。刚上任不久,便以玉清内相身份向玉帝求官,对于吕洞宾来说,这种事情做起来也不容易。

顾佐接了旨意,取了印信,成为了奎宿天将星君,也随之享受到了玉帝赐下的一元之寿,能活十二万九千六百岁。

整个西方白虎七宿中,仅他一个在位,听说勾陈宫一片荒芜,他当然也没有着急上天的打算,留在下界踏实过日子就好。

与圣旨一道送来的,还有三元都总管真武帝君发来的撤军令,从今日起,巫江流域终于恢复了安定祥和的美好局面。

春光明媚的早上,在高长江师徒掐动法诀的过程中,东唐大营变化成了法器原貌,被收了起来,最后剩下的一千多名东唐军和数百名战俘集结成队,陆续登上了战云。

这些坚持到最后的,是最早随顾佐来到巫江的东唐精锐,还有其后收编的六百本地兵员,以及决战时向东唐投降且这半年表现积极的两百多名战俘。

顾佐向他们表达敬意:“诸位追随我来到巫江,打下了赫赫威名,为巫江的和平稳定立下了不朽功勋,今日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带着你们的荣耀,带着你们的收获,回去见你们的亲朋……”

军士们都在向顾佐欢呼致意:“太师英明!”

“太师威武!”

“多谢太师带我们来发财!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第三章

“方兄准备离开了?接下来准备去哪里?”南宫小猫听到方长的话,问道。

“唔,我准备回山一趟,然后去极北看看。”方长和南宫一起走出朱雀堂的石柱阵,背着手说道,“根据得到的情报,敌人们的玄武堂就在极北,那也是妖怪们现存最后一个训练堂。”

“是要将其剿灭么?”南宫问道。

“看情况,不过大概率会如此。”方长轻描淡写地回答道,“这几个训练堂,妖怪们经营了许久,耗费了大量资源和人手。”

“加上如今天下形势变幻迅速,给敌人的压力巨大,他们并无精力再建立一处这种规格的堂口,毕竟这有能力作为备份总部,需要的人手和资源不在少数,已经不是以天下为战线的敌人能负担得起的。”

“如果全部消灭掉,先不说能够断绝敌人的人手源头,光是消灭他们的备用总部,对于他们的势力也是巨大的打击——这事儿我也熟。”

毕竟方长已经参与了三次相同的消灭训练堂行动,已经有了足够经验。

看着前面面群山间,正在缓缓降落的紫红色夕阳,还有那在夕阳光芒下,金光流转宛若沙漠里沙丘的山峰,南宫沉吟了几个呼吸,才说道:

“北方……那里义军暂时到不了,我们除妖队的任务很重,也没法跟着过去,还好方兄法力高强,唯愿此行顺利,珍重。”

双方拱拱手就此作别,方长右转过身,潇洒地朝北面走去。

后面的事情,相信经验丰富人手充足的除妖队,能够处理好。他准备先回云中山,春日将至,北方冰雪即将消融,是时候回去春耕了。

他仰头看着天空。

虽然现在夕阳依然明亮,但以方长的目力,能够看到天空中的星星。

天象依然诡谲,但是几方态势已经有些分明,方长心中暗道,或许用不了多久,这次大劫就可以度过去了,而且会以人类的胜利为结局。

只是不知道经过这番动荡,天下的人口又会少几许……

…………

江水汹涌澎湃,一直往东南流去。

回首向南,是连绵的十万大山,刚刚方长就是从里面走出来的,他和义军们一个由修行人组成的除妖队,联袂解决了敌人的朱雀训练堂,并获得了新情报。

脚边这条江,其实支流众多。

因为南疆多山,而且崎岖险峻,加上这里气候多雨、植被茂密,使得山中总有水流汇聚,涓流汇聚成小溪,小溪汇聚成河流,河流汇聚成大江,最终都联通到这条主干道,朝东南方向入海。

方长沿着江边向前走,气候随着靠南而愈发温和。

这条江虽然汹涌,但是江水较深,而且由于常年多雨,所以丰水期水位较为固定,故而两侧水患不多,十分适合人类居住。

又走了百十里路,方长走到了一片冲积平原上。

这里土地肥沃,气候适宜,水热丰富,许多地方种水稻可以一年三熟。江岸两边,全是连绵的稻田,稻花正香。作为进入南疆的主干道,江上也很繁忙,船儿来来往往不停,意味着这里货殖便利,物产不缺。

只要没有人祸,此地定然毫无饥馑。

方长来了兴致,他提起身形,飞掠在稻尖儿上,迅疾地往前奔行。

虽然走得急,未曾向别人问清楚此地地理,但是方长知道,这种大江,出海口附近定然有码头和城市,自己可以在那里寻找船只,走海路去朝云港,再从朝云港向西回云中山。

路上村镇不少,方长每当兴致所至,就会停下来进去看一看。

而由于之前的征战和变故,这里的百姓们,见过的江湖人和修行人都不少,对于这个身着白衣在稻上飞的身影,并不感觉怪异。

这边由于生活安逸,百姓们在饮食上下了不少功夫,所以食物往往精致,就是分量较小。若是北方大汉在此,定然会由于肚量过大,感叹吃食昂贵,钱袋难以支撑。

但是方长家里有矿,而且能随身携带大量银钱,自然是不受此事困扰。

因此,他能够惬意的品尝这里的美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