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50岁的女领导发了关系,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和50岁的女领导发了关系 第一章

现在已经不是崇祯元年,不需要皇帝在这里杀了人之后还要留守监督后续执行问题。

现在朝廷的基础政策已经模板化到各地,各地只需要按照朝廷的模板去执行、建设,比过去的难度要小很多了。

就像你去一家公司上班,会有人给你培训业务,然后给你一些业务资料,你不会就看资料,照着来就可以。

这种就是流程化的行政管理。

至于你还想更上一层楼,就在公司给你的基础资料上,自己去突破发挥,提升自我。

现在的大明朝也是如此,朝廷新政全部都已经正规的文书发放到了各地。

各省还会定期组建各州府官员学习皇帝的执政理念,朝廷的执政方法。

各县也会定期去州府学习。

所以,杀完人,崇祯转身便离开了。

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其实各地的治安部已经开始大规模组建。

但问题就在于,在地方上,初期组建起来的治安部,无论是意识形态还是组织能力都跟不上来。

这是一个庞大的地方治安体系,的确还需要花大量的时间,投入大量的资金来去建设。

毕竟这不是21世纪的中国。

目前的整个司法和治安都还处于一种初期构建中。

五天后的一个清晨,南昌府,承宣布政使司。

江西布政使李崇山正在吃早餐,这本来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但是,现在注定不愉快了。

因为李大人的面前多了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李崇山不仅仅没有吃早饭的胃口了,连特么所有的兴致都没有了。

因为面前的这些人是锦衣卫!

而且出使的是京师来的锦衣卫官印!

再加上这颗人头,你猜谁来了?

李崇山立刻着急了紧急会议。

整个江西承宣布政使司所有官员,包括南昌县的所有官员全部到了。

会议的正中间,有些与众不同。

没错,是一颗脑袋,一颗血淋淋的脑袋。

李崇山用最简短的话说明了情况,随后一片死静。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陛下突然的关心;最怕陛下,突然手起刀落着不平息!

在对着张奎安的人头一顿热烈的讨论后,大家一致决定,立刻马上派人下去检查最近的行政工作。

大家突然变得热爱工作起来。

工作使我快信,工作使我快乐,我是陛下的打工人!

当然,下午的时候,江西省廉政督察府的官员已经正式介入到调查中。

首先被调查的就是左参政王甫。

因为一颗人头引发的政治清查,就这样在南昌上演了。

一封封密信从南昌飞快送出去,有送到北京的,有送到南京的。

江西廉政督察府的老大是南京廉政督察总府总督察曹程,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肯定是要立刻请示曹程的。

这一封封密信送出去,当然是在告诉所有人,皇帝到江西来了!

什么?

皇帝在江西?

他不是在南直隶的么?

五天后,南京已经接到了南昌紧急送过去的密信,曹程得知皇帝在江西,立刻开始打鸡血,表示要从南京调派廉政督察总府的官员过去协助调查。

又过了四天,紧急密信已经送到北京。

乖乖!

江西省这是要爆炸了!

左参政被调查,布政使现在睡不着觉。

更可怕的是,复县王家被诛族的流程也送到了北京。

最最重要的是,这个案子非常特殊,也极度敏感。

为什么这么说?

和50岁的女领导发了关系 第二章

张吉直接瘫坐在地上,然后裤子湿了。

他能不知道吗?

他能不知道吗?

而且自己的不少兄弟,都是张亮的义子,更加地知道了。

自己的义父恨死的人,却不能动手打死的人,就是他啊。

梁辰和高丰等人将这些人都带走了,看来是打算处理了,而这个长安的风暴还不够大,叶檀觉得吧,还可以玩一下,只是呢,那些人能不能承受就不知道了。

他们刚到门口,就听叶檀道,“将他们身上的钱财都拿下来,大门需要修理,需要钱。”

然后高丰这个混蛋,就将人家当成女人了,直接就搜了一个遍,弄了不少钱,剩下的人也是如此,钱拿到手之后,规矩地放在地上,他们都知道,叶檀会给他们不少钱,可是呢,如果你敢动其他的心思的话,你就要小心了,这样的事情,一旦发生,会让你死都不知道如何死的。

越是做大事的人,越是会克己,越会让自己知道什么东西不应该拿的的。

而叶檀走过去,将这些东西都拿过来,走到小丫头的身边道,“走吧,去看看你叔叔。”

“啊?”小丫头就是小丫头,腿都被吓软了,直接坐在地上,不过呢,叶檀虽然给她很大的刺激,身上却又一个很好闻的味道,所以她只是不说话,没有其他的表现了。

“给。”

叶檀一伸手,就是一串冰糖葫芦,这个东西不只是小孩子喜欢吃,就连大人都是如此,开胃啊,如何不好吃呢。

小丫头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有抗住这个东西的味道,就伸手接过去了,然后用可爱的舌头舔舐了一下,感觉很甜,就笑呵呵地说道,“谢谢大哥哥。”

小丫头眉眼如水,不可多得的一个极品。

不过呢,叶檀却摇头道,“走了,去看看你叔叔。”

“哦。”

小丫头说完就跑步地带路去了,而她很奇怪,一路上一个冰糖葫芦都没有吃。

叶檀走过去的时候,福伯正在那里照顾,可惜,独孤峰一直都没有醒,老夫人也很着急。

那些小丫头宛如盘丝洞的蜘蛛精一样,看着馨儿手里的冰糖葫芦,竟然忘了独孤峰了,只是眼睛眼巴巴地看着。

而小丫头倒是很认真地将东西递给老夫人道,“奶奶,这是那个大哥哥给的,馨儿刚刚舔了一下,好甜的,你分给我们吧。”

一句话,让叶檀的鼻子有点酸涩,因为这个让他想起了自己小的时候,那个时候也是如此,家里的日子不好过,所以就能让人更加的懂事啊。

老夫人却是一愣,随即脸色微沉地问道,“可说了谢谢?”

“奶奶,我说了,说了。”

她有点怯生地看着对方,在一些地方,规矩和家教就是一种很明显的事情,你可以看出来,所以就会不错,如果你看不出来的话,那么,就丢人了。

“那就好。”

老夫人说完就接过了这个冰糖葫芦,对于她来说,虽然不至于外物,可是呢,家里有了孩子的人是真的没办法表现的很脱俗的。

“多谢这位小哥哥了。”

老夫人的话一落,却让叶檀觉得吧,这个老人说真的,这些年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了。

老夫人刚要让人将这个东西拿走,等到有时间的话,再发给孩子们,不过呢,那些孩子看到这些东西,说真的,还是很馋嘴的,可惜,良好的家教,却是让他们不能胡来的做的。

“我这里还有的。”

叶檀说完这句话,就一挥手,就看到了一大把的糖葫芦,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不过呢,这么多的话,孩子一人一根还是够了。

老妇人倒是没有阻止,因为这样的生活已经很辛苦了,在大唐可以吃糖的人却是不多哦,就算是皇室的话,也是不多的,否则的话,锅包肉怎么会做不出来呢?

然后叶檀就看着独孤峰一眼,伸手拍了几下他的身体某些地方,过了一会,独孤峰却是嘤了一声,却是醒了,可是呢,却还是觉得身体很疼。

看到叶檀坐在一边,刚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力气这么做。

“行了,你就躺着吧,你这身体至少也得休息五天才能好一点,如果想要全好的话,你这个至少也得需要半个月,你现在起来的话,我之前做的事情都是浪费了。”

叶檀说完这句话,看着站在不远处的福伯,就挥了挥手道,“你,过来。”

福伯虽然年轻的时候是个厉害的人物,可是呢,今日看到了叶檀之后才知道,自己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去泡杯茶来。”

叶檀从袖子里取出了一个小罐子,递过去。

乳白色的小罐子上有一个不大的竹叶,却让福伯一愣,这个东西虽然不大,却还是烧制非常的精细的,他虽然买不起,却是知道的,这个东西来自松洲的某个神秘的地方,一个小罐子看着不大,至少也得两贯钱,如果是放在以前的话,根本就不算什么,可是现在呢,却是一个很不错东西啊。

“老夫人,这个?”

福伯没有接过去,而是看着老夫人询问道,这样的东西,在一些人家可能不算什么,可是他们家,要不是当初的一些福影的话,可能现在都得睡在大街上了。

所以呢,钱财这个东西还得老老实实地花出去和抓住了。

“拿去泡吧。”

老夫人发现叶檀对于自己的儿子似乎有点兴趣,就点头道。

“好嘞。”

福伯拿着东西就要离开,而叶檀看了一眼四周,对福伯道,“一会,你跑一趟随园,让叶晓带着家伙什过来,今日中午,我就在这里吃饭了。”

“好咧。”

福伯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却是没有说什么的。

而老夫人张了张嘴,却最后还是闭嘴了,手里捏着一个玉簪子,说真的,这个东西价格不菲啊,可惜呢,却是自己的心爱之物,如果是卖了的话,倒是心疼。

和50岁的女领导发了关系 第三章

王不饿决定了要开发西域,那就是要铁了心去开发的。

交通有问题,那就大力去开发交通。

西域并不缺少资源,大不了就地开采来建设。

就算耗费十年,二十年又能如何?

投入到基建中的费用,并不浪费。

因为大量的基建是带动经济发展的最好办法,或者说,是保底的最好办法。

这种事情在后世有活生生的例子,根本不需要去担心效果的。

美帝曾经用这一招摆脱了经济危机,兔子也曾经用这一招,硬生生的为自己发展成为第二大经济体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文学

而且基建这玩意儿,投入的越多,回报就越多。

但是具体怎么运作,还是得好好的考虑一下。

琢磨着时间差不多了,王不饿又起身返回了殿试现场。

不得不讲,殿试其实是很无聊的。

无非就是皇帝出一个题目,一群人跟着作答。

本质上来说,王不饿是不太喜欢这种方式的,因为一场考试并不能看出一个人真正的才能。

但既然是考试了,又必须要有个先后排名才行。

也就是因为这是第一届改革后的科举,王不饿想亲自体验一下才亲自来的。

反正心中已经有了主意,明年是打死也不来了。

就算是殿试,自己也不参加了,到时候指派一个大臣过来就行了。

反正后世的皇帝经常这么干,这种熬时间的事让别人来替代,自己最终给评个分就行了。

回到了殿试现场,场面似乎与自己离开的时候没有太大的差别。

“什么情况?”王不饿将陈平叫到了身边问道。

“老样子,不过在这种场合下,他们也很难形成统一的意见。”陈平小声回应道。

这事儿也不能完全怪那群考生。

主要还是因为王不饿给的考题实在是太操蛋了。

没有明确的题目,甚至连个范围都没有,这让人怎么答?

各自商议过后圈定一个范围?

这个是不现实的,圈定哪个范围?

这个范围是你我都擅长的吗?

如果我不擅长这个范围,那我为什么又要主动暴露自己的短处呢?

如果你不擅长这个范围,那又怎么可能会迁就我呢?

所以,最终的结论只能是各自挑选各自擅长的范围,意见是不可能统一的。

“给他们分发笔墨,各自把各自的想法写出来!”王不饿摇了摇头,直接吩咐道。

二十个人呢,一人一张嘴说下去也会说的自己头晕眼花。

本来还想着轻松点结束呢,结果最后还是走了老路子。

众多考生见到开始分发笔墨了,这才不由得松了口气。

写和说,那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体验。

而有些人也是这样,你让他写的时候,他能写的头头是道,一二三四写的纹理清晰。

但你要是让他说的时候,很有可能就不会有这么清楚的思路了。

加上皇帝和那么多大佬都在现场看着呢,身上的压力又能小的了?

拿到了纸笔,考生们纷纷焕发了一副荣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