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里面大战贵妇,软萌受 高H

厨房里面大战贵妇 第一章

蔚然低低压抑的闷哼了一声,但是一点也不生气,还不躲开,只是伸手按住了法医清瘦细腻的后颈把人往自己的方向压,他薄唇染着血色,仿佛涂抹了最艳的胭脂,两人分不清到底是在接吻还是在咬人,只听青年轻声纵容:“再咬狠点?让你解解气。”

说完。

美人店长主动解开雪白衬衫的两颗扣子,指骨冷肃又修长,领口微敞,喉结蛊惑又性感,锁骨若隐若现,他微侧着脸,颈线完美的弧度毫不遮掩的裸露在染白眼前,脉络分明,可见黛青色的血管,精致又脆弱的模样,蔚然的声音像是恶魔的引诱,透着难以言喻的魔力:“咬吧。”

染白舌尖舔了舔沾了血的雪白齿尖,只觉得蔚然这人在她面前实在没有原则,还犯规。

文学

到底是没咬。

蔚然等了几秒没等到,他轻笑了笑,温柔捧住染白的脸,殷红舌尖舔了舔法医唇上残留着的血迹,水色湿润的触感靡丽。

染白晃了一下手腕,很不耐的冷声甩出一句话,声音有些哑的质感:“解开。”

蔚然顿了顿,说好。

听到这个回答,法医看了蔚然一眼。

而蔚然意味不明的勾着薄唇,不紧不慢的替染白解开铐住一只手的手铐,可以从动作中感受到他的温柔和珍视。

然后——

“咔哒——”一声。

清脆的声响,宛若碎裂的玻璃。

刚刚从染白手腕上解开的银白手铐,拷在了蔚然的左手上,反射着冰冷莹润的光泽,衬着他白皙冷硬的腕骨,脆弱又禁忌的勾人。

两个人的手因为一个手铐,而拷在了一起。

“解开了。”蔚然说。

“……”

这叫解开了?

鬼才信。

“铐一起就公平了。”蔚然眼中噙着笑,懒散又惑人:“还生气吗。”

法医语气冷漠:“无聊。”

蔚然看她,但笑不语。

“睡吧,几个小时呢。”他哄人的语气很温柔,像是全世界。

法医唇角冷淡,闭着眼睛不理他。

蔚然看着染白睡着,小心翼翼的将女子脑袋偏向自己,靠在他肩上。

染白向来眠浅,其实没怎么睡,在察觉到蔚然动作时就行了,她睫毛的弧度很轻的颤动了一下,没睁眼,就那么靠着青年冷硬漂亮的肩线,鼻翼萦绕着清冽好闻的淡香,令人心安。

蔚然长睫微垂,专注的凝视着染白,笑声溢出唇齿,他很轻声的哼着曲子的调,唱着一声声的歌词,他音色清透好听,语气轻缓悠扬,歌词从唇齿萦绕而出的时候带着独特的质感,是只属于他的温柔。

宛若盛夏落在树梢上的阳光,大提琴低沉发出悦耳的音色。

——“我给小朋友唱歌听?”

染白半睡半醒间,在心底轻轻念了一个字。

——好。

等染白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后了。

“到了没有。”她还维持着靠在蔚然肩上的姿势,刚睁开眼的时候眸色有些迷蒙的雾,很快褪去,直起身来淡声问了一句。

五六个小时的时间,蔚然好不容易唱着歌把人哄睡着,怕把染白吵醒,一直维持着那一个姿势,左肩泛着僵硬的酸痛,他不甚在意,只是开口说,声音因为长时间唱歌不喝水有些低哑,质感依旧好听:“到了。”

厨房里面大战贵妇 第二章

昌平公主一怒离宫,众目睽睽亲眼目睹的人着实不少。

说起来,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三个月前便曾有过一回,再往前,半年前母女两人也争执大吵过一回。

于京城贵妇们而言,不过是又多一桩说笑谈资而已。

对顾清来说,却不是什么美妙趣事!

“公主为何这般恼怒生气?”顾清是出了名的温和好脾气,声音温润悦耳。往日,顾清一张口,便能迅速抚平昌平公主的怒火。

可今日,昌平公主委实气得狠了,一张美艳的脸孔被旺盛的怒火扭曲:“母后想让瑾儿嫁入楚家。”

顾清顿时笑不出来了,急急问道:“你没答应吧!”

昌平公主怒哼一声:“我怎么可能应下!事关瑾儿的终身,岂能任由母后摆布!”

如果建安帝没死,和楚家结亲倒是无妨。楚家高门大

文学

户,楚大公子是年少俊彦,也算得上门当户对的好亲事。

可现在,坐了龙椅的是盛鸿。帝后和俞太后争斗激烈,俞太后已呈溃败之势。她如何肯让唯一的女儿做俞太后手中的棋子?

俞婉就是最好的例子。身为俞家女,以后嫁为谢家妇,日子不知何等难熬。

不!她绝不会牺牲女儿的终身幸福!

顾清也颇为恼怒,压低了声音说道:“公主,此事我们得早做准备。万一母后直接赐婚可就糟了……”

昌平公主一愣,下意识地说了一句:“母后不会如此绝情。”

顾清默然不语。

数日前,他接到了顾山长的一封信。

姑侄两人见面机会不多,感情却颇为深厚。顾山长去了蜀地后,两人时有书信往来。顾山长之前“病”了一场,足足有两个多月未曾来信。

他心里不免存了疑惑。只是,京城和蜀地相隔遥远,他又有腿疾,不便长途奔波,只得歇了去蜀地探望的心思。

接到顾山长的来信时,他十分喜悦。看完信后,却震惊不已。

顾山长并未提及和俞太后之间发生了什么,只斩钉截铁地表明了和俞太后决裂之意。并且对顾清言明,希望顾家“激流勇退”,和俞家划清界限。如此,她才能和帝后张口求情,保全顾家。

他思虑了一日一夜,将这封信悄悄送回顾家,送至父亲手中。

俞家迅速颓败,俞太后在宫中失势。帝后如日中天,顾家会如何选择,顾清心中自然清楚。

夫妻情意再深厚,有些话也不能说。此事,顾清一直瞒着昌平公主。

“等先帝孝期一过,我们立刻为瑾儿定下亲事。”昌平公主很快下定决心:“不管如何,我们不能给母后可乘之机。”

昌平公主身心俱疲,回了寝室歇下。

顾清思忖片刻,命人暗中送信回顾家。

瑾儿是郡主,亦是顾家的嫡女。她的亲事,该由顾家人操心,绝不能落入俞太后之手。这也正是顾家和俞太后彻底决裂的最佳机会。

……

这一日过后,昌平公主连着数日未曾进宫。

公主府里的动静,自然瞒不过谢明曦。

谢明曦低声对盛鸿说道:“驸马送信去了顾家,顾家近来动作频频。似有为瑾儿择婿之意。”

厨房里面大战贵妇 第三章

“温德,我们离婚吧。”

书房内响起了女人的声音。

她对面的男人似乎早就知道了,他的反应很平淡,但垂下的手却紧了紧。

他看着她,想说我们不离婚,他错在哪里,他愿意改。

但这事已经不是他的错了。

他企图想用孩子挽留她,声音有几分沙哑,“夏夏呢?”

她不留恋他,能不能留恋夏夏。

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他全都当不知道。

提起孩子,女人神情顿了一下,很快又道:“温德,夏夏跟你,我不好养她。”

不好养她?

门口的女孩咬紧了下嘴唇,泪水忍不住的往下掉,下一秒转身出了家门。

书房里的两人丝毫不知,温德抬直直的看着她,语气比之前硬了许多,“我没打算让夏夏跟你。”

他背过身弯腰去扶正倒地的垃圾桶,“你已经想好离婚了?”

“嗯。”

刘燕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很快又道:“等会我们就去民政局吧。”

“温德,对不起,祝你幸福。”

幸福?

温德自嘲了一下,随后推了推眼框“嗯”了一声,也没有说什么就出书房了。

说与不说,结局都差不多了。

两人去办了离婚证,温德该给刘燕的都给了,只有夏夏他提也未提过。

刘燕说搬就搬,东西其实早就已经收拾好了,女孩站在客厅,看着行李,那一瞬间感觉家没了,好冷清。

她忍不住的恐慌,哭道:“妈妈,不要走。”

刘燕愣了一下,抬头看着她,复杂又心疼道:“夏夏,妈妈有空会回来。”

“妈妈,你带我和爸爸一起走,好不好?”温夏上前抱住她,不让她收拾东西。

不远处的温德垂下了眼眸,伸手抹了一下眼角,随后沉声呵斥道:“夏夏,不要闹了。”

刘燕有一瞬间心软了,但很快又坚定了,她要过自己的人生,随后她拍了拍温夏:“夏夏,听话,妈妈会经常回来看你。”

“妈妈,我不要你走,妈妈,你不走好不好?我和爸爸错了,我们再也不让你生气了。”

温夏抱着她哽咽又道:“妈妈,你不要走,你不要走……”

刘燕眼眶也有点红了,哽咽道:“夏夏,乖,别闹了,懂事点,之后妈妈会回来看你。”

“温德,你把夏夏拉开。”

温德看着她抹眼泪,垂下眼眸,他“嗯”了一声,走过来拉了温夏。

温夏反过来推了他一下,哭吼道:“都怪你,都怪你留不住妈妈,我没有妈妈了。”说完就跑进卧室锁门。

温德愣了一下,是啊,都怪他,都怪他才让这个家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刘燕还是走了,被一个男人接走了。

自那以后热热闹闹的家总是冷冷清清,温德瘦了不少,但没人知道。

这天下班回来,依旧是紧锁的卧室门,他抿了抿唇,过了一会抬手敲了门,“夏夏,吃饭。”

“我不吃,你不要跟我讲话。”屋里暴躁的回了一声。

温德又抿了抿唇,也没有吃饭了,直接回了卧室,卧室浓郁的烟味让他呛了几声。

他解开了扣子,颓废的坐在了床上,很快摸出了烟,点燃吸了一口,又慢慢吐出来,烟雾缭绕下的眼睛隐约有些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