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13)  物业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收起] 文章目录

儿子的特别大 第一章

对于徐蕾的反应,魏洛很是满意。

他之前还以为,叶凡他们不知他中海魏家之威,这让他装逼很没有成就感。

但现在看来,是他多虑了。

“这段时间,我徐家生意接连受阻。”

“各项产业意外横生。”

“价值几十亿的货物被扣在中海海关。”

“以上种种,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就是你们中海魏家在背后搞鬼吧?”

徐蕾皱着眉头,继续问着。

随着中海魏家浮出水面,之前发生的很多事情,徐蕾无疑当即便想明白了。

怪不得,这几个月,燕京之地不少家族突然对她徐蕾变得冷淡疏远。

也怪不得,她之前产业扩张计划遭受多方阻碍。

尤其是,前段时间徐蕾从海外订购的近百亿的货物,在从中海入境之时,被有关部门扣在中海,至今都没有被放行。

那时候徐蕾还以为是相关手续不全,所以她一直耗费心力为这件事情跑前跑后为之周旋。

现在,一切都明朗了。

什么手续不全?

不过都是借口罢了。

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中海魏家从中作梗吧。

面对徐蕾的询问,魏洛轻轻笑着。

“哈哈~”

“徐小姐果然聪慧过人啊。”

“都不用我点醒,便已经看出了这其中联系。”

“不错,徐小姐最近一段时间的不顺,都是本少爷的手笔。”

“不过,以上这些,都是开胃菜罢了。”

“好戏,才刚刚开场。”

“二小姐,接下来,我便让你们见证,燕京新王的诞生。”

说这些话的时候,魏洛满眼的傲然与自信。

甚至看向徐蕾跟叶凡的目光之中,都带着无尽的藐视。

如同,一代君王,在俯视蝼蚁。

若是旁人说这话,徐蕾或许会一笑而过,只觉得对方是在胡扯。

但是,这话从魏洛手中说出来,徐蕾却是没有半分的小觑。

眉眼之中,尽是严肃与郑重之色。

“徐小姐,这中海魏家,莫非很厉害?”

“比你们徐家在燕京的地位,还要高?”

看到徐蕾有些泛白的脸色,一直在看戏的叶语嫣,不禁也有些好奇与担忧了。

虽然,叶凡如今在炎夏也算是站在巅峰的几人之一。

但在他之上,终究还是有着惹不起的几个人的。

如剑圣,如战神这些执掌武道界的巨头.

当然,除了武道界之外,执掌炎夏世俗界的那几个巨擘,也绝非叶凡随便招惹的。

所以,叶语嫣不得不先问清楚这中海魏家的底细。

面对叶语嫣的询问,徐蕾重重点头。

“我徐家再厉害,全盛时期也不过是燕京四大豪门的末位。”

“在我徐家之上,还有莫家,有许家等底蕴深厚的军正豪门!”

“总之,我们四家豪门,划分了燕京的势力格局。”

“可是魏家不同。”

“诺大的中海,全由魏家一家独掌。”

“在中海,魏家是真正的,一手遮天!”

“人脉、关系盘根错节,近乎遍布中海各界。”

“便是之前货物被海关扣下,我找关系也是向魏家找的。”

“怪不得迟迟没有结果,原来这想对付我徐家的,就是他们魏家人。”

徐蕾语气凝重,眸眼深处,有着浓郁的担忧萦绕。

身处徐蕾这个位置,诺大的炎夏,其实已经没有多少势力能让她忌惮了。

不过这个中海魏家,恰恰是徐蕾最不愿面对的势力之一。

儿子的特别大 第二章

第1122章对比

做父亲的出了个远门,做儿子的因为想念父亲而瘦了一圈,这是什么?

这就是孝道啊!

随军出征的程咬金、李绩等人都很是感慨,虽然李泰不算啥东西,倒也挺孝顺的。也不知道自家崽子是不是也想老子想的瘦了,该不会是没人管束了吃的又白又胖吧?

留守的文官们也很是感慨,怪不得皇帝对魏王的宠信不下于太子,原来魏王如此孝顺。

这父子情深的一幕感动了不少人,苏程望着这一幕却很无语,李泰你戏过了!

李泰这小子哪是因为想他老子想的瘦了?

分明是被吓得瘦了!

当初在出征之前,李泰就颇有些惶惶不安,那漫长的一年的时间,李承乾既然监国,不可能什么都不做,李泰估计每天都度日如年,人不瘦一圈才怪呢。

苏程的目光随即落在了李承乾的脸上,今天本来李承乾才是主角,但是戏却全被李泰给抢走了,李承乾此刻该是什么感想。

此刻,李承乾的脸僵硬的很,都快保持不住脸上的笑容了。

因为他恨不得上去把李泰给撕碎了!

他是太子,他是监国,今天迎驾的风头全都是应该是他的,而现在,风头全都被李泰抢去了!

他能怎么办?

难道上前去和李泰一样嚎啕大哭?

他可是太子啊,必须保持太子该有的尊荣和体面,怎么能在群臣面前嚎啕大哭?哭的眼泪、鼻涕都出来了?

况且他也不觉得自己能哭过李泰!

就算他哭的过李泰又能怎么样?

这一年他过的太顺心,虽然每天就勤奋的批阅奏章,但是却吃的香睡的好,所以变得白白胖胖的,和李泰正好是个鲜明的对比。

经过一番安抚,李泰终于不再嚎啕大哭。

“魏王殿下真是至孝,我朝素以孝治天下,陛下和魏王父子情深,真乃天下臣民的楷模啊!”有大臣感慨道。

李泰成了天下臣民的楷模?那他这个太子算什么?

李承乾听了咬的牙都快碎了,不用想也知道,此时出声的就是支持李泰的大臣。

不能在这么下去了,在这么下去,便宜就全都被李泰给占去了。

李承乾酝酿了一下,上前哽咽道:“儿臣也想念父皇啊!”

李世民抬头看了一样太子,如果没有李泰做对比的话,李世民倒也不至于注意到,但是有了李泰做对比,他发现了,李承乾好似比他出征前还要白胖了。

看来这监国太子做的倒是很滋润啊。

虽然作为老父亲,李世民也希望自己的儿子能过的好,但是有了李泰作对比,看到李承乾养的白白胖胖的,他心里也难免不是滋味。

“好,好,朕这不回来了嘛!”李世民笑道。

李承乾听了不由心里一沉,他已经听出来了,相比父皇对李泰说话时候的语气,父皇对他说话的语气明显有些平淡。

李承乾连忙道:“儿臣原本已经让礼部准备隆重盛大的凯旋大典迎驾,没想到父皇这么快就回来了,所以才仓促迎驾,还往父皇责罚!”

李世民笑道:“凯旋大典不重要,重要的是祭天和祭祖,朕这一路回长安,日夜兼程十分疲惫,入城吧!”

儿子的特别大 第三章

宝应二十年.大唐皇帝李庆安巳登基二丰年.此时大唐人自己经突破八千万,国家强盛,人民富足,四海安宁。

六月,张掖弄王、河中道观察使兼军府大都督段秀实不幸在撒马尔罕病逝,朝廷休朝哀悼三日,右相、吏部尚书裴瑜举荐户部侍郎张知节为河中道观察使。

由十三名相国组成的政事堂三读通过了任命,并报皇帝李庆安批准,李庆安批准了政事堂的任命,并加张知节为御史大夫,同时他颁布皇帝令任命晋王李林接任河中军府大都督一职。

.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

九月的安西已是朔风四起,黄沙漫天,这天下午,在安西道拔焕州的西域大道上远远来了一支军队.约有三千余人,盔甲鲜亮,旌旗招展,被疾风吹得猎猎作响。

“张使君....你若抵不住....就进马车去吧!”

疾风中,李抟的声线被吹得断断续续,晋王李林是李庆安的第五子,母亲是惠妃独孤明珠,他今年异有十八岁,长得酷似其父,身材高大,两臂修长,从五岁起便拜羽林大将军南霎云为师,学了一身群武艺,再加上他箭法尤其高明,能开七石弓,几追其父李庆安,去年在三军比武大赛中箭术一举夺冠,被军队美誉为.小李广,。

这次除了出任河中大都督外,他还有三件事要替父亲去做.一件已经做了,在龟兹劝说皇姑高雾回长安养病,高雾十年前升为龟兹都督、云麾将军.是大唐军职最高的女将军,三年前高仙芝因病不幸去世,高雾便按照父亲生前的心愿将他安葬在龟兹。

高雾在父亲去世后便辞去了军职,在龟兹为父守墓三年,她终身未嫁,辞去军职后被李庆安封为安西公主。

今天春天,她母亲也不幸在长安去世,高雾因悲伤过度而大病一场,至今病体未愈,几个月前她写信告诉李庆安.她的身体每况愈下,已经不能适应安西的气候,李庆安担忧之极.便让儿子借这次赴任的机会,替他劝说高雾回京养病。

高雾因为母亲安葬在长安,便决定将其父亲的灵枢l并迁回长安,和母亲共葬,她要为父母终身守灵。

李林另外还要去撒马尔罕祭扫俱兰公主之墓,这也是李庆安二十年的心愿.除此二者之外,还有第三件事,就在拔焕城。

张知节是张筠之子,张筠已经在五年前去世了.这次张知节以户部侍郎的身份被封为河中道观察使兼撒马尔罕政务主官,依照惯例,他将在在河中道任职五年,然后回京入阁,将成为政事堂相国之一。

按照大唐新六典的规定,大唐皇帝一般不过问政务,只掌军权,但军国大事必须经皇帝批准后方能实施,另外在人事任命权上,以正三品为界,正三品以下官员由政事堂任命,张知节的观察使是从三品衔,所以是政事堂任命,而御史大夫又是正三品衔,就由李庆安加任。

张知节身子有些单薄,被安西的秋风吹得瑟瑟抖,他也大声道:“好吧!我真不行了先进马车躲一躲!”

他钻进了马车,这时,李橡打量了一下远处,他远远看见了一座城堡,便对军队大声令道:“前方是粟楼烽城,大家进城休息一日,明早出!”

粟楼烽城就是从前的粟楼烽戍堡,戍堡还在,但已经成为军队教育设施,是安西新兵入伍必须参观之地,新粟楼烽城在戍堡北面约五里处,十年前修建而成,是一座有两千军队驻扎的上等军城。

三千军队的到来,使粟楼烽城立刻热闹起来,驻军郎将席骏前来给李株见礼,“末将席骏,参见晋王殿下!”

席骏是信德总督席元庆之子,今年也只有二十五岁,他十五岁从军,现在已经是十年老军了,去年升为郎将,驻守粟楼烽城。

李妆向他回一礼笑道:“席将军,我想去参拜圣石,将军现在可方便带我去。”

“现在就去吗?“席骏笑着问道。

李林缓缓点头,“对!现在就去。”

“可以,殿下请随我来。”

席骏点了三百骑兵带着李隶和他的亲卫向北一路飞驰而去,半个多时辰后,骑兵队约奔行了五十里.来到凌山山口,这里有一根石柱,上面曾经是烽火台,但十五年前烽火台已经拆除了,大石下有一个一人高的山渠,原来里面填满乱石,现在也清理出来了,李庆安封这根石柱为圣石,四周已用铁链包围,不准人轻易靠近,并专门修建一座戍堡,守卫这座圣石。

在圣石旁还有一座灵堂,供奉李庆安的父母,也就是昭敬皇太后,和昭远皇帝。

李林翻身下马,他从马袋中取出祭祀香烛,快步走到了圣石前,这是李庆安托他做的第三件事,替他祭祀圣石,李庆安之所以封这里为圣石,因为李庆安宣布这里是他的出生之地,他就在这座圣石下的山洞内出生,事实上,他就是从这块圣石走进了大唐,所有的秘密就在那座山洞里,这个谜他至今未解。

李糠点燃香烛,将它们放在圣石前的供奉台上,他缓缓地跪下,郑重地替父亲磕了三个头.并为他的皇祖父和皇祖母在天之灵祈福,祝愿他们安息。

(全书完)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物业公司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hhwy.com/wuye/387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