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在里面一整天,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

放在里面一整天 第一章

“这个我也想不通。”郭青山看着顾子义微微摇头道,“博尔汗在军事上非常的有天赋,上知天文,下晓地里,选择在此刻肯定有原因的。”不好意思地摇头笑了笑道,“只是这个原因,我暂时还没有参透。”

“算了,不想了,不用多久咱就知道了。”顾子义闻言轻叹一声道,“这一次咱们损失大了。”

“顾大帅指的是被火烧毁的地方。”郭青山指着城外道。

“嗯!”顾子义点了点头道,“好在博尔汗来的时候人都撤回了城内。”

“房屋毁了在建好了,这地吗?烧毁的山林直接种地,地还肥呢!”郭青山看着他宽慰道。

顾子义闻言苦笑一声道,“也只有这般安慰自己了。”看着扑面而来的熊熊烈焰,不知道秀儿这外甥女怎么样了?

当他得到博尔汗兵临城下的时候,秀儿撤

文学

进了山里。

本来顾子义挺放心的,博尔汗的目标是亳州城,可是现在山火起来,他这心就没有放下来过,大火无情谁知道烧到哪儿去?

&*&

博尔汗慢悠悠地摇摇晃晃地骑在马背上看着汇报而来的传令兵问道,“怎么样?他们追来了吗?”

“报!大都督,顾子义安排人灭火,没有追来,只有姓苏的一个大帅追来了。”

“哦!”博尔汗眼底闪过一丝惊讶,“顾子义倒是聪明,怎么会看穿?”想了想拍了拍额头轻笑出声道,“姓郭的投靠了他们吧!难怪喽!”舌尖轻舔了下唇瓣,“没有钓着大鱼,这小虾米,也够给兄弟们塞塞牙缝了。”露出锋利的牙齿和一抹嗜血的笑容。

“大都督咱们什么时候行动。”

身边的人一个个兴奋的挥舞着手里的大刀。

“变换阵型,后方变前方,全速出击。”博尔汗拉住缰绳,歪着脑袋一挥手慵懒地说道。

马蹄声震动大地,前方的骑兵如尖刀一般直插进苏胖子全速追击而来的队伍。

毫无防备的苏胖子手下的兵卒见状迅速的调整,骑在颠簸的马背上,丝毫不影响搭弓射箭,看着朝自己冲过来的骑兵,离越来越近,射出一波箭雨。

博尔汗麾下的骑兵那都是骁勇善战,熟练的侧身挂在马上,或是紧紧的贴在马背上,轻松的躲过这一波箭雨。

手里挥舞着大刀,面露狰狞,双腿夹紧马腹,驱使战马提速,狠狠砸进前方队伍。

锋利的钢刀闪着寒光将马上之人斩于马下,落地的人,根本来不及爬起来,瞬间淹没铁蹄洪流之下。

看到同袍惨死,苏胖子他们被激起了血性,拉紧缰绳,朝燕军冲了上去。

但是苏胖子手中的骑兵反击如浪花一般鸡蛋砸在石头上脆弱。

苏胖子所带来的骑兵跟博尔汗的骑兵无论在人数上,还是在战力上,都不占任何优势,被纷纷掀翻马下,随即被卷入铁蹄之下,鲜血染红了大地。

苏胖子眼见着自己的骑兵瞬间就没了,立马高声喊道,“回城,回城。”掉转马头拼命的朝回跑。

可博尔汗能放走到嘴的鸭子吗?

全速追击,死死的咬着苏胖子的队伍不松口,挥舞着手中的大刀,追了一路,鲜血染了一路。

放在里面一整天 第二章

千南衣心中有数自己在做什么事情都是计划好了的,而且也知道自己这样做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店小二进去不久就出来了,跟着出来的还有一位身穿蓝布长衣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一看见千南衣,顿时有些激动起来。

“你可是郡主?”

千南衣很惊讶没想到中年男子居然一眼就猜到了她的身份,这真的有些让人难以相信。

“你怎么知道是我的?”

千南衣迷惑的看着中年男子,心中的惊讶之情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中年男子抱拳赶紧给千南衣行礼,而一旁的千福完全愣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

千南衣叹息了一声抬起头看着千福接着说道:“爹你去把娘亲叫进来。”

这样的场面很诡异,但千福还是呆愣的转身出去把李氏叫了进来。

千南衣已经早一步的同掌柜进了后堂,店小二把千福还有李氏带进了后堂。

李氏和千福此刻心中有些害怕,自己生下来的女儿一下子变得这样神秘,还有刚才那掌柜居然叫千南衣为郡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想都有些想不明白。

千福还有李氏被请进了后堂之中。

茫然的看着四周的一切,李氏心中多有忐忑不安的感觉。

但看见千南衣坐在椅子上甩着自己的腿同掌柜交谈完整交谈的模样,顿时让千福还有李氏惊讶极了。

李氏自然担心自己的女儿,皱皱眉看着千南衣道:“南衣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好好的给娘说说好不好?”

千南衣回过头觉得她因该好好解释解释。

看向李氏叹息一声:“娘你坐下来好好听我和掌柜聊天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别担心我没事情。”

说完千南衣看向了掌柜:“你怎么知道我是千南衣的?”

掌柜情绪有些激动。脸上带着笑意道“不仅

文学

仅是捉妖族的人在找郡主,东家也一直在找郡主,几千家的店铺掌柜三年多以前都收到了东家的来信,说的便是郡主可能会投胎转世只要有年纪相仿的孩子来找的话,很可能就是郡主。我也是等了这么多年,没想到还真的等到了公主,这实在是有些让人激动了。”

千南衣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重重的叹息一声千南衣才说道:“我一直都没有办法出来,而且我也害怕吓着爹娘,等到今天我觉得我因该出来所以才找到了这家店铺。你写信给钟孝悟和苏牧吧,说我回来了叫他们来接我。”

她自己现在是一点能力都没有,就算是想要回去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目前这个时候只有等到他们来接她。

李氏和千福还是有些茫然,不明白千南衣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千南衣有些愧疚的看向李氏和千福解释道:“爹娘我知道我这样说或者有些让你们担心。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我是仁孝郡主千南衣,三年多以前我死了,后来投胎到了娘你身上或者你们比较困难接受投胎转世,但是我说的都是真的……。”

这话一出李氏和千福惊呆了都没有想到千南衣会给他们带来这样震撼的消息,两人都茫然的看着千南衣想要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南衣你说这话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怎么明白。”

投胎转世……这些都是传说中才有的啊,他们虽然能够接受妖精的存在,但是投胎转世这样的事情真心的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千南衣叹息一声有些无奈:“爹娘你们这几年对我很好,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记得你永远是我的爹娘我也会永远孝顺你们。”

放在里面一整天 第三章

“我们的女儿,生了一对龙凤胎?”

“嗯。”傅枭握着宋念的手,眉眼间尽是温柔。

“所以念念,不是我不想要我们的孩子。”傅枭轻声开口:“是因为我对晚儿亏欠太多,我怕孩子提前出生,就不是她了。”

听见傅枭的话,宋念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缓过神。

她无法接受,自己身边男人竟然活了两辈子。

他知道所有一切未来发生的事!

“念念,别生我气了,嗯?”

傅枭轻声开口。

宋念最初是生气的,可听完傅枭的话,除了震惊在无其他。

“嗯。”

宋念轻轻点头,主动伸手抱住傅枭的脖子,趴在他怀里低声开口:“傅枭,我上辈子喜欢你吗?”

听见宋念的话,傅枭身体一僵,沉默许久才艰难道:“不喜欢。”

“就因为不喜欢,我才做了那么多伤害你的事。”傅枭亲吻着女孩儿的脸颊,低声呢喃:“念念,对不起。”

这么多年,他欠她一句对不起!

“这么可怜。”宋念笑了笑,指腹轻抚过他的脸颊,低声道:“那这辈子,换我来爱你,好不好?”

“好!”

傅枭将宋念紧抱在怀中,眼眶湿润。

——

一年后,宋念怀孕了。

四个月检查时,偶然得知孩子是女孩儿。

傅枭高兴得整晚睡不着,期盼已久的女儿终于到来。

可伴随着喜悦而来的,是宋念痛苦的孕吐。

五个月了,还是吃不下东西,每天吐得厉害。

傅枭推掉所有工作,安心在家陪着她。

怀孕九个月时,宋念忽然肚子疼,深夜被送进医院。

检查一看,羊水破了,只能紧急生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